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一百零一章 世家公子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封河池风风火火的提着周宁赶回龙爪峰。

    到了这个时候,周宁宛如半个死人,四肢无力的垂落在哪里,任由封老怪摆弄。

    封河池紧赶慢赶的往回跑也是怕周宁死在自己手里,只要他不死就行。

    反正回到龙爪峰,只要不死就不怕他开不了口。

    那么多世家公子带着那么多侍从,什么样稀奇古怪本事没有,死人骨头都能榨出二两油,还收拾不了一个半死人。

    同样,封河池也相信,对侧那个山坳里的人绝对不会像穆丰这样好说话。这一次出来,恐怕只有自己能捡到这么大一个便宜。

    事情也的确像想的那样。

    龙爪峰脚下,好巧不巧的,封河池跟梁启文赶到一起。

    看着两手空空的梁启文,封老怪一声怪笑拔地而起,嗖嗖嗖几个起落跃上高峰,然后得意洋洋的将半死状态的周宁放在龙凯身前。

    有龙凯这个整座龙爪峰唯一太玄境大能在,封河池什么都不怕。

    梁启文的脸色十分不好,阴沉着,站在封河池一旁,一句话都不说。

    封河池乜着眼睛,怪笑着,挑了挑眼稍。

    他理解梁启文的心情,明白梁启文遇到的人恐怕绝不下于穆丰,只不过性格没有穆丰那么随和罢了。

    想来也是,封老怪和梁启文身从大世家,眼界一向清高,本身功力又不俗。

    照他们原来的想象,跟着自己公子来龙爪峰,就好似郊游一般,任务简单有轻松。

    却那里知道,能遇到这样的事,会碰到这样的人。

    当事实与心理出现极大反差的时候,任谁一时半会,都接受不了。

    尤其梁启文,年纪并不算很大,轻功身手尚在他之上。

    心高气傲,正是当打之年。

    突然遇到这种事,心里的难受,短时间怕是扭转不过来。

    封老怪和他不一样,他人虽怪癖,但岁数大了,江湖走多了,很多事情都能想明白。

    碰到什么样的人,能由着他们性格来。

    又或是遇,到什么样的人,不管你有多大的脾气,该憋着就只能给我憋着。

    穆丰,在封老怪看到他那一刻起就知道,这是一个能完全压制他的人。所以他从头到尾都老老实实的,结果就让他活生生摘得了周宁这枚甘果。

    “这是...”

    看到封老怪和梁启文回来,山顶上正等着无聊的公子哥们呼啦一下围了过来。

    龙凯更是提着铁锥,威严的瞪大双眼上下打量着周宁。

    “乾坤宗的周氏三兄弟。”

    有人立刻认出周宁,大惊小怪的叫了起来。

    “不错,正是乾坤宗的剑客周宁,重伤震断胸骨,伤及内脏,而且胸前经脉寸断,已经救不回来了。”

    封河池在路上就已经确诊周宁的伤情。

    武修嘛,一个武修半个大夫。

    没办法谁让他们受伤就跟喝凉水一样,是家常便饭。

    其实,封河池给周宁诊断时,内心就已经感到十分震惊了。

    因为他清楚的知道,周宁如此重的伤,不过是被穆丰肩头撞击一下。

    到了龙爪峰,他迅速的说明情况,不是为了救治周宁,而是怕耽搁时间,让周宁死掉了。

    “有重大事情需要拷问他,速速招来丛文海,青羊索命,别让他挂喽。”

    封河池急切的样子让所有人都知道,真要出大事了。

    “我这也了解到,的确有泼天大的事情要发生。”

    梁启文也郑重的同意封老怪的话。

    显然他虽然没有带回人证,秦煌还是没有让他真正空手而归。

    迅速的,山峰上人群分为三组,一组人讲封河池团团围住,一组人讲梁启文包围中央,剩余一组一边保住周宁性命,一边与封河池、梁启文通气,叫唤着拷问周宁。

    随着三方口证不断交汇,山峰上的人脸色全都大变。

    公子哥们是又惊又怒,又羞又恼。

    有破口大骂的,有怒气冲霄的,有恼羞成怒的,当然还有一批头脑冷静,仔细询问用心思索的。

    前一批人遍布山口石坪各处,喝骂声是惊天动地,甚至还有几个狂躁易怒的大少爷联合起来,想要跳下山峰去剿杀还未被人发现隐匿何处的重阳门、破军山、神射山和苦行道。

    幸好有龙凯牢牢守护在山口要害,再暴躁的大少爷面对着他,也不敢硬闯下去。

    后一批公子哥都是世家精英,气愤虽然也气愤,但他们知道再羞再恼都无济于事,阴谋已经开始实施,破局才是最关键的。

    “其实,事情到了这种地步,没出现太大的伤害已经是最大的好事了。”

