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七十四章 北渊凌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穆丰硬撑着一翻身,躺在地上大力的喘息一下,一使劲坐了起来。【】

    “杀个人就把你累成这个样子。”

    清冷的声音越来越近,最后站在穆丰面前时才发现,竟然是冷漠的断刃。

    断刃淡漠的看了眼穆丰,一丝欣赏一丝关切在他眼眸间闪过。

    “杀个人到累不到哪去,就是这身体强行施展弹龙剑法,还是有点勉强。”

    穆丰大力的喘息着,淡淡的血雾从他鼻口间逸出,渐渐的由弄转淡,最后随着他吐纳频率的衰减变换变淡,直至消失不见。

    噗...

    许久之后,穆丰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气浪翻涌直射数丈之外。

    吐气成箭转瞬即至,速度快的惊人,力道也大得惊人,仿佛是将空间洞穿,震出道道涟漪向外荡去。

    “好险好险,差一点就将我肌肤挣裂,变成一个破裂的瓷娃娃。”

    穆丰抚着胸口,好似一丝后怕还挂在脸上。

    “装腔作势,好像再来一回你不会用弹龙剑法似得。”

    断刃清冷的声音毫不留情的揭穿穆丰伪装的面孔。

    “这不是一回事好不。”

    说着穆丰站起身来,抻抻胳膊蹬蹬腿,整个人好像又重活过一般。

    他刚才那话说得十分轻松,实际危险蕴藏其中,是肉眼所看不到的,否则断刃也不会紧紧跟过来为他护法。

    弹龙剑法,无上的神级功法,根本就不是小小真元境能施展的。

    真元震荡的频率,在体内循环碰撞,乃至让整个人在空中随心所动,一切的一切不仅需要浑厚的真元,还需要强横的身体。

    这种级别的功法,在穆丰惊骇世俗般施展出以前,能够现世的最低都是天罡巅峰。真元境就能施展,穆丰是有记载以来的唯一一个。

    穆丰,真的差一点肉身崩碎,再度殒落。

    幸好他有一颗大心脏,让他控制着真元将这一式弹龙剑法完整施展出来,另外不得不说的就是,他前世大宗师境界让他对真元对身体的掌控完全超越他自身境界,达到不可思议的精微地步,否则也不可能将这一式剑法完全释放,未曾留下一点反噬。

    我这算是又活一世吗?

    穆丰嘴角噙着留余生的喜悦,一步一步的走到山坡最高处。

    “很美是吗?”断刃淡漠的话语如同刀子一般狠毒:“你在尽情享受死中求活留有余生的喜悦吗?”

    “你很毒舌,知道吗?”

    穆丰很不情愿的翻了翻眼皮,但在他双眼投向远方的那一刻,欢喜在他心头绽放,断刃恶毒的话语再也听不进他的耳朵里。

    天上白云冉冉,一会儿如花,一会儿如草,一会儿像鹿,一会儿像鸟。

    左下方一条大江冲奔而来,绕过山坡向右侧奔流而去。

    阳光照耀,江水粼粼,对岸的山峦倒映在江面,随波而动恍如画面一般。

    右方土地开阔平坦,一个小村庄点缀其上,仟陌交错,被翠色浓重的群山环绕作衬。

    在一片恬静中惟只江水滔滔,澎湃奔流。

    “多么美,多么祥和的景象啊!”

    穆丰悠悠的叹息一声。

    “可惜,乱世将临,这么美这么祥和的景色也不知道能保留多久!”

    断刃继续毒舌着。

    穆丰回眸瞪了他一眼:“这么好的画面,难道你不应该豪情涌起,像大江般奔腾不止般大喊一声‘我来了!’”

    说着,穆丰冲着江面怒吼一声,“我来了”,瞬间,回音在两岸间飘荡轰鸣。

    断刃一脸正色的看着穆丰,上上下下的打量一翻后点点头:“这才像你这个年龄干的事。”

    穆丰无奈的翻了翻眼皮:“行了,行了,别调侃我了,你说鬼蜮王我也杀了,还有什么事样我做的?”

    断刃一愣,随即笑了:“不是有什么事让你做,而是有件事我认为应该告诉你。”

    “哦,什么事应该告诉我?”

    “有个人,嗯,北渊凌,应该是你师弟。”

    “什么?”

    穆丰身子一震,猛地转过头,认真的看着断刃。

    断刃一向淡漠的脸终于露出一抹微笑:“知道鬼蜮王为什么出现在萍乡,最后又来到揭阳县,并且知道十几家势力找他都不肯离开吗?”

    “是因为我师弟?”

    穆丰强忍着焦急的心态,认真的问着断刃。

    断刃点了点头:“那孩子,我听无知说,似乎和你一起在天涯内域消失的,却不知为何从弘农县的洗马川出现,然后跟山王寨碰撞在一起,单人匹马斩杀三十几个山王寨的削刀手。”

    “他没事吧?”

