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六十一章 品茶、战事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来来来,这位公子咱先进屋,您首要的是换身装束吧?”

    中年人笑呵呵的打破了沉静,将穆丰引进店铺内。

    “您对衣着有什么要求吗?没有的话不如让小女为您承制一套,小女的眼界还是不错的。”

    走进成衣铺,店铺内所有人几乎都将目光投向穆丰的身上。

    随意包裹杂物的兽皮,是五彩斑斓豹,这让所有人对穆丰身上所穿的兽皮起了好奇心。

    穆丰显然也知道这些人所想的,随意在店内挑了身白棉内衣、裤,青色长衫,走进内屋隔间换了下来。

    “鞋是追风青牛皮,裤是金毛望天吼,衣是天仓吞天虎。”

    穆丰淡然的一抖手将兽衣裤靴都扔了过来。

    “追风青牛、金毛望天吼、天仓吞天虎...”

    整个成衣铺内的所有人,无论是中年人、岳鹏举、还是两个小丫头都呆住了。

    “我的老天,都是异兽啊,从那弄来这么多奇珍兽皮。”

    “暴殄天物啊你,这什么手艺,糟蹋好东西啊你...”

    两个小丫头瞬间色变,一边尖叫着,一边不管不顾的扑了上去,毫不在意这几件衣物是穆丰刚从身上拔下来的,一把搂在怀里。

    穆丰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看着中年人为难的炸了眨眼。

    中年人眼眸闪了闪,笑着向穆丰、岳鹏举招了招手:“不管她俩,咱去后院吃茶去。”

    岳鹏举点点头,不怀好意的看了眼穆丰,率先走了过去。

    “嗯!”

    一提吃茶,穆丰忍不住嘴里口涎直流,他可是在峡谷底跟老不死对付了两年,整整两年没喝过什么好茶了。

    毫不客气的跟在中年人身后,一边笑着一边问道:“前辈这有什么好茶...”

    “我这有清明前采摘的高山云雾茶,还有七夕采摘的无涯毫针茶,哦,最让我喜欢的还是前日小婿给我送来的重样松谷毛峰茶。”

    中年人也是好茶之人,一看穆丰的模样就十分喜欢,忍不住跟着吹嘘起来。

    这三种茶看中年人的模样,显然都是好茶,可惜,穆丰都未听说过。

    岳鹏举却是不同,听到中年人的炫耀,两眼都冒出火花来,嘣嘣嘣直闪。

    “名茶,都是名茶,从来只是听闻,还没见过的名茶呀?今天有幸,可是有口福了。”

    “哈哈哈...”

    中年人一阵得意的大笑起来。

    “那是要前辈破费了。”

    岳鹏举这么一说,穆丰也听得两眼冒光,拱着双手连连作揖。

    “那里,那里,不管他名茶不名茶的,没人欣赏供在哪里,就是浪费。真是好东西,就要有人分享,有人欣赏才是。”

    中年人一脸与有荣焉的样子,得瑟得满脸都开了花般。

    有共同喜好的人,都是这个样子。

    淘到好东西,从来都不是吝啬的藏起来,而是拿出来与有共好的人分享。

    客人越是喜欢,他们越是高兴。甚至得到夸奖和赞同,更是感觉到荣幸万分。

    中年人有幸结识到穆丰、岳鹏举,而这两人有都有品茶这个喜好。

    虽然岁数小一点,但中年人久历江湖,一对眼眸毒辣的狠,一眼就看出这两位绝非池中之物。

    不是大世家大宗门出身,也是有不同寻常的传承,特意交好的同时更欢喜他们还有共同语言。

    顿时更是开怀,乐不可支的将两位领到了后院。

    整个成衣铺并没有挂牌,只是屋里挂着几件衣物摆放在哪里。

    看似寻常,可等穆丰他们走到后院,眼前豁然开朗。

    走过一个小过道,然后是四间通开的大房,两个平台,几个挂饰与一堆制衣刺绣用的工具,显然,这里是两个小丫头的工作间。

    贴着一边绕过,是一个供人休闲的庭院,有小巧玲珑的假山,有袖珍可爱的池水和凉亭。

    再绕过一道红墙拱门,落入眼帘的就是翠阁曲溪,山林田园,看上去,竟然能占据半条街道大小。

    这可不是普通人家能够拥有的。

    穆丰愕然回头,扫了一眼中年人,这不是寻常商贾,寻常商贾不可能在城里占据如此大面积,造房居住。

    而且,他也不可能是下人,下人不可能将外人随意领进来。

    “这是尤家的翠园,前辈是...”

    穆丰不知道这是那里,岳鹏举显然知道,有些诧异的叫了一声。

    中年人笑着一拱手:“尤太忠,桐城关尤家家主。”

    穆丰一愣,随即也一拱手:“兴德府西峡郡,伊川穆丰。”

    岳鹏举恍然一笑,拱手道:“岩州安阳岳鹏举。”

    尤太忠一愣,看了看穆丰,又看了看岳鹏举:“兴德府、岩州,两位小友交游广泛啊!”

    穆丰笑向南指了指道:“我是意外闯进天涯内域,费了两年时间才走出来,出来就到了桐城关。又遇到点小意外,幸得岳兄帮助,才结识岳兄的。”

    “天涯内域!!”

