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一百章 夜袭(下)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封河池看呆了,海陵海蜃哥俩同样看呆了。

    三个人傻傻的站在半山腰,借着点点火光看到穆丰如同魔神般在山林中穿梭。

    看着一个又一个鲜活的生命随着长刀舞动扑倒在地,看到乾坤宗高手目眦欲裂般的嘶吼着,徒劳的追逐着穆丰的背影,却根本无济于事。

    当穆丰最终停下脚步时,乾坤宗只剩下三个活人,一个剑客两个刀客,全身战栗瑟瑟而抖。

    “屠夫,你竟然将我乾坤宗的人全部灭杀了。”

    剑客面色铁青,长剑直指怒然断喝。

    “没都杀掉,不还剩下你们三个人呢吗。”

    穆丰平静的甩了甩长刀,点点鲜血随手滑落,金乌障刀竟然杀人不沾血,确是好刀。

    金乌障刀全长五尺,刃长三尺八寸、刀柄一尺二寸,刀柄吞口处如同金乌吐息,喷出一道红色刀身。

    障刀属于佩刀,腰刀,刀身修长,直背直刃,一尺二寸长的刀柄,战到酣处时可两手同时握把,威力极大。

    往时穆丰从未双手握刀,今天还是他第一次小小的展露出金乌障刀全部威能,确是所向睥睨,无人可挡。

    他不仅单人灭杀乾坤宗战队,更将旁观的三人吓到。

    “还没都杀掉,那你来杀呀?”

    乾坤宗三位统领怒睁血红双眼,暴喝一声布下三才阵冲了过来。

    “铿...”

    火光摇曳下,剑客鬼魅般的身影带着一道水波般的剑光,挟着风雷之声自数丈开外呼啸而至。

    剑光迅猛,刺穿了空气,响起疾速摩擦的尖啸,直指穆丰胸口而来。

    “哗...”

    又是两道闪电般的刀芒,在火光倒映中,仿佛火红波浪般一浪拍过一郎。

    “好,一刀解决掉你们。”

    穆丰脸色一沉,长刀横立,静默的看着愈来愈近的一剑双刀。

    在这刹那,他整个人都如同融入天地山林,一切身障一切心障随之烟消云散,不留半点痕迹。

    “他到底是谁,敢正面硬抗乾坤宗风刀雷剑周宁三兄弟。”

    封河池显然认得乾坤宗这三位高手,看到眼前一幕忍不住惊叫起来。

    这一声让海陵海蜃兄弟察觉到还有人躲在一旁看热闹,不由得身形一错,挡在封河池身前。

    封河池目光冷冷,却并未有任何举动。

    毕竟这里是战场稍有异动,就可能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尤其误会的人还是穆丰这种狠人。

    封河池没动,海陵海蜃兄弟同样没动,三个人都聚精会神的看着,眼前即将爆发出的大战。

    一剑双刀如同狂风暴雨般袭来,转眼及至。

    穆丰左步前拖半步,右脚随之一跨,挥刀横扫。

    剑锋与刀锋瞬间交集在一起,火星四溅。

    刀光交错之间,斜斜的向上一抖,剑锋吞吐间的剑气犹如大河滔滔般,在半空激荡、旋转、溅射。

    恐怕谁都没有想到,周宁如此凝炼的剑芒竟然被穆丰如此轻易打破。

    一个飞散,不独扫破他身后左右波浪滚滚的刀芒,也将山林间无数古木杨柳斩成碎块、粉末,雪花般飘散山林旷野。

    “引曜...西倾...”

    穆丰长刀斜斜挑起后猛然向右一落。

    这一刻,天空星耀闪动,好似有一道无形的大力自星空坠落。

    压抑得刀剑迟缓,压抑得三人身形呆滞。

    一刀斩落,力压虚空。

    穆丰的长刀好似带着千钧之力,逼迫得三人呼吸停滞,裙角飞扬。

    “铛铛...咚...”

    穆丰的长刀忽起、忽落,瞬间磕飞了长剑,又斩落了双刀,他整个人也在起伏间撞进周宁的怀里。

    仅是合身一撞,周宁前胸骤然塌陷,人也随之倒射而回。

    半空中周宁一口鲜血喷出,洋洋洒洒的泼了两位弟弟一头。

    “啊!”

    两人刚刚一声惊叫,穆丰身子滴溜一转,手中罡元喷发而出,在霎那间贯通长刀,于刀锋前爆出尺许长刀罡。

    穆丰的身子一旋,长刀也大风车般一个轮转。

    雪亮的刀光带着江海凝光般的罡元,划破虚空直接将两人的刀光身影撕裂。

    直到金乌障刀一闪而逝,方丈之间无形的压制才焕然消散,被完全切割成两截的四瓣身体,才好似脱离了束缚从半空跌落在地。

    火光也在这一瞬暗了一暗,随着束缚的消失暴亮起来。

    明灭闪烁,阴影重重、树影瞳瞳。

    穆丰的手段真好似鬼神般,让封河池突然间有些不知所措。

    他有些后悔,自己是不是距离有些太近,万一这个杀神误将自己当作敌人,动起手来,凭借自己的轻功能不能逃得一挑性命。

    “阁下是?”

