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九十四章 斩杀(上)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虎入狼群是什么样子,看岳鹏举他们杀入归元派人群的样子就知道。

    一点寒芒划破空间,一道灰色人影如光似电般投射人群。

    劲风厉啸,压迫得所有人眼前金光乱耀,所有景象都看不分明。

    黑索横空,海蜃起步虽然比海陵要晚,但两道黑索却在他之前布满天空,如蛟龙、似飞鹤,气势凌人。

    铛铛...

    两声爆响,童威高大的身体终于坚持不住,被秦煌一刀劈飞,倒仰回去。

    “胡青,五行归元阵,挡住他。”

    童威人还未落地,口中一声嚎叫响起。

    垮垮垮,胡青带着四名弟子应声挡在秦煌身前。

    五柄长刀带出五道锋芒,有前有后参差不齐的挡在童威身前,组成一座刀山,巍峨凌然。

    童威轰然一声落地,身子一旋强到段薇身前:“李清长老这丫头给我,你去拦下那人。”

    一双铁拳打天下的童威,钢筋铁骨一般,秦煌厚重的一刀虽然打破他的护体罡气,却并未伤及他分毫。

    身子一转就看遍全场。

    虽然峡道上弟子混乱不堪,但他清楚的知道,真正能打破僵局的还是无人阻挡的穆丰。

    他清楚的知道,威猛对威猛,自己不是秦煌敌手,胡青五人组合而成的归元派镇派大阵五行归元阵却能与之相扛。

    段薇的剑法凌厉无比,却未见得能破开自己的防御。

    这样一来,防住穆丰的就只有轻功身法卓绝的李清长老了。

    至于峡道上突然出现的三人,他就不信三十多个弟子还扛不住他们的袭击。

    可惜,他的想法不错,事实却未必会按照他设想进行。

    就在秦煌举刀准备试阵时,穆丰脚下一错,飘忽间挡在他的身前。

    “这阵法不错,让给我,你想打谁,随意。”

    金乌障刀破空疾出,虚幻间带出几点流星,好似梨花盛开落叶飘舞,漠然萧瑟。

    叮叮叮,一阵零零碎碎的响声传出,金乌障刀一下不漏的将五柄长刀全部接下。

    “啊!”

    胡青五人全都感觉到一道寒光撕裂空间,向自己额头疾刺而来。眉目间被遥遥锁定,任凭他们左右摇摆也无法躲开这股寒风侵袭。心神摇曳,再也无法自持,直惊得脚步踉跄,连连后退。

    “好刀法!”

    不仅胡青五人无法抵挡,就连秦煌也看得心旷神怡不由赞出一声好来。

    再也按捺不住,眉角如刀锋般一立,脚下一个恍惚,斜斜的抢在童威迈步之前一刀斩了过去。

    这一招罡元内蕴,破空无声,不见丝毫烟火的直取童威咽喉。

    童威左掌身前一立,护住咽喉要害,右拳重重的威猛的捣了出去。

    他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却已是失去了先机。

    秦煌的一刀在斩中他咽喉一掌前,手臂微微一颤,呲的一声轻响,一股疾风中幻化出三道光影,从上到下,从咽喉、心口、膻中一路斩了下去。

    “呀!”

    猝不及防下,童威右拳只能半途变招。

    双拳上下交错护住中门要害。

    “再来!”

    秦煌金刀一闪,吞吐间宛如一座金色莲台,层叠蔓延,尽情绽放。

    一片花瓣就是一道刀锋,一层绽放就是一次攻击。

    莲花尽情绽放,刀锋肆意攻击,从童威的肩头到他的胯下,从他的手臂到他的腿脚,任何一处都不放过。

    童威此时无比的憋屈,左右一拳尽皆无功,相反还被秦煌一刀占去先机。

    其后刚猛无俦的秦煌改变了攻击,如同穆丰一般耍起了技巧。

    这样的快刀,迅疾无匹,根本容不得人换气,更谈不起什么罡气外放。

    如此这般,秦煌再没给他任何机会。

    噼里啪啦一十八刀,直接将童威首级斩落。

    “痛快呀,痛快!”

    秦煌一声怒吼,直感觉这攻击畅快淋漓,这舒爽是前所未有。

    吼叫过后才转过头看向穆丰。

    穆丰的战斗经验可不是秦煌所能比拟。

    阵法他不知道如何去破,但他知道,任你千变万化,我只打一人。

    这样,阵法不破而破。

    毕竟不管你阵法如何微妙,主持阵法的还是人。

    我不破阵,我破人。

    所以,穆丰一刀锁定,身形流转,不管如何变化,只知紧盯一人。

    手中长刀有条不紊,灵活如游鱼般见缝插针。

    身形如流云,飘忽不定。

    不消片刻就斩落一人,扑哧扑哧再度斩落一人,然后再斩一人,再斩一人。

    前前后后,也不过十几刀。

    到这时,穆丰、秦煌两人兔起鹘落间斩落对手,用时也就前后脚的样子,待两人转过身,就听耳边一阵刺耳尖啸。

    “叮叮叮...”

