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八十六章 暗夜袭杀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山王寨是崖州三都府的绿林盟主,破军山是渚州绿林盟主,神射山是滦州绿林盟主。

    还有重阳门、乾坤宗、归元派、天擎宗四门派。

    归元派是北舆郡本地门派,重阳门、乾坤宗是绥陵郡门派,天擎宗却是岩州大派。

    “这很奇怪呀?”

    穆丰盘膝在高岗之上,金乌障刀担在双膝,两指拎着一张纸笺,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蝇头小字。

    毫无疑问,所有门主寨主都是太玄境,其下高层尽皆为天罡境强者。

    “可是,三个山寨都是外州大盗,天擎宗更是岩州大派,他们参合到阳州的事干什么?”

    穆丰想到夜宿山间野店时那位归元派外门弟子的话,他们过界了。

    那三个绿林山寨为什么苦苦追杀悲哥,是因为悲哥无意中发现他们闯过界了。

    “这应该是表面装模作样,因为他们只有山王寨被悲哥发现,但追杀却将破军山和神射山暴漏了,显然,师弟是听到更加重要的事情,只不过他遗漏了。”

    穆丰随手将纸笺撕个粉碎,顺着风扬到山下。

    “不管他了,反正给师弟找回面子我就去找荀大叔。”

    穆丰揉了揉下巴,站了起来。

    “不过,就连秦家这个地头蛇都找不到荀大叔、柳大叔的踪迹,荀大叔他们也太厉害了。”

    秦家传给穆丰的信息不仅有三寨四门,还有他委托寻找荀洛柳东篱的消息。

    可惜,即使是秦家,这个几乎将触角伸展到揭阳任何一个角落的大世家,也没有荀洛和柳东篱的消息。

    关于荀洛和柳东篱消息,最近的也是三个月以前,曾有人发现他们在鬼车国现身,柳东篱一闪而逝,荀洛则单人一剑战败鬼车国三个太玄境高手,剑斩一位大能,重创两位大能,然后潇洒而退。

    这出了证明荀洛无敌风范外,对穆丰并没有任何用处。

    “不过,有这个消息也很好了,我也是的,还怕荀大叔有什么危险。”

    穆丰自嘲的笑了一声,然后拎着障刀飘然下山。

    这一次,悲哥本来也想跟过来,可惜他被穆丰传给他完整的三花聚顶心法给迷住了。

    太清归元功是纳,玄门紫阳剑是融,太清抱元掌是炼。

    然后三花聚顶,太极青阳汇。

    老不死将这套功法完整的交给穆丰,并允许穆丰自由做主是否将他还给宝仙九室天。

    穆丰是有将他还给宝仙九室天,但那还需请教师傅飞羽真人,不过再次之前,传给九华别院的师兄弟不再限制之内。

    毕竟,太清归元功、玄门紫阳剑和太清抱元掌本身就是羽化天宫弟子的筑基功法。而太极青阳汇是他机遇所得,传谁不传谁,他有决定权。

    揭阳县外三十里,有座龙尾山。

    山高不过百丈,其长亦不过百里,山势若鲤鱼尾般挑起一个对角山峰,相持而立,只不过因为百里之外与回龙山相连,故而被称之为龙尾山。

    龙尾山这侧是揭阳县,另一侧是阳州有名的河间府,阳州最为富裕的河间府。

    可以说,龙尾山就是揭阳县通往阳州的咽喉要道。

    秦家传给穆丰的消息说,今晚山王寨三十几名削刀手准备通过龙尾山,悄然进入揭阳县。

    削刀手,也可以叫做校刀手,是山王寨特有兵种之一,也可以说是主要兵力。

    绿林山寨与门派不同,因为他是从世家豪门转变过来的,故而有豪门世家的主要特色。

    世家有什么特色,部曲,或者说是家将。

    部曲,是由征战俘虏的奴隶投靠而来,因为本身多从事战争,拥有武力,被俘虏后成为了奴隶,即为贱民。

    只不过,东陵王朝建立之后,征战逐渐减少,而这些奴隶后代也也经放免成为了部曲。

    部曲,高于奴隶,但依然低于良民。

    他们能有自己的私财,却没有独立的户籍。如果伤害了主人,更要罪加一等。就算经过放免,对旧主人仍人主从名份。

    根据东陵律解释,部曲,谓私家所有。

    所以说,私家所有的部曲即是世家的私家武力。

    大豪门、大世家,即使经过千百年变幻,精练部曲仍然是一只几乎不弱于朝廷军武的强悍兵种。

    在朝堂管制之下的世家,即使如何再操练也只能是私底下藏匿,不敢显露出来。

    但走进绿林的失败者却没有这些忌讳,因为如果不将这支武力拿出来,他们根本生存不下去。

    掌握削刀手的山王寨就是其中一支。

    什么叫削刀手?

