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八十五章 出头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真有苦行道人出现在阳州!!!”

    孝湖、楚湘竹对视了一眼,缓缓的低垂下眼帘,默言不语的不知道想些什么。

    没有人会认为断刃在说假话,无论他的性格还是他的名气,都不会允许这样做,他也不屑这样做。

    苦行道、九方阴、鬼车寇边还有围猎。

    所有事情聚集在一起,能是巧合吗?

    不会。

    这世间哪有那么多的巧合,尤其是鬼车寇边可不是小事,傻子才会在这个时候一头闯入这滩浑水。

    不过,这些和穆丰有什么关系。

    即使有,他也不会着急,更不会嗷嗷嗷的吼叫着冲进去。

    甚至他还悄悄拉了拉悲哥的手,希望他能有些耐心。

    穆丰的心思,悲哥懂。

    若是以前的他,也许会嗷嗷嗷叫着的,不管不顾的撞进去,即使撞的头破血流也毫不在意。

    但,经历这两年流浪,他的头早已被各种阻碍,各种不顺撞的满是疙瘩。

    那颗焦躁不安的心也安稳下来,他已经认识到什么叫隐忍。

    悲哥低声道:“师兄,你放心,师弟晓得分寸。”

    “是吗?”

    穆丰惊奇的看了他一眼,正看到悲哥满是风霜的脸,还有尽显疲惫的眼,抓着他的手忍不住一紧,心头如同被针扎般的一痛。

    悲哥的手一痛,茫然不知的抬头看向穆丰,正好看到穆丰满是痛楚怜惜的眼,顿时心头一暖,冷漠的脸上不知不觉间露出一丝笑意。

    还是有人心痛我啊!

    “能,能跟师兄说说,你是怎么从天涯内域走出的吗?出来为什么没有回九华别院,师傅、师兄他们你没见过吗?这两年过的好不好,有没有人欺负你?”

    还不待悲哥说话,穆丰一连串的疑问脱口而出。

    天涯内域?

    穆丰悲哥两人说话声很小,但坐在他们身旁的人都是什么人呀,都是小有所得的武修,还有无知断刃这样的大能。所以,即使他俩的声音在小,仍然清晰的落入他们的耳中。

    别的,这些人还不在意,可天涯内域四个字却牢牢的吸引住他们。

    那不是别的地方,那是连无知断刃这样人进去都不敢保证能活着出来的地方,不能不让他们心生好奇。

    索性穆丰、悲哥交谈的不是什么隐密,并未在意是否有人听到。

    既然是师兄关心的问询,悲哥并不在意给他讲讲自己这两年悲惨的生涯,也并不在意旁边人听到他这两年如何处处碰壁,处处逃生。

    天涯内域被逼魑、魁追得跳河逃生,然后被河蟒缠绕遁入地下河道,劫后余生被陈啸臣遇到,得赠一块烙饼又遇到山王寨有杀过没放过的追杀,持续整整两年的追杀。

    先是山王寨,后是破军山,然后又是神射山。

    “师门、师傅、师兄。”悲哥满脸的苦笑:“我倒是想回去,可惜从小到大就未曾走出过,识人不明,遇事茫然,胆怯、慌乱,行事没有一点规划,这两年错误犯了一箩筐,拼命拼的满头大包。如果不是无为心简小成,让我对危险的感知达到不可思议的地步,命早就没了几百条。所以说呢,十六郎说的没错,我就是悲哥的命,所以师弟大号就叫悲哥。”

    “悲哥...”

    看着悲哥满脸苦笑,穆丰的心猛地一揪,锥心的痛楚让他几乎说不出话来。

    鲜血从他唇角边流出,又顺着下颌滑落在他的衣襟,在洁白的衣衫上悄然间洇出一个又一个醒目的点点桃花。

    “师兄...”

    悲哥的心也是一揪,被穆丰紧握的手控制不住的抖了抖。

    他没想到,向来少言寡语的师兄竟然会如此在意自己。

    也是,如果师兄不在意自己,也不会明知天涯内域那么危险,还不管不顾的悍然闯入。

    到现在,三年过去了,他脑海里还清晰的记得树林中那两条如同蛟龙般飞舞的锁链,还有惊鸿一瞥闪入林间深处的那条身影。

    当然,还有魁那声震四野的惨叫:“穆丰小儿...”

    “没事,现在你不是很好的吗?”

    穆丰松开手,轻轻的拍了拍悲哥的手背。

    “山王寨、破军山、神射山,都是绿林好汉。”

    穆丰缓缓抬起头,任由鲜血从嘴唇创口处点点滑落,滴落在衣襟形成一条狰狞的血色树干。

    阴狠的笑容第一次从穆丰的脸上露出。

    “在这个时候,在这个地点,这些绿林好汉竟然如此频繁的出现,想来是定有所谋。而且图谋很大,你说如果我在这个时候给他们添点事,他们时不时会感到很痛呢?”

