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八十八章 夜遇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山王寨竟然是鬼蜮王邀请来的,九方阴到底想做什么?”

    深夜,龙尾山脚下,鲁右廷仰面朝天的躺着,四肢松软无力的摊在那里,满含惊恐的双眼一点点的失去了颜色,直到最后化为一片灰败。

    噗...

    长长的吐出一口余气,就如同漏了气的皮球,瞬息憋了下去,只有呆滞的嘴角半开半合的张着,一抹血丝顺着脸颊缓缓的淌了下去,悬出一条细长的丝线,久久不舍掉落。

    咔咔...咔咔...

    火石接连不断的撞击在火镰之上,清脆的响声在寂静的旷野上传出很远很远。

    噗...

    点点火星不时在火石撞击中迸射,不经意的点燃细密的火绒。

    穆丰用力的鼓起腮帮,嘬起嘴徐徐吹动。

    不大一会儿的功夫细弱的火苗逐渐明亮起来,化为一道火舌轻轻拂动。

    “成了!”

    看着跳动的火苗,穆丰轻笑一声,随手抓起三根树枝,轻巧的搭成一个三脚架,小心的架在火苗之上,然后又抓了一把枯草将他覆盖。

    轻轻的微风徐拂,火舌欢畅的舞动着。

    吞吐间,轻易的将枯草点燃。

    一点火光闪过,燃烧的枯草化作一团烈焰,又将干枯得近乎腐朽的树枝外皲裂的树皮点燃。

    燃烧的枯草将树皮点燃,燃烧的树皮又将树枝点燃,燃烧的树枝又将更上一层的粗大树枝点燃。

    最后几根手臂粗的树干支成一个吊架,穆丰将扒皮去内脏的野兔吊了上去。

    调皮的火舌跳动着,不断的撩拨着兔肉。

    点点油脂在熏烤中滴落在炭火上,滋啦滋啦的声音一刻不停的传来。

    穆丰拨了拨燃烧的木块,然后顺怀里挑了几颗草籽扬在熏兔上。

    滋啦滋啦,瞬息一股浓郁的调料味道随风飘散。

    漆黑的夜里,山脚下一笼篝火简直就是一盏明灯,为黑夜行走的人指明道路。

    篝火点燃不久,熏兔也不过刚刚烤熟一半。

    一阵破空而行中衣衫抖动的声音传来,两道黑影刚刚落在穆丰身旁,就听到一个惊愕的声音响起:“额,这是什么情况!”

    “熏兔啊!”

    穆丰头都没回,抖手又扬了一把草籽在熏兔之上。

    “那个,他呢?”

    一个少年看着穆丰安然的样子,又指了指逐渐有些变硬的鲁右廷。

    “他啊,死了!”

    穆丰随意的扫了一眼,毫不在意的回了句。

    “那个...”

    少年看着穆丰淡然的样子,看着飘散着诱人香味的熏兔,又看了看仰面朝天僵硬的鲁右廷。

    显然,他十分不理解,那里躺着一个死人,这里怎么还能安闲的烤着熏兔呢?

    “小弟!”

    身旁那人多少有些心计,轻轻拉了一下少年。

    眼前这一幕,十分的诡异。

    尤其还是野外,这种人生地不熟的情况下,太过好奇的追问,如果穆丰脾气阴戾的话,谁知道会不因引起异常不必要的征战。

    少年似乎也明白了自家哥哥的意思,嗖的一下捂住了自己的嘴,别过头一句话都不说了。

    穆丰淡然的将熏兔翻了个身,悠然的道:“这才死一个,那里死的更多!”

    说着还伸手向山里指了指。

    少年,以及他的兄长同时变色:“你杀的?”

    “呢,我的仇敌当然是我杀的。”

    穆丰拨弄一下篝火。

    “啊!”

    两人同时向后一退,手也落在腰间剑柄之上。

    其实在看到篝火的时候,二人远远的就观察过穆丰,知道熏烤的是一个与他们同龄的少年。

    却不想,这个少年竟会这样凶残。

    午夜杀人不说,还在尸首旁兴致勃勃的熏烤野兔。

    他们那里知道穆丰曾经有过的经历,别说身旁只有一具未见血的完整尸体。

    上一世的战场上,穆丰不知道有过多少次,在十数万的尸首里,在遍地残肢断臂里,在接连十几天呼吸都是血腥味的战场里用餐、嬉笑、打闹、睡眠。

    想过吗?

    连睡眠都是倚在死去的战马或战友的尸体上、血泊中。

    穆丰扫了两人一眼,对他们列开架式,好似准备开战的样子毫不在意,异常平淡的问道:“大半夜的不休息,跑这干什么来了?”

    “啊!”

    两人跨步举剑,其实都准备开战了,却不想硬来的仅是一句平淡的询问,顿时都愣了。

    “不打呀?”

    穆丰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打什么,为什么要打?”

    “我,我们不是发现你杀人了吗?”

    少年呆呆的回了句。

    “嗯,是杀人了,这人和你有关系吗?”

