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五十九章 代价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岳鹏举!!!”

    穆丰先是一呆,眼眸缩了缩,上下扫了一眼对面年轻人。

    随后又循着声音,转头看去。

    声音是顺着岳鹏举刚才手指的方向传来,待穆丰扭头望去时,正好看到两个晃晃悠悠的公子哥带着十几个壮汉围了过来。

    实际穆丰刚才就看到这些人,只是他们东一个西一个的走着,没想到会是一伙人。

    “兄弟,做什么天怒人怨的事,让人堵住了?”

    穆丰的声音很正常,但他看向岳鹏举的目光却极其复杂。

    岳鹏举对围过来的这群人没有在意,他在意的是穆丰眼神中流露出复杂的情感。

    惊喜、惊奇、不敢相信,还有一种莫名的亲切。

    “那个,兄台,你认识我?”

    岳鹏举挠了挠头。

    过了初期的诧异穆丰的神色恢复了正常,听到岳鹏举的疑问,穆丰笑了:“初次见面。”

    “那你?”

    岳鹏举有些不好意思太过细问。

    “只是你的名讳和面相跟我一个长辈有些相像。”

    穆丰知道自己刚才真情过于流露,忙解释道。

    不是穆丰神情有些失色,而是因为岳鹏举整个名字真真的让他动容。

    岳飞,字鹏举。

    这五个字,足矣说明穆丰是因为什么心神震荡,难以自守。

    上一世,表哥高宠一把手将穆丰带大,如兄如父,神一般的存在,待高宠阵亡之后。穆丰跟随着岳飞走进沙场,长期担任背嵬军教头,也让他把对高宠敬仰的心完全交给了岳飞。

    岳飞麾下兵强马壮,高手如云,但最强将领一直是四枪四锤,最强部队也一直都是背嵬军。

    背嵬军是岳飞的亲兵。他们既是亲兵,又是精兵,整队战斗力是岳家军的最强。

    所有岳家军无人不以进背嵬军为荣,所以每一次背嵬军在全军补充人手的时候,争斗都是最盛的。

    背嵬军作为岳大帅的亲兵卫队。

    步兵是由四锤之首岳云将军统制,骑兵是由四枪之一的张宪将军统制,而两支部队再由四枪四锤之首的杨再兴将军统一节制。

    骑兵背嵬主要装备有长、短刀,约十支短弩,二十支硬弓弓箭围盔,铁叶片革甲。后来为了对抗号称无敌的拐子马,步兵背嵬军统一配备了北宋禁军金枪班的专属武器:钩镰枪。

    背嵬军,是由高宠遗留下的兵法,经由岳飞整训,交给穆丰训练而出的。

    虽然穆丰很少亲率背嵬军作战,但作为教头的他是整个岳家军认同最强的人。

    而今,作为岳飞第一亲随的他,再一次听到岳鹏举整个名字时,怎么能不心神失守。

    “真的好像啊!”

    穆丰一边打量着岳鹏举,一边带着回忆低声叹息着。

    “好你岳鹏举,真拿那家公子说的话望耳旁风哈!”

    就在穆丰沉湎于回忆当中时,一个滑腔油调的声音直入耳边,紧接着就是整齐的木棒敲打地面的声音传来。

    不知何时,十几个流里流气的汉子已经将穆丰二人围在中间,并且还越贴越近,越贴越近。

    “怎么回事?”

    穆丰低声问了句。

    “德源当,桐城关西外城唯一当铺。明白吗?”

    岳鹏举抬起手,晃了晃手中的小包裹。

    “西外城,唯一当铺,哦,明白了。”

    瞬间,穆丰就懂了。

    整个西外城,何其大也,如此繁华之地竟然只有一个当铺。

    欺行霸市是一方面,官商勾结是一定的了。

    事情的由来显然就是,岳鹏举去当东西,价格压制过低没有承当,于是,德源当来硬的了。

    穆丰扫了一眼站在面前吊儿郎当的两个公子哥,声音又压低了问道:“认识?”

    也是,这两位公子哥一口一个岳鹏举的叫着,显然不是陌生人。

    岳鹏举嘴角抽搐了下,有些无奈的道:“算是吧!”

    “算是吧,什么意思啊,认识就是认识,不认识就是不认识,怎么能算是呢?”

    穆丰撇了他一眼。

    岳鹏举无奈道:“我经常来桐城关贩卖,十次有九次被他们强行购去,所以他们认识我,我却不熟悉他们。”

    说着,岳鹏举瞟了两个公子哥一眼。

    “至少到现在,我还不知道他们叫什么,你说算是认识吗?”

    穆丰一愣,随即有些控制不住的笑了。

    “你,你一个堂堂武林人,竟然被一群苦力欺负,还长期欺辱,不行,不行,太好笑了。”

    话说了一半,穆丰就忍不住大声的笑了起来。

    “苦力,小子,你说什么呢?”

    穆丰说话的声音根本没有控制,乃至于他的话清晰的,一个字都没漏的传到了对面,直接将两个公子哥恶劣的脾气引爆。

    苦力,是形容没有修习过武功,只会辛辛苦苦的锻炼莽力的人。

    “不对吗?”

