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四十六章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穆丰一声怒吼,三步并作两步走,一脚踏在楼梯上,身子一扭腾空而起,脚点楼梯扶手飞身直上三层。

    “啊!”

    柳青瞬间也反应过来,身子一窜,落在楼梯扶手上,借着楼层间的空隙,灵猴一般往上蹿去。

    而在这时,穆丰已然手掌搭在楼板,身子未停直接落在四层。

    “在那间呢?”

    穆丰耳朵动了动,已经听到楼梯口反方向一间厢房内传来一阵异响。

    沉重的脚步声中夹杂着桌椅摔动,盘碗跌落的响声。

    砰砰砰、哗啦啦。

    就在穆丰脸色微变,准备闯入的时候,蓬蓬两声,脆弱的槅扇已经被一阵掌风击得粉碎,带着强劲的力道飞出。

    啪啪,几道声响传出。

    无数块木屑击破其他厢房槅扇,透了进去。

    啊啊!

    穆丰清晰的听到几间厢房内传来痛苦的呼叫。

    一是猝不及防,二来吃酒的顾客里也并不都是会武之人。

    穆丰一个跨步刚刚来到门前,准备破门而入的时候。

    嘭的一声巨响,一道人影从厢房内到射而出,直接砸向穆丰怀里。

    “靳师弟...”

    穆丰脸色一变,左手兜出一个半圆,一式小云手将靳无苔带来的力道化去,让他安稳着陆。

    “大师哥,二师兄让他们逼出酒楼了。”

    靳无苔踉踉跄跄的向后跌了两步,一丝鲜血从嘴角殷出的同时已然叫了起来。

    穆丰脸色更是一沉,再无顾忌的合身扑进厢房,迎面正好撞见一个清瘦的黑衣人。

    来人样貌穆丰还未看清,就见一对漆黑的手爪抓了过来。

    “毒爪!”

    人未到,爪风以到眼前,罡风中一股腥甜的味道扑鼻而来。

    穆丰神色肃然,左肩一沉的同时,两手三指悄然弹出,指尖在空中划出一道诡异的弧线,绕过漆黑的双爪落在黑衣人的手腕。

    锋利的指甲破空而至,轻巧的划破黑衣人的肌肤。

    “小隐鬼手!”

    黑衣人见识不凡,就在手腕微痛时已经一声惊呼道破穆丰怪异的招法。

    身子一拧,双爪在空中急抖。

    噗噗噗,一左一右三道爪影在空中交汇。

    穆丰一声冷哼,身子向前一探,双手迎着六道爪影向黑衣人的前胸、腰襟抓去。

    黑衣人步行后退,强行的踏平倒掉的桌椅,双手更在两人之间的空中布下无数爪影。

    穆丰紧追不舍的继续向前跟进,同时道道指风划破一道又一道爪影。

    刷刷刷,穆丰锋利的指甲划破一道又一道爪影。

    直到最后,当黑衣人一脚踏破餐桌,被穆丰笔停在窗口时,穆丰一左一右两只手爪已然扣在他双肩之上。

    穆丰三指成型,深深的嵌入在黑衣人肩头。

    黑衣人中门大开,双手无力的垂落两侧,肩头鲜血汩汩流淌。

    “绿毒手...”

    穆丰双手微微用力,黑衣人肩头直接传来一阵筋断骨折声。

    “啊,你是穆丰!你怎么会小隐鬼手?”

    黑衣人一声闷哼传来,随即脸色大变的瞪着穆丰反问。

    穆丰根本不回答他,而是长着身形,透过黑衣人的阻挡向楼下看去。

    “北渊凌呢?”

    看着楼下异常混乱的人群,穆丰发现,没有北渊凌。

    “大师哥,他们不是一个人,逼走二师哥的还有两个。”

    靳无苔虽然也有些惊骇穆丰身手之高强,却还是一语道破最重要的事情。

    “他们是什么人?”

    穆丰右手收回的同时,一掌印在黑衣人元海之上。

    “额,你好毒,竟然废我武功!”

