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七十七章 偶遇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揭阳县是个很有意思的地方。地方不大,却很复杂。

    首先,这里毗邻鬼车国,所以它是边疆。

    既然是边疆,自然有通商之渠。

    两国间商贸往来,让这里变得极其繁荣、繁华。

    其次因为鬼车不时犯边,所以这里又是战区,驻军精锐,极其强大。

    所以多年以来无论这里如何战乱,都不曾影响它商都的地位。

    商都,不错,揭阳县就是阳州有名的商都。

    其实这是两国刻意约束的结果。

    毕竟,无论那个国家,战争都是政治的筹码,谁都不会为了战争而战争。

    而且战争这种劳民伤财的事物,如果没有一定的收获,谁都不会傻傻的挑起战争。

    商业,无疑是摄取金钱最好的方式。

    所以即使两国出现争战,都会刻意的避开揭阳县。

    渐渐的,这里成为两国唯一安全的通商口,并持续了数百年。

    安全、稳定,还能获得巨大的利益,这让揭阳县在有意无意间成为了商业之都。

    有利益,自然就会有纷争,并且这种纷争还会随着利益的持续继续持续着。

    纷争有很多种,有明面摆着的,也有暗地里藏着的。

    纷纷攘攘间,谁都说不清,小小的揭阳县到底有多少暗流潜藏。

    天高楼、摘星楼之间关于揭阳县第一酒楼的名头之争,就是一种纷争。

    不过这种他们争斗很文雅,没有明面上的血腥,是属于摆明在台面上的纷争。

    天高楼,大世家的产业,背后是秦家。

    摘星楼同样也是大世家产业,背后是丝毫不弱于秦家的孝家。

    虽然同样是大世家,但酒楼的经营却完全不同。

    秦家比较亲和,上到家主下到伙计对顾客都笑脸相迎,十分的亲民,所以往来间商贩百姓比较多。

    孝家却完全不同,许是因为孝家的家世比秦家悠久一些,许是因为孝家子弟文豪才子层出不穷,并且多数身居高官。这使得摘星楼匠气十足,往来间没有些身份是很难踏入二层以上。

    天高楼,只要你有钱我有位置,任何人都可随意出入。

    摘星楼则是,身份越高,可蹬层数越高,没有身份那就没有位置。

    “这个身份指的是什么?”

    北渊凌搓了搓手指头,两眼微眯的看着渐渐脱离他视线的楚家公子哥。

    许是时间久了,也许是经历多了,现在的他听到七彩魔域已经不会像以前那样发狂了。

    “武修算是最差的身份,其次是官位,然后是世家身份。”

    十六郎板着手指一个一个的算着。

    “武修?官位?世家身份?”

    北渊凌有些不明白的看着十六郎。

    十六郎仔细解释道:“修身境只能在大堂用餐,真元境二层,天罡境分境界可上三四五层,当然你要是太玄境就随意了,没有位置都可以点名任何位置,不管有没有人。”

    “其次就是官位,吏在一层大堂,然后是官职越高层次越高,懂的!”

    “世家身份,自然就是城市大小了,村镇一级是一楼大堂,然后是县上二楼,郡上三楼,府级随意。”

    北渊凌拍了拍脑袋:“这么复杂。”

    随即有些恍然,看着十六郎脸上郑重的道:“所以说,他们约定蹬上摘星楼解决恩怨其实也是在下绊子。如果他们上了三楼,而我们只能上二楼,连面都见不到还解决什么恩怨。那个家伙是跟孝家有姻亲的楚家,他们这是想要羞辱我们啊!”

    “嗯,想来是这样!”

    十六郎点了点头,领着北渊凌向摘星楼走去。

    北渊凌揉了揉眉头,小心的看着十六郎道:“那个楚家也是大世家吧?能是什么档次的?”

    十六郎随口道:“楚家啊,州以上的。”

    “州以上的,啊!层次够高的了!”

    北渊凌脸皮一紧,他现在最烦这种拼爹游戏,限制太多,比动手麻烦多了。

    十六郎瞥了北渊凌一眼,笑道:“我说的这个州是古州的州,可不是阳州的州。”

    “什么?”

    北渊凌心神一震,脚步瞬间停了下来。

    古州的州,还是以上那级,岂不是说楚家势力遍布东陵王朝。

    这个级别那里是局限于澜沧城的北渊谷能比拟,甚至说是比他师门羽化天宫还要高的顶级大世家。

    “那孝家!!!”

    想到这里北渊凌又想起跟七彩魔域有关的孝家,能与这种大世家联姻,孝家想来也不简单。

    十六郎轻笑道:“据我所知,孝家是能占据七彩魔域其中一彩的大世家,虽然不能遍布整个东陵王朝,但影响一两个州还是可以的。”

    北渊凌强制稳定着心神,努力瞪大眼睛看着十六郎:“占据一彩就能影响一两个州,那这个七彩魔域是能影响整个东陵王朝的啦,这是什么等级的势力。”

    十六郎手一伸,大拇指小拇指一翘,比划了一个六的手势道:“三山九天之下,六大霸主级势力之一,你说是什么等级。”

    说完他一把拉住北渊凌,笑道:“去不去,不是被吓住了吧?”