    穆丰扶着悲哥的肩头站了起来,隔着窗口向远方望去。那里,似乎有山王寨、破军山、神射山的绿林好汉等着他。

    “绿林好汉!”

    楚湘竹、孝湖、无知、断刃几人同时抬起头,日有所思的看着穆丰。

    “还有重阳、乾坤、归元三个宗门。”

    岳鹏举跟了一句。

    “好像什么蓝家、鲁家似乎跟着鬼蜮王有所牵连。”

    秦煌紧接着又来了一句,他可是没忘,这两家人和鬼蜮王在天高楼一起用餐,然后好像还要调戏他的小婢女。

    楚湘竹几个世家子弟在意绿林好汉,在意岳鹏举说的三个宗门,同样在意秦煌说的蓝家、鲁家与鬼蜮王相互勾连。

    穆丰却不在意这些,毕竟他斩杀了鬼蜮王,完成了断刃交给他的任务,剩余的蓝家、鲁家自然会有几位世家子弟去处理,然后如何他随意打听就会知道。

    他想找的只有那三家绿林山寨。

    不过,穆丰想了想存在秦煌豪华马车上的錾金虎头枪。

    枪,穆丰摇了摇头。

    穆丰的枪法极其强悍,并且枪因为其长而锋利,杀伤力强大,使用灵便,取胜之法,精微独到,是其他兵器难与匹敌,故被称为‘百兵之王’。又因起施展起来,灵活多变,活动范围大,收放极快,防不胜防,所以称之为‘兵中之贼’。

    但枪若想展现其全部威能,还需配以骏马才行。

    步下施展,并不能完全发挥他的威力和强悍的杀伤力。

    穆丰现在怒气满壑,急需疏泄。用枪,根本不能让他畅快淋漓的宣泄心头怒火。

    剑,穆丰又摇了摇头。

    其实步下兵器选择剑对穆丰来说也是很好的选择,尤其他还身怀弹龙剑法这种绝世剑技。

    剑开双刃,身直头尖,横竖皆可伤人,击刺又可透甲,属于短兵,素有‘百兵之君’的美称,是生而杀人的武器。

    可惜,弹龙剑法虽好穆丰稚弱的真元让他只有一击之能,根本无法持久施展,其余的剑法又只适用于修炼而非杀戮。

    剑,并不是最好的选择。

    杀戮!

    穆丰的眼眸落在无知手上的白刀、断刃手上的半截黑刀、悲哥手上的青色刚刀,秦煌手上的金刀,翘起了嘴角。

    提起杀戮就不能不提到杀戮之首的刀。

    刀枪剑戟这十八般武器中有九长九短之分,而刀就是九短之首,乃杀戮之王。

    一刀斩下,所有阻挡尽皆断成两段。

    如此威能是对他最好的形容。

    “有刀吗,给我一把。”

    穆丰走到秦煌身前,平静淡然的问了一句。

    秦煌一愣,随即目光滑过断刃的脸,笑着点头:“大气辉煌的秦煌,哪能少得了刀呢。织虹,将我那柄金乌障刀取来。”

    “金乌障刀!”

    楚湘竹眉头一挑,抬起头来,看了一眼秦煌又看了一眼穆丰。

    孝湖也有些不解的扫了眼秦煌。

    “这刀很有名?”

    穆丰感觉到楚湘竹、孝湖的举动,不由问道。

    “嗯,还算行吧,是家父赐予我的,可惜我已经有家师传承的金背锄云刀,这把金乌障刀就用不上了。神兵谪尘是种悲哀,如今就赠予穆兄,能让他再度现于世间也是他的幸运。”

    穆丰哑然,张了张嘴想要推卸,但最后他还是深深的看了一眼秦煌,什么都没说。

    显然秦煌猜出了穆丰求刀的目的,有心相助,再加上这番话语,穆丰除了承情真就没话好说。

    “那穆丰就不客气了。”说着穆丰毫不客气的应了下来,随后又带着几分杀气,低声道:“一客不烦二主,你在帮我查一下那三家匿在何处?”

    “好,牵霞。”

    秦煌十分爽快的叫了一声。

    “马上,少爷!”

    牵霞应了一声后就跑了下去。

    此时的六楼,所有人都知道穆丰想要做什么。

    他这是要替悲哥找场,要给悲哥出气。

    不过没有人认为穆丰做的不对。

    无论是宗门还是世家,任何一个有背景的势力几乎都会有这样的做法。

    你说是护短也好,你说是为了面子也好。

    如果是一对一,或一对几个,脾气稍微温和一点的还不至于这样。

    可要是自家弟子被人接连围杀,还是没有次数的接连围杀。

    如果长辈不怒而出手才怪了。

    区别只是,穆丰有这个能力为悲哥出头,出气吗?

    看样子,穆丰仅是天罡初境,面对也不是一对一的鬼蜮王,而是不知势力多大的三个州的三个绿林盟主。

    可别怒气冲冲的冲上去,想要为师弟出头,结果却把自己折进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