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一百零二章 夜过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以苦行道为首的众多势力围袭事件,给世家公子哥们的震撼很大。

    自古以来,无论官方还是世俗,世家豪门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

    百姓也好宗门也罢,都不过是鱼肉而已,从来未曾被他们放在眼里。

    甚至从世家豪门中脱离的绿林,更是被他们排斥,只是盗寇庸民。

    可就这些被他们视为贱民的存在,竟然敢于挥矛搏击,这完全突破了他们心里所能承受的。

    一时间,发泄愤怒之后的世家公子们陷入了沉寂。

    龙爪峰上,除了篝火在跳动,柴火‘毕毕剥剥’的轻响外,化为一片冷清。

    直到东方太阳缓缓升起,挥洒下温暖的阳光,原本这个时候是武修修炼的最佳时间。

    今天众多武修却放弃了宝贵的时间,三三两两的将一处石坪围起。

    “锵啷啷!!!”

    一声清越的剑鸣啸动全场,洛衡长剑出鞘。

    “锵!”

    孝巍修长的手稳稳的握住长刀,真元催动,长刀自鞘中就带着一股莫名的颤抖,直到带着一道白光骤现空中。

    “酆兄!”

    “酆兄!”

    两人几乎同时一声暴喝。

    “铮...”

    悠然,低沉,像深山里秋谭水落的声音一样清脆,又像晴天里的月亮一样没有杂云相遮。

    时而舒缓如流泉,时而急越如飞瀑,时而清脆如珠落玉盘,时而低回如呢喃细语。

    洁净的琴声,载着人的心灵向无尽的晴空深处飘扬。

    直到最后一个泛音带着袅袅的余韵,留下一种远望般的凝视时,天地仿佛都只留下一个清静。

    清如溅玉,颤若龙吟。

    龙爪峰上再也没有一丝声音响起,所有人都仿佛忘却世俗的一切,进入一种空灵的境界。

    无思、无念、无我。

    “好...”

    不知何时,孝巍一声断喝,长刀暴出一道尺余的刀气,形成一片刀幕向洛衡斩去。

    强横、剽悍、一往无前。

    “唉...”

    洛衡似乎有些失望的叹息一声,身形一飘,宛若游龙般出现在孝巍右侧,长剑幻出三道虚影破开层层刀幕,切向孝巍腰间。

    “好剑法!”

    孝巍口中一声轻赞,手却未停。

    斜踏三步,身形一转,再度与洛衡对面而立,刀势不变的斩向洛衡面门。

    “好强!”

    洛衡也轻赞一声,目光紧锁着孝巍右肩,剑尖幻若繁星点点的迎上孝巍长刀。

    刀重刀强,剑轻剑灵。

    两相对攻时往往都是刀法大开大合,剑法轻灵飘逸。

    而今天,洛衡的剑与孝巍的刀正面相扛。

    一柔一刚。一阴一阳,两者相较之下,究竟谁能更胜一筹呢?

    铛铛铛...

    一阵让人目不暇接的撞击中,观战的公子哥都有些瞠目结舌的懵懂了。

    能来观战的几乎都是孝巍、洛衡他们的圈里人,而他俩像今天这般切磋也不是一回两回了,虽然往日切磋并未像今天这么郑重其事,但每一次比试也非玩笑。

    可他们,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过,稍作试探,就迅速的展开对攻。

    幸好,随便一个公子哥身旁都有家族配备的高手,都是超过他们一个大境界的强者。

    孝巍洛衡的对战,公子哥们看不懂,这些高手却很明白。

    梁启文小心翼翼的解释道:“两位公子对龙爪峰这次刀剑争锋很重视,甚至不惜请来酆少抚琴以助。可惜,他们小觑了武林第一才子的威力。”

    尤中会不解的问道:“怎么?什么意思?”

    梁启文苦笑道:“刚才酆少的琴音大家都听了,空灵、清静。小人即使进邑门容府二十年也从未听到如此绝美琴声。”

    容欢也承认的点了点头:“这话不错。”

    “可是,可是这中琴音适合动武吗?”梁启文摇了摇头道:“这琴音不仅不适合动武,相反还会消除斗志,甚至是大幅度降低战力。”

    “啊!!!”

    公子哥们都瞬间恍然,忍不住惊呼起来。

    “两位少爷确非凡人!”梁启文看着孝巍和洛衡,眼中竟然多了一丝敬佩:“正是因为琴音磨砺斗志,孝少爷才借助暴喝燃起斗志,洛少爷那声叹息也是因为他比孝少爷反应略慢,并随之借助对攻与之抗衡。”

    看到这里,梁启文不能不为世家子弟底蕴深厚为之赞叹。

    世家培养子弟看重的是底蕴,他们不求快捷和速成,求的是凝实、厚重、持久,求的是后发制人,命长运久。

    所以说,别看酆琴只是真元巅峰境界,一曲琴音却可让天罡巅峰的强者沉湎其中,消弭斗志。别看孝巍、洛衡同样也只是真元巅峰境界,却可以在他们这些强者回醒之前挣脱出来,并且在动手之前想到办法重新燃起斗志,恢复战力。

    这种心境、这种临机应变的能力,已经远远超过他们现有的境界。

    想到这里梁启文忍不住扭头看向酆琴。

    “咦,酆、酆少爷呢?”

