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五十六章 当年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去阴存阳,阳极阴生,此乃太极阴阳转化之奥妙。”

    “青阳,春天的别称。春天,是一年的第一个季节,春天气候温暖适中,万物生机萌发,气候多变,乍暖还寒。它十分巧妙的描绘出,开魂海,成魂元的一切形态。”

    老不死全心回味着太极青阳汇的一切,毫无保留的为穆丰讲解着。

    这是一种新奇的体验。

    虽然老不死已经忘记自己到底活多少年了,但无论多少年他从未体验过教授于人的乐趣。

    其实他的性格绝对不适合传授这门功夫,不论是少年时期,青年时期还是中年时期,他从来都没有这个耐性为谁讲解什么。

    他喜欢动,更喜欢玩,尤其是越新奇的东西越能吸引他。

    如果是一动不动面对谁,喋喋不休的讲解着他早已熟悉的东西,真能要了他的老命。

    现在却是不同。

    也许是多少年没有与人聊天的关系吧,他已经习惯一个人自言自语。

    突然有人出现他面前,并且用充满尊敬的眼神仰望着他,竟然让感觉到从来没有过的,异常的享受。

    老不死沉湎到这种新奇的享受中,却不知道穆丰并未全神贯注的去听。

    此时,穆丰的心神异常澎湃。

    太极青阳汇竟然真的能够整合太清归元功、玄门紫阳剑、太清抱元掌三门功法。

    这怎么可能,老人说的难道都是真的!

    虽然穆丰并未把三门功法全部练到极致,更是第一次听到太极青阳汇心诀。

    可是,从前世走来的穆丰,是拥有一个大宗师的底蕴。

    太极青阳汇虽然他是第一次听到,心里一转,在稍微模拟一下,自然就知道他的核心在哪里。

    模拟功法运转,旁人想来也许是极其荒谬的事,但在穆丰来说不过平常。

    梦中修炼,对穆丰几乎是种本能,要不然他也不能数门基础功法练到登峰造极,不能两年时间内把弹龙剑法初窥门径,一年时间就把三种功法练至精通。

    太清归元功是纳,玄门紫阳剑是融,太清抱元掌是炼。

    三功合一,精气神十足。

    这些穆丰早有揣摩,但听老不死这么讲解太极青阳汇后,他终于恍然开悟。

    原来如此啊!

    不过,老人为什么会懂得太极青阳汇,这门宗门都未曾掌握的绝学呢?

    穆丰知道,羽化天宫绝对没有这门功法传承。

    不是他没听师门人提起过这门绝学,而是他真真没看到谁会过。

    若说是师门非真传弟子不授,那太常道长绝对不能不会。

    而据穆丰所观察,太常道长真就不会。

    “前辈是师门尊长吗?”

    现在穆丰只有这一个想法,似乎他也只能这样去想,否则他无法解释这么重要的功法老人为什么会传授给他。

    传授给他,其实就意味着太极青阳汇又重新回到羽化天宫手中。

    或是说,又重新回到宝室九仙天手里。

    补齐一门经典级镇教神功的基础,这可不是小事,是足以记录在宝室九仙天大事记中,传承千古,供后辈流传敬仰的。

    穆丰眼中渐渐浮现的一丝疑惑,在老不死讲解完毕时终于注意到了。

    老不死眼皮一眨,瞬间就明白了:“哈哈,小子,你是不是怀疑我是你师门长辈?”

    “嗯?“

    穆丰毫不犹豫点头应答。

    老不死自己不说,穆丰还真不好去问,既然老不死主动提起,他自然要弄各清楚明白。

    “我不是你宗门的,绝对不是。”

    老不死神色有些复杂的看着穆丰,斩钉截铁的回了句。

    穆丰愣了一下,随即就有些明白过来。

    他知道,老不死似乎对他的态度十分复杂,初见时就表现出一丝意味,现在似乎更加浓重了。

    心头升起点点猜测,不过穆丰并未表现出什么异样来。

    因为穆丰不认为老不死对他会如何。

    “你小子,咱老不死没看错你。”

    老不死胡子一抖,咧嘴笑了。

    “不用你瞎猜,咱老不死告诉你。”

    老人脸上浮起一丝笑意,好不隐瞒的讲了起来。

    “事情发生应该也是好久好久前,到底是多少年前,咱老不死忘记了,那个事啊是发生在三山九天之一的大赤天。”

    “大赤天,三山九天里没有大赤天呀?”

