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八十三章 围猎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无知!!!”

    瞬间,楚湘竹、孝湖以及楼下众位公子哥同时色变。

    “无知前辈,那这位就是断刃前辈吧?”

    楚湘竹一个跨步走了过来,看着无知刚想叉手抱拳为礼时,黑衣人的身影就落入他的眼帘,整个人顿时一震,叉手向无知抱拳的同时又向黑衣人拱了拱。

    在世俗,真元境被人称之为高手,天罡境被称之为强者,唯有踏入太玄境能才能被尊称为大能。

    既然是大能,自然有大能的尊位和身份。

    尊位身份,体现在那里?

    普通的看摘星楼就知道,太玄境的大能无视一切,可以在任何时候开任何一层楼的任何一个房间。

    在世家,几乎也可以无视等级的被人尊敬,就连最最顶级的楚家、孝家、高阳家也不例外。

    这还是普通的太玄境大能,更不要说仅有三十左右岁就卡在凝神境突破口的无知断刃了。

    “楚公子,正是无知。”

    无知淡然一笑。

    “断刃。”

    断刃也淡漠的回了一句。

    无知,竟然是‘无知静坐弦更月’的无知。

    断刃,那位就是与无知齐名的‘断刃行前问己非’的断刃。

    一听竟然是无知断刃当面,向来以倨傲不羁闻名世家的孝湖也站不住了,大踏步走到楚湘竹身旁。

    叉手、抱拳过顶,深深一伏,口中高声叫道:“雁城孝家嫡子孝湖见过两位前辈,晚辈真没想到两位前辈竟然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请两位前辈切莫见怪。”

    孝湖那份恭敬,将无知断刃捧得高高的,礼节仪式更是做得十足,让所有人看到都挑不出任何不是来。

    断刃仍然是那副淡漠的脸孔,毫不表情的看了无知一眼,一句话都没说。

    无知淡然一笑,随意的拂了下手:“不过痴长两岁,孝公子何须如此。”

    袍袖一展,一股无形微风飘然而去,根本不由孝湖控制的将他扶起。

    孝湖脸色一变,随即又恢复平静:“当得,无关其他,孝湖仅是敬佩两位前辈在武道上披荆斩棘的毅力,还有孜孜不倦的探索。”

    “嗬,这句话我爱听。”

    无知一愣,随即朗声大笑起来。

    其实不仅无知被孝湖这句话惊动,其他人也听得连连颔首。

    也是,这里的人无论是贵如世家嫡子,还是卑贱奴仆,尽为武修。

    提到武道修炼,功力境界只关传承,至于其他,谁都不认为比谁差,这时,孝湖提到披荆斩棘的毅力还有孜孜不倦的探索追求,就很令人信服,更令人感叹。

    武修之难、之苦,唯有武修才能知道。

    可惜,并非所有人都会对孝湖的话感觉认同,高阳博就低低的冷笑一声:“马屁精,奸诈的人就是嘴好。”

    说是低声,实际上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都忍不住一呆后,然后憋不住得想笑。

    只不过因为孝湖就在身旁,没有办法当面大笑,只能强自忍着,冷眼看着孝湖。

    “你!”

    孝湖眉头一立,桀骜的他险些当场翻脸。

    悲哥瞬间反应过来,一把拉住高阳博的手道:“无知前辈,大师兄,这是高阳博,你可以叫他十六郎,我在逃难中认得的最好的兄弟。”

    “既然是师弟最好的兄弟,那就是我的兄弟。我叫穆丰,你可以叫我丰哥,是这个家伙的大师兄。”

    穆丰重重的拍拍高阳博的肩头。

    “丰哥!”

    高阳博可是在天高楼下见过穆丰飞扬的英姿,即使有无知断刃这样的前辈在他眼前,穆丰仍然是他心中最强的偶像。听到悲哥的引介,他忙不迭的凑了过去,特显亲近的叫起哥来。

    “这是无知大哥、这是断刃大哥。这个,额,你应该认得,秦家秦煌哥哥。他,你三个谁大,差不多吧,岳鹏举兄弟。”

    既然认了兄弟,穆丰自然好不见外的引见起身旁的四人。

    “啊,无知大哥、断刃大哥、秦煌哥哥、岳鹏举兄弟。”

    穆丰不见外,如此引见几位前辈,高阳博立刻也好不见外的顺杆捋着往上爬,点头哈腰的一一拜见。

    高阳博可不是妄自菲薄的人,今天怎么这么狗腿,这可不是他十六郎的性子呀!

    这个敢强横无视顶级世家,又堂而皇之管无知、断刃叫哥哥的九华别院大师兄又是何许人也?

    他刚刚施展弹龙剑法,将鬼蜮王斩杀,莫非他是大侠荀洛的嫡子。

    应该是吧,大侠荀洛可是堂堂的凝神境尊者,他的弟子称呼无知断刃为哥哥,没毛病。

    楚湘竹和孝湖可是知道高阳博如何难缠,所有世家的同龄人里,无论男女全部在内,除了段薇是没有一个见到他不头痛的。

    今天,他在穆丰面前摆出如此一副狗腿样,不由两人不感到震惊,思绪飞舞的去乱想。

    孝湖更是连高阳博拆台的事都忘记了。

    “无知大哥、断刃大哥!”

