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六十四章 想法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坐下、站起、走。

    进屋脱衣,换装出屋。

    穆丰犹如木偶一般,被尤绡红支使得溜溜转,还不得不端起一副开心的样子。

    看的成衣铺里两名中年,成衣铺外两名青年连连咂舌。

    还不好意思走开,毕竟把一个大男孩放在两名少女面前脱衣换装的,不太合适。

    其实,不单是尤太忠感觉不太合适,穆丰更是尴尬。

    再怎么地,他也是个大男人,衣服架子般的让一位少女摆弄,怎么想都不对劲。可是当他看到尤绡红欣喜、兴奋而浑无他念的脸,再如何不合适,也说不出一个‘不’字来。

    “这是个纯真得如同一张白纸般的少女,被父亲宠爱,娇憨、痴迷在自己的世界里,从未被俗尘玷污。”

    一时间,穆丰竟然不忍心打破少女美丽环绕的世界,任凭她随意摆弄。

    穆丰知道,少女是有些娇憨,却并不傻呆。他如果说出一个否字,少女恐怕就能警醒,然后思考。

    于是,世俗间的条条框框就会将她笼罩。以后这般纯真的笑容,恐怕再也不会出现在她的脸上。

    她还是会笑的,只不过那时的笑容不再是这般天真烂漫,不再是现在这般如百灵鸟般的轻灵。

    穆丰已经不知失去这种纯真多少年,但他愿意为少女能多保留一天的纯真尽一份心。

    一件公子服换过、一件儒服换过、一件武士服换过。

    穆丰不厌其烦的听从少女的话,换了一件又一件服饰,木偶般的走来走去,木偶般的换来换去,直到最后几乎失去了自主思维的能力。

    “太棒了,将然我把制作的衣服都试完了。”

    终于,尤绡红一声惊呼停了下来,然后和云锦欢快的拍起手。

    “小姐,小姐,看看,我记的对不对,有没有什么疏漏。”

    云锦捧起一叠宣纸,笔墨重彩的记录着,穆丰刚刚试过衣物的不足和缺陷。

    “穆师兄,我重新修改过的衣服,还要劳烦您试装的!”

    尤绡红堆起了一脸微笑,眉目间挤成了一道月牙儿。

    忽闪忽闪,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小心翼翼的看着穆丰,一副讨好祈求的样子,深恐穆丰会拒绝。

    “等我有时间的!”

    穆丰呆了一下,虽有些不愿意,却并未一口否决。余光扫了眼尤太忠,正看到他拼命的点着头,遂晃了晃还有些悠悠忽忽的脑袋,飘忽不定的回了句。

    “好啊,好啊,正好我修改也需要时间,咱们就这么说好了。”

    尤绡红却没听懂穆丰话里留下的陷阱,兀自欢快的看着堆满整整两大桌的衣物,一脸无尽的满足。

    看着尤绡红粉嫩的脸上因为兴奋而泛起的潮红,还有她月牙样弯起的眉眼中、微微翘起的嘴角上,兴奋、满足毫不遮掩的尽皆流露。

    显然,尤绡红的追求,她的最爱,除了父亲外从来没有人满足过她,而看尤太忠虽是不错但绝不完美的身材,根本达不到她的要求。

    穆丰是第一个,应该也是唯一一个适合她需求,经过尤太忠允许,并完美满足她所求的人。

    祈求穆丰满足她愿望的第二次试衣,尤绡红不知道穆丰能还是不能应允,但即使得到的是模棱两可的答案,她也十分开心了。

    穆丰应着尤太忠的要求,哄骗着她,其实尤绡红何尝不是自己哄骗着自己呢?

    世家小姐与陌生男子,一次美妙的邂逅,留下永久的记忆,其实也很美丽。

    谁还会奢望有第二次呢?

    穆丰满眼怜惜的看着尤绡红,穿上冰柱罗袍,悄然向尤太忠、秦无宥拱了拱手,提着木棍飘然离去。

    “这孩子不错。”

    秦无宥望着穆丰、岳鹏举,还有秦煌一主四仆五人的背影,肯定的点点头。

    尤太忠硬挤出一抹不知是悲是喜的笑容:“是不错。”

    然后贴到秦无宥耳边,压低了声道:“我都看出,那孩子整个人都木了。”

    秦无宥想了想穆丰刚才那副模样,忍不住伸手点了点尤太忠,强忍着笑意道:“我也看出来,你老小子一直暗自给那孩子作揖呢,他是被你给害了。”

    尤太忠怅然道:“我不是为了给这丫头留下一个美丽的梦吗?”

    说着,尤太忠看着宝贝闺女主仆二人,忙前忙后的收拾着两大桌衣物。

    “丫头一向痴迷制衣和刺绣。刺绣好说,制衣女装,宅子里有的是女仆为她试衣。可这男装实在难办,就我这年岁,就我这身材,能穿出什么好看来。我又没给她养出个哥哥弟弟的,多少年呕心沥血,辛辛苦苦制成的衣物都挂出灰来了,也没个人能给她试一试。唉...”

