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七十六章 十六郎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十六郎,一个很奇怪的人。

    身材修长,气质清冷,是个单凭气度就能撼人心弦的男人,他身上带有一种天然的,无上高贵的傲然。

    不是高高在上的那种狂傲,也不是拒人千里之外的高傲。

    是傲然、是高贵,并不会给人任何压力。

    尤其是他的容貌用俊美绝伦已经不足以形容,用北渊凌来说,那是异常的美貌。

    对,没有形容错,就是形容女子的那两个字,美貌。

    十六郎是个英俊潇洒、风度翩翩,可以用美貌来形容的男人。

    有着天仙一般绝美的容颜,有着举止优雅天生高贵的气度,按理说这应该是个天生的王者。

    可惜,跟十六郎接触多了你就会知道,这都是错的。

    十六郎绝对非人哉。

    北渊凌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让鬼迷了心窍,怎么就跟他熟悉的呢?

    似乎,似乎是一年前。

    一年前的某一天,北渊凌被破军山发现,破军山出动数百人围追堵截。

    围杀与反杀,北渊凌最有信心的就是山野,在哪里,他是最强王者。

    于是,在追与逃之中,他将破军山的追杀者引导进山野之中,在山野间他跟破军猎杀者破军五子展开一场狂野对杀。

    当猎杀者与猎物进行最后的狂杀对决时,十六郎莫名其妙的走进了猎场。

    十六郎没有冒然参与进这场狂杀,但北渊凌彪悍雄风却深深吸引了他。

    高贵与野蛮,优雅与狂野,在那天,在那一刻似乎就是形容北渊凌和十六郎的。

    从小生活在大世家的十六郎,那里曾见过如此野蛮的厮杀,如此彪悍的对决。

    鲜血漫天,一步不退,当战斗结束,除了北渊凌外,十六郎几乎找不到一个完整的尸体。

    那一刻,十六郎的心神皆被震撼。

    北渊凌似乎也成了十六郎的偶像般,紧紧跟随甚至寸步不离。

    “给我讲讲呗,哥哥!”

    这句话,几个月间没离开十六郎的嘴,也没离开北渊凌的耳。

    十六郎的功夫比北渊凌要强,似乎要强不少。

    如果是切磋,北渊凌认为自己要差很多。

    但如果是拼命,两人都不留手的话,十六郎绝对活不过两招。

    无他,一是经验二是心性。

    就如同高贵的牡丹与卑微的小草一般,在室内,牡丹是娇颜不可方物的美丽。但要移植到山野,不用别的,只消一场风雨就能折了牡丹的命。

    “十六郎就是没经历过风雨的花朵,他没经历过生死,不知道什么叫拼命。”

    这是北渊凌的原话。

    “北渊凌的前半生就是场悲剧,简直就是个悲哥。不过他拼命时候的姿态,太帅了!”

    十六郎眼冒精光时形容北渊凌的原话。

    从那天,北渊凌就没感觉到寂寞,因为他身后跟着一个小尾巴,时刻不离的跟着他。

    “我要闯荡江湖,真的,我走进江湖两年了,直到今天才真正接触到江湖。”

    十六郎就像一个离家出走的富家公子,兴奋的嗷嗷叫的要闯江湖。

    可是,北渊凌却知道,自己就像一团火炎,时时刻刻吸引着无数危险向他涌来。

    直到现在,北渊凌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惹到什么了,永远都有无数人在追杀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冒出一个强者,自己无法抵挡的强者出现,稍不注意就会丢掉性命。

    甚至,无数次北渊凌都游走在生死边缘,到现在还活着,北渊凌只能说幸运还伴随在他的身边,天知道那一次霉运来临,自己就被埋葬在死亡深渊。

    这个时候,他那里敢招惹十六郎。

    可惜,十六郎除了拼命不如他之外,任何一点都比他要强。

    这个家伙就如狗皮膏药般,死死的跟着他,甩都甩不掉。

    既然甩不掉,既然你不怕死,想跟你就跟着吧。

    当北渊凌无奈的认命,任由十六郎紧紧跟随后他突然发现,以前的他还像一团火苗,被动的等着飞蛾扑来。而等十六郎伴随他左右之后,被动突然变成了主动。

    因为十六郎这家伙就像一个仇恨吸铁石,时刻能吸引仇恨值,天知道什么时候就被他招惹一个强者的仇恨,然后莫名其妙的就打了起来。甚至好多时候,打完都不知道跟谁打的,更不知道因为什么打的。