    还好,穆丰并没将封河池归到敌人那边,夹着长刀静静的看着他,等待他的解释。

    “在下封河池,是广元酆家侍卫统领。”

    封河池略略有些拘谨的一抱拳。

    “酆家?”

    穆丰淡淡的看了一眼海陵海蜃。

    东陵王朝实在太大了,世家不知道有多少个。

    不是从小在世家宗门久住的人,根本就无法了解世家的境况。

    所以直到现在,穆丰听到世家都是一头雾水,不知所以。

    幸好他身旁有海陵海蜃两个世家弟子。

    海陵低声解释下:“广元酆家,是岩州大世家。”

    穆丰还是有点蒙:“怎么个大法?跟秦煌他家比呢?”

    “额,如果只是广元酆家,比我们海家强。”海陵扫了眼封河池:“但他们的上宗,实际、应该不差于秦家。”

    海陵这么一说,穆丰就懂了:“哦,懂了,又一个大世家分支,嫡系应该是孝家、段家那个档次,甚至有些略高。”

    “不过...”海陵看了眼还在地上挣扎的周宁,皱了下眉,抬头看着穆丰道:“你说他们是不是有些玩脱了,随便出来一个世家弟子就是广元酆家这个档次。真要闹出事,他们能承受得了滔天怒火吗?”

    穆丰沉默了半响,才有些迟疑的道:“哪得看他们图谋有多大。”

    站在那里听了半天话的封河池,越听越感觉不对劲,实在忍不住接口问道:“什么图谋,什么闹事?”

    穆丰看了眼封河池,又抬头向远处眺望,那里响雷震天的声音已经渐渐衰落,想来秦煌他们攻击的速度也不满,基本上解决掉哪处伏兵,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天擎宗。

    海陵也借着穆丰沉默的时候,将这两天的事讲给封河池听。

    广元酆家、朔方海家,都是靖州世家,天然就有一分亲近感。再说,海陵哥俩本身就是为刀剑争锋而来的,封河池也是知道,所以这事让海陵哥俩说,要比穆丰说能让他重视很多。

    “竟然还有这种事?”

    虽然海陵说的话很让封河池不敢相信,可当他的目光落在满地尸体上时,乾坤宗的出现,还有远处那还未完全结束的战斗,让他又不得不相信。

    “四宗三寨一道,乾坤宗已经出现了,那里极有可能是他所说的天擎宗,如果在算上山王寨、归元派,就已经出现三宗一寨了。剩下重阳门、破军山、神射山还有苦行道会在哪里?”

    封河池别号封老怪,绝对不是善人。平日里性格乖张,做事也极有主见,可今天,这么大的事情摆在他眼前,他却不敢自作主张,甚至有些胆怯。

    热锅蚂蚁一般在地上转了又转,抬头看着穆丰、海陵、海蜃三人。

    穆丰已经走到一旁,低低看着地面不知道想些什么。

    海陵海蜃兄弟俩围着乾坤宗营地,东走走西看看,希望能找到些蜘丝马迹。

    封河池攥了攥拳头,有些按捺不住的走到穆丰身前:“这位...”

    “有事?”

    还未等封河池说完,穆丰淡然一抬头。

    封河池有些苦笑点了点头。

    他自己都没想到,一向被人尊称为封老怪的他,面对小自己很多的少年竟然有种面对前辈般,束手束脚的。

    “那个,他...”

    封河池有些羞涩又有些怯怯的回手指了指周宁。

    “随意你处理。”

    穆丰挥了挥手,毫不在意的将周宁交给了封河池。

    “你,小贼...”

    周宁浑身无力的躺在地上,随着他‘呼哧呼哧’的喘息声,鼻子嘴巴不停的向外泛着血沫。

    可即使是这样,他仍然瞪着狠毒的眼神,恶狠狠的指着穆丰。

    “谢谢!!!”

    封河池恭敬的像穆丰一抱拳,然后掏出一枚药丸塞进周宁嘴里,小心的给他正了正骨,提起就走。

    海氏兄弟说的事十分严重,他不敢支使海氏兄弟,更不敢惊动穆丰。

    只好退而求其次的索要周宁。

    因为周宁是很重要的证人,现在完全一副垂垂欲死的模样,封河池不敢耽搁,必须要尽快将他带回龙爪峰让公子们进行审问。

    穆丰不在意乾坤宗,更不会在意周宁。

    他只想打破九方阴的安排,引出七彩魔域或鬼窟的主事人。

    这样他才能将自己隐在浑水中,水只有浑了,才好摸鱼不是吗?

    “九方阴、苦行道、世家,岩州、古州...”

    听到不远处的喧嚣渐去,那里战斗显然已经结束。

    穆丰站了起来,带着海氏兄弟迎了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