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五十八章 岳鹏举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天涯山脉,东北西南走向,尾部从长洲无终山开始一路向东北甩去,绵绵延延直接越过云中郡,来到岩州边境才没入地表消失不见。

    绥陵,古州东北最后一个郡。

    桐城关,是城,也是关。

    城,阜堆为墙沟池以为固,盛民也。

    关,峡口要塞守卫之所。

    桐城关,是古州进入岩州的东大门,所以无论从经济上还是军事上,都无比重要。

    他既是绥陵最繁荣的经济大城,也是绥陵重军驻守的军事要塞,故而有绥陵第一关之称,也是雄踞古州五大名关第二位。

    只不过多年以来,古州岩州从无军事纠纷,逐渐的,桐城关的军事要塞功能衰弱了许多,而经济大城的份额却增强了许多。

    “这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呢?短见啊!”

    穆丰目光淡淡的扫过桐城关城墙上,只露出些许一角却明显破败的各种军事器械。

    虽然仅是一角,但穆丰凭借穆丰的经验,无需多看也知道,真要有战事发生,这些破败的东西别说能不能用,不伤到自己都不错了。

    能用,还是不能用,不关穆丰任何事,关心它们,不过出自穆丰上世带来的习惯而已。

    兽皮裹着身体,露出半截胳膊和大腿,长发被兽筋简单束在头顶,下垂的不分随意甩在后背,任由风吹啊吹的飘动。

    一杆不知名的树木制成的长棍架在肩头,一个色彩斑斓的兽皮随意卷起,形成一个包裹吊在长棍之上,随着穆丰的走动在哪里悠啊悠的。

    装饰怪异,让穆丰看上去宛如野人一般。

    可若仔细打量,却又会发现,穆丰俊美的脸,修长的身,平和的笑容,形成一股平静祥和的气度,绝不是野人所能拥有的。

    “户符。”

    城门护卫原本是一副冰冷不屑的样子,待仔细打量穆丰时,却看到穆丰平静的脸,想要勒索一下的心思瞬间压了下去。

    “喏!”

    穆丰回手从包裹内叼出一块木牌。

    “东陵王朝、古州、兴德府、西峡郡、栾川县、卧牛镇、牛家庄村穆丰。”

    城门卫眼眸一闪,一抹惊异露了出来。

    “兴德府的,这么远,武林人...”

    城门卫咂了咂舌,没在细看,随手将户符还给了穆丰。

    穆丰笑了笑,收回户符跨过城关走了进去。

    “楼哥,怎么这么简单就让他过去了,不为难他别的,就那个包裹兽皮留下也能换不少钱?”

    望着穆丰的背影,另一个城门卫贴了过来,满脸不甘的低头问道。

    “户符上书写,他是兴德府西峡郡的人。”楼哥翻了翻眼皮,也不回头,低声道:“用你的猪脑子想想,从兴德府到咱绥陵郡桐城关有多远,几万里的路程呀。这个年轻人,哦,不,应该说是少年人能出现在这里,除了武林人士外,没有其他理由能解释。”

    这个城门卫一呆,随即明白了,然后满心不舍的道:“也是,武林人,什么奇装异服不可以。”

    楼哥冷笑一声:“武林人,你敢为难他?真为难了,闹出什么事都不稀奇。”

    说着楼哥回过头,看着穆丰越行越远的背影,目光闪烁着。

    “希望城里那几个渣滓别不开眼...”

    后面一些话楼哥没有说,意图却不言而喻。

    楼哥是个小人物,眼界见识并不广泛,把守城门十多年的他,人来人往间见识多少人,有多少声名远播的能人在他眼前走过,可能有穆丰这种气质的人,却是不多。

    而能有这种气度的人,都是能人之上的能人。

    穆丰随意的走着,随意的看着,他却是不知道,城门口那个城门卫对桐城关里恶少们,有种恶意的猜测,等着看他的热闹。

    “先找当铺呢,还是先找什么地方将这些东西卖了,别的不说,先弄套衣物换了。竟是桐城关,这里距离太城有多远,找谁能知道呢?”

    穆丰扫过眼前的街道,这里还是城门口,按理来说还属于外城,应该是偏僻不繁华的位置,但就这样的地方,已经比太城最繁华的地方繁荣了。

    一路走来,酒楼饭庄最多,其次是成衣铺、金银铺、漆器什物铺,看来看去,穆丰愕然发现,唯独没有当铺。

    伸手,挠了挠头,穆丰有些发愁,没有当铺,他如何将杂物换成钱物。

    没有钱物,他一切行动都是难事。

    其实他很庆幸,进城时城门卫被他的气度慑服,没向他收取人头税,否则他只能拿杂物充资。

    走到街头,一间成衣铺前,穆丰停了下来。

    穆丰向成衣铺内小心的探了探头,里面只有两名俏丽丫头在忙前忙后。

    咧了咧嘴,穆丰低头看了看自己这身装束,又有些犹豫。

    虽然东陵大陆不像宋朝那样理学横行,但一些忌讳还是要守的。

    裸出胳膊大腿,穆丰也没有办法。

    峡谷底,他跟老不死学艺两年,原本身上的衣物早就破碎不堪,后一年多他几乎就是半裸着生活过来的。

    这身兽衣还是要出峡谷时,特意猎杀,硝制而成的。

    当铺,就业的多数都是老人、中年男性,穆丰这种装束进去自然没有问题。

    而这间成衣铺里却是两名俏丽丫头,他若冒然闯入,显然不好。

    怎么办,是继续向前,还是折回另寻一家。

    “这位兄台...”

    就在穆丰为难之际,身旁突然传来一个浑厚声音。

    “哦!叫我吗?”

    穆丰茫然的回头看去,正看到一个青衣少年站在那里看着他。

    “嗯。”青衣少年认真的点了点头:“兄台,可需要帮助?”

    “啊。”

    穆丰愣了一下,然后扭头看了看成衣铺,那里还是两名俏丽丫头欢快的忙活着,并没有第三个人出来。

    “唉,知道那里有当铺吗?”

    穆丰无奈的回头问道。

    青衣少年笑了,向身后指了指:“我知道就是这样,从这里走,过两条街道有一家德源当。”

    穆丰顺着少年手指的方向看了看,将木棍放下,一抱拳:“谢啦,兄弟可是帮我大忙了。”

    青衣少年微微摇头道:“可惜,我却不推荐你去德源当。”

    “哦!”

    穆丰有些不懂的看着青衣少年。

    青衣少年扫了一眼穆丰身上兽衣,又扫了一眼穆丰肩头十分惹眼的包裹:“那家十分不良,你这东西去那,弄不好一文都当不到手。”

    穆丰一愣,可还不等他说话,身后一个恶毒的声音传来。

    “好啊,岳鹏举,你还敢背后说我家坏话,不想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