    持刀的士兵就是削刀手。

    不过,在山王寨又有细致的区别。

    那就是,持短刀的是削刀手,持长刀的是校刀手。

    一长一短,让山王寨的武力生出多种变化,同时扬名崖州,扬名古州四方。

    寂静的夜晚,一只三十人的队伍在韩别离的带领下悄然走进龙尾山。

    韩别离身旁跟着的是鲁右廷,鲁家嫡系大少。

    “据我所知,今晚来的应该是幽玄鬼王才对!”

    韩别离冰冷着脸孔,脚步虽然没停,语气中却充满了不爽和质疑。

    鲁右廷苦着脸紧紧的跟在后面。

    虽然鲁家是揭阳县大世家,实际不过是自夸而已,别说在揭阳被孝家、秦家压制,在外边也根本没办法跟山王寨这几家去比。

    尤其他不过是真元境,而韩别离却是实实在在的天罡强者。

    韩别离天罡境修为,有又身后三十名削刀手组成的军武阵势辅助下,强大的威势压制下,几乎让鲁右廷透不过气来。

    “韩,韩将军,您不知道,鬼窟的那位鬼蜮王。在,在白日,已经被一名高手斩杀了!”

    鲁右廷喘息了两声,才将一句完整的话说完。

    “什么?”

    韩别离心神一震,脚下步伐立刻紊乱。

    垮垮垮,身后三十人组成的队伍整齐的步伐同时变得错乱起来。

    军武阵势,是军队经过长期配合磨砺出来的一种默契,在长期生活中形成一个整体,整齐如一人,圆润如一。

    一人动,而全体皆动,一人停,而全军皆停。

    有着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玄妙变化。

    当然,这种变化指的是有指令有指挥的合理变化。

    刚才韩别离的变化去无由来的,是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突然变化。

    瞬间,这种变化打断了整个队伍的阵势,错乱自然发生。

    发生也就发生了,韩别离没有在意,而是一把拉住鲁右廷的手,就要继续问鬼蜮王的事情。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黑夜中,一道金光从山壁上骤然出现,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划破夜空,凶悍的向他的头上劈来。

    韩别离耳中听到头上传来的呼啸,立刻知道被人偷袭了。

    “谁!”

    一声断喝,韩别离脸色大变的同时,拉住鲁右廷的手顺势向后一甩,左手一道罡气喷涌而出,重重的拍在山坡之上。

    轰然一声传来。

    山坡被韩别离重重一掌拍出,无数石子溅射而出。

    有大批石子溅射天空,也有无数石子带着呼啸声拍向韩别离身后的削刀手身上。

    呼啦,瞬间三十几人在慌乱中四下散开。

    韩别离应变不可谓不快捷,尤其应变的手段也不同寻常,不仅身后人没有预料到,虎扑下来的穆丰也没有想到。

    不过,韩别离手段不同凡响,穆丰战斗经验更加丰富。

    在一块石子迎面飞来时,凌空一脚踢了过去,膝盖一曲一弹,整个人如同跳虾一般箭射而出,弯曲着腰凌空而起,在空中划出一道弯曲的弧线,诡异的躲过怒射而来的石子,刀势不变的斩向韩别离的头部。

    “来的好!”

    韩别离又一声喝叫,松开拉着鲁右廷的手,右腿向外一滑,斜斜的闪过溅射而来的石子,同时也闪开穆丰迅疾的一刀。

    穆丰一刀斩空,身子在空中一扭,整个人大雁一般甩出又一刀。

    刀势不变的斩向韩别离身后的一位削刀手,同时诡异的一脚踢向鲁右廷。

    “啊!”

    削刀手被穆丰一刀斩断首级,同时鲁右廷也被他一脚狠狠踢飞。

    临机应变是高手显著特点,真元境有这条件的人不少,显然并不包括鲁右廷。

    危险来临之际,鲁右廷没有发现危机,更被韩别离甩得晕头转向,整个人早就不知所措了,此时被穆丰一脚蹬开,丢掉半条命已经是很好的结果了。

    “再来!”

    韩别离的脸色此时变得铁青,怒喝一声后,脚下一用力,一块碗大石子飞向穆丰,人也如同跳鼠般跳起,双臂带着刚猛的罡气劈向穆丰。

    “猛则猛矣,你打着才算!”

    穆丰一声轻笑,脚下错步连环,转眼间冲进削刀手人群。

    “一刀两断、一刀两断、一刀两断...”

    穆丰厉声断喝着,一刀刀旋斩过去,整个人浑如风车席卷全场。

    转瞬间,强悍的削刀手在穆丰手里彷如稻草,一刀旋斩过去,挡者尽皆断为两截。

    “住手!!!”

    韩别离狰狞着嘴脸,一边怒吼着一边掌风挟着罡风向穆丰拍去。

    可惜,穆丰对他的怒吼毫不在意,风车般旋转的同时,金乌障刀呼啸着劈倒一人又一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