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八十九章 谁的图谋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他,和他们是一起的。”

    穆丰头都没回,伸手指了指鲁右廷的尸体,回手又勾了勾身后。

    “竟然,竟然是这样,麻烦了!”

    海家两位大少大力的喘息了下,走到穆丰身旁坐了下去。

    既然是世家子弟,自然知道绿林的由来,同时他们也知道,世家子弟与绿林山寨勾结在一起意味着什么。

    其实,穆丰接到秦家传给他的消息,说是今夜会有一队山王寨人马潜入揭阳县。

    消息中没有说会有鲁家大少在,穆丰在斩杀山王寨削刀手时能将鲁右廷擒下,不得不说是个意外收获。

    可惜,这事不能揭开了说,只能暗自将鲁右廷灭口。

    “有什么麻烦,不就死个人吗?”

    穆丰随意的翻动着熏兔。

    “那可是鲁家大少爷,虽然不知道是嫡系还是旁系,但世家子弟就是世家子弟,即使犯了错,也不能随意斩杀的。”

    小少年抻着脖子吼了起来。

    穆丰撇了下嘴:“我杀了,咋滴。”

    “你...”

    小少年有些傻眼,伸出手指着穆丰半天没说出话来。

    他想到穆丰会有话辩驳,或是争论或是狡辩,却没想到穆丰十分淡然的说了这么一句。

    我就杀了,你能咋滴,杀我啊!

    穆丰的表情和他的举动明显就是这个意思。

    他是海家人,又不是鲁家人,难道还能应为穆丰杀了鲁家人,而去为他报仇吗?

    不认不识的谁会去做。

    “小弟...”

    年纪稍大的少年拉了一把,然后看着穆丰,十分正式的一抱拳。

    “岩州靖州朔方府海家,海陵,海蜃。”

    穆丰挑了下眼皮,他倒没有想到海家竟然是岩州人。

    岩州,前几日刚刚认识一个武散人岳鹏举,现在又出来一个世家。

    朔方府海家,是能称霸一府的大世家。

    穆丰也一拱手道:“九华别院,穆丰。”

    “原来是穆兄。”

    海陵微微蹙下眉头,随即宽散了心。

    九华别院,是宗门弟子啊。

    不过九华别院是什么宗门,似乎从未听说过。

    别院,难道是那个大宗门的附庸门派。

    显然一个九华别院让海家两位大少爷跟孝湖、楚湘竹一般有些晕了头。

    他们晕头,穆丰只会偷笑。

    挑了挑篝火,让升腾的火炎更加炙热,熏烤得野兔滋啦滋啦直响,油脂更加顺畅的滴了下来。

    随手抛洒些草籽,调料的香气更加浓郁的散发出来。

    仅是一会儿,海陵哥俩的口水就不由控制的充满整个口腔。

    “好香啊!”

    海蜃更是忍不住的赞了一句。

    穆丰挑了挑眼,笑了:“第一次出家门吧?”

    “嗯,你咋看出来的?”

    海蜃点头应了一声,随即抬头问道。

    穆丰顺手扯了一挑肉丝扔进嘴里,咀嚼了两下,抬手摘下熏兔。

    啪啪两下。

    穆丰十分利落的将整兔扯成数块,抖手将最大的两块扔给海氏兄弟。

    “额,给我的...”

    兄弟俩没有预料到穆丰如此和善,手忙脚乱的接过热腾腾的烤兔。

    “只要你敢吃。”

    穆丰淡然的回了句,两指叼着最小的一块兔肉,仰着脖子,扯了一小块进嘴。

    “有什么不敢,还怕你下毒呀!”

    海蜃毫不客气的咬了一大口。

    “啊,好热...”

    刚刚从火上拿下的熏兔,还冒着热气,海蜃只顾逞能,顿时被烫了一下。

    “呵呵...”

    穆丰轻笑了一声,嚼着兔肉,端着膀子,乐呵呵的看着海蜃一边舔着舌头,一边不舍的咬着兔肉。

    “小弟...”

    海陵微微皱了下眉头,看着弟弟,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没事,一会儿我也猎只野兔野鸡什么的,烤完大家一起吃。”

    海蜃毫不在意的扯下一只兔腿扔进嘴里。

    “咦,两只腿...”

    海蜃嘴里叼着一只兔腿,看着手里的兔肉,突然发现,竟然还有一条腿挂在那里。

    “呵呵...”

    穆丰嚼着兔肉,笑了一声没有说话。

    分食的时候,习惯性将最好的一块分给最小的,似乎是穆丰的一种本能。

    整个习惯似乎是在山上养成的,师兄弟间柳青因此多吃了不少好东西。

    没想到,今天这个习惯又让海蜃享受了。

    能习惯性的做到这点,这个人,不是坏人。

    海陵、海蜃瞅了瞅穆丰,瞬间给他下了一个定义。

    “很好吃,我去看看这大晚上的,有没有活物活动。”

    嘴里还叼着最后一只兔腿,海蜃不但没有吃饱,相反倒将馋虫勾了出来。

    没用谁说什么,他就雀跃的跳进黑影之中。

    “岩州朔方府海家,也是为了围猎吗?”

