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八十二章 相聚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淡淡的声音传来,所有人的脸尽皆色变。

    在揭阳县,孝家是天,蓝家、鲁家根本不再话下,也许唯有秦家能让他有些忌惮。

    在阳州,孝家是一方霸主,平阳虞侯也拿他没有办法。

    就算在古州、岩州他也是一言可动天地的存在,就算汝阴王、汉中王有事也只能协商,而不敢动硬。

    整个东陵王朝,孝家都是数得上数的大势力,世家、豪门没有敢忽略孝家的存在,拥有者无上的尊贵。

    可偏偏今天竟然有人在孝家嫡子面前说,没有感觉到孝家高贵在哪里!

    这是挑衅,明目张胆的挑衅,挑衅东陵王朝千年世家的颜面。

    高阳博、楚湘竹和孝湖同时色变,瞪大了双眼看着楼梯口,想要看看如此胆大的人到底是谁!

    整个六楼,也许不惊反喜的唯有悲哥。

    听到这句淡淡的话,他脸露惊喜的看着下面,激动的几乎不能自己。

    “大师兄!!!”

    “大师兄?”

    高阳博身子一正,惊骇之色一收,满脸好奇的向前赶了两步。

    他跟悲哥接触一年多的时间,虽然悲哥很少跟他谈起自己的身世来历,但若有若无间还是让他知道不少事情。而这些事与他所知的故事结合在一起,都不用分析,猜也能猜个不就不离十。

    北渊谷,三年前被九方阴连灭九门之一,也是九门中唯一漏网的嫡子。

    虽然悲哥没说过,高阳博也没特意打听过,当年救下北渊凌的是那个门派。

    但北渊凌有个大师兄,对他特别好的大师兄,高阳博还是知道的。

    刚才在街头弹龙剑法那惊鸿一瞥,高阳博还不能忘记,现在终于能好好看看这个大师兄了。

    而更让高阳博欢喜的是,悲哥的这个大师兄对他的确很好,就连孝家讥讽他一句都不让。

    够胆,够护食。

    我喜欢!

    就在高阳博眼冒金光时,一道人影重重的一步踏上六楼,身形一闪站在悲哥眼前。

    “大师兄!”

    果然是穆丰,悲哥激动得几乎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两年不见,大师兄还是那个样子,自己的师弟虽然很少有话说,但别人轻言一语都不可以。

    “老二,看你没事就好。”

    穆丰重重的一掌按在悲哥的肩头。

    “嗯,我很好!”

    喘息了一声,悲哥激动的心情舒缓下来,狠狠的点了下头,没有说什么。

    自己受了不少的伤,吃了不少的苦,但悲哥知道,陷入天涯内域两年之久的大师兄,绝对也不好受。

    天涯内域,那是什么地方呀,太玄境在里都不敢保证安全的地方,你让真元境在里能活下来都是奇迹了,难道还想要什么清闲。

    穆丰、悲哥两人四目相对,没说什么,心却都安稳下来。

    没出事,就是好事,别的还需要说什么吗?

    不用。

    他们是不用说什么了,孝湖却不干了,冷哼一声:“阁下何人,竟然敢亵渎世家之尊贵。”

    “亵渎...”

    穆丰冷笑一声,转过身上下打量一下孝湖。

    一个大约不到二十岁的少年,人长得还算清秀,修长的身形长条的脸,还有那份充满尊贵的气度,让他从里到外英俊中透出一丝儒雅。

    但是,他那狭长的眼睑里透出的阴冷目光,却让他整个人透出一股阴戾,完全破坏了那份儒雅,给人一种阴毒如长蛇般的阴寒。

    穆丰淡然一笑:“亵渎,你孝家是我的什么人,跟我谈亵渎。”

    孝湖张嘴刚想说话,穆丰一挥手。

    “我九华别院是吃你的了,喝你的了,还是靠你孝家活着了。你尊贵,在我这里尊贵到哪里了?”

    孝湖又要说话,穆丰又一摆手。

    “大世家、大豪门、大宗门,权势无双。是因为有钱,商人想发财,所以有求于你,他们才能威胁到商人;有权,官员想升官,所以有求于你,才能威胁到官员;有武,武人要突破,所以有求于你,才能威胁到武修。”

    穆丰淡淡的看着孝湖渐渐变色的脸。

    “我九华别院,不求你财,不求你权,不求你武,你在我这尊贵到哪里,我们又低贱在何处,跟我谈尊卑,给我谈亵渎,你好大的脸。”

    孝湖的眼缩了又缩,紧了又紧,最终等穆丰的话停后才喘息了一声。

    “你说的对,你不求于我,不,应该说即使你求上门来,孝家能不能看得上还是一回事。但是,这世间难道无欲无求就可以不在意权势吗?”

