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九十一章 回龙山上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白云伴秋雁,黄叶舞西风。

    回龙山像一条熟睡的盘龙,静静的窝在淮右平原,仿佛一面屏障挡住北方呼啸而来的寒风。将冰寒挡在北面,将小江南留给了南方。

    夕阳残照,秋风瑟瑟。

    北方的夕阳比南方来的早了许多,明明仅是申时末,太阳眼看着就已经搭在回龙山头。

    穆丰的手搭在眉头,眯着眼睛看了一眼。

    火红的夕阳已经不那么耀眼,有着回龙山高耸的山头遮挡,眼看着夕阳半遮半掩的落在山头下,天要黑了。

    “丰哥儿,一个鬼也没看到咱们是不是先找个地方对付一口。”

    秦煌从来走到哪里都是大气辉煌,那里有过从早跑到晚上的经历,不再潇洒的他夹着金刀有些狼狈的哀求了一声。

    穆丰乜着眼看了一眼秦煌,他那四个婢女一个也没跟过来,这小子显然也辉煌不到那里了。

    “你说在哪休息?”

    “在哪儿!”

    秦煌的眼在山头山脚扫了一下,毫不犹豫向西方指了一下。

    穆丰顺着他的手指看去,不由惊讶的叫了一声:“背风顺水,的确是个好地方。”

    秦煌摸了下额头,有些得瑟的道:“不要以为哥大气辉煌,就吃不了苦,要知道哥哥十五岁以前可是一直在山里生活,也是苦日子熬过来的。”

    穆丰真心的点头道:“看不出来!”

    岳鹏举笑道:“秦大少可是白石山锄云山庄中山樵夫的弟子,不在山里熬着,那里能学到真本事。穆兄你尽可随意折腾他,一定折腾不坏。”

    “去,你这家伙,没好话。”

    秦煌唾了岳鹏举一口,率先向西侧一座小山峰攀去。

    穆丰笑着拍了岳鹏举一下:“老大别说老二,想来你跟无塊山山中老人学艺,比他也强不到哪去。”

    “我是乐在其中,跟他可不一样。”

    岳鹏举笑着耸了一下肩头,将沉重的背囊的布带向里拉了拉,迈步向秦煌追了过去。

    白石山锄云山庄中山老人的弟子,秦家嫡子。

    无塊山山中老人嫡子,岳鹏举。

    海陵、海蜃对视了一眼,显然都看到对方眼中震惊之色。

    从早上被穆丰领进揭阳县,见到一堆身手不知有多高的大高手,海陵哥俩本来就有些准备。可当他真正知道这些人身份后,这种震惊还是让他们无法当作平常。

    不用问,穆丰引荐给海氏兄弟的自然是无知、断刃还有秦煌、岳鹏举几个人。

    穆丰的发现,海氏兄弟的讲解,无疑让所有人都有种揭开迷雾一角的感觉。

    可真要说起来,还仅是猜测,还无法将这种说法讲给人听。

    不过,就像穆丰说的那样,不管怎么样,有他们出手,任凭对方怎么做,都乱不了。

    什么叫乱不了?

    难道几十家的世家子弟被灭口,不是出大事吗?

    其实在无知他们眼中,这还真不算什么乱子,因为只要与乱世无关,就不算大事。

    乱世,不是几家或几十家豪门世家出事,就叫乱世。

    真正的乱世,在无知他们心中还是与鬼车国相关。

    只有国与国之间的动乱才是大事,只有外寇攻进本土才叫乱世。

    毕竟,相对阳州来说,无知、断刃、穆丰他们都是外人。

    阳州本土如何,与他们其实并无关系。

    他们插手此事都是遵循本心而动,本性本心让他们不能眼看着外族寇边,不能眼看着几十家世家子弟被牵涉进去,懵懂无知的被下暗手被屠杀。

    穆丰意外与海氏兄弟相遇,又细心的察觉此中图谋。

    于是,由他与秦煌、岳鹏举带着海陵、海蜃顺着龙尾山向里探察。

    至于悲哥为什么没来。

    那是因为他被穆丰给算计了。

    昨天当穆丰准备出手为他出气时,悲哥是毅然决然的要跟随其后的。

    可惜,尚未入夜时,穆丰就代师传功,传给他四门筑基神功。

    一瞬间,悲哥就陷了进去,不由自主的闭关去了。

    身为悲哥的铁哥们,高阳博无奈的守在外面为他护法。

    至于秦煌的四仙婢则被派遣去摘星楼联系楚湘竹、孝湖等人。

    剩下无知、断刃两位大能就不由谁支使,穆丰他们只能看着两人神秘兮兮的嘀咕了两句,然后就潇洒离去,转眼不见。

    “走吧,今天咱不伸手,尝尝两位山中长大的高手,手艺如何!”

