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五十一章 悟、风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七步踏空,一步七丈,七步过去穆丰就来到峡谷中央。

    此间寒风凌厉,白云缭绕,锦袍飘飘,恍如天上谪仙临凡。

    可惜,潇洒不过瞬间,穆丰就如同投石般向下坠落。

    山高千丈,下面又是不知深浅的无底深渊。

    人在两峰之间,穆丰不是太玄境,只是小小的真元境,会有什么神奇手段让他逃生。

    活命,显然不可能了。

    魑、魁无法想象穆丰会死的如何悲惨。

    心有戚戚然,两个无恶不作的鬼门强者心底竟然泛起一抹悲戚来。

    他们如何去想,穆丰根本不会注意,他正全身贯注的收聚真元,摆动身形,横空斜转,半空中穆丰投出一个长长的弧线,继续向下飘落。

    虚空落羽,毫不着力。

    穆丰却不慌张,左脚斜跨踏在太星,身子一拧,顺风而落时右脚踏在元星之位。

    真星、纽星、罡星、纪星。

    玉清玄元步共有九星位,最高巅峰是九步登堂。

    眨眼间,穆丰已经接连六步踏在六星位之上,其后一口真元耗尽,身子一沉直接坠落下去。

    “这小子,好轻功!”

    魁忍不住张大了嘴,呆傻的叫了一声。

    魑没有说话,眼神里却禁不住流露出赞同之色。

    虽然魑和魁是天罡境,可以短时间脱离地面,但谁也没敢像穆丰这样,蹑空千丈而行。

    飞天一向是人类最大的向往,如果不是穆丰这种行为就是作死,魑、魁真有种跃跃欲试的想法。

    “这家伙就算摔死了,也值得佩服!”

    看着穆丰的人影越来越远也越来越小,魑终于叹息一声,转身下山。

    “越是这样的人,我越想虐死他。”

    魁也咬了咬牙,带着一丝可惜跟了下去。

    却不知,在魑与魁看不到的地方,一直凌空金燕正在翱翔,经过的轨迹正是穆丰飘落的下方。

    “计算没有错误!”

