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九十五章 斩杀(下)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海蜃手腕一抖,黑索恍如灵巧的长蛇,左右横档着向后缩回。

    一路上,所有阻碍的人都被强劲的力量推的东倒西歪。

    武修都有种臭脾气,那就是受不得刺激。

    归元派弟子初始时还有些混乱,骤然受袭立刻激起怒火,一部分人冲向岳鹏举,另一部分人冲向了海蜃。

    有人呼啸着直袭海蜃,有人悄悄的压制起黑索。

    黑索灵活异常,根本不受刀剑的压制,悄然一荡,带着震颤的力量扫向下三路。

    在归元派弟子手忙脚乱时,退了回来。

    一下,两下,三下。

    黑索是退回来了,却接二连三的被各种兵器打中。

    海蜃终究还只是个真元初境,能占到便宜也是因为兵器的怪异,战场狭小,并非他本事有多么大。

    各种兵器打中黑索,也就有各种真元侵袭而来。

    一道、两道、三道真元如海浪般度到他手上。

    腾腾腾...

    接踵而来的真元仿佛一把无形的大手,重重的拍在他的手上,他的身上,让他根本承受不了,一连三步退到斜坡下。

    而在黑索即将缩回他袖筒内时,数只大手抓向黑索末梢。

    一抹寒光骤然闪现,仿若华光带来星星点点。

    是海陵,在关键时刻站在海蜃身前,微笑中带着无比庄严华美,牢牢的守护在海蜃身前。

    锵的一声,就在海陵一剑即将斩落数只大手时,两把长剑伸来将他阻止。

    “中中中...”

    岳鹏举一声沉喝,沥泉枪爆出一团炙焰金芒,如初升烈日般散发着耀眼的光辉,一出现就炫人耳目。

    如此暴烈的攻击让所有人为之倘然,不得不向两侧推却。

    海陵剑如寒星,从外而内扫去,岳鹏举枪如烈日,从内往外应和。

    两人一个在里一个在外,瞬间就将归元派弟子一分为二的切开。

    然后,就在归元派弟子还未稳住脚步时,穆丰一道刀芒带着狂风席卷而来。

    段薇同样毫不示弱的人剑合一冲向另一侧。

    剑光所至就如同一个黑洞,无尽的吞噬着鲜血和性命。

    如此精气神合二为一的爆发,让天空中的运气都聚散无常。

    一二三,前后中。

    三十几个归元派弟子聚集在狭小的峡道之上,全部都是两侧受袭。

    他们不但组合不了任何阵形,甚至都不能做到全力以赴的应敌,十分简单的就几个家伙扫灭一空,只余三两只小猫小狗被生擒活捉。

    虽然战到最后几乎插不了手,但他仍然两眼冒光的大呼大叫着:“大战啊,大战大胜啊!”

    显然初出茅庐的小家伙亲历如此大战让他感到极其兴奋。

    战役过后,他激动的浑身发抖,好似脱力了一般。

    虚弱得连手都抬不起来,只是知道用力的呼叫。

    海陵比他强点不多,最少还知道贴着长剑护在弟弟身旁,深怕有那个假死在地上,乘机突袭就不好了。

    穆丰笑笑的向段薇挑了挑手指,然后又向海蜃比划了一下,提起房振走向一侧。

    秦煌了然,拉着岳鹏举,起着三个俘虏走向另一旁。

    “啊。他俩想干什么?”

    海蜃傻傻的问了一句。

    “审讯呗,那俩个坏蛋还能干啥好事。”

    段薇突然贴了过来,嘴上损着穆丰秦煌,手中剑鞘却突然一伸,在海蜃的后背悄然一点。

    “啊!”

    一股让人绝难忍受的酥麻酸爽从后背通达全身,海蜃猝不及防下一声吼叫跳起数丈高。

    “啊呀!你干啥?”

    段薇骤然袭击让海陵根本没有想到,长剑出鞘横在身前,虎视眈眈的看着她。

    刚才的段薇,威势如虎,战力惊人给海陵留下深刻的印象。

    他可知道,眼前少女看似柔弱纤细,实际无论战力还是境界都在自己之上,甚至是自己根本无法比拟的。

    “笨蛋。”

    段薇翻一个小白眼。

    “那个是你亲弟弟啊,不知道大战过后,任由身体如此兴奋,激动得近乎虚脱而不知自制,会耗损精气神吗?”

    海陵一愣,段薇的用意,同时也恍然明白刚才穆丰手指挑逗段薇的意图。

    显然段薇是受穆丰之托来照顾海蜃的,只不过小弟有些倒霉,因为段薇对穆丰还有些气不忿所以用的手段激烈了些。

    不过,海陵抬起头,看到天空上手舞足蹈,底气十足的嚎叫着的海蜃,不由微微颔首。

    手段虽然激烈点,效果却是很好。

    没毛病,可以继续。

    “咦,这小家伙身体底子挺好,轻功也不错呦!”

