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一百零三章 风起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少年之所以为少年,就是因为他们内心充满热血与冲动。

    即使是世家豪门多年培养也不例外。

    原本他们是应孝巍、洛衡所邀前来观战,却在另一件事情生后,转瞬间就将孝巍、洛衡的刀剑争锋抛在脑后。

    一声应喝,呼啦啦的都跑下山去。

    这只是龙爪峰下,仅是回龙山一景,甚至是定边府微不足道的一块,是阳州不值一提的一点,扩散到古州、岩州就更不值得一提,至于能引起人注意的都仅仅是他们各自的家族。

    可谁都没有想到龙爪峰这一幕的影响有多大。

    现在,也就是当下,真正隐隐约约有些感觉的只有穆丰。

    秦煌和段薇多多少少与这些世家豪门子弟有些熟识,别人不说,同为顶级世家的容欢跟他们就不陌生。至于海陵、海蜃兄弟认识的就跟多了,甚至岳鹏举都有几个相知的可以聊一下。

    唯独穆丰,周围这几百人没有一个见过他的,唯一知道他功夫了得的封老怪还跟酆琴悄然遁走了。

    当一阵寒暄过后,有人注意到穆丰时,穆丰正盘膝端坐在篝火前,手持一根燃烧成碳的树枝在地上比比划划的计算着什么。

    秦煌领着容欢走到穆丰身旁,刚想为他引见,穆丰树枝突然狠狠往地面上一杵。

    唰的一下,一尺多长的碳枝无声无息的没入地面,仅余寸许在外。

    “丰哥,怎么了?”

    咔的一下,秦煌停下了脚步。

    秦煌知道穆丰的性格如何平和,情绪如此表现在外,定然有事。

    容欢也同时站下,眼眸露出奇怪的表情看着穆丰。

    他注意穆丰许久了,感觉到这人很怪异,如此多的世家豪门子弟前来,这个人竟然跟没看到一样,根本就不理睬,这不正常。

    但是,他更注意到秦煌、段薇对穆丰的态度。

    穆丰如此无视他们,早有傲娇的公子哥脸上流露出忿然,可这两位竟然毫不在意,甚至隐约间还维护者穆丰,将他们带到一旁,深怕这些不知深浅的公子哥们搞出什么事情来。

    而现在,穆丰刚刚露出一丝不对的表情,秦煌就表现出极大的异样,更不正常了。

    “秦煌你来看。”

    穆丰根本不在意容欢的态度,伸手点了点地面。

    “怎么了?”

    秦煌紧跨两步走到穆丰身前。

    “你算算,山王寨三十人,归元派三十人、乾坤宗三十人、天擎宗三十人。不算统领长老,出战弟子不多不少都是三十人。按理推算,破军山、神射山、重阳门也应该是三十人。三七二百一十人,即使加上三三两两的统领,最多也不过二百五十人。苦行道就算多,能多多少人。”

    穆丰‘啪’的一下折断地面寸许长树枝,在地面上书写的四宗三派名单上划了一下。

    点了点最后一个二百五十人的数字。

    “满打满算,三百人。”

    啪的一下,穆丰将树枝一丢,抬起头看着秦煌。

    “应该差不离吧!”

    秦煌摩挲着下巴,仔细想了想,颔同意。

    “可是”

    穆丰手指向四周一指。

    “你看,龙爪峰上,龙爪峰下,现在有多少人?”

    秦煌眨了眨眼,扭头看了眼容欢。

    容欢认真的想了下:“不低六百人。”

    他话语一顿。

    “还有十几个兄弟应该来了,但至今未到。他们,还不知道有多少人。”

    容欢似乎有些知道穆丰在算些什么,低头看向穆丰的目光里不仅多出些尊敬之意。

    这人,是个能人。

    而这时,散在外面的公子哥们也逐渐的围了过来。

    听到穆丰、容欢他们的话,知道这几位谈的是正事,都没敢插言,静静的站在一旁仔细的听着。

    “应该少来二百人。”

    有人与没来的那十几位熟识,赶忙插了一句。

    穆丰垂下目光,静默了一下:“河间连大少带河间三雄前来观战的事,秦煌应该讲给你们听了吧。十几位世家子弟该来的没来,显然河间连大少的遭遇不是例外。”

    瞬间,场上一片骚乱。

    河间三雄弑主一事,秦煌、段薇几人早就讲给他们听过,海蜃更将那事学的绘声绘色。

    听的时候,他们几乎没做他想,仅是气愤异常,可等穆丰一分析,顿时都明白了,没来的那十几位兄弟恐怕也跟河间连大少一个待遇,被手下弑主而亡了。

    这可是大忌啊,岂能不引起一片混乱。

    “如果”