    耳朵听着高阳博毫不见外的称呼,断刃淡泊的向他一点头。无知则是看着高阳博平和的一笑。

    “高阳博,高阳世家的浪荡子。”

    秦煌上下打量一下高阳博,然后一边笑着叉手回礼,一边十分亲热的调侃起来。

    “我来的时候可是听说,段薇也要来揭阳了,难道你不知道?”

    “你也说段家那丫头要来???”

    高阳博对秦煌口中那句高阳家的浪荡子毫不在意,相反回头看了一眼楚湘竹。

    “我,也...”

    秦煌顺着高阳博的目光看了一眼楚湘竹,恍然大悟。

    “十六郎看来人缘很好,这么多通风报信的人!”

    “切,什么人缘很好,你们是想白看热闹吧!”

    高阳博撇了撇嘴,十分不屑的甩了楚湘竹、秦煌一个大白眼。

    “哈哈哈,怨男怨女,你俩的热闹,你说谁不想看!”

    楚湘竹的嘴角极其微弱的一翘,秦煌却毫不掩饰的大笑起来。

    “你们这群人,都是坏人。”

    高阳博满脸幽怨的瞪了秦煌一眼。

    “哎呦,你可别这样看我,容易误会。”

    高阳博那副容颜,那张俏眼,婉婉流转的一翻一白,似娇似嗔似怒,完全就像一位芊芊秀女般幽怨,全场男人看了都浑身发抖,秦煌更是大叫大喊的连连后退数步。

    就连楚湘竹、穆丰、岳鹏举都悄悄的转过身,避开那张绝美的俏脸。

    唯一不动心的恐怕只有无知断刃两人。

    四目相对,断刃微微点了下头,无知仰起头,眨了眨眼,长叹一声:“又到围猎时了吗?你们选择的是这里?”

    秦煌的笑声戛然而止。

    高阳博眼波一转也恢复了正色。

    孝湖嘴角一翘,看了眼楚湘竹没有说话。

    唯有楚湘竹优雅的向前跨了半步,躬身道:“不错,又是一年围猎时,我们几个有幸被选在了阳州。”

    “阳州,这个地方...”

    无知看着北方,笑了笑。

    楚湘竹也随着他的目光看向了北方,有些无奈的苦笑道:“晚辈也知道阳州绝对不是什么好地方,无奈长辈择签选了这个地方,是不容更改的。”

    秦煌走到楚湘竹身旁,第一次脸色有些难看的道:“我的猎物是苦行道,看样子,你的猎物也很难!”

    楚湘竹眉头一挑:“你的猎物是苦行道,我的也是苦行道,段小妹和我说过,她的也是,老六、十六弟你们的呢?”

    孝湖双眼一眯,脸色郑重的看了看秦煌和楚湘竹,微微点头:“我的也是,又古怪呀!”

    “我的也是。”高阳博神色有些颓然:“你、你、你,我,都是同一家,今年的猎物很难啊!”

    “切,能不难吗?那可是苦行道,不过,为什么会是苦行道?”

    孝湖呛了高阳博一句,然后回头看着楚湘竹和秦煌。

    他跟高阳博绝对是没有共同语言。

    楚湘竹看了眼秦煌,然后目光从他脸上扫过,落在无知、断刃身上,眉头微微锁了起来。

    半响,他才缓缓的道:“你们说,这几个事件有没有什么关联。月末,鬼车寇边,九方阴派遣鬼蜮王进入阳州,然后我们围猎阳州,猎物是苦行道。长辈们的选择,不会无因的吧!”

    不会无因的吧?

    楚湘竹一句臆测顿时挑起所有人的心思。

    鬼车国、九方阴、苦行道、围猎。

    四方势力,除了三年前苦行道君在六扇门手下救过九方阴一条性命外,毫不相干,此时却因为揭阳县被纠缠在一起。

    楚湘竹不说出心中疑窦,谁都没有什么想法,可当他一旦说明,每个人心中似乎都隐隐约约产生一个想法,但无论如何都想不清楚,更说不清楚。

    围猎苦行道!

    世家子弟苦思冥想时,悲哥却有些激动的看着穆丰,穆丰也含笑看着悲哥。

    鬼蜮王,穆丰的老朋友了,他倒是不知道竟然会是九方阴手下,而在被他斩杀后他到有了些想法。

    难道,当年与父母成仇的幕后黑手就是九方阴吗?

    想了又想,显然是不可能的。因为九方阴比荀洛显然要差上很多,自然更不能是与荀洛平级的父母的敌手。

    不过,不管是与不是,他必然与当年的事情有所关联。

    现在九方阴与各大世家那不知所谓的围猎有关,他暗中勘察定然会有所得。

    同样,与九方阴有灭门之仇的悲哥,在此期间也会有所收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