    尤太忠极目眺望着穆丰远去的背影,突然咬了咬牙。

    “虽然有些对不住那小子,为了我的宝贝闺女,等他们云中归来,我一定拎着这家伙,再给我闺女试一下。”

    秦无宥魁梧的身子猛然一抖,忍不住伸手点了点尤太忠:“你,够狠。”

    突然,秦无宥似乎想起什么来,一探头,压低了声音笑道:“要不,我把秦煌也给你拉来,一起给你家宝贝闺女试衣。”

    尤太忠一撇嘴,乜着眼睛,一副十分瞧不起的样子看着秦无宥:“就你大侄子那身材,能行吗?”

    秦无宥一愣,眨了眨眼睛有些明白了:“你不是让穆小子给你宝贝闺女试衣,是试婿吧?”

    尤太忠也飞快的眨了眨眼睛,有些沉吟的看着忙前忙后的尤绡红,半响无语。

    秦无宥一呆:“我去,你不是真有这种想法吧,你还不知道穆小子的底细呢?”

    尤太忠缓缓吁了一口气道:“看那小子的样子,人似乎不错,长的不错,身材不错,脾气也够好,能跟我闺女对脾气。应付六扇门人,有理有据有勇有谋,不莽撞。功法虽然不知道,但听他说,是从天涯山脉内域走出,真元境巅峰,应该也差不了。”

    摩挲着下巴,尤太忠回忆着这半天穆丰的表现,越想越是感觉穆丰这人不错,他忍不住盘算起来。

    “如果,那小子在有个不错的出身,也是个好选择。”

    秦无宥飞速的眨了眨眼睛,看出尤太忠真的在认真考虑穆丰的样子。

    一挥手,店铺外颠颠跑进一个汉子来。

    秦无宥在他耳边细语两句,汉子点着头又跑了出去。不多会儿的功法,就听到一阵马蹄声,哒哒的远去。

    “你做什么?”

    尤太忠问道。

    “让人给秦煌传给话,替你打听下那小子的根底。真要给丫头寻门亲事,咱不能找个不明不白的人。”

    秦无宥想了想,又一挥手,再度招来个汉子,又嘀咕起来。

    “这,又是咋的了?”

    尤太忠看着秦无宥问道。

    秦无宥哈哈一笑:“那小子不是说他是兴德府西峡郡人吗?我派个人去小牛谷柳家问问,看看知不知道穆丰这个人。”

    尤太忠终于无语了,啪的一下拍脑门上。

    “咦,咋了,尤老兄。”

    “我说那是我家宝贝闺女,还是你家宝贝闺女啊,你这么着急。”

    “咱家,这不是咱家宝贝闺女吗,再说,不管成不成,有备无患吗?”

    “对,这倒也是啊,让你家飞蛾给我多打听打听,仔细点哈。”

    两个无良大叔,暗地里神神叨叨的暂且不说。

    “啊切,啊切!!!”

    一路奔行,转眼走到桐城关北街繁华街道上的穆丰,不知为何,喷嚏打个不停。

    “哈哈,有人念叨你呢吧?”

    穆丰是一个喷嚏,秦煌就一个哈哈,而且他那双色眼还一个劲的贱贱的瞟着他,充满了调侃的味道。

    “别瞎说,一个小丫头,你也能瞎想。”

    穆丰瞥了眼秦煌,他发现,这个大世家出身的家伙身里话外流露的都是江湖人气息,竟然不是高冷范的贵公子。

    “还小丫头,不比你小多少吧,你,有二十吗?”

    秦煌扫了一眼穆丰,又扫了一眼岳鹏举。

    穆丰揉了揉鼻子:“改年二十,咋的了。”

    秦煌一摆手:“那就是小孩子,跟那小丫头没差多少。”

    “切...”

    穆丰一甩脸,转身停在一个铁匠铺前。

    “咦,怎么不走了?”

    秦煌、岳鹏举同时也停了下来。

    “要去云中,准备一下武器。”

    穆丰动了动手中木棍。

    此时他身无长物,只有一根木棍,还有一个不大的包裹。

    翻了翻包裹,三四本书,一沓银票,还有两根锁链一只金簪。

    “金簪,你带这玩意,不是小丫头偷偷给你的吧?”

    “别瞎说,这是穆兄的。”

    秦煌不知道穆丰原本就有一个五彩斑斓豹的包裹,岳鹏举却知道,伸手一拉秦煌。

    穆丰笑了笑:“这是一位前辈给我的信物,让我找一个人?”

    秦煌一愣,随即笑道:“找人,问我啊,整个我熟!”

    穆丰眨了眨眼,顿时也笑了。

    这支金簪是粉姑婆交给他的,里面有粉姑婆的传承,当年是希望他有出狱之日的话,寻到她的后人,转角予他。

    可惜,穆丰不是在小牛谷,就是在羽化天宫,再然后就掉落双子峰谷底,根本没有机会,更没有办法去寻找。

    秦煌的主动,让他有了想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