    说着,孝湖的嘴角高傲的翘起,用着一种居高临下的神态看着穆丰。

    “不是的,世家豪门用权财武力织就一张无边的网,无处不在的黏住世间一切,是你想躲都躲不开的。”

    “尊贵,尊贵的不是表面这两个字,而是尊贵的本身。”孝湖伸手点了点穆丰的脸:“什么叫亵渎,今天你挑衅孝家的脸面,不用任何理由,明天孝家就能灭你九华别院满门。”

    孝湖的声音压得低低,近乎冰冷的笑了一声。

    “不用任何理由,也不会有任何说法,你们九华别院就会无声无息的在世间消失,就跟一个水花跌落水面一样,不会再有任何痕迹。这就是世家,这就是尊贵,这就是低贱亵渎尊贵的后果。”

    楚湘竹神色不变的看着穆丰,看着悲哥。

    高阳博眉头一挑,满眼不敢相信的看着孝湖,似乎想不到顶级世家会这么做。

    孝子纵怒目圆睁面连怒色的看着穆丰,在世家主荣奴荣,主辱奴死是必然的事。

    悲哥淡然的看着穆丰的不用,什么也没说更什么也没做。

    穆丰嘴角一翘,笑了。

    脚步一跨,贴在孝湖身前,声音异常平淡,几乎没有任何波动:“知道什么叫做:匹夫一怒,血溅五步;十步之内。人尽敌国。”

    孝湖脸色一变,双眼微眯,瞳孔紧缩。

    穆丰淡然道:“你我相距不过五步,你的权、你的势、你的财,你所能依仗的一切都不足持,你说你的尊贵在哪里?”

    孝湖的脸色再变。

    人,终于平静下来,异常认真的看着穆丰的眼。

    那是一双平静如水的眼,显然有着坚定不动的信念。

    “你有信心一定能瞬间将我拿下,如果不能,血溅五步的是你吧?”

    “能!”

    穆丰淡然的回了一个字。

    “真能?”

    孝湖好奇的看着穆丰。

    穆丰平淡的道:“天罡巅峰的鬼蜮王刚刚被我一剑斩杀,更何况你了。”

    “哗...”

    楼上楼下瞬间响起一片哗然。

    “我可以证明!”

    哗然声尚未消落,秦煌带着一黑衣人一白衣人一青衣人和四个婢女走了上来。

    “天高楼,中州秦家嫡少...”

    这时,楼梯下一句迟来的轻呼怯怯的传了上来。

    “天高楼,这就没错了,刚才就是天高楼下剑斩鬼蜮王的。”

    楼梯下又是一度窃窃低呼。

    听声音就知道,是刚刚下去的那群大少们。

    不到一个时辰前,桥的那面发生的事情原本就是此时摘星楼最大的话题,却不想一个时辰后,话题间的主人公就站在孝湖眼前。

    穆丰那声淡然的轻喝,以及后来和孝湖之间的纠葛早就惊动五楼那群公子哥,只不过在楼梯口被秦煌一群人堵住。

    “秦家嫡少,莫不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金刀秦煌。”

    楚湘竹眉头一挑,长身而起,走了过来。

    秦煌微微侧头,看着楚湘竹摇了下头。

    一个儒雅大少爷,可惜,不认识啊。

    “四韵剑,绿竹衣,君子谦和,其坚如玉,中州楚家嫡子楚湘竹。”

    牵霞在身后低低念了一句。

    “哦,是楚世兄啊,闻名已久,小弟秦煌倒是初次相见。”

    秦煌一愣,随即高声朗笑。

    楚湘竹也笑道:“一直听闻金刀浩浩大气辉煌的秦少主有四仙婢,这位就是博学多识、无所不知的牵霞吧。”

    秦煌傲然抬起下颌,得瑟道:“这是我的骄傲。”

    然后回手拍了拍紫绛怀中金刀。

    “这不是金刀,是锄刀,农家用的锄刀。”

    秦煌一边大气的朗笑着,一边走到穆丰身旁站立。

    “中州秦家...”

    孝湖眉头一蹙,看着秦煌和穆丰贴身而战,自然明白,这是给穆丰站阵来了。

    中州秦家,孝湖自然知道,那是跟摘星楼商战不分上下的天高楼的宗家。

    名义上,摘星楼和天高楼是君子之战,实际上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中州秦家是帝都八大世家之一,势力强大,底蕴深厚,根本就不是孝家能比拟的。

    在揭阳,秦家平平和和的做着生意,看似跟孝家不相上下。其实主要原因是揭阳秦家是秦家分支的分支,并不被中州秦家在意。

    而今天中州嫡子来了,秦家的力量自然也会跟来。

    还有,他竟然跟这个家伙如此亲密,难道九华别院也是那个顶级实力?

    孝湖目光缓缓的落在门口站立的三个男子身上。

    “无知大哥...”

    还不待别人说些什么,秦煌已然惊喜的叫着,身形一闪,大跨步站在白衣男子身前。

    “无知前辈...”

    悲哥也惊呼一声,跟着站在穆丰身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