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九十二章 龙脊岩前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悄然一掌落下,厚重的真元反扣在篝火之上,将空气与篝火隔离。

    扑扑...

    篝火无力的跳动两下,黯然熄灭。

    灰暗山野间最大一抹亮点也随之暗淡下来,只余天边点点乌云汇集,遮日而来。

    “万木无声待雨来呀!”

    秦煌看着西方逐渐浓重的天,皱着眉叹息一声,将手中烤肉狠狠的塞进嘴里。

    常在山里生活的人,看眼天边就知道今天是什么样的天气。

    天空上的云层虽然薄得几乎看不出来,但只要看着夕阳,你就会发现,在落日附近那层层相套的几个大光晕,将相邻的云映照出来。

    是乌云,是一层灰色薄纱般的乌云将整个天空笼罩。

    薄幕卷层云,这是有大雨即将降临的预兆。

    “这个夜晚不好过呀!”

    穆丰细细咀嚼着嘴里的鱼肉,看着海蜃笑了。

    “看我做什么?我也很能吃苦的!”

    海蜃原本正埋头啃着烤肉,一条吃完,刚要取条烤鱼尝尝,穆丰这一眼顿时让他毛了,忍不住叫了起来。

    “呵呵...”

    穆丰笑了一下,将最后一块鱼尾扔进嘴里。

    “将这些肉食分分,咱们去前头等他们。”

    穆丰站了起来,拎起两条野猪肉,一条烤鱼。

    “嗯嗯!”

    几个家伙也知道,现在不是他们舒舒服服吃东西的时候,听了穆丰的话,毫无异议的将鱼、肉瓜分。

    回龙山不过几百里,大大小小山峰十几个,但有名的山峰不过四五个。

    龙爪峰是主峰,算是最有著名的一座。

    龙尾山却因为是揭阳县通往河间府咽喉要道的关系,是最广为人知的一座。

    剩下还有龙脊岩、坳子山、独峰等等。

    独峰应该就是穆丰他们所待这座,出名是因为山峰形状比较奇特,而龙脊岩美名在外靠的就是形势险峻,地形险恶了。

    龙脊岩距离独峰十几里,是龙尾山去龙爪峰必经之途。

    顺着独峰山下那条山道盘旋而行,斜斜向上攀上一条山岭就能看到一块几十丈高大的岩石,那就是龙脊岩。

    要不怎么说是必经之路呢?

    因为这条山岭左右几十里都没有一条可行山路,唯一能通行的就是这块巨大岩石下,一个宽不过二三丈,两边都是很深的峡谷。

    而且这道峡谷,除了北麓那道狭窄的山洼可以攀登而上,就再没有他路可通。

    说它有“一夫当关,万夫莫敌”当真是一点儿都不错。

    穆丰的想法就是在归元派到达前,率先潜到哪里。

    他们出行的意图是想找到,四宗三寨一道聚集在这里的目的,而不是单纯为了杀戮。

    杀戮是手段且不是唯一手段,自然就更不是最终目的。

    穆丰等人都是身手不凡的高手,人少行动灵便,自然无需像归元派大队伍那样沿着山道行走。

    一翻起落后,很简单的就将他们超越。

    在悄然超越时,穆丰仔细打量下归元派一行走。

    仅是一搭眼,穆丰就有些摇头。

    宗门到底跟绿林不同,身手如何不说,但是纪律相差就很多。

    山王寨削刀手同样也是三十多人,即使是在夜行时,都是整齐如一,悄然无声的。

    而这一行人,天色尚早,暮色为黑行走间就已经参差不齐,有的跑在前面,有的还拖在后面,你推我让的都想走在中间。

    中间好走不是。

    “到底不是军中管制,江湖气息太浓,当不得重担。”

    穆丰嘴角一翘摇了摇头。

    脚下一用力,跟着秦煌他们悄然落在龙脊岩下峡谷旁,潜匿起来。

    时间未过多久,归元派乱哄哄的吵闹声就传了过来。

    穆丰他们刚刚凝神静气,准备偷听归元派这些人到底再说些什么。

    却不想,一声惊心动魄的凄厉惨叫传来!

    归元派顿时惊起一阵混乱,穆丰、秦煌五人也瞬间潜伏下去,谁都没敢乱动,深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这一声厉叫显然将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谁?”

