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四十八章 天涯深处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天罡境...”

    穆丰望着远处在田野里肆虐的黑衣人,他再如何不服也不得不叹息一声,天罡境真的还不是他能随意撩拨的。

    小巧腾挪,招式比拼,穆丰相信绝对超过对方。

    罡气就不行了,这如同实物一般的东西,霸道起来真不讲理呀!

    真元境只是转化和蕴养真元的,说他有多大威力,也只能是和真气比。

    罡气只有罡气才能破。

    “我的二师弟呀!”

    穆丰叹息一声后转了转眼珠。

    他不敢随意贴近黑衣人,万一打草惊蛇,北渊凌救不出来不说,他都有可能掉进去。

    “还是动动脑筋,北渊凌应该向哪里躲藏。他最想去的,应该是回归师门。”

    穆丰脚步缓缓东移,向着天台峰那个方向摸去。

    他认为,北渊凌想要自救只能选择回归羽化天宫。

    可穆丰就没想到,原本重伤的北渊凌躲藏在农田里,农田又被黑衣人弄了这一出,他哪里还敢藏匿。

    再加上,北渊凌藏身在浓密的谷穗中,不敢抬头张望,他怎么能辨别方向。

    猫着腰一路鼠蹿,等他抬头仔细去看时,早就迷失了方向。

    “我想想,咳咳咳咳,我现在是在哪??”

    “东方在什么方向?”

    北渊凌捂着胸口,一边咳着一边分辨着东南西北。

    他也是山里长大的孩子,在山里生活惯了,会观察、会生活,不怕迷失。

    “可是,天台峰在什么方向?”

    北渊凌大致的找到东南西北了,又仔细思索自己来时的方向。

    “东。不是,北。嗯,应该是东北方。我是从北城门进入的太城,从南门逃出来的,顺着农田东南逃来的。”

    揉揉胸口,顺了一口气。北渊凌有些拿捏不定,迟疑起来。

    “是东南吗?我走的是东南直线吗?半途有没有变向?”

    一时间,北渊凌有些拿不定注意。

    正在这时,远处传来轻微的破空声,北渊凌立刻俯下身来,透过茅草间的空隙回头张望。正好看到东北、西北和正北三个方向三个黑影迅疾而来。

    “这么快!”

    北渊凌咬了咬牙,目光迅速扫过北方,又看了看南方苍茫大山,一低头闯了进去。

    “没有办法,进山也许是唯一活命的希望,师门短时间是回不去了。”

    大山里长大的孩子,潜行匿踪的本领是天生的。

    北渊凌用心躲藏,黑衣人虽然一直紧紧的尾随其后,短时间还真就拿他没有办法。

    可真正痛苦的却是穆丰。

    穆丰悄然绕到西方,冷眼偷窥着黑衣人,当黑衣人扫平百丈方圆的稻谷时,已经摸到了北渊凌的踪迹。

    而在黑衣人人长身而起,向东南飞奔的时候,穆丰终于看清黑衣人的正脸面容。

    “是魑魅魍魉中的魑。”

    穆丰的脸色一冷,身形潜伏得更加小心了。

    魑,是一种兽形的山神,山林异气所生,为人害者。

    有说是古代传说中山泽的鬼怪,也有人直接说魑,猛兽也。

    在穆丰眼里,魑是一位熟悉山林的天罡境强者,是认识他更与他有见光即死的仇恨。

    可就算这样他也不能不紧紧跟在他们身后,更在他们辨别方向后重新辨别一下北渊凌留下的点点痕迹。

    穆丰不仅要紧随其后,更要从北渊凌留下的痕迹中辨别出北渊凌身体状况。

    靳无苔说过,北渊凌身负重伤。

    穆丰不知道师弟伤势如何,还能否安全躲开敌人的追踪。

    “可是,现在已经深入大山之中,再往前,就进入天涯山脉内域。师兄们可是说过,天涯山脉深处属于还未探测地区,里面凶禽猛兽数不胜数,极其危险,根本不是太玄境以下可以出入之地。”

    望着又一次腾空而起的三个黑衣人,穆丰蹲在地面,目光闪着精芒的看着一片沾染点点鲜血的树叶。

    这是人血,新鲜的。

    应该是北渊凌不小心留下的痕迹。

    “师弟是伤势加重了,还是又负新伤了?”

    越往天涯山脉深处走去,遇到的凶禽猛兽越多,就在前两天,穆丰亲眼见到了双蟒绞豹,也目睹了群狼猎虎,同时见到过熊虎相争。

    在这里,没有传说中的王不见王,虎豹熊罴也不是食物链的顶端。

    它们都在为生存搏杀着,不仅要防备地面隐匿的敌人,还要防备天空随时落下的鹰隼鹏雕的袭击。

    地面上的霸主很多时候就是天空霸主的食物。

    看到这里,穆丰心有戚戚然,随后又似乎领悟出些什么?

