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九十六章 证明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海陵似乎也拿海蜃的犟脾气没有一点办法。

    晃了晃手中的剑,海陵道:“我们朔方海家的家传绝学是剑。”

    然后他又满脸苦笑:“可小弟在很小的时候,在玩耍时跌落悬崖,被藤蔓所救。从此以后他就喜欢上藤蔓,非要拿藤蔓当作本命武器。虽然武器里没有藤蔓,而且藤蔓也根本做不了武器。可他仍然选择了与藤蔓类似的黑索作为武器,任凭父亲、家老如何发怒,如何发威,都不曾更改。最后还硬生生磨得几位长辈,用数年的时间掏来几套长鞭功夫为他改成黑索功法。你说他犟不犟。”

    岳鹏举咂了咂舌:“是个犟种。”

    秦煌笑了一下,随即扭过头盯着穆丰道:“我记得,索类功夫,你强项呀!”

    穆丰翻了翻眼皮,点点头。

    “真的!“

    海陵嗖的一下站到穆丰身前,异常惊喜也异常认真的看着穆丰。

    穆丰道:“没错,我三岁就开练的。”

    “真好,真好。”

    海陵兴奋得不知说些什么好,只是知道看着海蜃一个劲的叫着好。

    秦煌笑着摇了摇头:“的确是个好哥哥,让人羡慕呀!”

    穆丰、岳鹏举了然,第一点头认同秦煌的这句话。

    他们理解秦煌说这句的意思,他俩更明白秦煌这句话里蕴含的点点嫉妒。

    秦煌不能不嫉妒,因为大世家里亲情是有,但更多时这些亲情都被利益所掩盖。

    不是说他们没有亲情,或是疏离情感。而是他们的感情很难在明面上有如此清晰的表露,往往都压抑在心底,压抑到让你怀疑他们是否有没有感情,有没有亲情。

    所以说,海陵、海蜃兄弟情谊如此炽烈,恰是秦煌所缺少的,甚至很多时候是祈求都求不来的。

    这个时候,远处海蜃的凄惨嚎叫声突然停了下来。

    穆丰几人瞬间停了话题,扭头瞅了过去。

    此时恰是海蜃跃到一定高度,即将坠落。

    海蜃应该是感觉到自己血脉贯通,气息畅通了,无需段薇在为他推宫过血。

    终于一个筋斗侧翻,远远的离开段薇。

    似躲又似逃,而等他落地时还悄悄的回眸偷窥了段薇一眼。

    海蜃这种怯怯的,看似有些猥琐的小模样让穆丰、秦煌、岳鹏举跟他哥哥海陵好气又好笑。

    不过,段薇可不管这些,看着海蜃微微撇了下嘴,貌似不屑的一甩头,一步两步就跨到穆丰身前。

    海蜃对段薇来说,就像是餐前茶点。

    真正的大餐,美味可口还能吃饱的,还得说是穆丰。

    可惜,还没等段薇说些什么。海蜃已经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急切的问道:“问出什么来了?主上是谁?那个势力的?”

    “你...”

    段薇眉头一挑,随即又泄了气。

    因为海蜃问的话都是正事,不是胡搅蛮缠。

    段薇为人直爽,做事大气,并不是只顾自己而不知好歹、不知深浅的傲娇小姐的做派。

    否则像她四处挑衅各大世家子弟,胡闹一样的做法,早就让各大世家及各大世家子弟厌烦。

    就更别说秦煌、楚湘竹、高阳博这样超级世家,还有孝湖这种孤傲的世家子弟。

    听到海蜃问话就将自己的事停了下来,虽内心不甘心,但还是侧身让到一边。

    当然,海蜃问的问题也是她所关心的问题。所以也静下心来,看这穆丰三人,等待回答。

    “主上就是九方阴。”

    “势力叫鬼窟?”穆丰拧起了眉头,看着秦煌:“九方阴不是七彩魔域银域之主吗?怎么又出来一个鬼窟呢?”