    酆家大少爷酆琴捏着白玉折扇翩翩而来。

    封老怪寸步不离的跟着他,同时龙凯也拎着铁锥走了过来,在他身旁傲然而立。

    “的确如此,虽然还不知道出手破局的是那家哥哥,但四宗三寨一道的合谋,已经被他们灭杀四派,剩余的一宗两寨一道对于我们来说,并不完全占据优势。”

    梁启文的宗主,邑门容家大少爷容欢扳着手指算了算,十分肯定的看着周边各位公子哥。

    “算一算,应承上山观战的兄弟,大部分都来了,差的那几位恐怕已经遇难了。”

    酆琴掰着折扇叹息一声。

    几位公子哥回头张望一下,几乎同时点了点头:“两州各位兄弟没来的,大约有十几位。”

    “十几位!!!”

    众人的脸色同时一沉。

    十几位没来。

    恐怕,他们再也来不了了。

    “公子,朔方海家兄弟就跟在屠灭乾坤宗那位少爷身旁。”

    封老怪抬手指了指周宁提醒了一句,海氏兄弟跟在穆丰的事他刚才已经讲过。

    酆琴沉重的点了点头:“封老,你去点一下人数,看看谁到谁没到。没到的是那家公子,记录一下。”

    “是,公子。”

    封老怪应声而去。

    酆琴双眼缓缓的闭上,半天才睁开:“还好,只有十几位兄弟没来,我们的幸存的还是大多数,我的话说的也许冷酷些,但事实就是如此。”

    容欢苦笑一声:“琴哥儿的话虽然冷酷些,但却是事实,如果大多数兄弟没来,剩余少部分被困守山上的话,恐怕我们会全军覆没这龙爪峰。”

    一直没说话的桐关城尤家大少爷尤中会站起身来,目光眺望矗立远方的洛衡、孝巍两人。

    虽然出了这么大的事,刀剑争锋的两位主角仍然静立在哪里。

    两人仿佛对身外的一切事情都无动于衷,默默的调息着、酝酿着,还在准备天明,紫光初降时的那一战。

    “他们?”

    尤中会仅仅吐出了两个字,半响没有继续下去。

    虽然事出有因,但谁都不能将这祸事硬赖在他俩人头上。

    无论是谁。

    “唉...”

    尤中会重重的叹息一声,又坐了下去。

    容欢拍了拍尤中会肩头:“这事不怪他们,其实大家都知道他们所谓的刀剑争锋,不过是为求突破。而我们前来观战,也是为了能有所借鉴。”

    “可是,我们应该如何,难道就只能被动的困在这里吗?”

    尤中会有些茫然,更有些不甘的看着容欢。

    容欢也有些苦笑了一下,他知道尤中会为何如此。

    因为今天登上龙爪峰前来观战的世家子弟,多数都并非嫡子,甚至还有几个都不是嫡系。

    世家嫡子嫡系要想突破,根本不用观战更不用借鉴什么,早就有大把高人大能为他们亲自指点,乃至出手铺路。

    只有旁系、分支或是庶出,为求出头,才牢牢的把握任何一份稀有资源。

    就如同眼前这位尤中会。

    他是尤家嫡系,却又非家主尤太忠的嫡子,想要出头,想要争夺尤家下一任家主之位,太难了。

    当然,难只是难,并非一点希望都没有。

    否则身为大世家嫡系嫡子的酆琴、容欢也不可能与他接触,甚至交好。

    龙不与蛇居,门当户对,这不是简单的一句空话,尤其在大世家、大豪门、大宗门里更不是虚幻。

    “传信吧!”

    酆琴看着一脸茫然的公子哥们,无奈的叹息一声。

    这帮公子哥年纪都不大,平均十六七岁左右,真元境大圆满的居多,突破天罡境的没有。最大的一批,例如他、容欢、洛衡和孝巍都在准备突破天罡境。

    可无论家里传授多少,自身学识如何。

    他们经历还是太少,遇事不乱就已经很难得了,而遇到事情后还能主事的就更是凤毛麟角了。

    果然,他只出一个主意,就被公子哥们奉为圭臬,并立即执行起来。

    “对对,我们都给家族里传信。”

    “那家没有点秘法,我们不动,让家里派高手支援。”

    “传信,大家都传回信息,什么绿林,什么苦行道都是找死。”

    “里应外合,等家里支援一到,我们就冲出去,什么样的敌人都不怕。”

    看着纷纷攘攘的公子哥们,一个两个的给侍从们派下指令,请求家族支援。酆琴望着容欢,无奈的摇了摇头:“敌人在暗处,如果势大,若是围点打援怎么办?”

    容欢也叹息一声,提醒道:“敌人图谋什么还不得而知,这句话一定要传回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