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九十八章 暗袭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穆丰没有在意海陵海蜃兄弟如何,他的心思全都放在西北那个矮峰之上。

    东北、西北,看似简单的一个选择,其实有很多东西隐藏在里面。

    选择东北山坳还是选择西北矮峰,首先是对敌人做出选择,其次是对攻击方式做出选择。

    为什么说是对敌人做出选择呢?

    东北方向联通桐城关,也就意味着隐匿在哪里的是岩州天擎宗。

    天擎宗是岩州门派,海陵海蜃的朔方也是岩州,这是穆丰让秦煌他们去西北的原因。

    毕竟不管此次战斗结果如何,都是在于天擎宗翻脸。

    秦煌他们还好,大世家出身并不在意天擎宗,但同处一个地域的海家就不行了。

    至于攻击方式的选择,就好理解了。

    一个山坳,自上而下攻击,一个矮峰,自下而上攻击。

    这个多他们来说很简单,上上下下的没有多少差别。

    天色渐黑,山林里有山峰林木遮挡,已有几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我们的对手有可能是乾坤宗和重阳门。北方,直面云中、北舆,但有事情发生,第一时间支援而来的人会从这里来,也只有苦行道才敢面对如此多势力的反扑,甚至还有军队和六扇门。”

    穆丰倚着大树,盘坐在地上,压着声音跟海陵海蜃兄弟分析着此时的处境。

    一条黑索从数丈高的树杈上垂下,海蜃低低的问道:“前方隐隐能看到有人影绰绰,说明我们已经找到他们了,为什么不直接动手呢?”

    穆丰随口回道:“动手,为什么现在就要动手,天色还未大黑,他们精神正足。少了几分突兀,就要多费不少力气。”

    “可是...”

    海蜃脸色有几分不情不愿,却又不敢大声反驳。

    穆丰笑了:“记住,我们是来杀人,不是堂堂正正的武林对决。偷袭,无需光明正大。”

    瞬间,海蜃的呼吸一抑,根本说不出话来。

    穆丰身子一转,正面仰望着悬吊在半空的海蜃:“小家伙,你要记住,做任何事之前都要分析事情的根本核心,然后才能决定你做事的手段。”

    说着穆丰伸手指了指远处黑暗矮峰。

    “我们是来杀人,这是我们前来的目的。其次,我们杀人的目的是什么,是因为什么。”

    黑暗中,穆丰看着海蜃的双眼炯炯的,近乎能闪出明亮的精光。

    直看得海蜃一阵发虚,手软无力,险些抓不住黑索跌落下来。

    “是因为他们耍阴谋使诡计,欲要谋害我们世家子弟。”

    海陵在旁心中不忍,直接插了一句,将海蜃从窘态中解救出来。

    穆丰微微摇头道:“再多的话都是多说。第一,他们要害你,我们要反抗。第二,他们人多我们人少。”

    没有任何借口,穆丰赤.裸.裸的话直击要害。

    “等吧,等到过了子时再说,先睡觉。”

    穆丰挥了挥手,双眼一合,直接将金乌障刀揽在怀里,不大会儿的功夫,人就陷入一种无声无息,顽石般状态里。

    海陵海蜃兄弟俩却怎么都静不下心来,即使闭合上双眼,心头泛起的还是穆丰刚才说过的话。

    “外出行走首要就是,守得住心,控得住神。如此才能比别人活得安全,活得久,你们不知道吗?”

    寂静的夜里,突然一个细弱如同蚁语的声音传了过来。

    海陵海蜃兄弟先是一惊,随即恍然知道,这是穆丰的声音。

    瞬间,兄弟俩的脸皮一热,不用看不用摸他们都知道,脸皮已然羞得通红滚热。

    无需控制,驳杂混乱的脑海已然平静。

    一呼一吸间,心静神清。

    悠悠然,神融天地,飘忽间,内外合一。

    武修调整身体,恢复心态并不需太多时间,太多准备。

    几个吐纳,气定神闲就是最好状态。

    能够心与意合,身与心合那更是超越往时的巅峰状态了。

    原本海氏兄弟距离这个状态还差好多,基本是多次调整才能有一两次,是真真的可遇而不可求。

    却不想在今天,偶然的被穆丰一句点醒,无可无不可间竟然进入身、心、意的小三合了。

    “天资聪颖,悟性奇佳啊!”

