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九十七章 行动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穆丰他们并没有蹬上龙爪峰,而是躲在山脚一片密林,那里正好能看到南方、东方各有两条鸡肠小路蜿蜒而来。

    “南方来的是云中、绥陵各大世家弟子,东方来的是安阳世家弟子。”

    秦煌学着穆丰前几日的做法,也在地上画了一个简易地图,标记着山王寨、归元派外剩余三宗二寨一道势力行动方向。

    “天擎宗必然从东方进入,破军山、神射山从绥陵、云中进入,半途应该也要转入东方这条路。乾坤宗、重阳门会走南方,至于北方极有可能是苦行道。”

    岳鹏举、海蜃、海陵三个人也凑了过去,和秦煌一起围着这个简易地图指指点点的分析着。

    海陵道:“还有一天的时间,有不少世家子弟经常围着孝巍、洛衡这两个家伙转,想来应该已经捧着他们蹬上龙爪峰了。剩下三三两两的家伙晚也晚不到哪去。”

    岳鹏举道:“那样算来,三宗两寨即使来的再早也要躲在一旁。”

    海蜃急忙忙的点头道:“嗯,应该是,而且他们还要防着被我们发现。”

    他的年龄最小,深怕几个哥哥小瞧,但有一点机会都会急忙忙的发表意见。

    穆丰没有参与他们的讨论,跳在一棵树上,临高而眺,望着远方寻找些能符合他心里猜测的地方。

    秦煌低头看着标记完整的地图,半响后,缓缓闭合双眼,耳中听着岳鹏举三个人的议论。

    他想了许久,然后站起来,飞身而起落在穆丰身旁。

    “你说他们要是提起到来的话,会藏匿在什么地方?”

    穆丰没有回头,随口问了句。

    秦煌对穆丰提出的疑问并不感到意外,因为穆丰所问根本就是他之所想。

    “他们应该分散藏匿吧?”

    秦煌还没有回答的时候,岳鹏举也飘然而至。

    穆丰、秦煌所想所问的这些事情,其实岳鹏举同样会有所察觉,之所以比他们慢,还是因为经验。

    “那里...那里...”

    秦煌眺望过后,伸手指了指。

    “那里,或是那里也可能。”

    岳鹏举紧跟着也指了两个地点。

    “都有可能,不过,我在想无知大哥和断刃大哥他们会在哪里?”

    穆丰搓了搓手指。

    秦煌斜着眼睛瞥了他一下:“其实你更想问,孝家是个什么反应吧。”

    穆丰哼了一声:“刀剑争锋其中一个主角就是孝家人,你说他们,会什么都不知道吗?”

    秦煌低着头,默言不语。

    为什么穆丰秦煌他们人分两路行动,不仅是因为敌手众多,更多还是对孝家有所防备。

    想要搞事,又准备了这么长时间,作为挑起事件的主事人之一的孝家、洛家,能是事外人吗?

    也许是,也许不是。

    但,是与不是,谁能保证,谁又敢保证。

    至少穆丰不能保证,更不想保证什么。

    因为无论如何,跟他都没关系。

    穆丰不在意苦行道和七彩魔域到底想做什么,或是到底会做出多大的事,影响多少人。

    他只是想找到一些跟鬼蜮王有关、跟谿谷重狱有关的东西。甚至都不用什么确切的东西,一点蜘丝马迹都行。

    穆丰知道,谿谷重狱里的事情很复杂,涉及到的人物、事情也绝对隐秘。

    连鬼蜮王都只是随意支使的小人物,后面的人会是什么样的,想想都知道。

    所以说,真正能知道的人,必然会很少。

    半响过去,天又渐渐的黑了。

    乘着点点管线,还能看到的时候,穆丰微微指了指东南一处山坳,又指了指西南一处矮峰。

    这两处是三人一致认同会有猫腻的地点。

    穆丰回头看看,根本不掺和他们的事,一直盘坐练气的段薇:“她归你,你们三个去山坳,我带那俩小家伙去西南。”

    “啊...”

    秦煌看了眼穆丰,拧了拧鼻子,没有说话默默的点了点头。

    不用想就知道,秦煌、段薇、岳鹏举三个人的武力跟穆丰、海陵、海蜃三个人武力相比,差距有多大。

    也就带队的是穆丰,换做他人,绝对是两个层次。

    秦煌能同意,显然是承认穆丰比他强。

    虽然两人没比过,但就穆丰剑斩鬼蜮王,轻擒房振,速破归元五行阵,显露的这点东西,秦煌就没想跟他比。

    岳鹏举笑呵呵的看着秦煌,心里别提有多痛快。

    别人不知道他跟秦煌什么关系,但有矛盾是一定的了。

    这种矛盾虽然当不得他们真正动手,可要是能看到秦煌吃瘪,岳鹏举感觉也是一种快乐。

    “哼,薇儿啊,走,杀人去。”

    秦煌恶狠狠的瞪了岳鹏举一眼,怒气冲冲的叫了声段薇,拎着金刀跳下山峰。

    “杀人,好呀!”

    听说去杀人,段薇来不及跟秦煌找茬,提着宝剑跟了过去。

    “呵呵,舒服啊!”

    岳鹏举整了整背囊,扛着沥泉枪乐呵呵的坠在后面。

    “我们呢,穆大哥我们去哪?”

    目送着秦煌三人气势汹汹的冲下山峰,海陵、海蜃哥俩急匆匆的跳上树杆,四只眼睛充满热切的目光看着穆丰。

    “先填饱肚子,然后才有精神杀人。”

    穆丰还仔细眺望着西南的矮峰,头都没回,随手抛去两袋烤肉。

    这点烤肉还是昨日在独峰熏烤的野猪肉,一个昼夜过去了,肉早就变得冰凉冰凉。

    不过,经过这两天的磨砺,海氏兄弟变化了许多,早非往日稚嫩纨绔贵公子。

    别的地方看不出什么,却是学会了吃苦耐劳。

    听到要去杀人,冰凉冰凉的野猪烤肉他们哥俩也吃得倍倍香。

    “咱慢慢走,一边走一边吃。”

    穆丰将金乌障刀夹在腋下,将烤肉撕成一条一条的细丝,慢慢咀嚼着。

    “嗯!啊!”

    海蜃刚将一大条烤肉塞进嘴里,大力嚼了几口,却发现塞得太多了,嘴里翻不过个。

    想要干咽下去,却又发现噎住了。

    “你呀!”

    海陵在旁看着,哭笑不得的在海蜃背后拍了两下。

    “咳咳...”

    海蜃大力咳了两下,用力的将咔在咽喉的大块烤肉吐了出来。

    看着海蜃吐出那大块的烤肉,海陵嘴角抽搐了两下,伸出手指顶了顶海蜃,悄悄指了指穆丰:“学着点。”

    海蜃正咳得眼泪鼻涕双流,听到海陵的话,连忙偷偷的看了眼穆丰,顿时眼眸一亮。

    穆丰不知道,他这两天的表现已经不知不觉间变成海陵海蜃心头上的偶像,还是那种几乎要超越父亲级别的偶像。

    他们不仅听着看着穆丰的一举一动,还偷偷的模仿着穆丰的一切。

    学着他的说话,他的微笑,甚至还有他吃东西时的模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