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七十九章 高阳博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摘星楼,除了武修外,大多就是一个比拼家世游戏的地方。

    一楼地方很大,大片大片的散座整齐排列,包厢很少,根本就是小门小户人聚集的地方。

    价格昂贵,除了菜肴还算不错外,根本看不出好在哪里。

    那为什么还让人趋之若鹜呢?

    为的就是那些能够有资格蹬上二楼、三楼甚至以上地方的贵人。

    不错,几乎能上二楼以上的都是既有身份的人,这些人就像黑夜里的一盏明灯,吸引着无数蚊蛾不要命的扑了过来。

    这些人都不傻,他们知道,如果有机缘搭上任何一位,都能让他们少努力数十年。

    吹捧、攀附几乎就是摘星楼的主流。

    虽然很多自负儒雅,心性高洁的人不喜,转而投到天高楼。

    但是,喜欢高高在上,喜欢站在高处俯瞰脚下,喜欢被人追捧,喜欢身边围绕一圈眼眸间闪烁着敬慕的眼神,小心翼翼陪附左右的人还是多。

    这也是那位阳州李家少爷趾高气扬的跟十六郎说,我要站在你头上,在楼顶踩你的原因。

    比拼家世嘛,比拼的不就是,谁的家世大,谁蹬的楼层就高吗?

    可惜,这位大少爷没听到十六郎的话,没有感受到十六郎平淡语气中带着那股睥睨天下的豪气。

    比拼家世,哥还没怕过谁!!!

    这话很平淡,可其间寓意却绝不平凡。

    悲哥眼眸闪了闪,得,这又是一个拥有能影响整个东陵王朝的大世家背景的家伙。

    没有说话,默默的跟在十六郎身后,一步一步蹬上二楼。

    当十六郎蹬上二楼时,那位李家大少爷并没有在二楼继续等着他们,显然他也知道,敢跟楚之容较劲的人,二三楼绝对为难不住他。

    摘星楼有一种奇怪的规矩,那就是每一楼层用餐,想要包厢就得按世家身份来定。

    基本上来说,村镇一级只能一楼大堂,然后是县上二楼,郡上三楼,府级随意。

    表面看府级世家可以除六楼外,随意在任何一层指定任何房间。

    说是这样说,但如果人多了,房间没有了,比拼的就是家世的高低。

    不用想十六郎都能知道,楚之容一定是将整个五楼全部包下,然后站在十六郎他们的头顶看他们的热闹。

    到那时候,如果十六郎憋屈的选在四楼,坐在楚之容他们脚底下,乐子可就大了。

    你会怎么破局呢?

    悲哥是没有办法更没有那个实力破这个赖皮的局。

    毕竟按武修来说,真元境的他也就能上二楼;拿家世来说,北渊谷也就是郡级世家,按照摘星楼的规矩,最多能上三楼。

    但看十六郎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显然他有十足的办法。

    想了想,悲哥骤然泛起一个想法,那就是六楼。

    刚才十六郎就说过,走,咱上六楼,悲哥没当一回事,因为十六郎说过,摘星楼的六楼,平常是不开启的,除非是有太玄境大能或是世家家主到场。

    这家伙?

    悲哥更是有些搞不懂这家伙的身份了。

    尊贵,一定十分尊贵。

    悲哥一边想着,一边跟在后面一层一层的向上走去。

    二楼,三楼,然后是四楼,五楼。

    十六郎两人刚走到五楼楼梯口,一位美貌侍女有些吃惊的看着十六郎俊美无双的面容,呆呆的堵在哪里。

    “怎么?”

    十六郎眼色淡然的扫过侍女的脸。

    “这位少爷。”

    听到十六郎的话,侍女醒过神来,媚眼娇羞的向下一福。

    “五楼已经被楚家少爷包下,没有地方了...”

    果然,悲哥停了下来,看着侍女那副娇弱无力的样子,心头一阵无语。

    这个侍女是特意选来的,毕竟不管是谁,有再多的怒火,面对如此娇柔妩媚的美女,也发泄不出来

    可惜,十六郎仍是风轻云淡的样子,眼眸在侍女身上停都没停,很随意的将手掌一伸,一块户符出现在侍女眼前。

    十六郎的户符跟穆丰、悲哥的完全不一样。

    穆丰的户符就是寻常百姓的户符,是户籍所在地的官府用牛角制成,上面刻有户籍、相貌的说明。

    而十六郎的户符却是不同,是整块紫玉雕刻,上面不仅有穆丰户符上的一切,还有世家特有的徽铭,以及世家身份标记。

    “高...”

