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九十九章 夜袭(上)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回龙山、龙爪峰、午夜子时。

    山坳、矮峰相距二十里,两者相距龙爪峰又有十几里。

    午夜子时原本是一天最黑暗的时候,不过此时的龙爪峰却是不然。

    阳州定边府有三十几家世家子弟再此,靖州安阳府同样有三十几家世家子弟再此,虽然没有全部到达龙爪峰,但也是不少。如果再加上十倍以上的侍从跟随,此地绝不少于五六百人。

    这么多人在龙爪峰,就如同撒了蹄的野马,失去了束缚,根本不可能入夜休息。

    所以,即使到了深夜子时这里仍然可谓是篝火处处,群魔乱舞,将龙爪峰照耀得恍如白日一般。

    而就在这个时候,相对龙爪峰的西北处矮峰暴起一声怒吼,紧接着东北处山坳同时响起一连串的怒吼。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这群大少爷反应很慢,还懵懵懂懂的不知道出什么事了,可他们随身侍从们却率先展开身形,眨眼间形成一个包围圈,卡住登山的各个路口,虎视眈眈的看着山下。

    “少爷,应该是有高手决战!”

    一个黑黝黝的汉子立马当先的守住龙爪峰唯一要道,一只长锥在他手上不停的翻转着。

    “老梁,你的轻功比我强,下去看看。”

    黑影绰绰,一个清瘦的汉子悄然站在黑汉子身后,阴冷的细声长吟。

    声音很细却传的很远很远。

    “封老怪,地方有两处,一人一个吧。”

    一道黑影如同鹰隼般腾空而起,无视龙爪峰的峥嵘险要,一跃而下。

    “好,有梁启文、封河池去,某就放心了。”黑大汉长锥在地用力一拄,高声大笑起来。

    “龙凯兄,你就等好吧!”

    封老怪一声朗笑,如同一道旋风般飞落山峰。

    龙爪峰原本被惊起一片混乱,而等龙凯、梁启文、封河池三人笑声传过,山峰上竟然瞬间化为一片宁静。

    高手的威力在这一瞬间显露无疑。

    “龙凯...”

    龙爪峰最高一株榕树下,一个英俊白美的少年修长手掌握着长剑,满脸不渝的哼叫一声。

    “呵呵,洛衡你可不要小觑龙凯,太玄境大能,任何一个都可镇压一方天地。”

    火光绰影下,一个硕壮少年扛着长刀站在俊美少年身侧,毫不掩饰满脸的笑意看着他,似乎任何一个能让洛衡吃瘪的事都是他喜闻乐见的。

    “孝巍,你也知道,那个矮峰山坳里的是谁。”

    “那又如何?”

    “如何,你不知道能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而且还是两处同时爆发,显然天擎宗、乾坤宗被人同时袭击。”

    洛衡身形一转,双眸如剑般斩向孝巍。

    “那有如何?”

    孝巍身形巍然而立,全然无视洛衡的目剑。

    “家族如何跟我无关,刀剑争锋我只求一战突破天罡。”

    说着孝巍长刀落地。

    “说一千道一万,这次图谋你我不过一个引子,而能成为引子不是因为你我在家族的身份,而是因为你我都是真元境巅峰,适合成为整个引子。”

    孝巍的声音低沉而悠扬,清晰的传入洛衡的耳中。

    “身为武修,任何时候能加持自身的只有功夫,只要你有足够强的功夫,永远都不会被人遗忘,更不会被遗弃。所以,事成事败都给我无关,我只求突破天罡。”

    望着孝巍拖刀而行的背影,洛衡的身子猛然一震,白皙的手指用力一缩,青筋暴露,双眸近乎闪着寒光般望向天空。

    “多谢你了,孝巍。我竟然被世俗蒙蔽了心灵,忘记武修的本身了,可笑。”

    龙爪峰上,谁都没有想到刀剑争锋的两位主角在这阴暗的角落里有如此一番私会,他们在纷乱中聚集在一起,在侍从的保护下紧张的看着山下。

    谈及距离,十里二十里是很远,但如果居高临下去看,其实不能说是近在眼前也差不多了。

    梁启文、封河池,两个天罡巅峰强者,几个起落已然临近战场。

    “刀、剑,阴阳轮转。”

    “阳定天元,阴风轮转。”

    “刀三连,剑三断,乾坤大反转。”

    封河池临近矮峰,脚步刚刚放缓,耳中就传来一声接一声的暴喝。

    “乾坤大阵,阴阳反转,竟然是乾坤宗。”

    封河池的脚步再度松缓下来,真元在经脉里不住流转,整个人都进入战时最佳状态。

    “老天,这是那家人显露的手段,让乾坤宗将镇宗大阵都拿出来了。而且还是大阵绝杀。”

    封河池悄然间蹬上参天大树,小心翼翼的向下探望。

    矮峰,不知何时燃起一片火焰,火光下一张年轻的脸带着平和的笑容,一柄修长的窄刀精灵般的在天空跳跃着,灵巧的跳开所有阻挡,露出魔鬼般的獠牙,无视一切的切开一具又一具身体。

    刀本剽悍,可在穆丰的手中它却仿佛带着生命气息,从不与人硬拼硬撞,而是顺着空间气流的缝隙而行,精妙的剖开所有对手的破绽,轻松的夺去对手的性命。

    “这刀法,太可怕了。”

    封河池的眼眸一缩,再缩,竟然几乎不敢去看穆丰手中的刀,那仿佛不是刀,而是从地府间伸出的拥有夺魂摄魄的勾魂索。

    他不知道,这就是小春秋刀法。

    《春秋》是鲁国的编年史,据传是由孔子修订的。书中用于记事的语言极为简练,然而几乎每个句子都暗含褒贬之意,被后人称为“春秋笔法”。

    进而被武学借用却是因为他:微而显,志而晦,婉而成章,尽而不污,惩恶而劝善。

    核心自然是‘微言大义’四个字。

    关公的春秋大刀取的是大义二字,其刀法灵活,变化多端,气势雄伟,劲力贯注,快速迅猛,一招一势,动作紧凑,舒展大方。

    小春秋刀法取的自然就是微言二字,是精微之中见道理。

    显然,此时穆丰刀法就是方寸之间见道理,精微之中斩人头。

    倏忽而来倏忽而去。

    倏忽之间扫去一切阻挡,所向睥睨间斩杀所有生命。

    “你这个刽子手,不要逃,魔头,停下来,跟我决斗。”

    乾坤宗的高手疯狂的嘶吼着,近乎拼命的追堵穆丰,可让他们无奈的是,任凭他们如何拼命也追逐不到穆丰皮毛。

    只能眼睁睁的看门下弟子,在穆丰刀下毫无还手之力,仿佛小鸡仔般一个一个被穆丰斩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