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四十九章 主动出击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此地距离太城已过千里,距离北渊凌被逼遁入天涯山脉内域已过三天。

    穆丰知道,时间过去欲久,距离天涯山脉欲深,北渊凌越危险。

    可要让他孤身一人面对两个天罡境一个真元境巅峰,还是太危险,没有找到北渊凌,他还有信心逃走,如果真找到北渊凌,绝对两个人都折在这里。

    这已经无关勇气,而是明知与否的问题。

    穆丰相信,这么多天过去,靳无苔和柳青定然返回九华别院通知太常师兄,太常师兄也定然会带领几位师兄入山救援,甚至连羽化天宫都会被惊动。

    静静的尾随在后面,等待几位师兄到来给予指引才是穆丰最明智的选择。

    无论能不能将北渊凌救出,都不会有人怨他。

    毕竟他只是一个真元初境的武修。

    千里跟踪两个天罡境,作为师兄,他已经做到他所能做到的极致了,谁也不能强求他。

    但,穆丰过不去自己心里这一关。

    “我还能做得更好,是吗?”

    穆丰紧握着两根锁链,自己问着自己。

    抬头看着穿过林间,跃向溪流的三个黑衣人。

    魑第一个落在溪流旁,低头搜寻着北渊凌留下的蛛丝马迹。

    老六紧随其后,不过他未做停留,脚尖点着水面飞向溪流的另一侧。

    老八身形略慢停在树林旁,沿着树林边向北游走。

    穆丰的眼角紧了又紧,最后渐渐眯了起来,一股危险的气息从他身子骨里散发出来。

    “也许是诱饵,但也是机会!”

    看着面前三个人的位置,穆丰心里陡然燃气杀气。

    他嗅到一股不同寻常味道,危险的气息不停的在他额头上针刺着他的魂海,提醒着他。

    可冲动的杀机从他心底泛起,让他几乎无法压抑。

    “引开他们,给师弟多一丝生机。”

    虽然现在这么做有些晚了,可晚也要做,不做更晚。

    想到这里,穆丰扭身跃到邻间古木上,一转二转就跟到了老八身旁。

    老八修为是真元境巅峰,按理说是超越穆丰的存在。

    可惜,战力之差别,不仅仅是靠修为就能决定的,尤其是面对穆丰这种越级战斗就跟喝凉水一样简单的人。

    战斗有时会因战力纠缠在一起,没完没了,生死有时却会在一瞬间出现结果。

    尤其是在有心算无心的情况。

    一个虎扑,穆丰从天而降。

    老八正低头扫视着地面,耳中突然传来破空的呼啸声,久经沙场的他第一时间侧身翻滚,双手如利刃般斩向身前。

    以攻代守,他的应对不可谓不快,选择也不可谓不正确。

    可他却没有想到,攻击他的是两条铁链。

    铁链毒蛇般刺向他的胸膛,虽然他的双手精准的斩在铁链腰身,却也只是改变了铁链的走向。

    哗啦啦,一阵轻响,铁链折回,灵巧的锁住他的双腕。

    穆丰扯着铁链,双手用力回拉左脚伸直浑如一杆大枪般点在他的胸口。

    老八双手被锁的一刹那就知道不好。

    半空中,看到穆丰如同大枪般刺来的一腿,知道无法躲闪。

    牙根一咬,老八腰胯强行一扭,身子用力翻转的同时,右腿风车般横扫过去。

    无他,这种选择拼的就是一个‘狠’字,就是在以命换命。

    可惜老八不知道穆丰曾经的经历。

    在军阵里出生入死过的人,拼命怕过谁?

    尤其是以命换命,对在刀山羽林里几经出入的人来说,更是家常便饭。

    穆丰嘴角一挑,双手用力的同时,身子一侧,脚尖点去的方向不变,却把肩头让给了老八。

    看你的脚快,还是我的脚快,看你的胸口硬还是我的肩头硬。

    咚的一声闷响,密林边的动静终于惊动了魑和老六。

    待两人回头观看的时候,瞬间色变。

    因为穆丰的脚尖率先踏在老八的胸口,然后肩头才被老八的一脚重重踢中。

    可惜,老八万万没有料到,他这一脚力量虽大,却被穆丰借力卸力还给了他。

    穆丰脚尖提前点在老八的胸口,随后在肩头中招的同时脚掌借力一落,又重重的踏在老八胸膛。

    魑和老六的耳边恍惚听到咔嚓一声,然后就见老八的胸膛猛的一塌。

    一口鲜血喷出,直射穆丰脸庞。

    这是一口饱含着老八最后一点真元的鲜血,气劲强力,如箭如弩。

    鲜血喷出,老八的双眼直勾勾的看着,希望看到他以命搏命的最终结果。

    可惜,穆丰似乎早有所料。

    一脚踏出,脚跟一跺的同时,穆丰根本不看结果就向后一翻。

    两条锁链也灵活的从老八的双腕上松开。

    随着穆丰双臂在腾空翻身中向后一甩。

    “哗楞楞!”

