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八十四章 猎物、发现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围猎?什么是围猎?”

    岳鹏举肩头轻轻壮了秦煌一下,压低着声音问了句。

    个人想着个人的事,也许只有他才会不懂就问。

    结果这一问,穆丰和悲哥也同时将注意力转移到秦煌身上。

    无知、断刃笑了笑,楚湘竹、孝湖也只是抬头瞅了一眼又低下了头。

    “啥叫围猎,就是一群待着没事闲的,吃饱了撑的家伙,找个事玩玩,然后排位位,分果果。”

    高阳博嘴瘪得跟老太太似得,一股瞧不起的口气甩了一句。

    “你个混蛋,什么话都敢说呀!”

    孝湖歪过头瞥了高阳博一眼,看高阳博瞅都没瞅他,一股气涌上来又被他强自压了下去。

    高阳博这人很怪,喜欢的人说什么做什么都可以,不喜欢的是鸟都不鸟。

    更气人的是,高阳博的背景异常的硬,按他的话说就是,哥拼家世还没怕过谁。

    提不到嚼不烂煮不熟的一个滚刀肉。

    不搭理你就是不搭理你,孝湖还真就拿他没办法。

    幸好,岳鹏举不知道孝湖被高阳博气得要死,自顾自的问道:“什么意思?”

    秦煌看着高阳博连连眨眼,然后又看到孝湖又气又怒还束手无策的样子,忍不住眉开眼笑道:“什么意思,十六郎说的很清楚,就是一群顶级世家天天再家没事干,老琢磨着分地盘游戏呗。”

    “有一个!”

    孝湖抬头看着秦煌,结果秦煌也学着高阳博的样子对他翻了翻眼皮。

    “吗的!”

    孝湖咧了咧嘴,高阳博背景强硬,秦煌也不差他丝毫。

    一个高阳家一个秦家,都是势力遍布整个东陵王朝的顶级世家中的顶级世家,都是孝家之上的存在。

    整个楼里只有楚湘竹所属的楚家能跟他们相比,其余的,孝家,或是还未到来的段家都不行。

    深深吸了一口气,孝湖索性将眼睛闭上,静神养心。

    岳鹏举的眉头一锁,若有所思。

    穆丰靠了过来,看着秦煌低声问道:“是,权利划分吗?为什么?”

    秦煌伸手向桌上指了指:“织虹,给几位大爷斟杯水。”

    “好了,爷!”

    织虹笑着走了过去。

    楚湘竹扭头看了眼身后站着的两名金带少年,眉头微蹙:“这么没眼力见,去,把桌椅搬过来。”

    “是,少爷!”

    两名金带少年连忙应声跑了过去,噼里啪啦一阵忙活,将几张桌搬过来,一个一个独立小桌整齐的围成一个圈。

    “这个好。”

    秦煌手比划了一下,跟穆丰盘坐在一起。

    “世家,基本都是传承千百年,底蕴身后的家族。豪门则是兴起不过百年左右,权势却不必世家弱小多少的家族。如果豪门随着时间推移,底蕴增加,就会变成世家。”

    “世家、豪门,大世家、大豪门,顶级世家、顶级豪门,区别在哪里,一个是时间,一个是权势。时间欲久,底蕴越深,权势自然也就越大。”

    秦煌深处手指点了点楚湘竹、高阳博和自己:“我们三个任何一个家族都是千年以上,尤其是他,高阳世家。”

    说着他特意点了点高阳博。

    高阳博冷哼一声。

    “高阳世家,始祖甚至可以追溯到三千年以前,从两千年前起,分支无数,几经更改已经不知道繁衍多少顶级世家。底蕴深厚甚至超脱世家的范畴,几乎不亚于三山九天。”

    秦煌又伸手指了指孝湖:“像他家,东南段家这种雄踞两州的大世家,底蕴其实并不比我们差上多少,之所以不能踏遍九州就是因为有我们这样家族挡在前面。”

    无知看着穆丰接口道:“四百年前那场动乱,外面看似乎是因为皇朝昏聩,实际上就是世家豪门之间矛盾不可调和引起的。”

    秦煌也冷笑一声:“什么不可调和,不就是老朽世家不让位,新生豪门克上夺权吗?有什么好隐瞒的,别说世家豪门了,就连宗门不也血流成河吗,除了三山不动外,就连九天都换了几家。”

    穆丰脸色一变,不经意的想起老不死来。

    “围猎,还有绿林就是那个时候出现的。失败了的世家,不甘心退位,又面临世家豪门联手皇朝劫杀,所以退居山林变成绿林好汉。剩余豪门联合世家,协定十年一届的围猎盛会。”

    “什么是围猎?”