    迎着呼啸的罡风,穆丰嘴角微微翘起,一抹无言的喜悦跃然而出。

    真元虽然耗尽,但在他脚尖点在金燕脊背时,鼻息微动,借力而起,一点真元从元海之基升腾而出。

    瞬间,一元复始,万象更新。

    穆丰又活了。

    一跨四十多丈,斜落二十丈,百丈距离过了大半。

    借助金燕为支点,穆丰直接转向而起,硬生生的又挑起一个高抛的弧线,斜斜的向着另一条山峰落去。

    这一次,他不再是直身飞渡,而是将身体团起,借着罡风袭来的走势,翻滚如球般疾转,一瞬又是二十丈。

    千丈高空上的罡风,力量何其大也,根本不是真元初生时的穆丰所能控制的。

    这二十丈空间,垂落的距离迅猛异常。

    穆丰只听得耳边风声呼啸,眼前色彩变换。

    无数树木、藤草、岩石在眼前飞舞,绿色、灰色无数光影幻化闪现。

    翻滚、滑落,呼啸、幻化。

    穆丰任由着身体被罡风吹动,而他的心神潜入心底,一意勾动元海之基,搬运着真元在周身经脉一遍一遍的运转。

    一点点的凝聚,一点点的凝结,渐渐的,穆丰体内的真元充盈起来。

    而他坠落的距离也从十丈、百丈到达了千丈。

    双子山峰高过千丈,指的是地面高度。

    一线天峡谷地下却还有一条,不知多深的沟壑。

    穆丰并非一动不动,呈一条直线坠落。

    他是翻滚的,借着罡风强劲的力量移动着的。

    而且,随着距离地面越来越近,山峰越来越宽厚,罡风力量越来越低,穆丰翻滚的幅度也越来越大。

    渐渐的,穆丰竟然能在虚空借着风的力量横移起来,甚至横跨的幅度能形成成一个椭圆的圈。

    这种变化是十分惊人的。

    要知道,从千丈高空坠落,那种速度,那种力量是何等的大,大到了根本不可能由人掌控。

    还幸亏有两峰并行而立,天然屏障间出现的强劲罡风,否则穆丰早就坠落到底,摔成肉泥了。

    而现在,穆丰能借的罡风一点点力量,让自己在虚空做出些许改变,凭借的不是真元,而是荀洛传授给他的那套弹龙剑法中的风之意境。

    弹龙剑法在他手上已经超过两年,虽然他知道剑法中蕴含着风、水、木之意境。

    也在乾坤悟像十全谱中略略感受到风、水、木意境的皮毛。

    但他真的参悟不出一点能够运用的东西。

    谁知道,今天落难中,罡风的吹袭,翻滚中的动荡,无根由的让他真元在经脉中多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震荡。

    在运动中搬运真元,本身就需要心神极其精准的控制。

    平日与人交手就很耗费心神了,而今,在千丈高空坠落。

    穆丰不仅需要恢复真元,更要时刻注意着身外,否则只知道恢复真元,连即将跌落地面都不知道,那就除死无他事了。

    就是这分心两用,让穆丰真元突然多出了一丝震荡,然后就多多少少的发现,他能感觉到风行走的韵律了。

    当穆丰看到地面时,猛然一挺腰身,身子竟然顺着风拂动的方向一飘,坠落的速度骤然缓了一缓。

    “怎么感受到风势的转变了,我怎么顺着风势的转变而转变了呢?”

    穆丰就是一呆,随后身子在空中横着一扭,竟然顺着风势又向山峰靠近一些。

    “真的是风之势!”

    双臂一展,穆丰并未太过用力,却精准的捕捉到风势的改变。

    他的双手仿佛按在什么东西上一般,借力而行。

    刷的一下,穆丰的整个身子竟然再度改变到了坠落的方向。

    “真的是风之势,为什么?”

    这一刻,穆丰仿佛忘记他还在无依无靠的虚空,虽然能够看到地面,但身下仍然是一眼望不到头的裂隙。

    而他明明可以有办法止住坠落的身形,改变方向贴近山崖,获得生路。

    可他,偏偏呆滞了心神,傻傻的捕捉着刚刚那丝变化的因由。

    风、风势、借力。

    为什么能借到风的力量?

    风不是无形的吗?

    是因为风虽然无形,但我捕捉到风运行的轨迹。

    风不是缥缈不定的吗?

    它运行中还会有什么轨迹?

    轨迹?

    轨迹??

    穆丰的双眼直直的看着前方,看着峡谷壁立中那条一线天。

    风就是从这里吹来,拂动着小草,摇曳着树枝,扫平了山壁,挑逗着鸟兽。

    穆丰不知道,就在他陷入对风之轨迹的沉思中时,魂海里,一丝魂力顺着曾经裂开的微不可查的裂缝钻了出来,勾动了身边的风。

    对,风无形而有踪,无痕而有迹。

    这踪、这迹就是风之轨迹。

    穆丰的目光扫过山壁。

    入眼处已经不是山不是石,而是山壁上条条纹理,道道痕迹。

    那不是山之痕迹,而是风之痕迹。

    目光掠过花草,花草藤木微微摆动着。

    那也不是木之痕迹,而是风过留痕。

    穆丰微微转头,目光落在半空中鸟儿双翼之上。

    哪里也不再是禽之痕迹,而是鸟儿借着风之轨迹留下的痕迹。

    这些是什么?

    是风。

    是风的无形无相随心所欲,更是不收束缚。

    所以,风是自由,是有灵性的。

    对,是风之灵动。

    穆丰眼眸闪过一丝精光,整个人都振奋起来。

    是因为我分心二用,对身边的风少了一丝关注,对体内的真元也少了一丝关注。

    没有曾经的完全掌控,让真元多了一丝自主。

    自主,不是失控。

    所以在某一瞬间让真元契合了风的律动。

    乾坤悟像十全谱中说过,风是什么?

    风是无形,风是自由。

    利不输金锐,韧不输流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