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四十七章 又见杀戮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军侯的脸瞬间色变,身形一挺,长刀出鞘,悍然一刀劈向黑衣人。

    刀锋凌厉,直接将黑衣人掌风斩破。

    “军中破风斩!!”

    掌风被破,黑衣人脸色骤然一变。

    低吼一声的同时,黑衣人肩头一抖,手腕借力翻转,啪的一下拍在军侯长刀侧锋。

    “哈!杀!”

    长刀翻转,军侯左脚向前一踏,口中暴喝一声。

    “杀!”

    随着军侯一声暴喝,身后十八名军士同时一声嘶吼般喝叫,端起刀枪整齐的向前踏进。

    萧杀、暴烈,气势极其彪悍。

    军侯也借势长身而起,刀势迅猛的向黑衣人悍然扑去。

    这就是军阵的特性,长久的再一起训练、厮杀,能够掌握一种节奏,形成一种氛围,让他们的身、形、气、势完美的融入到一起。

    等到对敌的时候,能够将万人气势集中在一人身上。

    破阵杀敌,威慑八方。

    宵小之辈胆气不足,骤然被军阵煞气压制,若在瞬间即被斩首都毫不稀奇。

    却那知道,这几个黑衣人被煞气笼罩,竟毫无异样。就好像经历过无数次一样,泰然自若的该出手出手,该击杀击杀。

    瞬间,三伍军士就被两个黑衣人杀个人仰马翻。

    军侯哪里能想到这样,猝不及防下被黑衣人一巴掌印在胸口。

    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都倒射而出,壁画一般贴在城门石壁之上。

    “天罡境...”

    军侯嘶哑着声音,鲜血汩汩的顺着嘴角喷涌,想止都止不住。

    黑衣人看都没看垂死呻吟中的军侯,身子一飘赶到城门口。

    这个时候,北渊凌已然不见踪影。

    显然他在看到黑衣人面对城卫军仍不停留,悍然出手之际就已经知道城卫军根本挡不住他们的屠杀,悄然溜走了。

    “老六老八别玩了,赶紧抓住那小鬼。”

    黑衣人脸色一冷,阴沉如水,冷哼一声后穿过城门向外张望。

    老六老八两个黑衣人冲进军阵,正杀得畅快淋漓时,猛然听到为首的黑衣人一声冷哼,抬头看去才发现,北渊凌没影了,顿时冒出一身冷汗。

    嗵嗵两脚踢开挡在前面的士卒,冲到城门洞内。

    这个时候,尚能站立的士卒不过五六人,而这几个人都被黑衣人狠辣的手段惊呆了,呆滞的看着身旁躺在血泊中的同袍战友,似乎根本不敢相信刚刚发生的一切。

    “在西面...”

    城门外一声清啸传来,两个黑衣人紧忙跟了过去。

    “鸣金,鸣金...”

    似乎是清瘦黑衣首领那声清啸惊醒了呆滞中的城卫军,一个伍长嘶吼着叫了一声,随即满脸狠毒的冲到城门外。

    “鸣金,鸣金...”

    另一个伍长一个虎扑冲到铜锣旁,扯过铜锤不知个数的猛敲起来。

    铜锣乱响中,穆丰也寻着声音,闪身落在道中,看到躺了一地的城卫兵,还有殷红的血,眉头紧蹙起来。

    “这是怎么了?”

    穆丰扫了一眼浑身战栗的城卫兵,知道不好去问他们,目光一转,来到一个躲在墙角偷窥的中年汉子身旁,悄悄问了句。

    中年汉子显然是个普通百姓,只不过胆子大了点,看到厮杀没有离去,而是躲在一旁偷看。

    却不想看到江湖怪客屠戮朝廷卫军这一幕,正心惊胆战想要溜走。

    “说说吧,刚才看到什么?”

    穆丰的声音不带一点波动起伏,极其平静,可就这么平静的声音让中年汉子心颤胆寒,不敢有丝毫隐瞒的将刚才的事讲了一遍。

    “三个黑衣人追着一个少年,少年躲在城卫军后面求助,然后黑衣人都起手将城卫军一阵屠戮,结果屠杀后发现,少年不见了。哦,刚刚听到黑衣人首领喊了一嗓子,在西面。”

    这些话,足够了。

    穆丰心念一转,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在这个时候,敢于屠戮朝廷卫军的,似乎只有九方阴那伙人。

    不仅因为被穆丰废掉那个黑衣人出手就是绿毒手,也因为九方阴有栾川县屠戮驻城军的先例,还有就是穆丰看过九方阴他们多少回,衣着一直都是黑衣。

    许是九方阴这伙人在七贤庄遇到北渊凌,知道北渊凌是北渊谷遗孤,所以大打出手欲要将其擒拿。

    却不想靳无苔被他们重伤,北渊凌跳窗逃走。

    “如果真是七彩魔域的人出手,那二师弟危险啊?”

