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九十章 一点苗头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一阵扭曲,丈二长毒蛇的身子挟着一股巨力抽向穆丰。

    海蜃不提防毒蛇没有袭击他,相反到把目标落在沉思中的穆丰身上。

    其实海蜃不懂,这是动物的兽性本能,当它们凶性大发时可不会管谁攻击它们,谁没攻击。

    只要在它们攻击范围都是它们攻击的目标,距离它们最近的穆丰自然优先。

    “啊!”

    一声惊呼,海蜃身形骤退,紧紧缠绕在毒蛇七寸处的黑索同时向后一拽。

    海蜃是想把毒蛇拽离穆丰身旁。

    哪知穆丰虽然背对海蜃,毒蛇的攻击并未脱离他的感知。

    手悠然的一回,稳稳的叼住大力抽来的蛇尾。

    海蜃借着后退之势用力拉扯毒蛇的头部,穆丰稳稳的叼住毒蛇的尾部。

    两相用力,丈二长的毒蛇身体顿时被绷得笔直。

    咯嘣...咯嘣...

    毒蛇身体一阵嘣响,环环相接的椎骨尽皆被拽脱,笔直的身体也瞬间松软下来。

    “好了,好了,松手吧!”

    穆丰回头看到丈二长的毒蛇,眉开眼笑的叫了一声。

    蛇肉,可是无敌的美味,穆丰也是好久没吃了。

    “啊!”

    海蜃惊叫了一声,随即松开黑索,还十分伶俐的在松开黑索前,向上挑了一下,将蛇头甩到穆丰身前。

    完好的毒蛇十分凶悍,但浑身骨骼全被穆丰两人扯拉脱节的毒蛇,却好似一堆绳索般,丝毫无害。

    穆丰左手掐住蛇头,右手长刀一挥,蛇头瞬间飞出,跌倒山下黑影之地。

    右手指甲顺着断头之处向下划,蛇皮应声开裂,直到蛇腹之处。小指一勾,蛇胆顺势被挑出,然后‘嗖’的一声,飞向海蜃。

    “别咬破,全吞下去。”

    穆丰头都没抬,淡然的将丈二毒蛇切成一段一段的,用破去皮的树枝穿起,挂在吊架上,烤了起来。

    生吞蛇胆对武修来说并非什么新鲜的事,海蜃眼都没眨,抖手扔进口里,脖子一抻就咽了下去。

    看到眼前这一幕,海陵看向穆丰的眼神温和了许多。

    说起来,海氏兄弟对穆丰的感官印象很有意思,不过短短半个时辰里就从初见时的惊恐,到发现斩杀世家子弟的震怒,又变成看过山王寨削刀手群体尸体后的疑问,然后变成得知真相时的尊敬,最后变成现在略有几分亲近。

    蛇,全身都是活肉。

    尤其在荒郊野外,都不用什么调味品,只消带上一点点盐,那就是绝世美味。

    丈二长的毒蛇,几乎不能算是蛇,那是蟒。

    去掉头,扔掉骨,几十斤的肉,烤的滋啦滋啦,滴着油脂,香喷喷的尽显诱惑。

    三条汉子再也忍不住,满嘴滴着口水的,抄起一段蛇肉大口啃了起来。

    有句俗语说的是穷文福武,这说的还是修身境武者。

    至于武修,更是大肚汉。

    数十斤蛇肉,一顿大啃大嚼,稀里哗啦的变成了一地碎骨。

    碎骨,也就意味着,这三个家伙不仅把骨头上的肉啃得一干二净,还把骨头咬碎,把里面的油水吸食掉。

    如狼似虎啊!

    此时丑时刚过,寅时初至,天边已然泛白。

    三个人看着对方,看到三个人都支着满是油腻的手,还有只顾贪食而没能照顾到的溅满油腻的衣襟,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痛快,从没吃得这样痛快过。”

    海陵大笑一声,然后好似回味样的又嘬了一口手指。

    “可惜,没有酒!”

    海蜃有些可惜的看了眼渐渐熄灭的篝火,还有一地狼藉的碎骨。

    “我能带点盐就不错了,还要酒。”

    穆丰抻了个拦腰,夹着金乌障刀站了起来。

    “洗洗手,去不?”

    “去去,吃的时候没在意,吃完这油腻腻的手真让人受不了。”

    海蜃叫着也站了起来。

    “走...”

    穆丰身形一晃,几个起落到了山下。

    “等等我啊!”

    海蜃叉着手,飞快的跟了下去。

    龙尾山左侧不过几里的地方就有一条小溪,溪水汩汩甚是清澈。

    点点浮萍漂浮在水面上,随风荡漾。

    穆丰扯了把浮萍,沾着溪水用力一搓,油腻瞬间化为沙粒般大小融进溪水,并随着微波向外扩散。

    搓着浮萍,又搓着细沙,不大一会儿的功夫,三个人就洗个干干净净。

    “畅快!”