    穆丰闻听就是一愣。

    “三山九天是对武林最顶级门派的一个统称,从东陵王朝立国以前就有,直至今天已过几千年。说法虽然统一,但门派却从来不是同一个,这个你都不知道!”

    老不死撇了撇嘴。

    “额,明白!”

    老人一说,穆丰瞬间就懂了,伸手一捂嘴,表示自己再不插言。

    俗话说得好,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

    一代皇朝尚且如此,更何况是武林门派呢?

    “当年的大赤天实力十分强大,几乎除了最最神秘的左神幽虚天外,任何势力都拜服其下,不敢稍触起眉头。大赤天传承完整,经典级镇教神功更有数套之多,最强的有三支,白老子就是出自最强三支中最强那支。”

    “什么??”

    穆丰眉头一挑,扭过头又再三打量下白老子石雕。

    将老不死压制最少两百年的白老子竟然就是出自大赤天,这是他万万没想到的。

    如果白老子如此强,大赤天怎么会脱出九天,甚至几百以来都默默无闻。

    “当年的大赤天极其嚣张,不仅压制九天,更压制东陵大陆整个武林,甚至连王朝都因为他多了许多祸乱。我出身的门派当年就是被大赤天欺压乃至没落、最终灭门的。”

    穆丰眨了眨眼,没有说话。

    “我从小就对大赤天没有一丝好印象,甚至在武功大成后,狭路相逢时还挑衅过几名大赤天的天才弟子,肆意侮辱借以泄愤。”

    说着老不死耸了耸肩头,充着穆丰挤眉弄眼的得瑟着。

    “所以,在当年,咱老不死可是有名的武林魔头,威名显赫,也是能领小儿止啼的主。”

    “能领小儿止啼的魔头?”

    穆丰抬头看了眼老人挤眉弄眼,尽显滑稽的脸,无语的摇了摇头。

    他可不相信,孩童般天真的老人会是心狠手辣的魔头。

    “怎么,你不相信。”老人寿眉一挑,小眼睛使劲的一等:“知道我为什么会落到这般田地吗,就是因为我的名头太过显赫,才让天下第一仁侠白老子亲自出手,约斗于我。”

    “哦!”

    穆丰点了点头,他到是弄清楚老人困顿于此的因由了。

    “第一场、第二场、第三场约斗,咱老不死都赢了,可这家伙就是不服输,还要继续约斗老不死。后来,咱老不死实在不耐烦了,直接闯进他那支分脉警告他去。原本是想警告他,后来一顺手就把太极青阳汇拿走了。”

    “哦!”

    穆丰又懂了,知道太极青阳汇丢失的原因了。

    老不死又耸了耸肩,面色得意的道:“结果谁知道,因为太极青阳汇丢失,引起大赤天几大分支的不满,进而吵闹纷争数年后,借咱老不死的因由起了内讧。据说,后来引得大赤天分崩离析,散成数个门派。”

    瞬间,穆丰心神大动,眼皮眨个不停。

    “莫非,莫非宝室九仙天就是大赤天解体后,传承衣钵分支之一。”

    老不死伸手点了点穆丰。

    “你,极有可能就是白老子哪家伙那一支弟子。不过你应该不知道有白老子这个人!”

    “为什么?”

    “因为白老子是引起我夜入大赤天的祸源,又因为我是引起大赤天分崩离析的祸源,所以无论他功夫境界如何的高,分解后那几支宗门谁都不待见他。嘿嘿嘿,他成散人了!!!”

    穆丰先是一愣,随即也有些理解这些宗门的想法,不禁为白老子的境遇有些叹息。

    不过,在看到老不死那副,黄鼠狼偷到老母鸡样的贱笑,又忍不住好气好笑。

    老不死笑过两声后,低头又叹息一声。

    “谁知道,白老子那个老不死,一肚子火没地撒,又盯上咱老不死了,找了这个地和咱老不死约定,谁输谁困守峡谷底一百年。咱老不死以为那家伙不能是咱对手,哪知道,把自己埋这下面,出不去了。亏死我了,他那是比武,那是拼命啊!我总不能真杀了他!!”

    老不死幽幽的一声叹息,充满了不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