    断刃一说,穆丰顿时想起昨天中年商人陈啸臣说过的话,心中恍然,原来陈啸臣救下的那个报恩少年就是师弟北渊凌。

    虽然穆丰知道北渊凌安好,但仍担忧的追问起来。因为断刃所说的似乎跟陈啸臣所说不大一样。

    难道不是因为陈啸臣的缘故,北渊凌才跟山王寨犯起纠纷吗?

    断刃扫了一眼穆丰道:“听无知说,飞羽真人算你在内,一共收了四个俗家弟子。”

    “嗯!”

    穆丰点了点头,虽然他不知道断刃为何转移话题,不过仍老实的回答一声。

    “你们师兄弟感情真好!”

    断刃赞叹了一声。

    “听说,你是因为北渊凌遇险才跟着闯入天涯内域的。”

    “嗯!”

    穆丰仍然老老实实的回答着,他知道,断刃不会无缘无故提起这个话题。

    “你失陷在天涯内域,飞羽真人未归前,你道门大师兄太常道人带着四个师弟硬闯天涯山脉,接连两次都无功而返,甚至太铭道人为此还身负重伤。直到飞羽真人回归,又两次冲击天涯山脉,还是没有你的踪迹才被羽化真人叫停。”

    断刃赞叹一声。

    “飞羽真人被的不说,弟子们真是不错。”

    断刃不是多花的人,能跟穆丰说这么多,还是因为穆丰在天涯内域失踪后对这些事情不明了,他才多说两句。

    当然,也是因为飞羽真人对他的弟子,以及飞羽真人弟子们之间的感情让他从内心感到赞叹。

    “太铭师兄,二师兄!!!”

    穆丰心头也是一阵火热,他真没想到,平日交情淡泊的道门师兄竟然会对他以及北渊凌如此付出,眼眸一湿竟有些红润起来。

    “然后呢?”

    穆丰干巴巴的问了一句,隐晦的摸了摸眼角。

    断刃了然的无视着穆丰的动作,继续道:“当所有人都以为你俩定然殒落在天涯内域时,北渊凌竟然从弘农县洗马川活着走了出来,然后遇到山王寨。”

    看了一眼穆丰,断刃解释道:“嗯,山王寨本来是崖州三都府的绿林盟主,距离阳州当在千里之外,谁能想到他们竟然悄然潜入阳州。”

    穆丰点点头,这个山王寨原本他并不知道,还是昨日第一次从陈啸臣口中听说过。

    “想来他是撞破山王寨什么隐秘,被山王寨一路追杀,原本山王寨三十几个削刀手被他屠戮一空,却不想又有一路破军山的人继续追杀于他。”

    穆丰眉头一挑:“破军山?”

    “嗯,山王寨是崖州绿林盟主,破军山是渚州绿林盟主。还有一路神射山,后加入追杀北渊凌的人马,是滦州绿林盟主。三路绿林盟主齐齐出手,你这位师弟闯祸的本事不小,逃命的本事更大!整整两年,虽然他一直被追杀,一直无法回转师门,但三寨合手仍拿他没有办法,相反还让他屠灭数路追杀他的人马,这手段,不得不让人佩服!”

    断刃微微锁紧眉头,目光中也充满了疑虑。

    “滦州、渚州!”

    穆丰眉头一紧,有些迷惑不解。

    渚州他知道,澜沧城,也就是北渊凌家族的北渊谷就归属澜沧城管辖,按理说北渊凌跟破军山应该有联系。

    滦州就更不用说了,穆丰户籍就落在滦州兴德府西峡郡栾川县的牛家村。

    不过,他到没听说过滦州有什么神射山,当然,也是那个时候他两耳不闻窗外事,也没人跟他讲过滦州绿林的故事。

    “崖州与阳州的北舆郡接壤,渚州与阳州的云中郡接壤,滦州翻过天崖山外域与云中、绥陵两郡接壤。还有重阳门、乾坤宗、归元派、天擎宗,虽然不知道你哪个师弟北渊凌为什么闹成整个地步,但想来与这四宗三寨人马齐会揭阳有关。”

    断刃认真的看着穆丰。

    “先不管为什么,总之你师弟十分危险,虽然无知在找他,不过想来怎么都应该告诉你一声。”

    穆丰点了点头,一脸正色的向断刃拱了个大礼。

    “你快去吧,北渊凌应该也在揭阳。”

    断刃挥了挥手,又告诉了穆丰最后一个消息,一个跨步迈到山下,然后又一个跨步消失在远方。

    “好俊的轻功。”

    穆丰望着断刃远去的身影,身子一长,元海内一股暴动的真元再也抑制不住翻滚起来。

    强行御使弹龙剑法,穆丰非只是为了试验他对弹龙剑法的领悟所得,其实更是为了临战突破。

    他距离天罡境其实只在一线之间,真元境他压抑的太久了。

    不突破,实是因为老不死所说,身体磨砺不足,不要着急突破。如果所有需求全部达成时,破镜只是小事,瓶颈无需强求会自然突破。

    而今在他强行御使弹龙剑法,让他的身体破而后立,终于达到肉身所差的最后一块。

    终于!

    穆丰终于压抑不住。

    天罡境,水满则溢般自行突破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