    一个粗狂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一条大汉从归元派队伍中蹿出,虎势汹汹的向发出惨叫声的地方扑去。

    “叫什么叫,肃静!胡青和你带几个人跟童威长老过去看看。”

    另一个沉稳的声音镇定了所有人的心神,同时一个中年走了出来,大手一挥,整个队伍顿时肃静下来。

    “是!高波、高立、孟连、胡轩给我来。”

    一个青年大声应喝着,然后利落的叫了四个青年,率先跨步向大汉扑去的地方冲了过去。

    此地距离龙脊岩峡道不过百十丈,仰头望去,是仿佛小山般压下来的巨大岩石,俯首看一侧是壁立千仞的峭壁,一侧是立陡立隘,几乎无法行走的险坡。

    惨叫声就是从险峻斜坡传来,壮汉两个起落站在窄道边向下眺望。

    其实,从角度上看,藏匿在险坡丛林中的穆丰等人比壮汉看得更清楚。

    斜坡上,三个汉子正在围斗着一个白衣少女。

    围斗是围斗,胜负却不好说。

    本来,按常理讲,占上方的基本都是多数人。可现在,即使是三个汉子呼呼哈哈的将一名少女围在中央,可吃亏的却并非是属于少数一方的白衣少女。

    因为发出凄惨叫声的就是迎着少女正面攻击的那个汉子。

    汉子约有三十岁左右,手持一对判官笔,玉面纶巾样貌不俗,如若平时应该是个能讨女人喜欢的家伙,可惜现在,一缕鲜血正从他眼眶中淌出。

    穆丰眼神落在少女手中长剑,从那抹浅浅的几乎不可见的红色中看出,这个汉子的眼睛已经被这少女挑破。

    少女的狠辣不仅挑破了汉子的眼,也让另外两个汉子心惊胆颤,不敢冒然攻击。

    唯有汉子狰狞着嘴脸,不管不顾的抡着判官笔,冲动的毫无章法的攻击着。

    可惜,他完好时尚被少女一剑挑破眼珠,独眼并毫无章法的攻击更奈何不了少女,两位同伴的配合又不给力,一时间他被白衣少女攻得手忙脚乱,应接不暇。

    “原来是河间三雄,怎么闹成这种地步?”

    童威站在窄道,叉着腰间低吼了一声。

    唰的一下,动手的四个人同时散开,手使判官笔的汉子微微抬头,正好看到童威粗犷的脸,顿时大喜出外。

    “是童长老,你来的正好,这妖女将连大少斩落悬坡,去不了龙爪峰了。刚刚又狠毒的坏了我的眼眸,必须将她拿下。”

    少女冷笑了一声,俏脸微斜,扫了眼童威,竟丝毫不惧的叫道:“你们都是那淫贼的同伙吧,正好姑奶奶手痒,还没过瘾。都不必客气,一起来吧。”

    “淫贼!同伙!”童威粗糙的大脸瞬息一红,恶狠狠的看了眼河间三雄:“房振,你们和这姑娘结的什么梁子,竟然坏了大计?”

    房振狰狞着嘴脸道:“我怎么知道连大少和这妖女做了什么。再说了,就算有什么没什么,连大少被她打下悬坡,性命一定是没了,我们向主家交代不了,你们碰上了,不拿下她也绝对好不到哪里。该怎么做,你自己看着办吧!”

    还不待童威做出什么反应,胡青带着四个青年已经站在童威身后,同时一阵杂乱的脚步传来,并且逐渐靠近。

    “嘿嘿,没想到竟然是段薇,她怎么跑这来了?还闹出这么大的麻烦!”

    看着逐渐以白衣少女为中心形成一种包围圈,穆丰皱了下眉,正不知道该如何做时,秦煌悄然贴了过来,啸声嘀咕了一句。

    穆丰一愣,诧然回首:“她,她就是东南段家那位嫡女?”

    “嗯,就是她,一个剑痴。”

    秦煌有些咬牙切齿的点了点头。

    看着秦煌的嘴脸,穆丰脸也揪了一下,他显然想起摘星楼天不怕地不怕的高阳博、孝湖听到段薇两个字后的表情。

    这个少女看着美若天仙,实则是个很不讨喜的人。

    不过,穆丰远远眺望包围圈中的白衣少女,又感觉不到她那里不讨喜。

    想想高阳博的脾气,想想孝湖的性子,又低头看了看秦煌。

    穆丰突然感觉,一个不让他们三个喜欢的女人,似乎应该也不是什么不讨喜的人。

    毕竟,这三个家伙,也不是啥招人喜欢的好东西。

    段薇的性子显然十分刚硬,丝毫没有在意上面来了多少人,仍然绷着冷若如霜的小脸:“你这老混蛋敢说不知道刚才发生什么了?哼,有些事不是我这女子能说的。”

    说着她仰头看了眼童威:“显然你们是一伙的,既然是一伙的,还有所图谋,那也无需说什么了。动手吧,都是武林人,巧言令色再怎么也比不过手头上的家伙。赶快的吧,姑娘没有这么多功夫等候了!”

    “啧啧,怎么样,强硬吧?”

    秦煌在穆丰耳边咂舌,同时手自然而然的摸了摸金刀。

    他嘴上说着段薇的坏话,身体却很自然的做出动手的准备。

    穆丰也握住了刀柄,长身而起:“还等什么,河间三雄勾引河间连大少去龙爪峰,是有图谋的。他们还认识归元派,更与归元派有一个主家。事情很明了了吧。”

    “也是,拿下几个人,审问一番,什么都明了了。”

    秦煌点点头,金刀一拄人忽地一下飞了起啦,十分潇洒的飘落在段薇身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