    “哼!”

    侍女惊呼一声,然后在十六郎一声冷哼中,面带骇然的捂住樱桃小嘴。

    “带我上六楼。”

    十六郎眼色淡然看着侍女,下巴微微一挑,十分傲然的蹬上楼梯。

    “是,是...”

    侍女慌乱的应着,然后抢在十六郎前面冲上五楼。

    “六楼、六楼,大管家,接客啊,六楼来客人了!”

    她几乎是口不择言的疾呼起来。

    “什么?”

    “什么?”

    “那位大能,还是哪位家主驾到!”

    五楼一阵慌乱,然后就是噼里啪啦的冲出一堆人来。

    有措不及防的摘星楼人,也有吊儿郎当的一群公子哥。

    当一位老成的中年领着一队慌而不乱的侍女站在楼梯口两旁时,十六郎才踱着方步从楼梯口露出半个头颅。

    “这位是...”

    中年人双眼紧紧盯着十六郎俊美如花的脸,尽显愕然。

    不过,即使这样他也不敢随意表露出任何不满,因为他知道自己旗下侍女如何,这么重要的事情,是没有人敢瞎说,更不敢说谎。

    美貌侍女美眸在眼中流转,有些悲戚有些无奈的看着厢房中探出头的公子哥,然后走到中年身旁,挑起双拇指,微微俯身道:“中州高阳家,是嫡子!”

    “什么?”

    中年人脸色一变,夸夸两步站在楼梯口右侧,俯下身,异常恭谨的道:“揭阳孝子纵恭迎中州高阳嫡子!”

    “什么!!!”

    一句高阳嫡子,整个酒楼瞬间静了下来。

    悲哥呆立了,他想过十六郎背景会很强大,毕竟能不惧楚家、孝家的人,背景再弱也弱不到那里,却万万没有想到这家伙会是中州高阳世家嫡子。

    怎么可能,这么不着调的家伙会是中州高阳嫡子。

    而五楼包厢内的几个公子哥比悲哥还要惊讶,不,那步是惊讶,简直是惊骇。

    阳州李家那位,口口声称要将十六郎踩在脚底下那位公子哥,更是咧着一张大嘴,想闭都闭不上。

    “完了,完了我把中州高阳世家嫡子给得罪死了,这下可是完了!”

    “高阳博这家伙,怎么可能是中州高阳家的,他不是渚州高阳家的吗?”

    楚之容眉角挑了又挑,挑了又挑,最终还是泄了劲。

    “容哥,你知道他是高阳家的?”

    李家公子哥,呆滞中听到楚之容的话,忍不住叫了一声。

    “哼!”楚之容冷哼一声:“当然知道,不让我会挑逗他!”

    “知道你还这样!”

    “那又如何,他高阳家又不比我楚家高到哪里。”

    楚之容冷哼一声,可是当他眼睛随着十六郎一点点走上五楼,然后嘴角噙着一抹笑意看着他时,又有些颓然。

    “我和他较劲一直在渚州,谁知道他会是中州高阳家,还是嫡子!!!”

    不过,随即楚之容眉头一挑,眼皮飞快的眨动着。

    “不对啊,也没人逼迫他,他为什么要主动爆出身份呢?”

    楚之容迷惑不解时,十六郎高阳博嘴角噙着笑意站在六楼楼梯口,一动不动的看着他们。

    其实,现在大家都很尴尬。

    高阳博真要蹬上六楼,明显就是仗着主家身份欺人。

    可要让楚之容认输,他又不甘心情愿。

    一时间,双方僵持在五楼。

    就在这时,一个暖暖的温和的声音从六楼传来:“十六弟来了,何不上楼呢?”

    “六楼有人?”

    “是谁?”

    高阳博似乎也是一愣,随即望着楼上潇洒的一笑:“竟然是湘竹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