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一百零四章 雷动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鬼车选择何处南下,鬼窟又在何初揭竿响应的?”

    穆丰还只是震惊,秦煌却控制不住的接连追问。

    其他世家豪门子弟也激动着围了过来。

    “揭阳,就是揭阳。鬼窟夜间突袭,打开城门接应鬼车!”

    无知的内心显然也有些不平静。

    可他一语既出,穆丰的脑海里传来一声轰鸣,思维仿佛破堤后的洪水,倾泻而出。

    九方阴数年来的动作,四宗三寨一道胡闹般的作为,一切的一切完全通畅了。

    “他们所有动作都是为了今日,九方阴搞出灭门屠户,是声东击西的计谋,为的就是吸引官方的注意力,调走六扇门。放出这二百多人图谋刀剑争锋的蜘丝马迹,也是为了调走各大世家的高手。好计谋啊!!!”

    穆丰脑海里思维迅速流淌着,嘴也一句接一句不停的说着。其他人的心思跟着穆丰的思维走动着,脸色也随之变幻。

    “想来就是如此!”

    无知叹息一声。

    “苦行道、张姒、九方阴,好大的图谋。”

    秦煌的拳头攥得紧紧的。

    揭阳被攻破,揭阳秦家定然会遭受劫难。别忘了,他还有四婢被留在揭阳。

    当然,凭借秦家的实力,凭借四婢的聪颖,秦煌相信她们定会安然无事。

    但心中充满气愤,恼火是必然的了。

    无知看了眼穆丰道:“自从三年前九方阴九日屠九门,北方神捕梁闲柴抓捕九方阴是,苦行道君张姒突然出现将九方阴救走。其实那个时候,梁闲柴已经被张姒重创,其后返回中州养伤。汝阴王曾为此时敕令问责古州上三门正一盟威,请上三门说明苦行道道君张姒放走九方阴之事。可惜,一直没有结果。”

    秦煌也点头道:“但六扇门为此忿忿不平,从未想要放过九方阴,一直锲而不舍的追踪着九方阴。”

    无知道:“曾经让人感觉奇怪,即使处境如此艰难,九方阴也从未想过离开古州,甚至他还时不时的暴露一下踪迹,引得六扇门追风捕头不得安宁。”

    岳鹏举恍然道:“现在明白了。九方阴屠门灭户是将自己当成诱饵,好吸引六扇门注意。因为只要他不离开古州,六扇门就会被他牢牢吸引,从而忽略其他事情。”

    穆丰的手摩挲着刀柄,嘴紧紧的抿着,听着几个人的分析。

    半晌过后,才开口道:“恐怕他们的图谋不会如此简单,攻破揭阳固然会让鬼车抢劫个钵满盆满,可鬼窟揭竿能获得什么好处?”

    “什么好处?”

    全场都是一静,所有人都凝眉苦思起来。

    “是得到一个揭阳县,然后聚集力量反抗朝廷,还是跟随鬼车叛国而逃?”

    穆丰静静的看着眼前这群世家豪门子弟。

    “应该都不是。”

    尤中会摇了摇头,率先开口。

    有人反驳道:“嗯,这两种都不可能。不管他们势力有多雄厚,想要凭借揭阳县反抗朝廷,那就是个笑话。都无需汝阴王调动多少大军,一个平阳虞侯就能将他们反手镇压。”

    又有人急切的道:“叛国鬼车就更不可能了,鬼车能比古州好,他们在古州已经是顶级宗门了,难道叛逃鬼车能封侯列将。”

    接着有人反驳道:“笑话,这么多力量同时进入鬼车,鬼车国不防备他们就不错了,还想要受到重用,美死了。”

    穆丰也认同这些人的观点:“所以说,勾结鬼车国不算,还要亮出名头揭竿而起,他们图的是什么?”

    “对呀,他们图谋什么?”

    所有人随着穆丰这句提问再度陷入沉寂之中。

    这些未经世事的公子哥们沉寂了,无知、穆丰、秦煌他们却是不能。

    目光流转,秦煌看着无知双手一抱拳,问道:“前辈,揭阳现在如何?”

    岳鹏举也同时问道:“鬼车南下,他们的兵力如何?现今战况如何?鬼车是就此收手,还是继续入侵?”

    无知和穆丰两人对视了一眼,心底同时暗叹一下。

    同是问询,修习兵家的和没有修习兵家的,看事观点就是不同。

    无知道:“很是惨烈,鬼车三千疾风骠骑暗夜千里奔袭,鬼窟半夜破门接应。揭阳骤然受到袭击根本来不及抵抗,半日内被攻破半个县城。等各大世家配合卫军稳住阵脚时,鬼车国又有三千铁甲狼骑随之赶到,揭阳卫军瞬间就被攻破。”

    秦煌一呆:“就半日???”

    无知郑重的点了点头:“就半日。”

    秦煌略略迟疑下道:“那,前辈您,您和断刃前辈...”

