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六十三章 尤绡红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尤太忠、秦无宥没有说话。

    岳鹏举还有些懵懂,不知道秦无宥、秦煌此次前来,目标是他。

    穆丰想到了,看了看秦无宥,又看了看尤太忠,突然笑了。

    秦煌静静的站在那里,没说什么,却成为所有人的中心。

    而他,同样什么也没说,却似乎被所有人遗忘了。

    穆丰用着余光扫过秦无宥,又略略扫过秦煌,微微颔首。

    秦家,大世家吧。

    秦无宥不说,单单就这个秦煌,就一位不弱于苏云的天才。

    天罡境,在他之上,也在岳鹏举之上。

    幸好,他们没有仗势欺人。

    也幸好,尤太忠率先挑明了要保岳鹏举。

    否则,事情还真难办。

    虽不知道秦煌想要岳鹏举什么东西,但都知道那一定是山中老人留给岳鹏举的,岳鹏举显然不会轻易交出去。

    如此一来,矛盾产生了。

    秦无宥为了秦煌,一定是想夺。

    而尤太忠看在山中老人的面子上,定然是想保。

    关键的关键是,尤太忠和山中老人两人,从未曾见过面,仅是神交之友。

    谁都不知道,尤太忠会帮岳鹏举到何种地步。

    其实在穆丰看来,单单一个神交之友,尤太忠能抗住秦无宥第一波压力,已经足显仗义十足了,真的不能要求更多。

    尤太忠、秦无宥、秦煌、岳鹏举一时间都没有说话,因为他们不知道说些什么是好,场面骤然冷淡下来。

    这时红墙外,一个小丫头喜吟吟的跑了进来。

    穆丰眉头一挑,一把拉住岳鹏举向尤太忠一拱手:“尤伯,我的衣服制好了。”

    “哦!”尤太忠抬头看了一眼跑来的小丫头,点点头:“云锦来了,你俩去吧!”

    穆丰和岳鹏举同时向秦无宥拱了拱手,秦煌点头致意后,转身离去。

    “咦,这位是?”

    似乎这个时候秦无宥才想起,还有一个陌生少年在,脸色顿时一变。

    秦煌也是一愣,眉头顿时一皱。

    竟然忽略了,还有一个人在。

    不怪他们爷俩同时色变,到他们这个境界,身边别说站着一个人,就算蹲着一只阿猫阿狗也不应该忽略。

    可偏偏,穆丰一直就站在哪里,而他们真就忽略了。

    因为什么?

    是气息,是这个少年完美的收摄自身的气息,规避了他们的感官,让他们自然而然的将他忽略。

    这是什么功法,竟然能够做到这种程度。

    绝不是普通人?

    秦无宥和秦煌的目光同时落在尤太忠身上。

    尤太忠显然也没有想到穆丰能做到这种程度,直到秦无宥两人的目光落在他身上时,他才骤然反应过来。

    眉宫一紧,尤太忠才缓缓道:“他是从天涯内域走出,兴德府西峡郡,穆丰。不过,兴德府有穆姓大家吗?”

    “兴德府,西峡郡,我只记得一个卧牛岭小牛谷的柳家,柳东篱的柳家。”

    提到柳东篱,秦无宥的脸色也尽显郑重。

    “对呀,柳大侠就出自西峡郡。难怪他明明不知云中战事,还偏偏要去云中。莫非,他真的跟柳大侠有什么关系。”

    尤太忠恍然。

    “他们要去云中?”

    秦煌闻听,追问了句。

    尤太忠点头道:“你们没来之前,我们正在商讨这件事。”

    秦煌一笑,双手一拱道:“那正好,我与他们结个伴,一起去云中瞧瞧。”

    尤太忠眉头一蹙,认真的看着秦煌道:“只是结伴同行吗?”

    秦煌笑着道:“世伯不知,家师锄云山庄中山樵夫,与山中老人也份属同门。虽然小侄有心图谋剃云斩,但行事只有辉煌大气,绝不会粗鲁不堪,您尽管放心。”

    “哦,令师竟然是锄云山庄的中山樵夫,那我就放心了。”

    闻听秦煌的话,尤太忠恍然一笑,心中芥蒂瞬间解开。

    “走,看看小女给穆小哥选了什么样的衣物,竟然用了这么长的时间。”