    扭头一眼没有看到酆琴,也没有看到封河池,更没有看到一马当先的龙凯,梁启文不由一愣。

    “酆少早就走了。”

    容欢显然对梁启文的大惊小怪有些不悦,淡淡的横了他一眼。

    “走了,酆少怎么走了?”

    容欢跟梁启文如何,尤中会毫不在意,他在意的是酆琴悄然走掉,忍不住有些惊慌的问了起来。

    “你以为酆少这么容易被孝巍、洛衡请来抚琴啊,他是在桐关城等言无玉,共赴九凤琴仙曲妙无之邀。”

    容欢有些羡慕的望着远方,悠然而语。

    “什么?曲妙无之邀!!!”

    “什么?是九凤琴仙曲妙无!!!”

    “什么?还有宗门第一才子言无玉!!!”

    容欢悠然一语惊起千层浪。

    瞬间,几乎所有人对孝巍洛衡的刀剑之战不再注意,而是挤了过来争先恐后的问了起来。

    当下武林都对一些组合有着无尽钦慕。

    所以才出现一些什么四雄、八杰之类的匪号。

    可惜,这些匪号叫着是很响亮,能被承认的却不多,能被追捧的就更少了,而能被整个东陵王朝世家、豪门、宗门甚至皇朝承认,进而疯狂迷恋的就更是凤毛麟角。

    荀洛!

    弹龙见首不见尾的荀洛,因与八位世家、宗门年轻才俊,一共九位凝魂境被尊为惊天九人龙,是其百年最强者。

    其后,世家第一才子的酆琴,宗门第一才子的言无玉被共称武林唯二才子。

    没办法,两人共占琴棋书画中的一琴一书,当世无双又无法比较,所以硬性的被共同尊称为武林第一才子。

    今天听容欢所言,两位武林第一才子共赴九凤琴仙曲妙无之邀,立时超过了眼前的刀剑争锋。

    九凤虽是外域,曲妙无却是容光明艳、风华绝代,才识无双的天下第一才女。

    对,曲妙无是天下第一才女。

    要说酆琴是武林第一才子还有一个言无玉可与之相争。

    曲妙无却是毫无争议的天下第一才女。

    她所到之处总是引起轰动,上至帝王将相,下至侍从婢仆,莫不被她惊人的美丽所吸引。

    曲妙无三年前初次走进东陵王朝,即被古州汝阴王刘信奉为上席,而后从古州登入中州就引起疯狂追捧。但让她最为荣耀的还是捧琴踏入皇宫,一曲九凤环佩被惊为天人。

    东陵帝曾经想将金屋藏娇,可惜曲妙无立誓踏遍天地苦求琴之大道。

    无奈之下,东陵大帝钦赐无上谕令,特赐曲妙无天下行走,九州奉行。

    可谓倾国倾城大抵如此吧。

    似乎,所有人都想到曲妙无倾城之姿,无上妙音,想到酆琴、言无玉三人巅峰相会之盛况,都不禁沉默下来。

    好半晌,容欢突然惊呼一声:“你们看!”

    所有人瞬息清醒过来,顺着容欢的手指向山下望去。

    山下,一团篝火,影影绰绰的围着六个人。

    东侧三人,西侧三人,翻翻滚滚的似乎熏烤着什么。

    再向远方望去,似乎并未看到什么。

    “他们,是不是昨天半夜屠戮天擎宗、乾坤宗的那几个人?”

    容欢凝聚目光眺望半晌,才回头看着梁启文问道。

    回龙山是个小山脉,其主峰龙爪峰也不算太高,可在不高的山峰,居高而望,站在山巅也不可能看清山脚下一个人的容貌。

    天罡巅峰的高手也不可能。

    梁启文愁眉苦脸的仔细看着,看了又看,有些不定的道:“有点像,又有点看不清。”

    容欢点了点头:“距离太远了,是看不清。”

    说着,容欢抬头环顾一圈道:“如果真是他们,不管他们所谓如何,我们都应该承情。既然到了山下,不如我们索性下去看看。”

    其他人也连连点头道:“应该,绝对应该的。”

    另有一些眉眼通透的公子哥连连道:“是应该下去看看,按时间算,家族如果有支援的话,人差不多也应该到了。”

    “就是,就是,阴谋之所以是阴谋,就是因为它只能在背后。阴谋既然暴漏出来,就没有什么好怕的。”

    “再说了,如果我们所有力量都把持在山上,他们也不敢硬闯,还不如下去,做个诱饵,勾引一下,还能让我们显露一下身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