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六十八章 断刃的消息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马车声响,转眼就到黑影身后。

    那是个黑衣青年,听到马蹄声响,不动声色的将身子向旁一侧,让开道路。

    距离黑影尚有一段距离时,穆丰眼眸敏锐的扫过黑影的后背,腰间悬挂的一柄半截裸刀落入眼帘。

    莫非是他!

    穆丰心神一动,手忍不住一带缰绳,踏雪麒麟驹十分听话的缓下了脚步。

    人车相持,并行前进中,穆丰看清了黑影的样貌。

    嗯!是个黑衣年轻人,年龄大概能有三十出头,或许不到三十。

    他面色苍白,神色冰冷,从里到外透出一股疲惫的气息,整个人看上去比面相老成了许多。

    马车一急一缓带起的微风吹拂起他蓬乱的头发。

    一根青布带不能完全牢系他的发丝,有不少头发随风飘扬起来,露出他那张虽不英俊,但菱角分明,显得十分果毅的脸。

    眼眸好亮啊!

    虽然满是疲惫,但那双眼眸仍是雪亮圆润而有神。

    穆丰的眼神完全被黑衣青年的眼神所吸引。

    “朋友,如不嫌弃,不如搭路顺风车,如何?”

    穆丰略带缰绳,踏雪麒麟驹十分听话的放缓了马蹄,哒哒哒的跟在黑衣青年身后。

    黑衣青年似乎感到有些意外,也放缓了步伐,身形微转,抬头看向穆丰。

    穆丰的眼眸随着黑衣青年的转身,从上向下移去,最终落在悬挂黑衣青年腰间的那半截断刃上。

    黑衣青年注意到穆丰的眼神,微微一愣道:“你认识我?”

    穆丰微微摇头道:“也许认得也许是认错人了。不过,相逢何必曾相识,都是出门在外的勾当,能帮就帮点,左右不过是搭个顺风车。”

    说着穆丰一抱拳:“初次见面,栾川穆丰。”

    黑衣青年左眉一挑,颔首道:“是我多心了。”

    身形一闪就落在右车辕上,抱拳回礼道:“琅邪断刃。”

    穆丰长枪一收,顺着车辕贴着车厢插了进去,然后回头看着断刃笑了:“果然没有猜错,确是断刃大哥,我听无知大哥提起过你。”

    断刃眉头再度挑起:“无知?”

    “无知、断刃!!”

    车厢外的两人低声聊着,车厢内的六个人却都是一脸诧然。

    都是武林人,古州、岩州两地,真还很少有不知道这两个名字的。

    但他们没想到穆丰竟会与这两位大能认识,看样与无知还十分相熟,否则无知不会跟他讲断刃的事。

    “无知静坐闲耕月,断刃行前论己非!”

    秦煌双眼爆射着精光,看着岳鹏举和四个丫头,十分激动。

    “断刃,断刃竟然坐我的车”

    岳鹏举没怎么样,四个小丫头都如小鸡嘬米般激动的点着头。

    断刃,太玄境巅峰大能,向来独步行走天下,从未听闻他乘车骑马,故而才有断刃行前这句话。

    可今天,穆丰随口相邀他竟然欣然应允,乘上秦煌这足显奢华暴发户般的车架。

    真真的出乎所有人意料,也让秦煌、岳鹏举迟疑是否应该出去打声招呼,认识一下。

    犹豫,又犹豫,秦煌和岳鹏举两人最终还是坐在那里,没有动。

    “穆丰,我也知道你!”

    断刃上上下下的打量着穆丰,半天才收回目光。

    穆丰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您见过无知大哥了?”

    断刃淡然道:“嗯,无知两年前传过一道白刀令,天涯山脉寻觅穆丰一枚,猎杀九方阴鬼域门下,惹出好大风波,到今日还未停歇!为的就是你”

    穆丰嗖地直起了腰身,动容低喝一声:“什么?”

    “什么?”

    呼啦一声,车帘掀起,秦煌、岳鹏举同时从车厢内探出身来,惊骇的看着断刃。

    断刃淡淡的扫了他俩一眼,扭过头看着穆丰,又上下打量他一番道:“我此去揭阳,本是为你杀一个人,正好遇到你了,这个人就由你来杀吧。”

    穆丰的腰缓缓松弛下来,变回原来的模样,认真的点点头:“不要如此,他,是谁?”

    “鬼蜮王,天罡巅峰,哦,也许应该是半步太玄境。你,敢吗?”

    断刃神色淡漠的看着穆丰。

    “鬼蜮王!!幽玄三十六鬼王之一的鬼蜮王吗?”

    穆丰脸色一呆,随即笑了。

    鬼蜮王,老相识了,没想到断刃口中必杀的人竟然会是他。

    他也出来了,那是不是意味着,鬼蜮王进谿谷重狱,为的就是杀他呢?

