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七十五章 悲哥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北渊凌感觉自己就是个悲哥,悲惨之极,整个人生几乎找不到几天快乐的时候。

    他记得,似乎自己只有很小的时候还是很快乐的。身为父母的第二子,没有背负太多家族里的责任,只需要快乐的玩耍就可以。

    可惜,稍大一点,尤其是发现哥哥习武天赋一般,而他习武天赋奇高之后,悲惨的命运就降临他的头上。

    不大点的孩子,天不亮就开始跟着大人吐纳,站桩,锤炼肉身。再大一点就开始了日复一日的基础功法练习,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够进入上门。

    拜进上门,求得更高级的武学,得到允许传授家族,让家族门派等级能够得到晋升。

    这是整个家族的期盼,是他与靳无苔从小被灌输的责任。

    家族唯一的卷级别的武学玄武离渊刀,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得以传授给他,这在家族里,似乎是无上的荣耀。

    而就是这种荣耀,让他背负无比沉重的负担,整整十年。

    一个十五岁的孩子,如此沉重的负担,背负了十年,这种压力压迫得他几乎不会笑了。

    如果不是有靳无苔从小陪伴,北渊凌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挺过来。

    终于,在他十六岁降临的时候,飞羽真人来了,检测过后他和靳无苔都得到拜进上门的许可。

    这一天,北渊凌笑了,他以为他苦难的日子终于结束了。

    可是,北渊凌万万没有想到,他的苦难日子不仅没有结束,其实是刚刚开始。

    九月五日,原本应该是让整个北渊谷陷入狂欢的一天,却因为九方阴罪恶的降临,这一天成为北渊凌刻骨铭心永远无法忘记的一天。

    因为,这一天是北渊谷灭族之日。

    全谷全族被屠戮一空,仅余两人存活,何等凄凉。

    一个更加沉重的负担落在北渊凌、靳无苔身上。

    七彩魔域、九方阴,这两个名字深刻的铭记在脑海,致死都不能忘记。

    人生还能让我在悲惨一些吗?

    北渊凌曾经这样想过,一年后他发现,还有更大的折磨在后面等着他。

    一年后的一天,他刚刚完成真元境的突破,原本能让他欣喜一些,却不想太城惊变,九方阴罪恶的属下再度找到他的头上。

    那一天,北渊凌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我不能将危险带给师兄弟们。

    心里憋着一股劲,死我也要带着你们闯进天涯内域,死也不能让你们舒服的、完整的、囫囵个的回去。

    人都说,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没有无尽的压力就不能逼出无尽的潜力。

    这一句话在北渊凌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真元境初期,一身真气尚未完全转化为真元的他,竟然真的从天涯山脉外域硬生生的闯进了内域,甚至因为化身为本能的潜行匿踪让他带着一身伤患的闯进天涯深处。