    年纪最小的海蜃似乎十分喜欢这种生活,甩着手忍不住扯脖子叫了一声。

    也是,向他这般大的世家子弟那里有过这种草莽生活。

    一个是真的畅快,第二还是新鲜,从没有过的曾经向往过的新鲜。

    因为在他心里,也许这就是江湖吧。

    海陵毕竟比他大些,心思复杂点,甩了甩手上的水珠,神色复杂的看着穆丰,却不知说些什么好。

    “还在想着龙爪峰刀剑对决?”

    好似知道海陵在想什么,头都没回,穆丰抓了把细沙,仔细摩擦着金乌障刀,将上面沾着的油印洗净。

    “嗯,我想,那里应该很危险!”

    海蜃认真的点了点头。

    “怎么可能?”

    听到穆丰和海陵的话,海蜃不解的抬起了头。

    “怎么不可能。”

    穆丰甩了甩手上的沙粒,招了招手,示意兄弟俩靠过来。

    海陵海蜃不解的走了过来。

    “这里是龙爪峰。”

    穆丰随手在地面画了个不规则的圆圈,然后在正中一按,撮指抓起了个土堆。

    “嗯!”

    海陵看出,穆丰似乎在画地图。

    “这里就是龙尾山,我们现在的地点。”

    穆丰手指向后一拉,一个扭曲的弯出现,直到末尾手指一叉,出现两条道。

    “山王寨,一队三十人削刀手,首领是天罡巅峰韩别离。”

    “啊!”

    龙尾山,就是身后他们刚刚走下那座山,海陵知道,但首领竟然是天罡巅峰的韩别离,他却是不知。

    “啊,天罡巅峰!”

    海蜃听后,立刻对穆丰的身手有种高山仰止的敬佩。

    穆丰的手指向左一滑,又一道弯曲显露出现。

    他在末尾出点了点:“这里是萍乡,曾有苦行道人出现。”

    “苦行道人?”

    海氏哥俩不解的看着穆丰。

    穆丰并未给他们解释苦行道跟鬼蜮王在那相会过,而是在右侧画出一条曲线,末尾再度分出两条岔道:“这里几乎是云中、绥陵接壤之处,有人看到破军山在云中,神射山在绥陵活动。”

    海蜃一探头,半个身子几乎探到简陋的地图上,惊疑的叫道:“山王寨、苦行道、破军山、神射山,什么意思?”

    穆丰还是没有解释,而是在上侧画出一条弯曲的曲线:“这里如果直行应该能通桐城关。”

    说着,穆丰抬起头看了眼海陵:“从桐城关能进岩州,你们应该也是从哪里过关的吧?天擎宗前两日刚刚过关,你还不知道吧?”

    “什么,天擎宗越界桐城关了?”

    天擎宗如何,对穆丰来说只是一个名字,可对海氏兄弟来说,却是真实存在甚至亲眼亲身体验过的势力,不由同时色变。

    穆丰看到海氏兄弟的表情,不由得一皱眉:“他们,很、很厉害?”

    “嗯,论实力,跟我们海家差不多,但论战力,家父说他们应该远在我们家之上。”

    海陵迟疑了一下,但当他的目光落在地面那简陋的地图之上时,立刻毫不保留的讲出了他所知道的。

    “我想也是...”

    穆丰长长的吁一口气,然后伸出手指又在地面上填了几条曲线。

    “还有...”

    海陵根本没有在意穆丰那句‘我想也是’,而是有些震颤的看着穆丰又添加的那几道曲线。

    “嗯,上面的是乾坤宗,下面是重阳门,龙尾山这条是归元派。”穆丰看了眼海陵,有低下头紧紧看着地面上简陋的地图:“四宗三寨还有一道,虽然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为了你们而动,但你的话提醒了我,他们所在之处清楚的告诉了我,他们已经将龙爪峰紧紧包围起来。”

    “可是...”海陵的嗓子在这一刻变得干干:“可是,我们仅是一群孩子,他们包围我们这群孩子干什么,能干什么?”

    穆丰满脸凝重,缓缓闭合上双眼,沉思了一下,睁开眼,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想要做什么。”

    “不过...”

    穆丰扶着金乌障刀站了起来,拍了拍海陵的肩头。

    “给我来,我给你们引荐几个人,你仔细跟他们讲讲龙爪峰刀剑争锋的因由。”

    “嗯!”

    海陵海蜃不管如何,跟穆丰相比,他们只是没有经历过风雨的孩子,骤然遇到这么大的事情,顿时失去了主张。

    穆丰和他们虽然只是初始,但经过这半个夜晚已经将他们征服。

    既然是他发话,就好像找到主心骨一般,说什么是什么了。

    “你放心。”穆丰拍了下海陵的肩头:“都是武林前辈,本事极大的大能,无论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有他们在,以不变应万变,乱不了。”

    穆丰感觉自己好像发现九方阴、苦行道阴谋的一点苗头。

    只是可惜,事情牵涉有些大,他有点搬不动。

    不过,他搬不动不是还有无知断刃吗?

    不管事态发展如何,只要能破坏九方阴的阴谋,对他都只是好事而不是坏事。

    当然,如果在此期间能让他找到一点谿谷重狱幕后黑手的踪迹是最好的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