    北渊凌抬手甩掉十六郎的手,迈步前行,道:“我就是条孤狼,谁能吓住我,那是不可能。”

    “孤狼!”

    北渊凌清冷的吐出这两个字的时候,十六郎的心猛然一痛,脚下一顿。

    “你不是还有师门吗?”

    师门羽化天宫,十六郎听北渊凌说过。

    师傅飞羽真人,尤其是大师兄穆丰更是在北渊凌身负重伤,心神孤寂的时候说过好多回。

    北渊凌脸色一点点变冷,过了好半天才有些嘶哑的一个字一个字嘣出一句话来:“以后叫我悲哥,无门无派的刀客。”

    玄武离渊刀在北渊凌的手里被攥得咯嘣咯嘣响。

    “悲哥!!!”

    十六郎哑然,呆呆的张着嘴,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这个名字是他玩笑时给北渊凌起的绰号,却不想今朝会变成北渊凌的大号。

    “对,独狼刀客,悲哥!”

    北渊凌狠狠的一点头,双目不禁有些微红。

    他没有想过九方阴的背景会如此强大,压过羽化天宫,甚至已经不亚于羽化天宫上宗门宝仙九室天。

    想来他也知道,为了自己,羽化天宫都不见得能压上全部力量,更不用说惊动宝仙九室天来为他复仇。真要等他灭杀九方阴时,真不知道会不会将师傅,将九华山陷进去。

    师傅、师兄能将他从九方阴手里救出,恩情已经足够了。未来,他不会自私的把自己的事情强加于人。

    再说武学,经过两年的拼杀,玄武离渊刀在他的手中似乎发出前所未有绚丽的光芒。

    至于师傅所传的无为心简,他同样有所领悟。

    这一刻,北渊凌想起师兄曾经跟他说过的一句话。

    武功,不是越高越好。

    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强的。不说别的,如果能将基础武学练到登峰造极就已经不亚于一门绝学,如果练到推陈出新境界,甚至随手一招都是绝学。

    孤狼悲哥,是最好的选择。

    想着想着北渊凌冰冷的脸上甚至诡异的露出一抹微笑来。

    这抹微笑,十六郎没有看到,但没入他眼帘的却是北渊凌那尽显凄凉、孤寂的背影,眼眶一红,险些落下泪来。

    “北哥...”

    十六郎颤巍巍的一声呼叫,悲哥没有回应,而是大踏步的向前走着。

    悲哥,就是从北哥转化过来的。

    十六郎没听到过北渊这个姓,初次认识的时候,北渊凌就被他尊称为北哥,而后知道北渊凌的身世后,北哥被他调侃为悲哥。

    他从来没有想到,随口一句调侃竟然会变为现实,北渊凌化身为悲哥。

    这,怎能不让他心痛。

    你这嘴欠的家伙,多这嘴干什么,好好的事情搅乱了吧!

    十六郎一边骂着一边紧赶慢赶追了上去。

    摘星楼为了跟天高楼争锋,选择的位置距离天高楼不远,如果不是隔着一座前州桥,都能算作是在一条大街。

    前州桥,贯穿整个揭阳县的大河,天高楼占据桥东,摘星楼占据桥西。

    一东一西,雄霸揭阳县最热闹也最繁华的东街两头最高建筑。

    悲哥、十六郎两人从陈府走出,往左一拐,走不过一条街就看了天高楼。

    “看到这条街头上那座高楼了吗?那就是秦家的天高楼,穿过天高楼下不远的那座桥就是孝家的摘星楼。”

    十六郎现在是想方设法的跟悲哥说着话,希望能转移悲哥的心思,让他能开心些。

    可还不待悲哥说话,前方就传来一阵‘蓬蓬’的碰撞声。

    “竟然有人当街动手,好大的胆子?”

    十六郎一愣,随即大叫起来。

    悲哥也是一愣,脚自然而然的停了下来。

    “弹龙...见首不见尾...”

    接着就听到一声轻啸,然后光芒一闪时,一道人影飞跃高空。

    “那是...”

    十六郎闻听弹龙两个字,整个人都傻了,却不知站在他身前的悲哥望着高空人影,呆滞了。

    “那是大师兄吗?真的是大师兄,大师兄也安全的走出天涯山脉了。”

    悲哥低低的声音碎碎念的传入十六郎耳中。

    “什么?那,那就是你大师兄...”

    刷的一下,十六郎转到悲哥身前,盯盯的看着悲哥。

    悲哥的目光跳过十六郎的头顶,看着那道人影跃上高楼,一闪而逝。

    “大师兄,我好想你啊,不过你安全就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