    只是没有想到,大师兄!。

    北渊凌每一次想到大师兄穆丰,心头都有一股暖意。

    他根本没想到,在那么危险的时候,在那么强的敌人追杀下,大师兄竟然还没有舍弃他,硬生生的追进天涯内域。

    整整三天的时间里,奔行千里,大师兄有多少次机会能退回安全之地。

    可是他没有,他没有舍弃自己这个师弟,硬是紧紧跟了过来,谋求一丝能够解救自己的机会。

    可惜,他遁进激流,并被一个神秘的黑影拽进激流深处。

    黑影是条水蛇,力量极大速度极快,在水中根本不容北渊凌反抗。

    一路疾行下,北渊凌死命的与水蛇较劲,挣扎着想要脱离危险。

    不知道过去多长时间,更不知道到了何处。

    北渊凌只知道在水蛇死勒他的时候,他将水蛇尾部几乎斩断时,河水中的鲜血引来打量水兽,一顿厮杀中他掉进一个涡旋然后从洗马川中逃了出来。

    说是陈啸臣救了他,其实并不完全。

    只能说在他筋疲力竭的时候,陈啸臣出现,给了他一块饼与一套衣服。

    虽然不能算是救命之恩,但这个情他受领了。

    毕竟陈啸臣的善意让北渊凌冰冷的心感受到温暖,人与人之间的善再一次驱散了他心头的恶。

    是的,北渊凌的心头不知何时多出一股说不出的暴戾,有幼年隐藏起来的压抑,有灭门带来的心魔,还有被追杀、将大师兄带入险境,甚至是水中恶兽物竞天择带来的狰狞。

    一切的一切,无不时刻挑逗着北渊凌心底致恶的一面。

    人之初,性本善;还是人之初,性本恶,一直都是人类智者思考而不能解决的难题。

    北渊凌知道有这个问题存在,也知道整个问题为难人类几千年,但他从来没有想到,这个天大的难题竟然会出现在他的身上。

    如此能够为难整个人类的问题,北渊凌不知道如何解决,但他切合的体会到一点。

    那就是,善能引导人之善,恶能引导人之恶。

    因为,善与恶一直在他心头盘旋。

    家族被灭,他遇到了师傅和师兄弟们。

    被人追杀,大师兄又出现在他绝望之际。

    水中遇难之后,陈啸臣又出现在他的生命之中。

    同样,在北渊凌刚刚感觉到善意时。

    雨夜的一次暂息竟然再度将他带入无尽杀戮之中,这次杀戮竟然会持续两年,却是他怎么都无法想到的。

    山王寨,北渊凌从未听闻过的绿林大鳄。毕竟一个连北渊谷都很少出入,连澜沧城都没进入过几回的孩子,怎么能直到崖州在哪里,怎么能知道崖州里有个绿林盟主叫山王寨呢?

    悄然潜入,找到鬼蜮王。

    这是北渊凌听到的唯一能让他注意的字眼。

    鬼,鬼字可以说是北渊凌的忌语。

    因为七彩魔域九方阴就是鬼门大能,他麾下所有人的名头都带有一个鬼字。

    也正是因为如此,让他被山王寨人发现,进而不管不顾的展开一场莫名其妙的厮杀。

    莫名其妙是北渊凌的想法,后来他才知道,并不是莫名其妙,而是所有被山王寨人发现的人全部杀无赦。

    那一战,持续了两天,三十几个削刀手被北渊凌杀戮一空。

    不是北渊凌杀意蒙蔽了心神,而是在他刻意退却时发现,山王寨的削刀手在追杀他的时候,竟然是有杀过没放过,将一路所遇之人全部杀灭,陈啸臣就在北渊凌退却路上。

    为了保护陈啸臣,北渊凌不得不硬扛着三十几个削刀手,悍然反杀。

    三十几个削刀手被他斩杀,仅有几个轻功好手漏网。

    就是因为这次杀戮,让北渊凌进入到山王寨必杀名单,并传阅给同盟,也让其后两年的时间里,北渊凌才会莫名其妙的被破军山、神射山的人突袭、围杀。

    同样北渊凌没有想到,两年后那几个漏网之鱼还能遇到陈啸臣,还能想起就是因为陈啸臣,北渊凌才将他们一次重要的行动破坏掉。

    当他们举起屠刀准备杀戮时,北渊凌竟然奇迹般的再度出现,终于将他们全部斩杀。

    如此际遇,如此轮回反复,北渊凌也是懵懂了。

    而此间一切,杀戮中心的陈啸臣还完全迷糊,不知道因为北渊凌让他面临两度绝杀。

    两年的时间里,无数次的杀戮,无数次的波折,北渊凌几度想要回归师门,想要看看师傅,想知道大师兄穆丰的安危,想念着既是表弟又是三师弟的靳无苔,还有小尾巴一样的小师弟柳青。

    可惜,无尽无休的杀戮始终让他未能如愿。

    很多时候北渊凌都在想,我的人生为何如此悲苦,为何我始终带给别人的都是死亡与危险。

    悲哥,这是一个新朋友给北渊凌起的新名字。

    他认为,跟他很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