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七十八章 比拼家世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穆丰惊鸿一瞥般斩杀了鬼蜮王,一闪遁上高楼消失不见,余下瞠目结舌的百姓和激动万分的武修们。

    “那是谁?敢当街杀人。”

    “禁武令呢?城卫军呢?六扇门呢?”

    “好厉害,这就是武修吗?”

    “是啊,跟神仙一样,会飞呀!”

    百姓惊恐过后掀起一片海浪般的嘈杂声,一阵又一阵的惊呼接连不断。

    “那就是弹龙剑法吗?荀洛大侠的弹龙剑法?”

    “难道是荀大侠的弟子吗?太厉害了!”

    “果然不愧是荀大侠的弟子,真元斩天罡,几百年没听说过的战绩!”

    “问题是,他不怕六扇门缉拿他吗?禁武令啊!”

    揭阳县如此重要,朝廷也拿他十分为重,不禁驻扎精兵,就连六扇门也能与州府比拟,所以即使这里是边疆战区,一向以来也没有几个武修敢白日动武,更不要说当街杀人了。

    悲哥是在弹龙剑法当空闪耀时,身形一动,闪进一间厢房的,只余半个面孔贪婪的看着穆丰跃上高楼,一闪不见的。

    “北,悲哥,那就是你大师兄吗?弹龙剑法啊,太帅了,我发现,他比你还帅。当街杀人啊,那可是当街杀人呢!”

    十六郎激动得手舞足蹈的胡言乱语着,语无伦次到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再说些什么。

    悲哥静静的站在房荫下,眼望着天空不言不语。

    一抹温馨的笑意悄然而起,渐渐驱散了刚刚升起的冰寒。

    无为心简化出的无为真意从他心头升起,顺流而上,在他泥丸宫一番轮转后沿着脑后滑下,如同大河滔滔流淌,滑过会**形成一股热流转回心房。

    “好险啊!没想到大师兄竟然又救了我一回。”

    当心头的冰冷被无为真意转化的热流真元驱散,悲哥瞬间散出一股冷汗,人也清醒过来。

    毁家灭门杀父灭亲之仇不共戴天,北渊凌与九方阴与七彩魔域之间,那是不死不休的仇恨,无论对方势力如何的他都不会放弃。可是,他从来没有想到过,七彩魔域竟然会有这样强大,强大到十六郎一说,就有种绝望的情绪将他笼罩。

    正是这种绝望的心情让北渊凌决议舍弃师门,舍弃师傅师兄弟,甚至是靳无苔,把自己化为悲哥,然后孤独的去复仇。

    如果没有其他意外出现,在不久的将来,悲哥恐怕会变成一个没有人性亲情只知杀戮的魔头。

    因为这种绝望正是心头魔意产生,是失去了希望自然而然产生的。

    只是,悲哥太幸运了,在心魔将生未生之际让他看到了穆丰,看到了本以为因自己而殒落在天涯山脉的师兄,突然出现在眼前,矫健的身姿灭杀仇敌。

    瞬间,一股暖意萌生在心头。

    无为心简也无为而为般的自动运转,悄然间将心头魔意扼杀在萌芽之中。

    悲哥一步跨到街道中间,回头眺望着天空,点点暖流驱散身上的冰寒。

    “悲哥,悲哥...”

    十六郎轻叫了两声,跑到悲哥身后。

    “走,去摘星楼...”

    悲哥轻笑一声,转身向摘星楼走去。

    “悲哥,这不是北渊凌那小子吗?去摘星楼吗?”

    街头一道白影静静的站在那里,原本看着穆丰消失的方向刚想追去,听到悲哥的声音忍不住停下脚步,转过头仔细打量着悲哥的身影,嘴角悄然翘了起来,一股喜悦油然而生。

    “真的是他,太有意思了。咦,他也来了。哈哈,想找你们的时候,一个也不出来,不想找你们,倒是同时出现了!”

    笑声过后,白衣人身形一晃,追着街尾一闪而逝的黑影而去。

    而等城卫军巡检、六扇门捕头、官衙差役赶来时,街道上武修早已一哄而散了,余下两旁商户指指点点的讲解着刚才发生的事情。

    “都是从天高楼里出来的人?”

    事情涉及到武修,城卫军巡检带兵走了,官衙差役拱着手也走了,只留下六个六扇门捕头,为首的是个圆袂方领,曲裾黑缘的朱服青年。

    “走,进去看看。”

    想了想,青年捕头率先向天高楼走去。

    当青年捕头走进天高楼时,秦煌、岳鹏举也悄然从街头另一侧跳了下来,静静的站在那里,等待穆丰的消息。

    揭阳秦家是洛川秦家分支下的分支,相对秦家来说是十分渺小,不足为道的下属,但对小小揭阳来说,却是实力雄厚的大势力,任何事情吩咐下去,不小片刻就能得到回应。

    所以,秦煌他们什么都不用做,只消一声令下,然后等待结果就行。

    而在这个时候,悲哥和十六郎也跨步走进摘星楼。

    “唉,两位公子!”