    这个家伙虽然初出江湖,像个弱鸡般从来没经历过真正的厮杀,但他并不怕战斗,更不怕拼命。

    往往很多时候,不问什么原因,一听到战斗眼睛就冒着精光,嗷嗷叫着的冲了过去,噼里啪啦的率先动起手来。

    如果要问他为什么打。

    他会懵懂的说,什么为什么,打完再说。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北渊凌一路走一路打,打着打着,走着走着,他突然发现,这里似乎距离九华山越来越远了。

    可是北渊凌又不能甩开十六郎,独自去走,因为那样,北渊凌不知道十六郎能活几天。

    最后,他只能无奈的跟着十六郎蒙头向前闯。

    我就是个悲哥呀,怎么就招惹这个家伙了。

    走在揭阳县街道上,北渊凌满脸悲哀的看着精力无限的十六郎,一股郁闷淤积在他的胸口,如同火山般简直就要爆发出去。

    三天前,北渊凌奇迹般又遇到了陈啸臣,而且奇怪的是一年多没见到的山王寨削刀手竟然又在截杀他。

    这一次没等十六郎说话,北渊凌就冲了出去,噼里啪啦的将山王寨削刀手屠杀一空。

    而后,当他追上陈啸臣的时候,又正赶上五个侍卫以下克上,再度斩杀五个恶奴后,就接到了陈啸臣的委托。

    其实这不过是很简单的委托,最多不过是多走几百里的路。

    可惜有十六郎在,再简单的事也会变得不简单。即使是很简单的送款,经他手也能玩出花样。

    这不,北渊凌刚将货款送到陈啸臣家里,刚一出来,十六郎就跟几个公子哥怼上,甚至约定摘星楼上解决恩怨。

    为的是什么?

    很简单,就是因为陈啸臣的货物被劫,耽搁商户的货源。

    其实这事很简单,货物被劫,护卫被杀,在别的地方也许少见,在阳州,这个边疆处却很常见。

    谈到损失,哪家的都没有陈啸臣的损失大。

    陈啸臣已经很倒霉了,无论货物如何,其实商家都能理解。

    不过,在如何理解你也应该让人家说两句吧,毕竟货物你没送达,任何理由都不是理由。

    可惜的是,这些事情十六郎不会理解,他只是知道,陈啸臣人货两伤,货款没丢能给与赔偿就已经不错了,你还想怎么的。

    于是,口角最后变成一场争斗。

    “你说你,一个武修跟几个商贩争斗个什么?”

    北渊凌碎碎念着。

    “切,你不懂,那几个家伙是商贩吗?”

    十六郎不屑的瞥着北渊凌。

    “我知道,那几个家伙是有一身功法再身,可毕竟还是商贩不是。”

    北渊凌还是摇着头。

    “陈啸臣那家伙是商贩,那你们原来的北渊谷是不是商贩,揭阳县的蓝家、鲁家、秦家是不是商贩,这些你不懂吗?”

    十六郎优雅的像北渊凌摆了摆手指。

    北渊凌一愣,伸手指了指刚刚离去的几个公子哥:“那几个也是世家子?”

    十六郎笑着指了指公子哥人群中最后一个,还在回头看着他们的公子哥道:“那个家伙是,那身腐臭霉烂的味道,我太熟悉了!”

    “腐臭霉烂!”北渊凌乜着眼睛,瞥着十六郎:“你不是世家子啊!”

    “我。”十六郎傲然一笑:“我和他们不一样,腐朽、老败、没落的老大帝国没落的不仅仅是帝国,还有短视的老大世家。”

    说着,十六郎身子一伏,贴着北渊凌的耳边低低道:“那个家伙姓楚,跟一个姓孝的是姻亲,据说跟七彩魔域有关系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