    穆丰毫不客气的摆出一副瞧不起的样子,看着对面两个公子哥。

    “不对吗?你说呢?小子...”公子哥一挥手:“给我打。”

    公子哥话音未落,十几个壮汉拎着木棒劈头盖脑的砸了下去。

    “我说很对,苦力就是苦力!”

    穆丰身子一转,右手压着长棍向上一端,横着一扫,直接将五六根劈头盖脑下来的木棒拨开,同时右脚横空一扫,五六个汉子当胸受力,倒射而出。

    “噗通,噗通...”

    五六个汉子挤压着,跌撞在一起,葫芦般的又一阵滚动,岳鹏举和穆丰借着空档跳出了包围圈。

    极其简单,丝毫没费一点力气。

    “还不是苦力吗?”

    穆丰没走,也没逃,仍然站在那里调侃着公子哥。

    岳鹏举却脸色一变:“兄台,东陵律,限武令,可是不许武修闹市动武的。”

    “没错,没错,小子,你犯大忌了,你违反了东陵限武令,等着六扇门捕头抓你吧。”

    公子哥扯着脖子嚎叫着。

    他的话音未落,墙角处就走出两名黑衣捕头来。

    “小子,刚进桐城关吧,不知道西门有六扇门驻守吗?”

    黑衣捕头的手搭在腰间枷锁上,微微拨动着,清脆的金属碰撞哗楞、哗楞的响着。同时,他沉重的脚步声踩踏在青石之上,嗵嗵的每一点都仿佛压着心跳在动。

    “呵呵...”

    瞬间,穆丰就明白了,为什么岳鹏举这个身手不低的武修,竟然被一群苦力压制,而且还一压就是好几年。

    呼呼呼...

    一侧的五六个苦力被穆丰踢飞,另一侧七八个苦力仍未停手,一步拖后,迈出另一步,挥舞着木棒继续砸了下来。

    穆丰嘴角一撇,木棍扬起,拨开砸过来的木棒,大脚一抬,凌空幻出数道腿影,继续狠狠的踢在他们胸膛,七八个壮汉,投石一般倒仰着飞了回去,狠狠的摔在地上,翻滚着,呻吟着,怎么都爬不起来。

    “好胆,竟然当着六扇门面前还敢动手。”

    黑衣捕头虎着脸,一个箭步蹿到穆丰身前就要出手。

    穆丰脸色一冷:“你要是敢出手,别怪我还手啊!”

    黑衣捕头闻声而止,一张本来已经黑了的脸更是阴沉得能滴出水来。

    “你要造反不成。”

    “噗哧!”穆丰笑了:“造反,这位大人,你也太拿你自己当回事了,打了你就是造反,你是皇上啊,还是王爷啊?”

    “你,当街违反东陵限武令,本捕头按律拿你,胆敢反抗者诛杀。杀你,是执行国法,违抗者不是造反是什么?”

    黑衣捕头虎着一张脸,恶狠狠的吼着。

    穆丰不屑的一撇嘴:“话,说的很好,可惜,这位大人的借口错了。你家小爷,没有违反东陵限武令,不存在违法、更没有抗法。”

    黑衣捕头一愣,低头看了看还在地上翻滚着的几个苦力。

    穆丰冷冷道:“武修动武,切,小爷真要动武,这一脚下去,可不是骨折这么轻,踢他一个透心凉,我能让他们连心都找不到。”

    连心都找不到,连心都找不到!!!

    最后这几个字清晰的传如一地苦力耳中,霎那间,十几个人几乎都僵直在哪里,一动都不敢动。

    甚至连站在一旁满脸得意的公子哥都感觉浑身冰冷,从内心往外窜出一股凉气。

    “你敢!!!”

    黑衣捕头身子一抖,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

    “我怎么不敢...”

    穆丰又冷笑一声。

    “九方阴无缘无故连屠九家宗门,手段比我狠不狠。你说这些苦力任意招惹我,我敢不敢?”

    穆丰硬梆梆的吐出‘敢不敢’三个字时,堆起如花盛开的脸正好转向两个公子哥。

    待两名公子哥,呆滞的茫然的看向穆丰时,穆丰双眸间一道锋芒闪过,骇得两人顿时浑身一抖,控制不住的向后踉跄的退了两步。

    “哈哈!!!”

    穆丰仰头一声大笑,向着黑衣捕头一挥手。

    “好了,好了,今天这事就算过去了。不过我想告诉你们一声,武修不会与你们这些苦力一般见识,但你们也要记住,武修的尊严不容轻辱。敢辱着,就要有承受血一样代价的准备。”

    两名公子哥的心‘嘣嘣’的剧烈跳了两下,阴沉着,没有说话。

    黑衣捕头的脸沉了又沉,沉了又沉。直到他看着穆丰拉着岳鹏举向外走去时,才低低叫了一声:“阁下留个名讳吧?”

    “兴德府西峡郡穆丰。”

    “岩州,安阳郡岳鹏举。”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