    尤太忠爽朗的一笑,拉着秦煌向成衣铺走去。

    别看秦煌轻描淡写的一句做事绝不会粗鲁不堪,可实际是对尤太忠做了一个保证。

    世家子弟,暗地里做事如何,暂且不说。

    可只要他们当面说过,尤其是当着长辈说过的话,一定就是真的。

    说假话,或是说完转身就不认。

    他们还真丢不起这个脸,最起码,大世家出来的子弟丢不起这个脸。

    秦家,洛川秦家可是当世有数的大世家,出来的弟子自然要在意大世家的那张脸。

    所以秦煌保证的话一出口,尤太忠的心就完全放了下来。

    只要不动粗,岳鹏举生命就有了保障,在这种情况下,岳鹏举守不住师门传承,他也没有办法。

    毕竟,神功秘籍,师门传承,转来转去的血腥厮杀,几乎就是江湖主节奏之一。

    有能力的后辈,不但能壮大师门,还能将师门传承发扬光大。

    没能力的,丢了传承是小事,丢掉性命都毫不稀奇。

    呼呼啦啦的一帮人,走出庭院,穿过弄堂,来到成衣铺后面那间大堂中,正好看到刚刚换洗过后的穆丰。

    一身滚着白边冰蓝色的儒服,墨绿色的玉带束腰。外披着绣着雅致竹叶花纹的雪白罗衣,乌发已然用白色锦带束缚,云锦正执着玉梳,一下一下的打理着他飘逸的长发。

    果然是翩翩公子一枚,与刚才那身青衣装扮简直换了一个模样。

    “好容貌,好气质!!!”

    尤家大小姐尤绡红盯盯的看着穆丰,一双睡眼迷离着。

    “绡儿...”

    尤太忠老脸一红,忍不住咳了一声。

    “父亲,父亲,你看,我设计两年的冰竹罗袍终于有人穿了,好完美啊!!!”

    尤绡红显然不知道他父亲尴尬是为何,只是欢喜雀跃的叫着。

    “这是冰蓝色的绸缎,他的腰带好难选的,我选过白色的,还选过青色、紫色、红色,十多样呢,最后这墨绿色是最让我喜欢的。”

    尤绡红欣喜的跑过去拉住尤太忠的手,又急颠颠的跑到穆丰身前,一边比划着一边说着,愣是拉着尤太忠围着穆丰打了个转。

    穆丰实在无语了,尴尬的站在哪里。

    他是动不好,不动更不好。

    唯有木木的看着岳鹏举、秦无宥、秦煌,不言不语。

    岳鹏举和秦煌看着穆丰木木的样子,初时还有些笑意,可当他们看到尤绡红拉着尤太忠,雀跃的围着穆丰转了一圈又一圈。嘴角不禁有些抽搐的咧了咧,互相对视了一眼,均看到对方眼眸间闪过的恐怖之意。

    “冰蓝色儒装配竹叶雪白罗衣只是一种选择,我还设计了一种湖绿色直缀配红色寒梅罗衣。”

    尤绡红刚俏生生的一吐口,秦煌脸色一变,脚下一错,刷的一声窜到屋外。

    岳鹏举人虽耿直一些,脑筋也是不慢,脚一抬,紧跟着也窜了出去。

    两人刚刚站定,就听到里面尤绡红的诧异之声:“咦,人呢?”

    “不好,快跑!”

    秦煌两人脸色几乎同时一呆,随后一声嚎叫,跳到房上,一步两步消失不见。

    “这两个家伙!”

    穆丰看着尤绡红呆呆的脸,暗自咬牙唾骂这两个不讲义气的家伙。

    “那个,那个穆大哥!!!”

    尤绡红粉颈微红的站在那里,一双白皙修长的柔荑相互绞着,绞着。

    “那个!!!”

    穆丰悲戚着双眼,紧紧的盯着尤太忠的脸,看着,看着。

    “那个,贤侄啊麻烦你了!”

    尤太忠很不要脸的抬起袖子挡住了眼,同时扭过头看着秦无宥,尽是无奈的偷偷的咧了咧嘴。

    秦无宥眼眸间也闪过一丝恐怖,低低的声音道:“太可怕了。幸好,俺老秦年岁大了,人也长得粗犷些,没这小白脸招人。”

    “我也无奈啊,家里没男孩,整天试衣的都是我。”

    说着尤太忠的脸上露出一点狐狸般的偷笑。

    “今天这冰竹罗袍原本是让我来试的,幸好,幸好遇到穆贤侄。”

    一句话,尤太忠说明了,为什么他堂堂尤家家主会这么巧的来到成衣铺,更巧的让穆丰、岳鹏举遇到。

    “我说罗存中怎么轻易退却了,原来是被你吓退的。”

    秦无宥的一句话,也轻易的揭露,六扇门黑衣捕头为什么那么容易就被穆丰他们吓退。实际一大部分原因,还是在给尤太忠面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