    十六郎锦衣罗袍,悲哥手持长刀,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刚一走进摘星楼就有小二捧着笑脸相迎。

    “嗯,楚之容上几楼了?”

    十六郎翘首仰望,看到那几位公子哥果然没有老实的在一楼等着他们,不由蔑笑一声。

    “楚,楚少爷!他...”

    小二惊诧的瞪大了眼睛,眼珠扫了十六郎和悲哥一眼,然后飞快的转动着。

    “停...”

    小二刚一张嘴,十六郎伸手一摆,然后笑着用手指点了点。

    “小二哥,你可别说瞎话呦。神仙打架,小鬼遭殃,有些事你不掺和没人会记得你,你要动了心思,搞不好死都不知道咋死的。”

    十六郎俊美的脸上带着一丝玩世不恭的神态,话说的却毫不客气,甚至仔细听还有一丝阴冷。

    这让悲哥感觉有些不解。

    十六郎虽然他不知道是什么身份,想来能知道那么多隐秘大事,想来也是十分了不起的大世家子弟。

    能有这种身份的人,有必要如此针对这个小人物吗?

    “五,五楼!”

    小二略略迟疑下,就毅然决然的将楚家公子哥抛弃。

    “哦!”

    十六郎轻吟了一声,像似没看到他的样子,脚步未停就走了进去。

    “掌柜的,二楼来客人了!”

    小二眼眸连连闪烁,脚下生根般动都没动,而是扯着脖子拉着长调喊了一嗓子。

    “一个小人物,至于吗?”

    悲哥贴着十六郎身后低低问了句。

    “呵呵,悲哥,这个你不懂,阎王好见,小鬼难缠。你说摘星楼高六层,顶层据说除非有大能或是家主降临,从不开启。然后,如果我们在四楼定了房间,而他们却在五层。”

    说着,十六郎伸手拍了拍脸。

    “面子啊,什么都没了。”

    悲哥眨了眨眼,有些不懂的看着十六郎:“面子?这么重要吗?”

    十六郎笑了:“哥哥,你不知道,大世家,一切都没有面子重要。”

    伸手指了指自己胸口。

    “这个面子,不仅是自己要,长辈更需要。甚至很多时候,两个公子哥比拼,输了面子的,不仅自己丢了脸,回家还要被长辈处罚。”

    悲哥日有所思的想了想,最后还是表示不懂的放弃了。

    这就是小世家和大世家本质的区别。

    小世家务实,看重的都是本质上的收获,往往为了利益宁可舍弃一切,自然也包括面子。

    而大世家多年积累,底蕴深厚,这个时候需要的是家族名望,是世人眼中的声望,很多时候为了声名可以舍弃一切利益。

    大到宗门、世家之间的比拼,小到子弟间的比拼,无所不包无所不容。

    这是悲哥根本不能理解的。

    正想着的时候,十六郎已经领着他走到二楼入口。

    “两位少爷!”

    一个掌柜守在楼梯旁,双手抱着拳,面带笑颜的躬着身子。

    十六郎尚未说话。

    二楼就传来一声轻佻的笑声:“哎呦,小子你还真来了。”

    悲哥抬头一看,楼上那位正是在陈家出言不逊的公子哥之一。

    “来了,打你脸来了,你又如何!”

    十六郎眉尖一挑,脸上也浮现出一丝轻佻。

    “打脸,哈哈哈...”

    公子哥先是一愣,随即笑得前仰后合。

    “就你俩,也能打我们的脸,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也,我,哈哈哈哈....”

    十六郎手指点了点掌柜:“他们在几楼?”

    “啊,这位少爷!”

    掌柜的脸一揪,有些为难的看了看楼上,又看了看十六郎。

    “你别管我们在几楼,你就想想你能上几楼吧?”

    公子哥冷笑一声,居高临下的看着十六郎。

    “别为难这些小人物,不要仗势欺人,这是你在陈家说的话。行,我们不为难陈家,不为难小人物,我为难你。”

    公子哥眼中带着冷意,伸手点了点十六郎。

    “那几个钱不重要,重要的是面子。告诉你阳州李家的面子不是谁都能折的,来,上楼啊,今天爷就在楼顶踩你。”

    说着,阳州李家这位公子哥一拂袖转身上了三楼。

    悲哥眨了眨眼睛,侧头看了看十六郎,奇怪道:“就因为这句话,面子就折了?”

    十六郎耸了耸肩头:“嗯,也是也不是,有点这个原因,更多还是因为楚之容那个家伙和我不对付,在那碰上都要较较劲。”

    “和楚家少爷较劲,你的家世应该也不差,这个阳州李家的少爷,也敢这样对你?”

    悲哥奇怪的指了指楼上。

    “阳州李家,很强吗?”

    十六郎撇了撇嘴:“小家世,没见过什么市面。”

    说着一伸手,将一块户符在掌柜面前摆了摆。

    掌柜脸色就是一变。

    “你可不要跟谁都说偶!”

    十六郎高傲的像悲哥一挥手:“走,咱上六楼!比拼家世哥还没怕过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