    穆丰拍了拍海陵、海蜃后背,带着两个小家伙追了过去。

    秦煌不愧是自小生活在山里的人,远远眺望随手一指就选了一处山清水秀的好地方。

    这是层峦叠嶂的山上之峰,一座即不算高也不算大,却笔直如同欲要插入天空般利剑一样的山峰。山峰下还有一泓不大不小碧波荡漾的湖水。

    烟笼水泊,天粘衰草,雾覆重峦。

    天色渐渐晚了下去,水泊上弥漫着薄薄的水雾。并且随着微风拂来,水雾逐渐将整个湖面并岸边丛丛芦草都包裹起来。

    穆丰三人沿着水岸前行,芦苇随风摇曳,让他们有种人在芦苇中行走的感觉。

    一时间,芦苇遮挡,视线模糊。

    三人竟分辨不出哪是雾,哪是水,哪里会有人。

    唰唰唰,一阵行走,绕过一个弯道,穆丰就看到蹲在水边洗涮着的秦煌、岳鹏举。

    “哈,你们才来。”

    “看看,有肉还有鱼。”

    一阵风吹过,芦苇簌簌作响声中,秦煌、岳鹏举欢快的笑声传出很远很远。

    “你们小点声,这么大动静,有什么人来也让你们给吓走了!”

    穆丰无奈的摇摇头,回手指了指海陵哥俩。

    “你们小心点,上山腰看看,有没有人过来。”

    “嗯!”

    海陵海蜃听到有任务,立刻精神奕奕的应了一声。

    几个箭步跳到山脚,然后蹑手蹑脚的跳到树上,沿着山壁凸出的岩石攀爬上去,最后选了一个隐蔽的缝隙稳住身形,一个向左一个向右的向远方眺望。

    秦煌处理的肉是半只野猪肉,岳鹏举收拾的是几条尺长鲫鱼。

    两人显然没少干这种活,手法娴熟,速度飞快,不大一会儿功夫就将鱼、肉烤熟。

    “怎么样,下来吃东西了。”

    秦煌仰头叫了一声,又挥了挥手上刚刚烤熟的鱼,向上示意着。

    “小点声...”

    海蜃低低传音,身形一动,顺着山势飘了下来。

    身法不俗,竟异常灵活。

    “真的有人。”

    海陵的身形丝毫不比海蜃慢,刚一落地就压着嗓门禀报。

    “真有人?”

    岳鹏举肩头一抖,两截铁物窜了出来,两手一伸,一把一个握在掌中,一合一扭一杆长枪端在胸前。

    “上品沥泉枪!”

    秦煌眼眸一亮,随即又落在他背囊之上。

    岳鹏举的背囊取出上品沥泉枪后还是沉甸甸的挂在那里,显然还有东西,并且不轻。

    “剃云刀吗?”

    秦煌低低问了句。

    岳鹏举眉头向着秦煌挑了下:“你猜呢?”

    “混蛋,竟然敢戏弄于我。”

    秦煌一双重眉竖了竖,瞪了岳鹏举一眼,半天后又无奈的落了下去。

    “不搭理你了,哥哥生气了,要杀人。”

    说着他摔下手中的烤鱼,一把提起金刀向左走去。

    “秦大少,游戏还没开始呢,你就要破局啊!”

    穆丰手飞快的在地上一抄,在秦煌手中烤鱼还没落地前将它抄起。

    “我...”

    秦煌脚下一顿,憋着气又走了回来。

    “少爷我做事大气磅礴,不跟你小子一般见识。”

    “呵呵...”岳鹏举冷笑一声,随手将长枪放下,提起两根烤肉随手递给海陵海蜃:“说说,看到什么了?”

    “谢谢岳大哥。”

    小哥俩客气的接过烤肉。

    “有一行人,正从北麓狭窄的山洼攀登而上。距离有些远,应该会擦着这座山峰,喏,就是我们刚才走的那条道上山。”

    海陵从他们来的方向比了比。

    海蜃用手比了一下道:“他们应该能有几十人。若是算直行的话,他们距离我们这也就四五里的样子,但这山弯弯曲曲,饶老绕去的走,到这里怎么也得有十几里。”

    “是归元派吗?”

    穆丰笑了一下,举起烤鱼,不管不顾的咬了一口。

    “灭火,快点吃,一会儿也许有场大战等着我们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