    所有人同时四一呆,九方阴是七彩魔域的人是世所公知的,他是银域之主也不是什么隐匿之事。

    之所有有人不知道,紧紧是因为级别不够,档次过低的原因。

    秦煌也有些沉默,眉头也慢慢的锁紧。

    这个问题听似没有什么,实际是相当严重的一个问题。

    因为这涉及到,如果真出事了,找谁负责的问题。

    或者说,真出事了,追究谁。

    如果这个势力的名头是七彩魔域,找的自然是七彩魔域。如果是鬼窟,那找的就只能是鬼窟。

    过了半响,穆丰缓缓抬头道:“就目前我们察觉的线索来看,七彩魔域要搞大事。鬼窟之主如果真是九方阴,那极有可能七彩魔域是做壮士断臂、壁虎舍身的打算。”

    “这不就是掩耳盗铃吗?”

    岳鹏举眉头一立。

    穆丰有些苦笑:“看似掩耳盗铃,却又不是掩耳盗铃。”

    岳鹏举面色不渝的道:“怎么不是,这不都摆在桌面上吗?”

    秦煌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无奈道:“牛不喝水强按头吗?只要他不承认,谁能把责任强按在七彩魔域头上,谁又敢把这种责任强按在七彩魔域头上。”

    岳鹏举张了张嘴,想要反驳,可嘴张了半天却吐不出半个字来。

    没办法,那可是七彩魔域呀,那可是三山九天之下最强那个级别的大势力。

    如果谁敢或是谁能,将一个没挂在他们名头上的事情硬按在他们头上。

    就连遍布东陵王朝的顶级大世家秦家或是楚家都不敢轻易说是。

    甚至连开战都要研究研究,再研究。

    穆丰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站了起来:“说再多也没用,我们应该继续前行,看看前方还会发生什么?”

    秦煌也点点头:“如果事态真按我们推测那样,此方两只势力,山王寨和归元派已经被我们屠尽。”

    岳鹏举手中长枪用力向下一拄:“所以说,我们现在就应该行动,赶在还没有人知道山王寨、归元派两家势力全灭,去看看龙爪峰到底有什么鬼。”

    穆丰几人眼眸顿时一亮。

    是啊,山王寨清晨被穆丰孤身一人灭杀,归元派又被几人团灭,九方阴他们应该还没察觉。

    既然没有察觉,那么他们的机会就来了。

    无论九方阴他们到底有什么预谋,想来都无法预料到会有穆丰这样一个人,会如此用心的揣摩猜测他们到底要干什么。

    的确,三寨四宗分数年时间悄然渗入阳州,进而都已经将回龙山团团包围了,还没有人察觉。

    现在,已经快到要发动的时候,却骤然出现一个穆丰。

    而穆丰进入阳州不过三两天,如果不是他曾当街斩杀鬼蜮王,都不会有人知道有他这么一个人。

    你说突兀不突兀。

    穆丰如此用心,还是因为鬼蜮王的出现。假如九方阴用的人不是鬼蜮王,他露出的这点蜘丝马迹还真不会引起穆丰的怀疑。

    如果九方阴想发动什么,发动后并且还失败了。

    他要是有机会能知道整个事情的所有经过,真不知道会不会哭。

    不管哭还是不哭,唯一能慨叹的也许就是两个字:天意。

    天意弄人啊!

    当穆丰几人迅速跑向龙爪峰时,点点线索更加引起他们的注意。

    回龙山,为什么叫回龙山。

    因为整座山峰就好似一条安稳卧眠的龙,而且还是一条回首抱尾呈‘回’字形状卧着入眠的龙。

    头回着,尾回着,盘在哪里,龙爪峰正在中央。

    深处中央也就代表它身处回龙山人迹罕至的最深处。

    人迹罕至,说明很少有人来这里,自然也应该没有一条明确的路。

    至少从龙尾山到这里,应该没有一条行人走过的路。

    可是,当穆丰他们一路走来,却看到很多人类行走过的痕迹。

    穆丰是个老行伍出身,岳鹏举学的就是行伍间的本事,两人都会斥候的本领。

    两人仔细勘查过后,得出一个结论。

    此间有人类走过,分三批次人走过,三批人数有十人,时间在五天之内。

    看痕迹遗留,看行动轨迹,再仔细分辨细节。

    穆丰他们又得出一个结论,走过的这十个人都是武修,没有普通人。

    所有人几乎同时松了义口气,因为这些东西,已经可以证明很多事情。

    可以证明他们选择没有错,可以证明他们的猜测没有错,可以证明穆丰那个地图标记是对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