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一百零五章 无有不从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山巅已经空无一人了”

    无知飞身而起,仿若蛟龙行空般在天上画出一个美妙弧线。

    轻巧的在山巅一个环绕,落了回来。

    “果然”

    穆丰看着秦煌,默然不语的点了点头。

    “怎么可能。”

    容欢满脸不相信的仰头望着天空。

    孝巍的孝家、洛衡的洛家,这可是靖州、阳州的顶级世家,如果在扩展到主家,那就是古、岩两州的顶级世家。

    这两家如果出了事,那可不是揭阳县这个小地方的事,而是能够撼动东陵王朝的大事。

    秦煌的心也猛地揪了起来,一把拉住穆丰:“穆哥,能有这么眼中吗?如果猜错了,这可是天大的篓子,能捅破天的。”

    穆丰也深深吸了一口气,回头看着无知。

    无知也有些震惊,幸好他还能控制的了心神,并未像容欢、秦煌那样失色。

    穆丰咬了咬嘴唇道:“是与非不是我们能确定的,对与错也不是我们能决断的。现在只能由无知大哥将这事禀报给军中,一五一十的说清。”

    秦煌眼眸一亮:“对,这事只能由朝廷判定。”

    “行,我正好与平阳虞侯相识,也与阳州卫军镇都指挥使张禀有过一面之缘。不过。”

    无知顿了一下,用手指了指龙爪峰山巅。

    “这里的事情我并不清楚。”

    穆丰四下环绕一圈,此时在他周围的公子哥仅剩十余名,算上侍从大约有二百人左右。

    最后,穆丰的目光在海陵身上停了一下,又在容欢身上停顿一下。

    “事情原由,我们几个知晓,可由海陵陪您去。但山上的事情就不清楚了。”

    穆丰目光中的寓意,容欢明白。

    随即他身子一转,看清身后站立的这十几个公子哥。最后,他的目光落在身旁的尤中会身上。

    “无知前辈,这位是桐城关尤家大少尤中会陪您同去。”

    容欢在尤中会肩头拍了一下。

    尤中会立刻大步上前,拱手为礼。

    他虽然并不清楚这位无知前辈是谁,但凭借太玄境大能的身份知道,这是与家主尤太忠身份相等,甚至越其上的人。

    再说,能与他一起去见阳州军、政两级最高长官,对他的好处实在是太大了。

    “尤家,桐城关尤家!”

    穆丰一愣,他还真没想到在这里能碰到尤家的人。

    不过,他随即恍然,尤家家主可是太玄境大能。

    如此人家,如此盛会,岂能少了尤家人。

    秦煌晃着肩头在穆丰身上一撞,同时他还眼光戏谑的向穆丰挑了挑:“哦,桐城关尤家,就是你试衣那个尤家。”

    穆丰鼻子低低哼了一下,没有说话。

    但他们戏弄的模样却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位没人认识的高手是与桐城关尤家有故,并且貌似关系还不浅。

    他们不知道,尤中会却在试衣二字感觉到一点。

    可,想了想又有些不敢相信。

    眉头挑挑,扫了一眼穆丰秦煌。

    二人并没说什么,仅是笑笑,然后看着无知。

    “行,那我就带他二人去见张禀。可是,你们呢?”

    无知点了点头,对带谁去并没在意,在意的是穆丰等人下一步决断。

    其实现在他们的时间很急,并没有太多浪费的。

    可是,时局混乱,他们这些人何去何从太重要了,舍不得浪费也必须要浪费。

    下一步如何做,是躲避、是遁逃,还是如何

    对于这一点,容欢身后的公子哥们谁都不敢吱声。

    此时,有资格说话的唯有武力高,名望大,或是家世层次高绝的人。

    可正因为这样,在无知不说的情况下。

    秦煌不敢下决断,容欢同样不敢,段薇是个武痴,对这些根本不在意。

    岳鹏举倒是有些想法,但在这种情况下根本没有他说的资格。

    所以,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穆丰身上。

    穆丰这个人,容欢以及他身后的公子哥们不认识。

    可世家子弟的眼光多毒呀,仅凭短短时间的接触他们就感觉出穆丰的不凡来。

    穆丰对时局的见解,自身的气势,武功的境界,还有穆丰和秦煌、段薇这种顶级世家子弟平等相交的淡然。

    最重要的还是,穆丰能与无知这个年轻的太玄境大能兄弟之间的称呼。

    所有的所有都让他们感觉,由穆丰来安排下一步,并非是一件不可接受的事情。

    当所有人的目光全部投向穆丰身上时,穆丰就感觉肩头一沉。

    抬头看了大家,穆丰低头沉默了一会儿。

    半晌,穆丰缓缓抬起头,眼光十分认真的看着对面二百余人:“如果由我来安排,会很凶险,甚至能活下来多少人都不知道。”

    瞬间,场面生一阵骚乱,所有人都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穆丰。

    “停,停”

    容欢回头喝叫了两声,人群才安静下来。

    然后容欢转回头,十分认真的盯着穆丰的两眼问道:“为什么,鬼车才刚刚入侵揭阳,鬼窟的人也并未大肆杀戮。而我们在回龙山里,不管是躲是逃,都不应该如此啊?”

