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六十六章 真元如海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好精准!”

    “半步天罡!”

    “好枪!”

    穆丰灵巧的一枪,让岳鹏举、秦煌和四个婢女同时色变。

    即震惊穆丰轻描淡写这一枪的威力,又震惊这枪对真元传导之通透。

    他们是亲眼看到这枪一步一步如何制成的,也看到穆丰出手一刺一挑的随意,同时他们更知道踏雪麒麟驹的桀骜。

    一切一切的发生,他们顿时明白穆丰,绝不寻常。

    秦煌往前一靠,倚着车门轻笑道:“穆小弟,你这把枪绝对能评上神兵级,看不出呀,你好似兵器大家。”

    穆丰淡然将长枪横在双膝上,摇了摇头:“我只会制枪。嗯,枪头不错。”

    秦煌眉头一挑:“仅是枪头不错吗,唔,织虹、牵霞是很强,整个我知道。”

    穆丰的手轻柔的在枪杆上来回抚摸着,温柔的像是在抚摸女人的腰、女人的背。

    “里面枪杆是一位前辈赠给我的。”

    说到这里,穆丰嘴角微微翘起,似乎老不死吹胡子瞪眼睛那副得意的这样子就浮现在他眼前。

    “至于锁链,是我用了十几年的武器。”

    母亲,十几年过去了,穆丰对母亲的样子似乎有些模糊了。

    实际上武者的记忆很好,对很多事都不能用道理来讲。不想忘记的东西,一辈子过去,到死都不能忘记。

    可偏偏母亲的样貌,穆丰就是感觉有些模糊,都快记不得了。

    苦笑着穆丰摇了摇头,母亲是母亲,感动是感到,可她,真的无法进入我的心里。

    穆丰知道原因在那?

    他毕竟不是幼儿入胎,虽然血脉相连让他承认穆静文是他的母亲,可是成人的思维,成人的想法左右着他。

    甚至是在某种程度上让他否认她的存在。

    毕竟他总是将自己当作一个成人看待,这让他无法把一个比自己小的女人当成母亲来看待。

    尤其这个女人还一半疯癫一半傻的。

    “哦,知道了。”

    秦煌貌似理解的点了点头。

    那根不起眼的木棍原来是一位前辈赠予的,那就绝对不是凡品。铁链还是常用的武器,穆丰能这么说,显然它已经有些通灵。

    有这两样东西作为基础,制造出一杆神兵,并不是什么难事。

    想明白后,他盘膝坐在地板上,拍着厚厚的熊皮垫道:“那,此去云中,只是为了蛮缭寇边吗?”

    岳鹏举贴着秦煌坐了下来,瞅着秦煌笑道:“我的一身所学传承山中老人,如果你知道山中老人的来历应该明白我所想的!”

    秦煌一愣,皱着眉头略做思索,随即眼眸一瞪,有些诧然道:“山中老人早年似乎是军伍出身,难道你还有军中报国的想法?”

    岳鹏举一笑道:“为什么不呢?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我之所学皆为行军布阵,军阵冲杀,不用在军武之间,又能做什么用?”

    说着他看着车外空旷的山野,淡然道。

    “难道我还能如绿林,走江湖,将这大好身躯投入到那沼泥之中不成。”

    秦煌奇怪的看着岳鹏举道:“也有许多世家宗门对你这种人才需求若渴呀!”

    岳鹏举撇了撇嘴道:“世家、宗门,他们跟这些绿林大盗,江湖帮派有什么区别吗?”

    秦煌一挑眉头,略略有些怒意道:“天壤之别,天使与泥不可同日而语,怎能与之相提并论。”

    “在我眼里都是家国百姓的蠹虫,没有区别!”

    岳鹏举仍是淡然的看着外面的风景。

    秦煌先是一愣,随即指着岳鹏举哈哈大笑起来:“没错,没错,可算是碰到一个敢说话的人了。织虹,上酒来。”

    “爷,您要春秋椒浆酒,还是富平石冻春,或者是西京金浆醪呢?”

    织虹俏生生的问着。

    霓虹笑着道:“这还用问,今儿少爷高兴,自然要饮金浆玉醴的西京金浆醪啊,大口喝酒开怀畅饮啊!”

    话音刚落,穆丰冷不丁插口道:“有富平石冻春,给我来一碗。”

    “哦,穆小弟,你也懂酒,来来,都来富平石冻春。”

    秦煌稀奇的转过头看着穆丰,大笑着向岳鹏举找了招手。

    岳鹏举连连点头,身子一扭倚在另一侧门框上。

    穆丰两眼迷离的看着远方,口中轻吟:“陵山云里拜,渠路雨中巡。易得连宵醉,千缸石冻春。”

    霓虹一呆,望着穆丰的背影久久未能说话。

    秦煌后背向后一靠,哑然而笑。

    就连岳鹏举都忍不住叫了起来:“好诗,好诗,清雅明白,有此好诗当配好酒,来来,我也要品尝品茶富平石冻春的美味。”

    秦煌的身子猛地向前一弹叫道:“到了云中,一定要痛饮千缸石冻春。”

    穆丰笑道:“我陪你,八月剥枣,十月获稻,为此春酒,以介眉寿,现在这时月正是酿制石冻春的时候。一年窖藏,其实也是畅饮石冻春的好时候。”

    仅是一笑,就是春暖花开,所有人心情不自觉的亮了起来。

    “好气势,当畅饮!”