    穆丰随意的指了指鲁右廷的尸体。

    少年探头探脑的向那看了眼,然后摇头道:“不认识?”

    “不认识,和你打什么?”穆丰扫了他一眼问道:“或是你想行侠仗义,为民除害?”

    穆丰的这句话显然十分里有七八分是在调侃。

    少年虽然有些莽撞,但他不傻,瞬间就听懂了,脸一下涨得通红:“不是行侠仗义,也不是为民除害,但杀人是不对的!”

    “呵呵呵...”

    穆丰伸手将熏兔调了个,又填了两块木头。

    “杀人是不对的,你知道我杀的都是什么人吗?”

    两个少年一愣,对视一眼后上前走了两步,借着火光打量一下鲁右廷。

    “不认识,不过,他应该是世家子弟。”

    年纪稍长的少年伸手拂了一下鲁右廷的腰间,在一块玉佩上仔细看了看。

    “嗯,好像是揭阳鲁家的大少爷。”

    穆丰不在意的回了句。

    他可不管这个少年怎么看出鲁右廷是世家子弟的,他现在只关心熏兔熟没熟。

    刚才那场大战时间虽然很短就结束了,实际上穆丰也用尽了浑身解数。

    毕竟,一个境界在他之上的韩别离,还有三十个韩别离一手带出的削刀手,这可绝对不是可以小觑的力量。

    穆丰也就是时机选择的太好了,偷袭成功,否则他即使能将对方全灭,自身也要受到不小的伤势。

    但就是这样,真元、体力、精力的消耗也绝对不小。

    真元恢复,没有办法,只有慢慢调息。

    体力、精力的回复就好弄了,吃就可以。

    六道轮回之饿鬼道的饿鬼真身别的也许不行,吃,绝对是最拿手的。

    饿鬼真身主修肠胃,他就是将肠胃修炼到无物不吃,无物不食,吃则能消,食则能化。

    就是说,任何东西吃到肚里就能消化,然后补给精气,壮大自身。

    扯下兔前腿,扔进嘴里。

    吸允两下,穆丰的眼眸一亮,两指如钳般扯下一块前胸肉,塞进嘴里大口咀嚼起来。

    咀嚼、吞咽,再扯,再吃。

    穆丰在两位少年呆滞的眼神下,不小片刻就将一整只熏兔吞吃得只剩下一小把骨头来。

    “那个,那个...”

    小少年咽喉一阵蠕动,半响才吚吚呜呜的叫了一句。

    “那个什么?你们还没走呀!”

    穆丰翻了翻眼皮,一副好似才发现这两个家伙竟然还在的样子。

    “你杀了鲁家大少爷。”

    “啊,是呀,杀了,怎么的!”

    穆丰再度翻了翻眼皮,填了几块木头,然后又提起一只兔子掉了起来。

    “你还吃呀,你杀了世家子弟,你摊上大事了。明天就会有无穷无尽的人追杀你,你无处可逃的。”

    少年颤抖着手指着穆丰,一阵嘶叫。

    穆丰扭过头,看着少年激动的样子笑道:“看样你也是世家子弟,那家的?”

    少年咽了一下口水,腰板挺直道:“海家,朔方海家的,怎么,你还要杀我灭口呀!”

    穆丰笑着摇了摇头:“朔方海家,没听说过,不过你说话太武断了。”

    说着穆丰的手又向龙尾山里指了指:“你应该去哪里看看,看明白了就知道我怕事不怕事。”

    小少年尚未反应过来,他的哥哥却立刻恍然想起,刚才穆丰似乎说过,那里死的人更多。

    不用穆丰继续说,他忽地一下跳过来,拾起一根燃烧的木段,转身就向那里跑了过去。

    “啊!等等我!”

    小少年看着哥哥跑去的方向,顿时也想起穆丰刚才所说的话,连忙挑了起来,撒丫子追了过去。

    “两个莽撞的小家伙,也就碰到我,要是别人还真可能被人灭口。”

    穆丰看着两人离去的身影,忍不住摇了摇头。

    虽然看样貌,穆丰的年纪恐怕还没有那个年长的少年大,但他的经验毫无疑问是可以老气横秋的评论所有同辈。

    不过,朔方海家两位公子!

    这么晚,他们还赶夜路?

    恐怕,这里面也有事,而且也不简单。

    望着只剩一点火光的阴影,穆丰的眼微微眯了起来,若有所思的蹙起了眉头。

    吸了一口气,又填了两块木头。

    穆丰的头慢慢仰起,眺望着天空上的点点繁星。

    几家了,秦家、楚家、高阳家、孝家,还有没到来的段家,这又多了一个朔方海家。

    苦行道、九方阴、鬼车国。

    再加上九方阴联络的四宗三寨,他们到底要干什么?

    “啊啊啊!!!你竟然杀了一队山王寨削刀手!”

    就在穆丰陷入沉思的时候,远处一声高昂的嘶喊,然后就听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而近的传来,最后在他的身后停了下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