    没有睁眼,仅凭呼吸穆丰就知道这哥俩的状态。眼珠在眼皮下一阵滚动,穆丰忍不住叹息一声。

    如果不是他哥俩有这天赋,他也不可能出口点拨一二。

    穆丰认识的人不多,可就现在而言,他所遇到的几乎都是天才,甚至秦煌、高阳博、楚湘竹、孝湖这几个还是天才中的天才,他若不是有梦中练法这金手指,根本做不到超越甚至压制这帮天才。

    当然,他要没有梦中练法,现在恐怕还窝在老不死那里,被老不死练得欲生欲死,飘飘若仙般,更别说认识到这般天才。

    “虽然小春秋刀法杀伐凌厉,可刀,似乎还有些不适合我。”

    金乌障刀在穆丰怀里翻了又翻,他心中有几分犹豫。

    摘星楼里,为了给师弟出气,为求杀伐,他选择了刀作为武器。

    可经过昨天一整天的杀戮。

    子时刚过,他用刀屠了三十几个山王寨削刀手。傍晚前,又斩了河间三雄和几个归元派弟子。

    气是大大的出了一口,他却愕然发现。

    刀,似乎不适合他。

    穆丰前世是武学大宗师,在岳家军与众多高手厮混久了,让他学会很多武器,掌握很多功法。

    要说十八般武器样样精通是假话,但要说除了枪以外,短兵器他不知道什么是他本命武器,却是不假。

    小春秋刀法是关玲传授于他的。

    关玲是三国关公的后裔,小春秋刀法自然就是关公的春秋刀法演变版。

    春秋刀法是长兵器大关刀的功夫,是马上绝活。

    而演变版的小春秋刀法则是短兵器刀法,是步下绝技。

    这一世,穆丰第一次施展,就轻轻松松的就将山王寨三十个削刀手连同韩别离屠个一干二净,并没有任何不适。

    但,大宗师的感觉告诉穆丰,刀与他并不匹配。

    至于为什么,穆丰想了一整天,直到傍晚擒拿房振又破杀归元五行阵后他才有所醒悟。

    是心性,他的心性与刀的天性不合。

    刀,到也。以斩伐其所乃击之也。

    武林中的刀更有雄浑、豪迈、挥如猛虎的风格。

    而恰是刀性中最重要的雄浑、霸气与穆丰心性不合。

    这时穆丰心头突然泛起一句话:刀似棍,剑如枪。

    他不知道这句话是在何时何地从何人口中听到,但其间蕴含的道理却直到今天才有所领悟。

    “难怪,我能超长发挥的施展出弹龙剑法,也许跟前世,枪是我的本命武器有关。”

    穆丰的脑海里将剑翻来覆去的想了好久,最后有微微叹息一声。

    剑的确很让他喜爱,轻灵潇洒还儒雅飘逸,但在杀伐上来说,怎么看都有所欠缺,跟刀根本没有办法比较。

    不过,这是以后,至于现在。

    一点精芒从穆丰眼睑间闪过,月上高弦,已经到了杀人的时候。

    啪啪,两道指风飙出,斜斜的擦着海陵海蜃耳边飞过。

    “怎么了,穆大哥。”

    两个家伙很警醒,指风飞过,海陵迅速的跳了起来,海蜃也飞速的吊着黑索垂下。

    “开始干活了。”穆丰比划一下:“你们机灵点,小心别受伤。”

    说着他身子一伏,蹿出密林,灵巧无声的攀上矮峰。

    “开搞了。”

    海蜃兴奋的一荡黑索,在海陵身前飞出密林。

    “你小心点,别惊动人。”

    海陵无奈的传出一道细弱的声音。

    “知道了。”

    海蜃显然也知道自己有些冲动,连忙将身子一缩,伏到草丛里。

    “来吧,让小春秋刀法再释放一次光华。”

    不知为何,穆丰现在有些冲动,嗜血样的冲动。

    偷袭或暗袭,其实指的是贴近敌人的方式,落到最后拼的还是功力和招式。

    武修,修到一定境界的时候,除非特殊功法外,已经没有明袭、偷袭的说法了。

    金风未动蝉先觉,说的就是武修的一种境界。指的就是在敌人杀心初动,未形诸于外时,已经心有感应。

    真元境武修还差些,到了天罡境,甚至太玄境就已经十分明显,至于凝魂境已经凝聚神魂,就更没有偷袭这个说法了。

    而现在,穆丰不会管海陵海蜃哥俩如何。

    他求的是速度,以最快的速度冲到敌人身前,在突然之间爆发最大杀伤力,再最短的时间里,能斩杀几个斩杀几个。

    说起来穆丰的轻功十分高棉,尚在修身境时超他两个大境界的魈都拿他没有办法,后来在天涯山脉时,魑、魁三个也奈何不得他。

    到了天罡境,穆丰的轻功似乎又生变化。

    丛林之中,飘渺不定。

    于无声无息间没入山林,直到漆黑如墨的夜色被闪亮的刀光划破,才有一道响亮的惨叫撕破夜空。

    “该死,有人偷袭!!!”

    瞬间,惊恐声慌乱声将整个矮峰寂静的空间打乱。

    “乾坤宗弟子,结阵。”

    一个沉稳的声音带着无比的宁静传来,只是一句,就将所有人心中的骚动平复下来。

    “好一个乾坤圈,阴阳不定锁乾坤。”

    穆丰淡然一语划破这种平静,也将矮峰里的信息传递给海陵海蜃兄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