    穆丰清扬的声音响满全场,瞬间将混乱压制下去。

    “这是大忌啊,必须传回家族,让家老们将这帮弑主的奴才灭杀了。”

    “别说了,先听这位哥们怎么说。”

    还有人叫嚣着,另有一群神志清明的人讲他们压服下来。

    现在可不是说这话的时候。

    “那十几家大少或许已被弑杀,或许是被生擒,但不论怎么样,最少应该给敌人增添一百多人手。”

    穆丰拾起树枝,在二百五十人后面添加一个百字。

    “三百五十人许是少算了,但多个十几二十人或少个十几二十人不算什么。”

    穆丰的手略略迟疑一下。

    “苦行道到底有多少人不知道,身手如何也不知道,不过想来他们若是按我所算,走的是南方的话,对大家的威胁并不大。多少就无所谓了,可是,问题来了。”

    说着穆丰抬起头看着秦煌、容欢。

    秦煌容欢看着地上穆丰写写画画的算式,日有所思的没有说话。

    海蜃却急急的问道:“穆大哥,什么问题?”

    穆丰伸手用树枝在三百五十人上划了一下,又在代表着公子哥们的六百人下面划了一下。

    “一个是三百五十人,一个是六百人。”

    穆丰抬头看着众位公子哥跟诸位随从们一眼。

    “你们人多不说,一半左右都是天罡境。而他们,据我斩杀那一百多人来看,虽然训练有素,可以布下强大的战阵,但几乎都是真元境。你们说,现在没人出现,可能是实力大损的缘故。可即使我一人都没斩杀过,他们实力完整,有可能用三百五十人去围杀六百人吗?”

    很简单的一个问题,却让所有人都无话可说。

    因为实力对比很简单,就是地上穆丰字面的意思,不说两方实力强弱,单看人数也知道,一方实力弱,一方实力强。要说他们去围杀对方,他们信,可要说对方想要围杀他们,那简直就是笑话。

    如果不是这样,昨夜他们也不能待得这么消停,早乱套了。

    容欢有些迷茫的抬起头:“难道真像酆琴说的那样,他们是要围点打援吗?”

    “不可能!”尤中会抬起头近乎吼叫道:“他们疯了,围点打援,容大哥,你算算,我们所有家族加起来六十多家,他们难道疯了吗,要打杀这么多家族。”

    容欢无奈的吞咽下口水,也感觉自己刚才的想法有些疯狂。

    “也是,我们现在是汇聚两州六十多家,想一想都在等,这么多世家豪门集合起来是多么庞大的势力,那家能那么疯狂敢于同时打杀。真有这么强大的实力,那就不是打杀这么多世家豪门,而是攻打朝廷了。”

    容欢几乎是自嘲的苦笑一声。

    “攻打”

    穆丰眉头一挑,缓慢的吐出两个字,后面的话随着脑海一转就戛然而止。

    他也感觉自己的想法很突兀,也很疯狂。

    同时他有联想到三年前九方阴九日灭九家的不明举动。

    又有些迷惘。

    难道苦行道和七彩魔域真的会是这个疯狂的打算吗?

    如果不是,他搞这么一出,又为的是什么?

    穆丰迷茫了,感觉就好像深处迷雾之中,看那里都找不到方向。

    秦煌、段薇、容欢也有同样的感觉。

    想来想去只感觉头痛欲裂,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不想了,左右这么大的事也不是我们这个孩子能想出来的。”

    尤中会拍打着自己的脸颊,仰面朝天的吼叫一声。

    穆丰也笑了,是啊,这关自己什么事,我操这份闲心做什么。

    “也是,想他做什么,反正我们这么多人,沿着一条路线去走,多少人能将我们吞下。”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山峰之上一声虎啸,随即又传来一声长吟。

    虎啸,声震四野;长吟,直穿云霄。

    长啸悠扬,久久不歇。

    这是压抑许久后充满泄意味的舒畅,是心情的疏泄,是意志的圆满,是志得意满的表现。

    “突破了,两个人同时突破。”

    “唉,这下好了,两个人的地位翻天覆地了。”

    “那有啥,本身就是家族第四代嫡系,不过是重新稳固而已。”

    “什么叫稳固,你可别忘了,孝巍上面还有一个孝湖一个孝野两座大山压在头顶呢?”

    孝巍、孝湖、孝野

    这三个名字出现,穆丰的心头猛然又泛起一丝杂念。

    可还不待穆丰有什么反应,还不待山巅之上的人们下来,一道白影从天而降。

    “穆丰”

    白影闪过,瞬息而至。

    “无知大哥”

    穆丰猛一抬头,眼前陡然出现一个白衣人。

    “鬼车南下,鬼窟揭竿而起,古州岩州大乱,穆丰、秦煌,你们带着孩子们离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