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六十五章 枪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金簪,穆丰打开看过,那还是在小牛谷柳如士的竹园里。

    没有什么神秘,是粉姑婆一身武学传承,由蝇头小字书写的一卷金箔。

    粉姑婆是看不到出狱的那一天,希望穆丰有朝一日逃出生天,能将它交还给自己的家族。

    其实粉姑婆也不知道穆丰有没有出狱那一天,交给穆丰不过是个盼头而已,否则也不能跟穆丰说,不用强求的话。

    可谁知道,粉姑婆那么幸运,只是第二天,荀洛就将穆丰救了出去。

    而,穆丰真把金簪当回事,很是仔细的讲给秦煌听。

    秦家是个大世家,是个比苏云家族更加强大的大世家,开花散叶,遍布九州。可不是柳家、尤家那种偏安一隅的小家族。

    “粉姑婆,貌似听说过这个名字。”

    秦煌看着穆丰眨了眨眼,其下却没细问。

    招了招手,将这事吩咐给身后婢女。

    秦煌这几个婢女让穆丰十分羡慕,她们并非仅有美丽的容貌,而是各有分工,各执其能。

    捧刀那位武功奇高,甚至在两年前的北渊凌之上。

    其余三位,有文采飞扬、多谋善断的,有博学多识、无所不知的,还有一位妙手玲珑、巧夺天工的。

    当然她们最主要的是,听话。

    这不,听说穆丰需要一柄枪头,妙手玲珑的织虹立马拉着博学多识牵霞走进铁匠铺,白日时光就给穆丰拿出一只四棱枪头。

    枪头若锥,其刃为四棱,筩状镏金虎头形,虎口吞刃,形如麦穗,乃白金铸就,锋锐坚不可折。

    “是錾金虎头枪!!!”

    穆丰捧着枪头心神大震,热泪盈眶几乎不能自己。

    錾金虎头枪啊,那可是高宠所用的宝枪,牛头山一战后被穆丰继承,跟随他征战八方,郾城大捷直至小商河一役,用的都是他,乃是穆丰一生的挚爱。

    跳选枪头,穆丰从没想过要用他,任由着织虹、牵霞做主,却没想到两位婢女竟然会为他选出錾金虎头枪。

    “今生你还要与我相伴吗?”

    穆丰滴滴热泪顺着两腮洒落枪尖。

    “公子?”

    两个小丫头看着穆丰泪流满面的样子,低声呼叫着秦煌,怯怯的不敢上千。

    “没事,应该是穆兄弟触动心神,跟你们没关系。”

    秦煌叹息一声,转过头安慰着两个小丫头。

    “穆兄也是有故事的人啊?”

    岳鹏举拍了拍手中提着的一个包裹。

    包裹里哗哗直响,那是在等待枪头期间,他特意取来的,里面显然是他的兵刃。

    “是上品沥泉神枪吗?”

    秦煌眼眸一闪,毫不避讳的问道。

    “嗯,还有剃云刀。”

    岳鹏举也不忌讳的看着秦煌,更将剃云刀特意提了出来。

    他也不是傻蛋,不会不知道秦煌对他有所图谋。

    “呵呵,你不用提防我,我这人做事一向光明磊落,辉煌大气。”

    岳鹏举上下扫了一眼秦煌,看着他的装扮撇了撇嘴。

    “你的品味的确够辉煌大气的,办事嘛,还要观察观察!”

    “唔唔,你说的没错,等我们到云中你就知道了。”

    秦煌十分认同岳鹏举的话,甚至还连连安抚自己的四个小丫头。

    因为这四个小丫头都纷纷怒瞪着双眼,鄙视着岳鹏举对自家主人品味的调侃。

    这个时候,抹了把脸上的泪水,提着木棍往上安置着枪头。

    “上车来装吧!”

    要不说秦煌的四个丫头各有分工呢?

    紫绛捧刀以为卫,片刻不离身,霓虹这时调来秦煌的专驾等在哪里。

    也不怪乎秦煌一直叫嚣自己办事辉煌大气呢?

    不仅他这一身装备金碧辉煌,就连座驾也是高人一等。

    两匹踏雪麒麟驹拉着一架小房间般大小的车厢,金丝楠木为车厢,千年铁树为车辕,里面更有紫檀雕琢的方桌,就连地面铺就的都是雪山白色暴熊的皮。

    看似奢华,但你不能不赞叹声大气。

    反正岳鹏举从小到大都没见过这种暴发户似的场面。

    “走吧。”

    穆丰却是毫不在意,仅是淡淡看了眼方桌上的食物,就转回车辕,修饰起木棍来。

    “竟然没震住他?”

    秦煌一直观察着穆丰,看着穆丰平淡的脸,还有平淡眼,他发现穆丰是真没在意这些。

    没有震惊,也没有意外,甚至连岳鹏举的那种鄙视都没有。

    秦煌是不知道穆丰前世的底细,知道就不会奇怪了。

    穆丰自小在高宠家长大,那是大世家熏陶出来的品味,不能当寻常人看待。

    高宠何许人也,是宋初开平王高怀德之后,先祖为五代十国第一名枪高思继。

    高思继如何就不说了,单说他儿子高行周,后汉封临清王,后周封齐王。孙子:高怀德北宋封渤海郡王,其妻燕国长公主,宋太祖赵匡胤之妹,那是宋太祖的妹夫。

    论粗俗,或者说暴发户品味,穆丰也不是没品尝过。

    牛皋、董先、吉青这些绿林莽汉样的人物,可都与穆丰相交多年,什么奢华土鳖的品味没有,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没看到,秦煌这算得了什么?

    木棍筩进枪头,附在筩侧用于绑固枪头的环纽,被从小就锁住穆丰双腕的锁链扣紧,然后沿着枪头一路连环缠绕的编到枪尾,打了一个结,形成一个枪攥。

    虎掌用力一攥,压制、摩擦,再压制、再摩擦。

    渐渐的,铁锁深深的嵌进木棍之中,木枪也变成了铁枪,鸭蛋粗的铁枪。

    这对锁链是穆丰母亲穆静文生前所用的武器,自从九岁那年发威以来,就一直锁着穆丰,甚至一度是穆丰最强也用得最多的武器。

    可今天,有了錾金虎头枪,前生穆丰的最爱后,锁链也就用到头了。

    不过融进大枪里,锁链也不算浪费,更不是被尘封,他还是穆丰最爱也最强的武器之一。

    “这是母亲留给我的,它会陪伴我蹬上武修的最高峰。一定”

    枪杆掖在腋下,单手一挺,枪头弹起。

    左手一送,顺势作了一个微挑。

    真元顺着铁链渡进木棍,然后直达枪锋。

    寒光,一闪而逝。

    凌厉的金锋脱枪而走,瞬间划破虚空,在踏雪麒麟驹头顶呼啸而过。

    咔咔

    两声轻响,道旁的树枝轻松被斩断,哗楞楞的跌落地面。

    聿希希

    两匹踏雪麒麟驹仰天一声嘶鸣,十分温顺的呼啦啦的跑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