    一定是了,因为他从谿谷重狱中逃脱,鬼蜮王没有了目标,自然跟着也出来了。

    只是没想到,冥冥之中自有安排,数年之后,远隔万里之遥,竟然还能让他们相遇。

    “难道是老天的安排吗?鬼蜮王就应该绝命于我手。”

    穆丰嘴角噙着笑意,习惯性的捋了一下手腕。

    手一空,穆丰就是一愣,随即恍然,他的锁链已经融到錾金虎头枪上了。

    原本四根锁链,两根在手,两根在脚。出狱后,他将脚上的两根连接到手上两根。

    有事没事捋两下,已经成为他的一种习惯。

    现在没有了,他还得适应几天。

    “老朋友吗?”

    断刃先是一愣,随后就想到无知跟他讲过穆丰与他与九方阴之间的故事,自然而然的认为穆丰是因为九方阴才与鬼蜮王打过交道的。

    “有把握就好,我在暗处给你压阵。”

    说着,断刃一拄车辕,飞身跳下,一闪再闪消失在官道之上。

    望着断刃渐渐远去的背影,穆丰回头看着秦煌和岳鹏举:“揭阳在哪里?”

    秦煌愕然回首看着无所不知的牵霞。

    牵霞笑着一指西北:“揭阳往那走!”

    踏雪麒麟驹一路北行,在天色将晚前拐进一条荒道,顺着一个急转弯爬上一个山坡,绕过那条坡道便是一条浅浅的沙河。

    “穆公子,看到那棵大榕树了吗?大榕树下有个很有名的野店,是个打尖吃饭的好地方!”

    山岗上,牵霞半个身子探出车窗,纤长细指频频点着前方。

    穆丰抻长了脖子向远处眺望。

    果然,坡道下,沙河前,一株异常高大的榕树矗立在哪里。

    榕树下有一个低矮而简陋的小院,院落里两间茅草房顶正冒着袅袅炊烟。

    “过了这里,再行千里就是揭阳县。北舆郡最西北方,毗邻鬼车过的最后一县。”

    “是那里?”

    穆丰和秦煌、岳鹏举同时眉头一皱,互相对视着看了看。

    “嗯,那里是鬼车六年前第一次寇边时的选择点。”

    “第一次寇边?”

    穆丰回头看着牵霞。

    牵霞点头道:“那次鬼车国声威浩大,前来进犯的兵马几乎达到十万之众。但虎头蛇尾的骚扰一番就退了回去。认真的说,其实还不能算是寇边。”

    穆丰眉头一皱,额头揪成一个肉疙瘩。

    “这不合常理啊!十万人,只是骚扰一下就跑掉。不说调兵整队如何繁琐,需要花费多长时间,只是十万大军人吃马嚼的要消耗多少军备。”

    牵霞也揪着小眉头,一脸思考的样子继续道:“这是第一年,但真正被所有人认同的第一次寇边,其实是第二年。这次他们选择的是从南禺国边境入侵云中。第二次是云中绥陵边境,第三次才是鬼车云中边境,第四次是鬼车绥陵边境,第五次已经靠近北舆。这次,所有人猜测是不是又回到揭阳县了。”

    穆丰仍然蹙着眉头道:“一年一次选择,他们再寻找什么突破口吗?”

    秦煌、岳鹏举看着穆丰,也努力的想着。

    其实这个疑问,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思考,却一直没有答案。

    “这不合常理呀,不论定边府有什么破绽,被他们这样逼迫,破绽也已经不是破绽了。”

    想了半天,穆丰一无所获,无奈的摇了摇头,放弃了。

    “是呀,平阳虞侯麾下也是能人无数,像他们这样连续骚扰,再细小的破绽也会被找到,弥补。”

    “可据潜入鬼车国的细作回报,鬼车仍然还在聚兵,准备十月继续寇边。选择的方向,极可能真就是揭阳县。”

    “我的老天,不想了,不想了,先吃口饭去,等明天到了揭阳县,看过在说。”

    穆丰敲了敲太阳穴,彻底不在想这些了。

    大战小战他经历不知多少场,知道,在没有详细战报的情况下,最怕的就是凭空想象。

    因为凭空遐想会给人一种先入为主的诱导,而如果这种遐想不能切合实际的话,极容易将人导入错误的方向,甚至是背离真实情况。

    这种情况是新人最容易犯的错误。

    快马加鞭,倏忽之间已经来到大榕树下野店前。

    有道是:树大好遮荫。

    在别的地方穆丰不知道,在这儿,大榕树下却见到了最好的明证。

    野山坡下,大榕树异常的高大,根粗叶茂几乎覆盖半个小山坡。

    简陋枝桠围起的院落,仅有的三间茅草房,基本都在榕树宽阔的树冠下。

    隔着院墙,能看到草房内一对老夫妻在厨房内忙乎着,唯一的一个年轻人前堂后厨的颠跑着,将热腾腾的饭菜端到一桌又一桌上。

    踏雪麒麟驹稳稳的停在野店前,三主四婢先后走了下来。

    院前是有拴马桩,可惜,拴不住踏雪麒麟驹。

    织虹随手将两驹牵到榕树下,顺着车厢底拉出一个暗箱,里面盛满了双驹的吃食。

    穆丰伸手弹了下衣衫,跟着一走一晃荡的秦煌走进野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