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五十四章 三花聚顶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穆丰指的是一个半人高石像。

    那是个清秀矍铄的老人,左掌向右高抬至眉心,指尖向上;右手向左横扫至胯前,指尖向下。

    两掌虽分左右相对,从上到下却成一条直线。

    似虚非虚,似实非实。

    旁人看不明白,穆丰却一眼看出,这不就是太清抱元掌中的太极式吗?

    “你说白老子这个家伙呀?”

    老不死随口说了句,随即猛然抬头,神色有些微动的看着穆丰。

    “啊,他就是白老子前辈!”

    穆丰仔细的打量着眼前老人石像,嘴唇竟然有些微微抖动。

    “你认识这架势?”

    老不死似乎有些恍然,又似乎有些激动的看着穆丰。

    “嗯,师门嫡传太清抱元掌。”

    说着穆丰扭过头,眼神异常期盼的看着老不死。

    眉头一挑,老人脸上带着几分惊喜的叫道:“啊哈,你看我这糊涂,你既然有几分冥寂玄通绝学的痕迹,哪能不会太极抱元式呢?”

    老不死一蹦多高的畅怀大笑起来。

    “太极抱元式?”

    穆丰又有些不明白了,不过他看着老人欣喜异常的样子,没有在继续追问。

    想来也知道,他应该知道的,老人不会对他隐瞒,不知道的,问也白问。

    老人欢喜的蹦了两蹦,半天才静了下来。

    “让我想想,让我分析分析。”

    老人一把拉住穆丰直接走到山洞最里边。

    石桌、石凳、蒲团和草铺。

    土灶、石锅、石碗和石盘。

    然后就是乱萋萋的木条和石堆,还有抛撒一地的小狗小兔小鸟的雕像。

    十分简陋,也十分混乱。

    “能是胡乱抛撒的吗?”

    看到老人在思索,穆丰没有打扰他,而在站在木条石堆旁,仔细观察起来。

    木条有长有短,有多有少的插在地面,石块是三五一块的堆积在一起的。

    小狗是蹲在石块与石块中间的。

    小鸟是站在木条之上的。

    小兔卧在矮小木条之中。

    小虎站在石块之上。

    “这些应该不是没有道理的?”

    穆丰围着这一块,左走走,右看看,一时间竟然看出了神。

    “好玩不?”

    冷不丁老人的声音从穆丰耳边传来。

    “呀,你什么时候过来了。”

    声音骤然在穆丰耳边响起,不经意的吓了他一跳。

    高手就是高手,神出鬼没的防不胜防。

    “嘿嘿!!!”

    恶作剧成功了,老人感觉十分有成就感,得瑟的笑了。

    “这是我的宝贝,你看,石堆其实不是石堆,那是山。乱萋萋的木条其实也不是木条,那是林。狗在道上,兔在草丛,鸟在林间,虎在山上。”

    老不死得瑟的给穆丰讲起了动物的故事。

    果然,散乱一地的石雕,那不是乱,那是一个温馨的家。

    穆丰早就从空旷的山洞中看出,这里只有老人一个人生活。想到老人曾经说过,时间太久,不知道是一百年还是二百年过去了,很多事都不记得了。

    老人说的很轻巧,可穆丰从中间听出无尽的悲哀。

    一个人,孤独的生活在这谷底一两百年,无声无息,连个陪伴的人都没有,连个能说话的人都没有。

    瞬间,空虚、寂寞、可怕的无尽的空旷包围着他。

    穆丰不敢想象,如果这个人是他,他能不能坚持住,能不能疯掉。

    他是在谿谷重狱里生活十四年的人,他知道寂寞是何等可怕。

    可当穆丰观察老不死的时候,他却从随处可见的小玩意中惊奇的看到,老人其实并不寂寞。

    老人抛撒一地的雕像不是胡乱扔的,这些东西堆积在一起,都是有故事的。

    他很会自娱自乐,很会自己给自己编故事玩。

    穆丰仔细的听着老人眉飞色舞的讲着鹰的故事,讲着狗的故事,讲着小兔和老虎的故事。

    看着地面上的一切,看着寥寥几刀就呈现出一只只栩栩如生的动物。

    很新奇,真的很新奇。

    半天过去了,外面的太阳不知何时已经落山,山洞口一点点变得晦暗无光。

    “天黑了,我去点火。”

    老不死听住嘴,有些遗憾,有些没有讲过瘾,更有些意犹未尽。但看到有些黑漆漆的山洞,神色不禁有些慌乱的看了眼穆丰,深怕他因为天黑而离去。

    穆丰沉吟了一下,终于问了一句:“为什么不出去呢?”

    “啊,我在等白老子来。”

    老不死目光一定,神色有些兴奋的挑起眉头。

    “那个,我忘记了是多少年前,我俩约定在这里一百年比一次,谁赢谁走,谁输谁留,结果他胜我一招。那一招我琢磨了一百年才琢磨透,结果他回来又和我打了一回,我虽然破了他那招,结果又输给他另一招,又困了我一边年。”

    老不死仰着头思索半响。

    “又快一百年了!!!”

    穆丰愕然,左右看了看山洞,又透过山洞口望着黑漆漆的峡谷。

    这里没有任何东西制约老不死,想来世上也应该很少有东西能够制约他这种强者。

    可偏偏不知道是多少年,老人就一个人孤独的生活在这里。

    几百年,想来能够制约老人的也只有强者间的诺言吧?

    可是,一个诺言,困守几百年。

    值得吗?

    虽然老人常说时间太久了,不知道多少年。

    但凭借刚才那两句话,想来也至少两百年以上了。

    穆丰哑然,无语。

    老人却看着白老子半身石像,笑了。

    “太极抱元式,是冥寂玄通心法的运功法门,你刚才说的哪个太清归元功,是冥寂玄通的运功心法,还有一个紫气东来剑是练气归元的法门,三功合一就是冥寂玄通功。”

    说着老人抬起头,认真的看着穆丰。

    穆丰有些呆滞,这三门功法是羽化天宫入门基础功法,几乎是整个羽化天宫无人不会的招牌功法,怎么到老人口中却成为九天之一大赤天的顶级神功冥寂玄通心法了呢?

    老人收起滑稽的笑容,郑重的道:“任何人,只要能将三功合一,就是一定能够直抵凝神大道,因为他是超凡脱俗的至高神功,三花聚顶心法。”

    “什么?”

    穆丰心神大震,脚步控制不住的接连后退两步。

    武者修身大圆满,是为五气朝元,而后入真元境,被称之为超凡。

    因为修成真元境的人已经不在是武者了,而是武修。

    修身,五气朝元,其后真元境,然后天罡境,最后抵达太玄境。

    这一路行来,看似复杂,其实有一个大统一的名称,那就是超凡三境,或是朝元三境。

    再突破,就是凝神境。

    突破到凝神境,又被称之为脱俗。

    到了这种境界的人,几乎不能称之为人,而是可以被尊称为神了。

    而要想突破到凝神境,必须要过的一大关卡就是凝聚精、气、神为三花,三花聚顶破凝神。

    荀洛、无知和飞羽真人、九方阴都是卡在这一步。

    当然荀洛、无知、飞羽真人这前三位都是凝聚精、气、神三花,只差汇聚于顶的人。

    至于九方阴,凝聚几花就不知道了,反正是比这三位要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