    望着海蜃灵活的身影,穆丰低低的问了一句。

    “围猎,你也知道?”

    海陵好奇的看了穆丰一眼。

    “嗯!”

    “可惜,围猎是大世家的事情,海家还是弱小了一些。”

    “那这大半夜的,岩州人跑到古州的荒山野岭里,做什么?”

    “约战,有人相约于十月二十日,龙爪峰之巅刀剑争锋。”

    “龙爪峰刀剑争锋,怎么没听有人说过呢?再说了,是十月二十日,今天已经十月十九日了,那就不是明天了吗?”

    穆丰有些愕然。

    海陵看了一眼穆丰,有些涩然的道:“都是些世家小子,最强的也不过真元巅峰,拿不到台面。”

    他和海蜃可是看过龙尾山夹道里躺着的三十几具残破尸身。

    那种惨烈的战况可是让兄弟俩好一气干呕。

    幸好这是漆黑的夜晚,虽然有星光却不算明亮,否则海蜃根本没有胃口去吃什么熏兔。

    但无论怎样,穆丰在他们哥俩心中已经成为大高手的印象。

    山王寨一队削刀手有三十人,一对一不算什么。但要组成军阵,再加上首领,绝对不是一个可以小觑的战力。

    如果列开阵势的情况下,任何一个天罡境都要绕着走。尚未听闻过有谁能一挑三十的将他们战败过,更别提全部斩杀还不见丁点伤痕。

    可是,大半夜的,突然有一个人做出这种战绩,不能不让他们兄弟心服口服外加胆战心惊。

    直到现在,海陵都不知道自己那个傻弟弟怎么就敢面对这样的人物,扯脖子嘶吼。

    “拿不到台面...”

    穆丰认真的看了看海陵。

    他可知道,即使都是真元境的小孩,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做出约战龙爪峰的刀剑争锋事情。

    但是,只要涉及到世家,都不是个小事。

    “知道这事,或是参与到这事里的人多吗?”

    “多,应该说是很多。”

    海陵眨了眨眼睛,看着穆丰异常认真的脸,也认真的回答着。

    世家子弟没有傻子,看到眼前这位大高手绷着脸异常认真的问起这事,心头也泛起一种不妙的想法来。

    “岩州的世家,约战在古州,是两州世家子弟都参与进来吗?”

    “是的。刀剑争锋的主角,是阳州孝家孝巍的刀和靖州洛家洛衡的剑。旁观做见证的世家子弟有很多,阳州有多少不知道,但靖州参与的能有三十多家。”

    “这样啊!!!”

    穆丰缓缓的将手中兔骨扔掉,仰头看着天空挂着的星斗,好半天都默言不语。

    海陵显然也想到,这件事情从里到外都充满着诡异。

    毕竟,仅仅是两个真元境大少一次玩闹般的对决,怎么能引起这般大的影响。

    影响大吗?

    影响能不算大吗?

    要知道,不算阳州,仅是靖州就有三十多个世家大少参与。

    一家参与会出动多少人?

    海家算是比较强力自主的,仅有两位大少独自出行。

    别的世家的大少爷如果娇气一些,带上十个八个家仆觉对不多。

    如此算来,聚会龙爪峰的人多到上千绝不夸张。

    这样的影响难道还不大吗?

    “这不是小事了,为什么会这样,有谁在里面有什么图谋吗?”

    穆丰看着海陵轻轻的问了一句。

    “我,我也不知道。”

    海陵咬了咬嘴唇。

    “这次约战,是私底下决定的,甚至我们都没参与,是有人邀请让我们来做个见证。”

    海陵紧锁着眉头思考着整个事件的经过。

    “邀请来的...”

    穆丰吁了一口气,又一次沉默下去。

    海陵也苦恼的挠着脑袋,一句话都不说的看着穆丰。

    山脚再一次寂静下来,除了偶尔有木柴被烈火烧得咔咔直响外,没有一点声响。

    “啊,大哥、大哥,你快看看,这么长的蛇,有毒没!”

    就在山野陷入沉闷的寂静时,海蜃一阵大呼小号打破了夜间的沉静。

    海陵愕然回首时,正看到海蜃从不远处的树梢一掠而下。

    与此同时,他的身后还带着一条长长的黑索,黑索的后面还缠绕着一个不断扭曲的长条状活物。

    “弟弟猎到一条毒蛇吗?”

    海陵有些苦笑,他没想到海蜃竟然带一条活着的毒蛇回来。

    砰砰!

    海蜃轻巧的落在地上,右手一带,黑索飞快的收入袖中。那条活着的长蛇也随着惯性从他的身后飞过,重重的摔落到他的身前。

    如果这是条死蛇,摔落也就摔落了。

    可这不是死蛇,而是活着的,生命力还十分顽强的活蛇,如此摔落自然让它凶性大发。

    骤变自然产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