    穆丰也正色的看着容欢反问道:“难道你们想的仅仅是躲是逃吗?如果那样,根本无须任何人为你们决断何去何从。”

    轰的一声响。

    全场人先是一乱,紧接着就是一静。

    “是呀,如果仅是躲与逃,还让别人安排什么。在没有敌人的情况下,跟刚才离去那帮人一起离去就可以呀。”

    穆丰的话显然得到所有人的认同。

    躲或逃是十分安全的,几乎不会受到什么伤害。但是,仅是躲和逃他们甘心吗,认可吗?

    如果甘心的话,他们为什么刚才不组队一同离去呢?

    “中州容家,容欢。”

    容欢大步向前一踏,正式的叉手为礼。

    这一句,全场除了秦煌、段薇外全都哗然。

    中州容家的容欢,而非邑门容家的容欢。

    这个区别是决然不同的,其间层次可谓之天地之别。

    穆丰了然,又是围猎的原因,跟秦煌、楚湘竹、段薇一样,宗主家借分支之名出外行走。

    “兴德府栾川,穆丰。”

    穆丰也拱手回礼。

    兴德府栾川,穆丰。

    一个很平常的名头,显示出穆丰并非世家子弟。

    若是平常,这样的人在世家子弟面前有一个名头,那就是贱民。不过在这个时候,任何人都不会在意。

    容欢恍如没有听到一般,面色自如的拱手道:“请您继续讲,容欢会无有不从。”

    “秦煌,无有不从。”

    “伍家侍,无有不从。”

    “吴桐,无有不从。”

    “李定,无有不从。”

    “杨惠存,无有不从。”

    霎那间,一片片的无有不从响彻天地。

    “好,好,好。”

    当所有声音全部停下时,无知仰天一声长啸,抬手抓住海陵、尤中会肩头腾空而起,遁上林间。

    既然穆丰降服住所有公子哥,他就放心了,不再耽搁时间。

    早去早回,事情做完也许还能给予穆丰一些帮助。

    无知走了也就走了,本身穆丰也没想过求助他些什么。

    “来来来。”

    穆丰重新盘坐在地上,拾起树枝在地上画了起来。

    “这里是回龙山,这里是昨日凌晨我灭杀山王寨的龙尾山,这里就是揭阳县。懂了吗?”

    穆丰的手一顿,停了下来抬起头认真的看着围成一圈的公子哥们。

    “回龙山、龙尾山、揭阳县。”

    公子哥们先是顿在哪里,顺着穆丰的手指在三条路线上来回看着。

    到最后,都眉头缓缓挑起,若有所思的站了起来。

    岳鹏举率先一伸手指按在龙尾山后的一个点上。

    “河间府!”

    秦煌、容欢对视一眼,将手指重重的按在龙尾山上:“对,就是河间府。”

    容欢更是大声叫道:“龙尾山,是揭阳通往河间府的唯一一条道路,也是进入阳州的唯一要道。”

    岳鹏举向东一点:“揭阳县归属北舆郡,向东行进,不管怎么进攻都会被桐城关要塞逼停。向西行进也不是一个好选择,地广人稀的,很远都不见人烟。所以”

    秦煌、容欢几乎异口同声应道:“所以,向南走龙尾山,进攻阳州最为富裕的河间府是他们最佳选择。”

    呼啦一下,所有公子哥都挤了过来,低头看着地面简陋的地图。

    秦煌的手按在龙尾山那个点上,看着穆丰,他的手拧了又拧:“我们,要守龙尾山吗?”

    穆丰狠狠的一点头:“守龙尾山,用最大的努力阻止或拖延鬼车国进军河间府。”

    “守,龙尾山!”

    公子哥们的眼眸瞬间闪亮起来。

    穆丰又沉声道:“正常的情况下,揭阳县败退卫兵会退守龙尾山,甚至河间府卫兵也会第一时间驻兵龙尾山。但,这是正常情况下。”

    公子哥们都不说话,只是知道目光炯炯的看着穆丰。

    “可是,龙尾山的重要,鬼车、鬼窟,还有隐藏后面的苦行道不会不明白,所以,据守龙尾山会很危险,即使据守成功也很危险。”

    穆丰抬起头,异常认真的环视周围。

    “而且我们还不知道,揭阳县败退的人能不能退守龙尾山,或是河间府的援兵最快会有多少人支援。甚至,最坏的结果是,我们全军覆没。你们想到过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