    一声清脆的响声,锁链陡然伸出十几丈缠在古木树枝之上。

    穆丰手腕一拉,人如柳叶般轻飘飘的飞出。

    “鬾...”

    魑远远的一声疾呼,整个人腾空而起,鹰鸠一般的扑向穆丰。

    “穆丰小儿...”

    老六也隔岸发出一声惨烈的叫声,声震四野。

    “穆丰,是大师兄...”

    不远处的溪流中,随着溪水湍急流淌速度时沉时浮的北渊凌似有所闻,用力将头探出水面,正好看到两道黑影向着树林急扑而去。

    “黑衣人,遇敌了?是大师兄吗?”

    北渊凌心神一震,双脚一划,半个身子都探出水面,正好看到树林中两条锁链蛟龙般飞舞,引领着一条身影没入密林深处。

    “那是大师兄的锁链,真的是大师兄来救我了。”

    穆丰身上四条锁链,北渊凌三个都在锁链下吃过不少苦头,自然认得。

    在天涯山脉深处能见到穆丰的锁链,北渊凌自然知道是为什么,心底陡然升起一股热流。

    “我本以为将这三个黑衣人引走,就能让师兄他们脱离险境,却不知正好相反,是把大师兄带进更加危险的处境。”

    北渊凌在天涯山脉奔走三日,他可知道这里是如何危险,自然也理解穆丰如何的不容易。

    手臂一划,他就准备从溪流中走出,去与穆丰共同抵御敌人。

    却不想,就在北渊凌双脚一蹬的时候,溪水里一条黑影悄然深处,无声无息的缠在他的腿上,然后用力的一拉,北渊凌毫无防备的被拉到水底。

    “什么东西?”

    北渊凌骤然受到袭击,心底一寒,身子猛然一转,缩身探手,一掌斩了过去。

    在任何时候,想要活命,身体就不能受制于人。

    “噔!!!”

    虽然水底声音无法传递,但北渊凌一掌斩中水底缠扰在他腿上那条黑索之上时,他仍然感觉到黑索上仿佛传来绷紧弓弦的声音。

    黑索似乎感到痛楚,猛然一紧,抻拉的力量加重的同时向后猛然缩回。

    水底下,北渊凌几乎无法控制的被黑索拉到河底,并迅速的如同鱼儿一样飞快滑动。

    北渊凌用力抵抗,却无力可借,根本无法抵挡。

    “不,我还要帮助大师兄呢?”

    河底水压加重,再加上无法呼吸,让北渊凌胸口压抑的感觉愈发加重,只能在心底嘶吼着。

    一次两次的缩回腰身,手掌壁立如刀般斩向黑索。

    水底无处借力,湍急的水流有将手掌劈出的力道改变,虽然北渊凌一次又一次的劈中黑索,却只能让黑索愈发感到痛楚的同时加快游走的力量,将北渊凌拉倒无尽的黑暗之中。

    幸好,北渊凌已经突破修身境,真元在经脉里运转,让他能短时间借助胎息维持生机。

    否则无法呼吸的他早就陷入昏迷之中,甚至无声无息的奔向死亡。

    北渊凌陷入不知名的危险之中,穆丰同样也不好过。

    虽然穆丰突袭之下,将鬾拼得垂垂欲死,其后的结果是他也不好过。

    他万万没想到,魑和老六竟然对频临欲死的鬾不管不顾,紧紧的追着他,死死不放。

    穿过密林,踏上山峰,跨过悬崖,坠落险峰。

    无论穆丰选择什么样的路径,魑和老六仍然毫不犹豫的紧紧跟随。

    “过分了吧!”

    穆丰攀上一座高峰,冷哼一声,抖手拨下两块岩石。

    这以不知道是穆丰给身后两人造成的第几次障碍,魑仍冷着脸,闪身躲过岩石,飞身继续向穆丰扑去。

    魑是知道穆丰的。

    去年,他是亲眼看着穆丰如何狼狈不堪的,在身负重伤的魈手下逃得性命,后来更借机夺走魈的性命。

    仅仅过了一年。

    鬾显然又要在他的手里丢掉性命。

    九方阴座下八兄弟,一年一个的折在他的手里,身为兄长的他绝对不能放过。

    穆丰,去年修身,今年真元,实力是有飞跃的提升。

    不过看在他年纪小,并未超出魑的意料之外。

    只是魑没有想到,穆丰轻功会这么好,好到了身为天罡境巅峰的他都无法超越,只能在后面吃烟。

    的确是吃烟。

    穆丰的心思极多,亡命狂奔的同时,还能尽一切可能的为身后两位天罡境强者造就麻烦。

    飞沙飞石是正常暗器,飞禽走兽也是绝妙助手。

    闯兽穴,过鸟巢,时不时的投出几枚鸟蛋,茂密的深林里,无边的大山中,穆丰能够找到的助力不要太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