    秦煌毫不在意的拍起车板上的熊皮,闹得整个车厢砰砰直响。

    “来石冻春,畅饮!”

    岳鹏举也凑着热闹,框框的拍着车板。

    四个丫头侍候三个男人,自是容易的狠,未等车厢响起几声,石冻春就送来了。

    “石冻春,富平石冻春,多少年没闻过它的甜香了。”

    穆丰双眼迷离的看着眼前的美酒,眼眶忍不住又湿润起来。

    平日里,穆丰的心境不会如此易动的。

    只是今日不同往日,首先是他措不及防下见到錾金虎头枪头,为了成品将母亲的兵器都融了进去。

    再一个就是富平石冻春的出现。

    这酒,是前世他常喝的酒,没想到今生竟然也能遇到,而且还是同一个口味。

    接连都是能触动他心境的旧物,哪能不让他心情驿动。

    至于真情外显,是他不想控制而已。

    穆丰是有武学大宗师的阅历,大宗师的心境,更有大宗师的学识,他知道,心情心境这东西,不是压制、压抑就能成长的。在适合的时间里做恰当的疏泄,往往比一个劲的控制和压制要好的多。

    堵不如疏,老祖宗大禹用事实过告诉我们。

    “我们去哪里,怎么走?”

    痛痛快快的饮下一碗石冻春,秦煌傻傻的看着穆丰问了一个很傻的问题。

    然后穆丰傻傻的一回头给了他一个傻傻的答案:“不知道?”

    哐的一声,秦煌的头狠狠的碰在门框上。

    “不知道,你和我说,想去哪儿都不知道?那你告诉我,你到底想要做什么?这个知道吧?”

    秦煌恶狠狠的看着穆丰。

    哦,是穆丰的背影。

    “找人?”

    穆丰一仰脖,将整碗的石冻春倒进口里。

    “倒酒!”

    碗啪的一下砸在秦煌的身前。

    “啊,找人,找谁?”

    秦煌很自觉的捧起酒坛,稳稳的倒了满满一碗酒。

    尾指一挑,满满一碗酒倏地一声飞起,越过穆丰的头顶,轻巧的落在穆丰手里。

    “荀洛”

    穆丰拉着长音带着悠长的情感回了一句。

    一仰脖,又一碗石冻春倒进口里,咕咚咕咚咽了下去。

    “荀洛,是大侠荀洛吗?”

    秦煌抱着酒坛嗖的一下挤在穆丰身旁,十分狗腿的双手捧起酒坛,给穆丰小心的再度斟满。

    原本四个丫头对穆丰十分大牌的让自己公子倒酒很不满意,此时却是不然,竟然也呼啦一下挤到门口,小心的侧过耳朵倾听起来。

    “是,大侠荀洛,或者柳东篱也行!”

    穆丰举起酒碗,没喝,声音幽幽的传了出来。

    老娘的事,穆丰感觉到,不仅荀大叔直到,柳东篱应该也知道,只是他们不告诉自己而已。

    可是,我现在已经成年了,功法虽然没有突破到天罡境,只是听从老不死的话,压抑着,苦苦压抑着而已。

    否则,早在双子峰就突破了,甚至努努力,不压制的话,现在他的功力突破到天罡巅峰也说不定。

    苏云、无知都和他说过,十六岁完美筑基,然后突破到真元境,十八岁突破到天罡境,二十四五岁准备突破太玄境,二十五六七岁稳固太玄初境。

    这是大宗门大世家眼中真正天才走的道路。

    苏云、无知都是按照这般套路修炼至今。

    苏云年纪比无知小点,二十四五岁的样子,半步太玄,十足的天罡巅峰。没有突破,还在辛苦的压制着自己,希望基础再夯实一些。

    三年过去了,现在早就应该是太玄境了吧。

    无知比苏云大点,二十六七岁,他的进度稍微快点,已经是太玄巅峰,近乎半步凝神的样子。

    不过步入太玄境后,无所谓压制不压制的了,因为武学境界最大瓶颈就是凝神境。

    无数人,尽一切力量巩固境界,夯实基础,为的就是突破凝神关。

    因为突破太玄就已经消耗大半潜力了,有基础,有资源,许多人都能突破太玄关。

    但凝神关,却将九成的武修卡在了那里,终生都无法突破。

    就好似谿谷重狱那七位顶尖猎食者,大肚汉那样。

    不过,穆丰十九岁了还没有突破,显然已经不适应大宗门那套理论。

    不是穆丰不能突破,也不是穆丰不想突破,他是听从老不死的话,二十岁突破天罡才是最适合的,因为他必须要达成真元境大圆满。

    一个连大宗门大世家都很难达成的,真元如海境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