    段薇一声轻赞,在海蜃落地时剑鞘一挺,精准的再度点在海蜃后腰。

    “嗷,好酸、好麻!”

    海蜃一声惨叫,又蹦起来,一蹿数丈高。

    “额,是挺有劲的。”

    海陵嘴角咧了咧,半张脸都控制不住的隐隐抽搐起来。

    “唉,挺好玩。你是他哥,知道他为什么老是往上蹦呢?”

    段薇似乎找到个好玩的,剑鞘蠢蠢欲动的上下摇摆着,显然这个游戏还远远没到结束的时候。

    海陵一呆,漠然抬起了头,看着一蹦老高的小弟,心中泛起一阵悲哀,他也不知道小弟为什么老是向上蹦呢?

    段薇剑鞘接连点了两次,海陵完全看明白了,没什么奥妙可言。

    就是点在肾俞穴左右,有推宫过血之用,可引导肾水精气通达全身,舒筋活血,理气通瘀。

    酥、麻、酸、爽是因为气血瘀滞处骤然打通带来的副作用,其实并没什么大不了的,忍一忍就过去了。

    另外,如果海蜃即使忍不住,可以向上跳,自然可以向前跳,也可以左后跳。

    可小弟这个笨蛋非得习惯性的一次两次三次的向上跳。

    “我的老天,你自己陪她玩吧!!!”

    海陵忍不住拍了下额头,再不认继续往下看,转身向穆丰走去。

    段薇乖巧的眨了眨眼,看了看海陵。

    这个心思太活,不好玩。

    微微眺目看了眼蹲在地上比比划划的穆丰。

    这个太冷,不光丝毫面子都不给自己留,功法还在自己之上。

    是个练功的好手,至于玩吗?

    弄不好就能把自己折进去。

    想到这里,段薇的手背还不仅有些微微作痛。

    最后她抬起头,看了眼从天而落惨叫中的海蜃:“你们几个都不好玩,十六郎不再,那就只能是你了。”

    剑鞘精准的点了过去,海蜃习惯性的又跳了起来,此时的他哪里知道他已经沦为备胎身份,还是玩具的备胎。

    “穆大哥,问明白了吗?”

    海陵走到穆丰身后,小心的问了句,同时他眼神不由自主向斜坡下望去。

    穆丰一掌按在房振额头,无声无息的结果了他,就如同半夜结果鲁右廷一般。

    既然决定杀人,杀毫无还手之力的人,穆丰喜欢快捷无痛苦。

    这也是一种善心吧。

    回头看了眼,瞬间穆丰就看到海陵眺望斜坡之下的眼神:“再想那位连大少?”

    海陵点了点头:“嗯,虽然不知道河间连大少是何许人也,但是想来跟我们一样,也是被诱惑来龙爪峰的吧。如果不是遇到您,我和小弟的下场未必比他强多少。”

    穆丰点了点头,带着海陵走到秦煌、岳鹏举身边。

    “噗噗噗...”

    秦煌接连三掌将归元派这三个弟子结果,然后抬手抛到山下。

    “啊!

    岳鹏举没有料到秦煌下手如此痛快,嘴张了张没有说话。

    灭口是必须的,岳鹏举虽然心中不忍但也知道这是没有办法的事。

    “有些事你得适应。”

    穆丰拍拍岳鹏举的肩头。

    岳鹏举有些苦笑:“知道,只是没经历过,心中有些不忍。唉,毕竟是条性命。战斗杀人和战后灭口,总归是不一样。”

    秦煌撇了撇嘴:“妇人之仁,该杀的时候就要杀,该放的时候就得放,只要决定是对的,是必须的。你管他是战斗中杀人,还是战后时灭口呢。”

    岳鹏举摇了摇头:“该杀的杀,该放的放,无论是对是错,是不是必须,他都是生命。只要是生命,都应该在内心对他保留一分尊重,保留一分仁慈,即使抹杀的人不是你。”

    “额!”

    穆丰、秦煌、海陵三人同时动容。

    秦煌略略呆滞了一下,脸上郑重的一点头:“你说的对!”

    穆丰的手再度在岳鹏举的肩头重重拍了一下,然后一屁股坐在峡道旁,叹息一声:“看来,我们的猜测没有错,的确是有阴谋。”

    秦煌点了点头,挨着穆丰,毫不忌讳的也坐了下去:“嗯,主上没有猜错,就是九方阴。”

    “九方阴...”

    穆丰一句话还未说完,耳边又传来海蜃底气十足的惨叫。

    “哇,又跳起来了,你的叫声好凄惨啊!”

    接着就是段薇调皮的声音。

    “噗哧...”秦煌忍不住喷笑出来,好奇的抬头扫了海蜃一眼,回头又看了看海陵:“你弟弟精力这么充沛,叫这半天了嗓门还这样好。”

    海陵尴尬的笑了笑:“小弟脾气很犟,如果他的气血没有理顺,段小姐一直点下去,他会一直叫下去,直到气血完全理顺为止。”

    穆丰、秦煌、岳鹏举三人同时一呆:“这么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