    无知苦笑一声:“我和断刃在桐城关被几个苦行道长围堵,好一番厮杀才挣脱出来,等到揭阳县时,一切都晚了。”

    说着他扭头看着岳鹏举道:“鬼车先有三千疾风骠骑,三千铁甲狼骑进驻揭阳县。一翻血战后,三千铁甲狼骑几乎没有损伤,三千疾风骠骑伤损不大,应该还有两千以上。其后我又看到约有万人鬼羽军整齐而来,不得不推却。”

    “三千轻骑,三千重骑,万人步兵...”

    穆丰、秦煌和岳鹏举三人同时倒吸一口冷气,同时看懂了无知的无奈。

    无知是太玄境大能,而且还是太玄境大能中的大能。

    可,无论他再如何大能也毕竟只是一个人,面对鬼车国也是无奈。

    听人数,扳扳手指就已经有一万五千人,况且这还不仅仅是人数众多,他还是军队,训练有素,可以布下大阵的国家军队。

    只要是军队,那就不是简单几个武修能面对的。

    尤其这个军队还是成编成制,若是再有高级将领率领,镇压几个太玄境大能简直不要太简单。

    无知继续道:“不仅如此,鬼车国还有千人辎重极速赶来。看情况,鬼车这回并非寇边,打打草谷。而是无声宣战,大军入侵。所以断刃带着悲哥、高阳博、楚湘竹他们潜入揭阳北方打探消息,而由我来通知你们。或是速速回归家族,或是赶到桐城关。”

    听到无知最后这句话,虽然公子哥们还不知道无知是何许人也,但对揭阳县的战况都有清晰的了解。

    这个时候,侍从们的心全都提了起来,急切切的拉着各家公子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

    侍从们急了,公子哥们也有些急了。

    鬼车国这回是要动真格的了,不是往年的寇边,不是想象中的打草谷,而是无声宣战。

    寇边、打草谷最多不过一两个月,可要是无声宣战,那就不知道打到什么年月了。

    虽然现在是秋末,秋收刚过。

    再拖拖就会进入绝不适合战争的冬季。

    冬季,尤其是降雪开始,寒冷的北方战争就是一场噩梦。

    不仅是冬季缺衣少粮,天寒地冻的情况下,战事攻坚战事转移也是无法解决的难题。

    真要耗下去,长远奔袭的鬼车国,无论是人马还是后勤根本就补给不起。

    但是,若是仔细想一想,就会发现。

    鬼车国补给不起,但若在夺去揭阳这个大粮仓之后,再夺取两三做县城,形成一个支角。

    这样一来,鬼车国就拥有了一个具有攻防互补的战线,和一定纵深的战场,完全可以与古州把战争拖到明年。

    古州同样补给不起。

    “怎么办?”

    穆丰深深吸了一口气,又徐徐吐出,蹙着眉头陷入苦思之中。

    一开始他还牵挂着师弟的安危,等听到悲哥跟在断刃身旁,他就无所顾忌了。

    现在的他,一来挂念着深入鬼车的荀洛、柳东篱,二来挂念着九方阴跟谿谷重狱到底有没有关系。三来,不得不说,穆丰前世半生都在战乱中生活,切身感受到战乱之苦。

    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经历过南北宋之交的战乱,都绝不想再体验一次。

    这一世,他原本以为安安静静的修行,好好体验一翻什么叫武林,什么又叫做江湖。

    万万没想,战争又一次降临,而去就降临在他的眼前。

    当然,战争还没有降临到他的头上,现在他绝对可以抽身而退。

    东陵王朝那么大的天地,凭借他的伸手,躲在哪里都可以安安稳稳的活着。

    可是他可以吗,可以将眼前的一切放任不管,安心理得的逃走吗?

    尤其是荀洛已经参与其中。

    无知、断刃、悲哥同样正在积极的想要参与进去。

    还有身边这几位他已经十分认同的朋友,都是绝对不可能后退的人。

    我要怎么办??

    穆丰无奈的再度叹息一声。

    “不行,少爷,我们必须要回去。”

    “少爷啊,咱家就在萍乡,距离揭阳几十里,赶上战争老爷一定会有决断。”

    “是啊少爷,家里还不知道如何呢,我们不能让老爷为我们担忧。”

    龙爪峰下,一时间陷入一片混乱,更有性急的已然带着仆从向外奔去。

    无知、秦煌几人并未说话,而是紧紧的看着穆丰。

    似乎不知道从何时开始,他们但有任何事情,都会不自觉的想要听听穆丰的看法。

    当穆丰周围几百个人,‘呼啦’一下散去绝大部分的时候,穆丰才从沉思中回转过来。

    “龙爪峰山巅之上,决战的那两位还没有下来吗?”

    穆丰抬起头,认真的看着容欢,嘴角露出一丝不同寻常的意味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