    岳鹏举双眸连连闪动,听穆丰一说,连连摆手。

    “那里,那里帮到你了,就李定、黄稠那俩家伙也能为难到你。”

    “哦,又是德源当那档子事吧?”

    尤太忠恍然,无语的摇了摇头。随即眼眸闪了闪,看着穆丰。

    “跟六扇门人会面了,动手没?”

    穆丰一笑,摇了摇头道:“六扇门没傻子,还不至于当街动手。”

    “是,对对对,哈哈哈,六扇门没傻子,说的对。谁要把六扇门人当傻子看,谁才是真傻子呢?”

    尤太忠先是一愣,随即仰头大笑起来。

    看向穆丰的目光更显欣赏。

    简单两句话,尤太忠已然知晓穆丰底气十足,但不管穆丰有多大底气,如果他当街与六扇门人动手,即使没吃亏,也只能说明穆丰后台够硬,本人却不过泛泛而已。

    可说出,六扇门没傻子这句话,却尽显穆丰本人的优秀来。

    这时,尤太忠看重的只能是穆丰本人。

    “来来,尝尝小婿送来的,重阳新制的松谷毛峰。”

    尤太忠大笑着招呼穆丰、岳鹏举走到一处水上凉亭。

    而这时,根本无需尤太忠吩咐,一对侍女飘飘然走了过来。

    扯着细沙将凉亭围绕,仔细擦拭石桌石凳,铺垫上锦绣蒲团,燃起铜炉,洗簌瓷杯。

    一切的一切尽显华贵。

    岳鹏举瞪大双眼,新奇的看着一群绝美侍女忙前忙后的。

    穆丰却十分淡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平静的眼平静的脸没有丝毫波动。

    眼前这种奢华,他经历的多了,并不能让他心境有些许波动。至于,岳鹏举的心情外露,只能说他没有经历过,感到稀奇而已。

    因为无论是穆丰,还是尤太忠都没从岳鹏举眼神中看到什么羡慕、嫉妒、不忿,还有什么因此激起的奋斗、渴望的感觉。

    “哈哈,好了,好了,你们都下去吧,茶水,我亲自来弄。”

    尤太忠也是妙人,感觉到穆丰、岳鹏举的想法,立刻将所有人都赶了下去,整个凉亭只留下他们三个,清清爽爽的无拘无束。

    “就我们三个,太好了。”

    岳鹏举更是直爽,看到莺莺燕燕的一帮人全部走了,高兴的叫了一声。

    “来,老伯,我给你们露一手。”

    说着挽起袖子,在铜盆里洗了洗手,就要表现一下。

    “你行吗?”

    穆丰的话里充满了疑问。

    “什么话,还我行吗?别的不敢说,在无塊山哥们别的没学到,煮茶那是一流的手法,无上的道行。就这,我师父都服我。”

    说着,说着,岳鹏举的脸上露出一丝晦暗。

    “无塊山,你是山中老人的弟子?”

    尤太忠眉头一挑,几乎用着肯定的语气问着岳鹏举。

    “啊,老伯认识先师?”

    岳鹏举一愣,抬头看着尤太忠。

    尤太忠叹息一声,点点头道:“虽不熟识,但神交久已。”

    说着,他伸手指了指桌上瓷杯道:“就这癖好,喜好人虽多,但能称之为大家的,只有三两人。我们曾通过野山老翁之手,交换过几道名茶,都很喜欢。”

    岳鹏举干干的一笑,低头不语的洗涮着茶具。

    刚才的话似乎勾起尤太忠的心事,叹息一声道:“惜乎,吴兄仙行,某在远行,未能相送。唉,神交数年竟未能一见,憾事,憾事啊。”

    岳鹏举默言不语的将三个杯子放在三人身前,待水沸后,盛茶,注水。

    悬壶、高冲、激荡、侵润。

    分杯敬客。

    举止间尽显恬静、安然之气,又显至清、至净、至洁、温文尔雅,风度翩翩。

    “好气、好势、好茶!”

    尤太忠端起茶杯,也不管茶水滚热,仰脖一口倒进嘴里。

    半响后,才眼眶湿润的赞了一声。

    “是好茶!”

    穆丰默默的一口吞下,感悟着茶水间的香味,低声赞了句。

    品茶,往往很多时候品的不是茶,是人生、是感觉,也是感情。

    他与岳鹏举没曾交往过,更不认得山中老人,所以品味不出尤太忠的感悟。

    一沏、两沏、三沏茶水过后,岳鹏举停下了手。

    “好茶不过三分,足矣。”

    穆丰将茶杯向前一推,表示到此为止了。

    岳鹏举也一脸满足的将铜炉熄灭:“自从师傅过后,好久没有这么舒心的泡茶了,过瘾。”

    尤太忠闭着双眼,一脸回味悠长,半响才睁开眼,看着岳鹏举道:“贤侄,以后如何啊!”

    岳鹏举一呆,随即站起身,抬头望着北方,半响无语。

    “北方,那是云中吗?”

    穆丰肃然站了起来,举目望着天空。

    “想去云中,此时那里战事正酣。”

    尤太忠看着眼前两个少年,一时心情澎湃。

    他没有想到,他看重的两位少年竟然都对北方入侵如此关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