    半空中,段薇的长剑跟李清双爪一连十几次叩击。

    李清借力凌空而起,大鹏展翅般悬浮高空,双眼垂落,看到童威、胡青六人横尸一地,眼眸顿时充满血色。

    段薇其实也比他强不到那里。

    她是个要强好胜的性子,看到穆丰、秦煌都比她早的结束战斗,哪里受得了。

    “一击斩杀了你!”

    柳眉一挑,杏眼圆睁,长剑如同横笛般撤到左肩,待李清苍鹰扑兔般袭来时,横肘刺出,剑芒爆出三尺之长,破开李清凝重的金芒,无声无息的洞向他的心脏。

    以力博力,甚至是以命换命,真真的是一击决胜负。

    “你不要命了!”

    穆丰眉头一挑,跨步横滑,金乌障刀悄然横空一扫。

    铛铛两声响,金乌障刀轻巧的挑开,即将落在段薇身上那两道强猛罡气鼓荡而落的金芒。

    “你...”

    段薇柳眉一横,手中长剑翻腕回落,竟悍然削向穆丰。

    “不知好歹啊你!”

    穆丰金乌障刀刚刚挑向空中,见此情景肘臂微翻,骤然一跳。

    诡异的在空中消失,突兀的出现在身前。

    刀锋一压,敲在剑身。

    手腕翻转长刀在空中画出一个小巧的半圆,轻巧的敲在段薇手背之上。

    段薇只感觉手背一麻,控制不住的松开手掌,长剑‘啪’的一下跌落地上。

    “啊!”

    段薇愣了,秦煌也愣了。

    他俩谁都没有想到,穆丰嗔怒起来,竟然一招就夺下段薇手中长剑。

    段薇如此好战,能让秦煌、孝湖、高阳博,乃至楚湘竹对她从心中感到发怵,她的功夫显然绝不寻常。

    虽然事发突然,段薇没想到穆丰会毫不留情悍然出手。

    可穆丰同样也想不到段薇会大发小姐脾气呀。

    同样是没想到,并且穆丰还是后发制人,如此结果,显然说明很多东西。

    秦煌是惊得两眼发直,几乎是狂热的看着穆丰。

    段薇先是不敢相信般呆滞了一下,随即比秦煌更加狂热的看着穆丰。

    那炙热的目光,几乎要将穆丰烤化。

    穆丰原本以为他如此毫不留情面,段薇不是哭就是闹,却万万没有想到这两种结果都没出现,出现的是炙热如烈阳般的目光。

    “我的老天!”

    心底泛起一声低呼,穆丰决然的飘身而起,化成一道闪电冲向斜坡。

    峡道之上,战事正酣。

    岳鹏举早就被斜坡上的战斗激得热血澎湃。

    山中老人传授下来的全是军武之技,像武者较技他也许差些,但乱战取胜他却不惧任何人。

    一声长啸,岳鹏举手持上品沥泉枪,黑色气息如同神鬼般冲起三尺高,带着碾压一切的威势,悍然扑入人群。

    归元派弟子瞬间混乱起来。

    不过宗门弟子到底是宗门弟子,有些人只知后退躲避,同样也有些人丝毫不惧的举起刀枪,凌空袭来。

    可惜,岳鹏举如同一道旋风穿过刀山剑林,手中长枪金蛇狂舞般扭动,直将四面光线扭曲,让任何人都无法将他锁定。

    借助天上烈日的光芒,借助疾走中带起的流风,借助巧妙的步伐,借助手中兵器随风舞动的幻化。

    扭曲光线,扭曲流风,甚至扭曲空间。

    这就是军武绝学,这就是千军万马中保命的绝活。

    当然,拥有这种绝技是无法让人锁定,但当无数把兵器向你袭来时,已经无所谓锁定不锁定了。

    因为锁定的攻击是无法攻击到你,可是无法锁定你的攻击却是你躲避不了的。

    此时就是这样,十几柄刀剑落下,岳鹏举躲开大部分攻击,有限的无法躲避的几柄刀剑还是需要他面对的。

    一阵刀枪相撞声中,岳鹏举落在地面。

    岳鹏举彪悍异常,可归元派弟子也不是孬货,尤其是在这种狭小的战场,根本没有你伸展腾挪的空间。

    十几柄刀剑一围,除了已伤换伤外根本没有第二种选择。

    瞬间,岳鹏举就陷入危机之中。

    “中中中...”

    归元派人多势众,岳鹏举也不是孤身一人,眼看着十几柄刀剑即将落下,海蜃凌空盘舞的黑索已然落下。

    在海蜃调皮的喝叫声中,两根黑索旋成两条蛟龙将岳鹏举圈在当中。

    哗啦啦...

    十几柄刀剑的攻击全都落在黑索之上,除了一阵乱响外,不见任何效果。

    哦,也不是一点效果都没有,至少两道黑索在十几道攻击下,如同蛇打七寸般,跌落地面。

    “斩杀了他们?”

    见此情景,归元派弟子士气一振,兴奋得吼叫起来。

    “想的美...”

    海陵冷笑着一剑长空,电闪而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