    想到这里,穆丰来不及回去吩咐柳青、靳无苔什么,脚下用力,一闪身穿过城门,也向西追了过去。

    二师弟受伤了,那个黑衣首领是天罡境。

    硬拼,应该不是对手。

    怎么办?

    见机行事吧?

    穆丰一边奋力疾行,一边苦苦思索着。

    虽然穆丰有过修身境界时就在天罡境强者手下逃生的经历。

    可并不能说,他突破到真元境,就能拥有与天罡境强者抗衡的能力。

    一来,那个天罡境强者魈,早就在苏云手下受到重伤。

    二来,境界的差异,很多时候是技巧战力能弥补,可很多时候并不是技巧和战力说弥补就能弥补的。

    更何况,即将面对的还不只是一个天罡境。

    穆丰又一闪念,想到七贤庄被他废掉那个黑衣人,是真元境,并不是他天罡境。

    也许,他们因为靳无苔被重伤,才留下一个真元境。

    也许,另外两个黑衣人,就是老六老八那两个也不是天罡境,而是真元境。

    不过,穆丰又皱了皱眉。

    如果他自己,其实并不在意一个天罡境还是两个天罡境,反正他那个也打不过。

    可要是带上一个受伤的北渊凌,却又不同了。

    别小瞧一个人和一个人带一个伤者的差异,往往一点区别就是生与死的距离。

    不能放弃,也不能硬来。

    还是见机行事吧?

    穆丰第一次痛恨自己功力进展有些弱。

    如果他也突破到天罡境,眼前的困难就不是困难了。

    他的底蕴实在浑厚,同境界他根本不惧任何人,甚至一挑几个都有信心获胜的一定是他。

    可为了以后,为了能够看看武道巅峰,他现在还是尽可能的压制着自己,不要突破。

    攥了攥手上的两根锁链,穆丰给自己打了打气,循着前方的痕迹,向前遁去。

    千军万马的军阵都曾经闯过,还怕眼前这两三个天罡境。

    其实现在为难的不仅是穆丰一个人,还有北渊凌。

    当时情况十分危急,面对天罡境强者的攻击,在七贤庄厢房那狭小空间里,没有闪展腾挪的余地,靳无苔一个照面就受到重伤,他只能撞开窗户将敌人引到外面。

    慌乱中他只是知道,穆丰和柳青会从北方走来,他不能从北面逃生,因为那会将穆丰柳青带入险境。

    虽然他承认穆丰很强,比他要强。

    可再强,穆丰也只是真元境,并不是两个天罡境强者的对手。

    从南面逃生,因为七贤庄距离南城门不远,哪里有城卫军,也许能唬住这两个黑衣人。

    他可没想到九方阴这两个手下竟然敢对城卫军出手。

    当他们一动手,北渊凌就知道,完了。

    军阵的确可以压制甚至碾压武修,可当实力差距过大时,武修也可以碾压军阵。

    就好比眼前,天罡境武修,根本就不是十几个士卒组成的军阵可以抵抗的。

    果然,几个照面的功夫,十几个人就剩下五六个人。

    逃...

    这是北渊凌唯一的想法。

    从城门悄然遁走时,北渊凌原本想绕着太城,迂回到羽化天宫。

    可等北渊凌穿过城门后就发现,从太城迂回羽化天宫,并不太现实。

    因为一眼望去,城墙外空空荡荡的,视野极其开阔。

    即没有山坡草木让你躲藏,也没有树木林荫可以遮挡,显然应是出于防御的角度,临近城墙的一切阻碍全被铲平。

    在这种情况下,北渊凌首先想到的是应当找一个可以让他躲藏的地方,而不是绕过太城,迂回赶往天台峰。

    耳中听到城门内声音渐弱,北渊凌知道不是他犹豫的时候。

    头一低,加快脚步踏上官道百十丈,然后在黑衣人闯过城门前,转道蹬上路旁田野。

    此时渐入深秋,田野上庄稼生长的异常茂盛。

    沉甸甸的谷穗颗颗饱满,把稻谷压低了腰,显然又是一个丰收年。

    粮食以前只能饱腹,今天却能救命。

    空旷的荒野原本一望无际,没有任何阻挡,自然不足以让北渊凌逃命。

    可就因为多了这一片丰收的稻田,让北渊谷多了一片天然屏障。

    农田异常茂盛,别说只有一个北渊凌藏匿里面,再来几个也让黑衣人束手无策。

    可惜,天罡境强者不是普通人,心狠手辣的黑衣人更不是寻常人。

    一声暴喝,两名天罡境强者大手一挥,狂啸的罡云带起片片黑沙台风一般像稻田席卷而去。

    刹那间,大片大片的成熟谷穗飞上天空,一个盘旋后化为齑粉随风洒落。

    然后,稻田内露出大片大片空地。

    “好毒辣的手段!!!”

    穆丰站在城门口看着满天飘舞的黑沙粉尘,压根直痒痒的挤出几个字来。

    不说他们能不能抓到北渊凌,至少几家老农今年是颗粒无收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