    听到秦煌又一次提起围猎,岳鹏举再度问起。

    秦煌毫不掩饰的解释道:“四百年前的动乱几乎将所有势力都搅到里面,让无数世家豪门甚至是宗门伤筋动骨,就连皇朝都大伤气血,险些动摇根基。这样血的教训实在是令人铭记,也让所有势力再也不敢擅自动手。于是想起一个办法,无伤的办法。那就是一州选定一个猎物,然后参会世家自由抽签,抽到那个州就猎取那个猎物,然后按照表现排列各州势力范围。”

    岳鹏举眉头一紧:“这样啊。不过,这样的话,各大世家倒是没有太多纠纷了,可猎物呢?什么是猎物,谁又肯甘心当作猎物呢?”

    高阳博撇嘴不屑道:“这个世界是强权的世界,既然是东陵王朝世家当猎人,谁又会在意猎物是什么?”

    秦煌轻轻拍了高阳博一下,回头道:“猎物,基本就是当年失败后遁入山林的绿林世家,当年他们既然敢揭竿而起,那就要承受失败的苦果。”

    “可是,什么样的势力能受得了这么多年的围剿,可是四百年啊?”

    岳鹏举仍然不解的看着秦煌。

    秦煌笑道:“又不是一杀到底。”

    说着他指了身为一圈。

    “你没看参与围猎的都是谁吗?是各大世家嫡子,而且还是几乎没有帮手的嫡子。”

    岳鹏举一愣:“哦,也是,如果你们下手太狠,猎物宁死反抗,围猎不成反成了猎物也不是不可能的。”

    秦煌点头道:“所以说,这时一种无伤的办法呢。其实这些都是双方心知肚明的,基本上都是十分默契的配合。毕竟,失败了的世家也是世家不是。”

    高阳博撇着嘴道:“要说我为什么不喜欢世家呢,又想...唉,不说了。说说就难听了。”

    虽然高阳博话没说清,但意思大家都明白。

    顿时一个个瞠目结舌的看着高阳博,谁都没想到他胆子这么大,啥话都敢说。

    “不过,围猎又跟苦行道有什么关系,他们也是当年失败的世家吗?否则怎么能当猎物?”

    穆丰扫了一眼悲哥,认真的问了句。

    一句话,所有人都将目光落在他的身上,显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如此注意苦行道。

    穆丰看了看几位,安稳的笑道:“三年前,小弟和无知大哥曾跟九方阴接触过,后来六扇门捉拿他的时候不是被苦行道君张姒救下吗?所以,特别关心九方阴跟苦行道之间的关系。”

    “哦,你那事,我知道!”

    孝湖恍然大悟的看着穆丰和无知。

    当年的事虽然仅仅牵涉到古州,甚至是仅仅涉及到滦州、渚州,可惊动的却是整个东陵王朝。

    九方阴为何如此胆大,虽然还没人查清原因,其间涉及到的一个个人物却被各方势力查了个底朝天。

    不过,最主要也最为重要的几个人物,却被无知、苏云、飞羽真人保住住,无论任何势力都查不到一点点。

    一个透过六扇门能知道是叫穆丰,另外两个就是北渊凌的漏网之鱼,北渊凌、靳无苔。

    却不想,那个只曾听过名字,却从未有人见过的穆丰就站在他的眼前,不能怪孝湖几人惊诧。

    不怪敢面对顶级世家嫡子都敢硬抗,原来是曾硬抗过九方阴的主。

    孝湖也不能不更加看重穆丰。

    “苦行道倒是与当年失败的世家无关,但能被纳入猎物之列,其原因还就是当年他敢于从六扇门手里救下九方阴的缘故。”

    楚湘竹优雅的伸出手,提起热水,亲自给无知断刃斟满。

    “苦行道和七彩魔域无关,但与幽玄必有牵连。”

    断刃伸手点了下茶杯。

    “幽玄?”

    孝湖猛地抬起头看着断刃,满眼疑问。

    “幽玄是什么?”

    悲哥手用力的攥了攥刀柄。

    “幽玄是鬼门一支,幽玄有三十六鬼王,九方阴是鬼君,麾下有十二鬼投奔。”

    秦煌解释一句。

    “他还是七彩魔域银彩域主!”

    无知又接了一句。

    “这你都知道?”

    孝湖一愣,有些愕然。

    “九方阴善用银艳斩。”

    无知笑着向穆丰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穆丰瞬间就懂了,一定是苏云跟无知说的,因为九方阴会银艳斩是他看破的。

    “银艳斩?”

    孝湖缓缓的吐出这三个字,漠然长身而起。

    “萍乡,鬼蜮王出手之后我追踪他两天,期间他接触两位苦行道人。”

    断刃看了一眼无知,淡漠的又说出一个让所有人心跳的话。

    “苦行道人、九方阴麾下鬼蜮王,还有别的吗?”

    无知迎着断刃的眼神笑了一笑。

    断刃是应无知所求要斩杀鬼蜮王的,有所求自然有所应,断刃也不会飞剑,不可能千里之外夺人首级,只能亲身而至,一点点的追踪,却不想会有如此惊人发现。

    想来鬼蜮王和苦行道人相会是十分小心的,如果不是断刃这样的人出手,想来无论如何都无法发现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