    只不过看着魑距离他已经很远,时间来不及,就将这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压在心底。

    “有一次就会有二次,咱不差这个!!”

    虽然穆丰感觉有些可惜,不过也没什么。

    武修就是这样,有些东西不怕错过,而怕没感觉。只要有一次感觉,就会牢牢记住,当再次遇到事,感觉就不是这样的了。

    北渊凌的状况的确不好。

    本来就有伤在身,日夜奔波着,没有时间调理,虽然伤势没有加重,但也一直没好。

    同时他也没有想到,天涯山脉的环境竟然这样险恶。

    凶禽猛兽不说,蚊蝇叮咬同样可怕。

    这样环境生长的东西,谁知道是不是有瘟毒携带,弄不好被咬上一口,丢了半条命都是幸运的。

    再说,吃喝也是一大难题。

    背后有追兵,生火是不敢的了,野食野果虽然他有认得的。

    但能入口的东西,往往都有护食者看护。

    他又不敢弄出大动静。

    偷食,往往是他的一种手段。

    “这样不行呀!”

    丢了一枚野果进嘴里,北渊凌咀嚼的同时调整着呼吸。

    胸口的伤一直没好,甚至还有往重发展的趋势。

    这点伤平时不算什么,可在逃命的时候却成了一种羁绊。而且如果调理不好,落下病根,可会伤及根基。

    而且,看着身后追兵已经越来越近,大有不把他擒拿不罢休的气势。

    “有山林追踪的高手,逃脱有些难办!”

    皱了下眉,三口两口将野果咽下,北渊凌又扔嘴里一颗野果。

    拍拍手,站了起来,北渊凌的目光投向前方湍急的河流。

    他一直不想用遁进河流的手段来摆脱追兵。

    因为北渊凌知道,荒野中,水下的凶险更胜于陆地。

    陆地上遇到危险他可以反抗,可以借助种种屏障和手段躲避。水下却是不同,人毕竟不是水下生活的生物,进入水中,水性再好的人也比不过生活在水里的生物。

    除非走投无路,实在没有办法他才会想到这种办法。

    现在他的处境就是如此,越往里走,遇到的危险越大,越往里走,后面的追兵距离他越近。

    最重要的还是他身上的伤,如果再不调理,对他的伤害越大,对未来的影响也越大。

    “必须要狠下心来做出决定了。”

    北渊凌咬了咬牙,一狠心,将最后两颗野果塞在嘴里,身子一纵跃入水中。

    不得不说,北渊凌做出的决定十分正确,甚至可以称之为英明。

    因为在他跃入水中时,魑就距离他不过一二里,静下心来可以听到河水汩汩流淌的声音。

    “前方有水源!”

    老六回头低声说了句。

    老八舔了舔略略发干的唇锋:“那小子也一直没有功夫喝水?”

    目光斜斜的扫了眼魑。

    魑转了转眼珠,微微点了点头。

    “走...”

    老八嘴角一翘,飞身形向河边纵去。

    老六目光隐晦的看了眼魑:“老大,我总感觉身后有什么东西跟着我们?”

    魑眉头一挑:“我也有这种感觉。”

    “昨天我特意看过,还以为是什么野兽,今天我敢肯定,一定不是。”

    老六半转着身子,目光飞快的向后一扫。

    魑又点了点头。

    “莫不是那小子转到咱们身后去了?”

    老六有些迟疑。

    魑摇了摇头:“他不敢,如果转到咱们身后,他早往外跑了。”

    “也是,虽然他本是不差,不过想找咱们麻烦,随便一个都能像拍死狗一样拍死他。”

    老六也点点头,十分自信的肯定着。

    穆丰一直远远的缀着魑他们,虽然没有猜到魑和老六已经感觉到他在后面,但他也一直小心谨慎的拉远了距离。

    不是穆丰不想绕过魑他们,跑到他们前面迎回北渊凌。

    条件是真不允许呀!

    天涯山脉古州第二大山脉的名头不是虚的,地势辽阔,群山峻岭多如繁星。尤其内域,这个人极罕见的地方,不仅深藏毒蛇猛兽,毒草毒瘴更是随时随地都可遇到。

    再加上断崖峭壁比比皆是,山势崎岖危险,经常走个二三十里方圆,连樵径都没有,稍不注意跟错岔道,再想迂回就不知多绕多少里的路。

    看到魑他们走出深林来到溪水旁,穆丰悄然越上一株古树,隐去身形,举目向四方眺望。

    前方溪流汩汩,身后密林重重,左侧悬崖如刀壁立,崖后是一座高大山峰屹立,溪水就是从山巅垂直坠落。

    再细眼望去,便见满山满崖,俱是奇花老松,红紫芳菲,苍翠欲流。

    当有微风浮动时,隐约可闻松梅的芬芳。

    “此地此景如此美观,惜乎隐匿这穷山恶岭之中,无人观赏。”

    穆丰慨叹一声,瞬间又想到北渊凌,心又提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