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七十章 真乱啊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有鬼,的确是有鬼。

    鬼车寇边,公开的说法是五年,但大家都知道,实际上是六年。

    六年的时间里,没有一个门派出手相助,偏偏今年连着三个门派同时出手。此间必然有隐秘,只是大家猜不透而已。

    想了又想,还是没有猜出到底有什么鬼。

    猜不出来索性就不猜了,穆丰三人都是智者,不会去做钻牛角尖的事。

    车到山前必有路,事到临头自然明。

    吃饭,吃饭!!!

    牵霞不愧有巧手芊芊之美誉,虽然是在如此简陋的野店,用的还是自己带的食材,在他的芊芊玉手之下,短短时间里还是烹饪出六道美食。

    不大会儿的功夫,三个家伙就吃的酒足饭饱,岳鹏举更是连连称赞。

    穆丰提着一只酒坛,晃晃悠悠的走到一侧厢房。

    野店有三间茅舍,正面三间相连,一间厨房,两间店堂。另外东西两侧各有两间厢房,供行人居住。

    厢房十分简陋,空荡荡的,除了能挡风遮雨外,只有用几块木板铺上稻草搭成的床铺。

    不过穆丰打量一下,发现厢房虽然简陋,却很干净。

    透过窗口,清风徐徐吹来,十分凉爽也十分干燥,浑然没有一丝潮湿、混乱、脏、差的感觉。

    “在这荒山野岭的地方,能有这么一个停脚的地方,已经很不错了!”

    秦煌泡着热水脚,舒服得呻吟了一声。

    穆丰用着余光瞥了他一眼,对这个骚包的公子哥又高看了一眼。

    大世家嫡传子弟却是与众不同,享得了福,也吃得了苦。

    若是没有点底蕴的纨绔子弟,尽享奢华后让他们处于这种环境,早就怨声不迭了。那会像秦煌这样,苦中作乐还一副享受的模样。

    也只有老走江湖吃过苦的人才知道,人在旅途中,能有这么一个地方稍作休息,是何等不易。

    厢房两处,穆丰、秦煌、岳鹏举三人占据一间,老、中、青三个旅客占据另一间。

    四个婢女只能休息在车上。

    其实老中青三个旅客心中十分担忧,如果穆丰三人是个嚣张跋扈的纨绔子弟,定然会将他们三个赶走,十分不客气的占据他们早就预定的茅舍。

    幸好,穆丰三人不是。别说没提什么撵走不撵走,根本就是无视,连句话都没跟他们说。

    “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老、中、青三人虽然年龄不同,但都是老走江湖的人,知道无视其实对他们来说是最好也最希望的结果。

    夜风袭来,衣着有些单薄的人竟然感觉有些微凉。

    “也是,都已经是十月了,秋收将过,天已经有些转凉。唉,下月鬼车国就要寇边了吧?”

    老人拢了拢袖子,低声叹息一句。

    “恐怕不用到下月,一次寇边,从开始到结束不过十几天,再晚,赶到十一月就要降雪了,鬼车国,等不起。”

    中年商人捧着一杯热茶,吸溜一口,舒服得直哼哼。

    “老哥,别馋人,给一杯。”

    年轻人腆着脸凑了过来,提着一只空碗,笑嘻嘻的看着中年商人。

    “自己倒去,对了,别没大没小,给老哥也拿一只碗过来。”

    中年商人看都不看他,乌鲁了两句,然后继续吸溜吸溜的吮着热茶。

    “哦,看我着脑袋,马上就回。”

    年轻人笑骂一声,拍了下自己的脑袋,直溜一下跑进厨房。

    “老弟,心善之人啊!”

    老人笑着向中年商人拱了下手。

    “唉,都是出门在外的人,些许茶水有什么!”

    中年商人随意的拱手晃了晃,然后眯着眼眸看着天上的繁星,叹息一下。

    “商人嘛,讲的就是互助互利,今日结下善缘,谁知道那日会得到福报呢?”

    老人眉头一挑,笑道:“话是这样说,但萍水相逢的,这个福报难啊!”

    中年商人摇了摇头:“不难,不难,早年我曾如今日般,赠予一块饼出去,前日就得到福报了。唉,大赚啊。”

    老人一愣,好奇的问道:“老弟,如果没什么隐秘,说来听听。”

    说着老人还拿出一只笔和一个小本,等在了哪里。

    “老哥,你这是”

    老人笑道:“老朽是个说书人,习惯了。”

    “没什么不能说的。”

    中年商人将茶杯放下又提起一只小壶,递给刚刚跑来的年轻人。

    年轻人接过小壶,小心翼翼的将两个饭碗倒满。

    “笨蛋,满杯酒半杯茶不知道。”

    中年商人笑着伸手叩了年轻人一下。

    “唔,唔,我以为就能给我和老爷子一人一碗呢?”

    年轻人假意的躲了下,然后笑嘻嘻的将小壶放下。

    “既然给你喝了,还怕灌不饱你,”

    中年商人直起腰身,又低声唾骂一句,然后颓下笑脸,叹息一声。

    “其实,老哥不奇怪,我胆子就这么大,敢一个人跑商在外吗?”

    “嗯,是有些奇怪,我也观察了,老弟就不算大户,也不是小商小贩的,怎么就一个人骑马跑商呢?只是初识,未敢唐突去问。”

    “唉!!!”

    中年商人长长吁了一口气,声音再度压低了许多。

    “我实际带领的是一个商队,有十几个货车,二十几号人呢!可惜前日,在弘农被人给屠了,只有我带着五个护卫,因为结款晚了一步才逃得性命。”

    “什么?”

    老人和年轻人同时色变。

    “原本我以为就算损失一个商队,但能保下货款也能给商队家属一个交待。哪知道,那几个护卫见钱眼开,唉”

    中年商人幽幽一声长叹,却让老人和年轻人脸色再变。

    “难道那几个下人还该弑主不成?”

    老人、年轻人同时眉头一立,低声怒喝。

    以下克上,是人人忌讳的不赦大罪。尤其那几个护卫所图的还是整个商队家属的抚恤金,更是遭人人唾骂的大恶。

    “他们不仅要图谋货款,更是要杀我灭口。结果,一个路人出面将我救出。”

    中年商人伸出手指点了点面前的茶汤。

    “就是因为两年前,弘农县洗马川救了一个落水少年,然后赠予他一块饼,结果两年后一块饼换回我一条性命。老子,大赚啊!”

    中年商人初始还低声细语的讲着,最后却是泪流满面的吼叫起来。

    老人和年轻人知道中年商人怒吼的不是他大赚,而是商队二十几条汉子被屠,以为心腹的护卫贪财弑主,伤了他的心。

    “唉,老弟啊,看开些,虽然遇到劫匪,又遇到下人克主,但这世道,好人毕竟是多数。那个少年不是因为一块饼来报恩了吗?不过”

    老人劝着劝着,突然停了下来,看了看中年商人,又看了看中年商人的马匹。

    空荡荡的,只有他一个人和一个不大的包裹挂在马背上,不像携带巨款的人啊。

    当然,老人也反应过来,如果中年商人真是携带巨款,也不可能轻易的将这些事情讲给他们这两个萍水相逢的人。

    中年商人惨然一笑:“那个孩子是不错,身手不凡,不光杀了那五个忤逆之徒,还护佑着我毫发未伤。所以我托他将那笔财帛带回家去,交给我那婆娘给那二十几家分了。”

    老人眉头一竖,挑起大拇哥赞了一声:“老弟大气,那个小兄弟仗义!”

    中年商人摇头道:“大气什么大气,那个小兄弟既然出手救我,就不可能贪图那点钱帛。”

    年轻人也点头道:“也是,他要贪图那份钱帛,杀人灭口是很简单的。不过,老哥怎么不和他一同回去,那多安全。”

    中年商人冷笑一声:“回去,回去干什么?我让那小兄弟把钱帛带回去,是为了让家里人安心。可是安心是不够的,我那二十几人不能白死。”

    说着,中年商人眼眸闪过一丝狠毒的精芒。

    “我陈啸臣几十年行商可不是白混的,山王寨劫我货物我认,杀我的人可就别怪我不客气。”

    “山王寨!!!”老人和年轻人同时色变:“劫掠老哥的是山王寨的人马,他们怎么也来定边府了?”

    尤其是年轻人更是惊诧得站了起来,双目圆睁的看着陈啸臣。

    “山王寨是崖州三都府的,竟然来弘农县,他们过界了。”

    老人和陈啸臣一愣,随即想起,这年轻人可是归元门的外门弟子。虽然外门弟子还不能算归元门真正弟子,但也是入了籍的。

    既然入了籍,那他们就能知道很多普通人不可能知道的事情。

    例如陈啸臣虽然恨死山王寨,但他也只是知道山王寨一些他所能知道的事情,真要想报仇,还是要靠关系去求人。而不可能知道山王寨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势力,年轻人却是不同。

    听到这里,陈啸臣双眸一闪,乐了。

    崖州的势力闯到阳州杀人越货,那这个仇就好报了。

    “重阳、归元、乾坤,这又多出了一个崖州的山王寨,有意思,真有意思!”

    躺在床上的秦煌突然笑了,坐起身来看着穆丰,挑了挑眉角。

    穆丰一侧身,手掖在脸颊下,看着秦煌,也笑了:“鬼车寇边,武林宗门又加上一伙绿林大盗,我想,一定不能只是他们几个。真乱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