    黑衣人惨叫一声,惊骇的叫了起来。

    “我师弟有个好歹,就不是废你武功的事了。”

    穆丰左手一扯将黑衣人拽到,人也随之从窗口跳了出去。

    “二师兄呢?”

    直到这个时候,柳青才堪堪赶到。

    “绿毒手,又是鬼门神功,难道是九方阴他们找上门来了?”

    穆丰阴沉着脸落在街心,左右看了看,他发现,南侧似乎比北侧更加混乱些。

    也没时间去问,脚尖点地腾空而起,借着街道两旁摊位前支起的竹竿木杆,向上飞起。

    远远望去,南方混乱状态沿着街道一直蔓延下去,根本没有个尽头。

    “一定没有错,他们奔南方跑了过去。”

    穆丰几乎没做停留,蹿房越脊的向着南方追了过去。

    “别管他了,援助二师兄要紧。”

    柳青也是怒火冲天,哪里顾得其他,根本不管栽倒一旁的黑衣人,一把拉住靳无苔,飞身闯过窗口,跟着穆丰的背影紧追不舍。

    “会是谁,会是谁?”

    穆丰心里一边想着,一边跟着混乱人群冲到了太城城门口。

    太城城门经常有一标城卫军驻守,一标三十人,分六队轮流执守。

    一个伍长,四个卫兵,手持刀械威风凛凛的,平日里查核路引,翻个行囊什么,并没有什么危险事发生。

    可今天却是不同。

    未时已过,申时来临,这个时候本应该是晡时阶段,所有人或是回家进食,或是走入饭庄酒楼,城门口应该是比较清闲,再过半个时辰就有另一伍来换班。

    哪知道就在几人略感松懈时,不远处传来一阵骚动,接着是几声惊呼,待几名城卫军扭头观看时,就见北方几道身影从人群中窜了出来,时不时的还有刀剑交鸣之声传来。

    “又是这些江湖人,难道不知朝廷禁令,不许闹市动武吗?”

    伍长脸上顿时升起一股怒气,回手敲起金锣。

    这伍长虽然心头火起,却还是知道,敢于在城中动手的武修是不会在意把守城门这几个城卫兵的。

    城卫兵本身就是,一伍执守,两伍待命,遇到情况,鸣金而出。

    军队虽然不敌武修,可一旦结成军阵却可以与之抗衡,甚至随着人数增加阵型扩大,可以压制乃至碾压武修。

    所以,当三伍一十五人举刀端枪站在城门前的时候,并不惧怕迎面冲来的四个武修。

    “来着何人,敢在闹市动武,还不放下武器,束手就擒?”

    一个军侯手压单刀,怒喝一声。

    穿越人群,率先赶到的正是北渊凌,这个时候的他已然身负重伤,鲜血淋湿前胸,呼吸都有些不稳。

    如果不是这个样子,他也不能提前遁走。敌人强大,他不敢留在七贤庄,就是怕将穆丰和柳青陷进入。至于靳无苔,那是没有办法。敌人,本身就是他们的仇人。

    “救命呀!”

    北渊凌有气无力的惨叫着,尽显无助。

    “站住!”

    军侯一声喝令,目光炯炯的看着北渊凌以及身后追来的三个黑衣人。

    “他们要杀我!”

    北渊凌一把扔下手中断刀,半伏腰身速度飞快的向一侧军伍贴去。

    军侯扫了一眼北渊凌,察颜观色,连带听声,他已经知道北渊凌的状况不好,喊叫的声音急迫,是为真意,又扔到兵器,也就没有说什么。

    “你们?”

    军侯注意的还是带着凶煞之气,不言不语向北渊凌扑去的三个黑衣人。

    这三个人,无论衣着打扮,还是举止行动,都不是善物。

    想到这里,军侯口中一声大喝,手压单刀迈步向前。

    “滚开!”

    军侯一句话尚未说完,当先一个黑衣人袍袖一甩,掌中一股暗力当胸涌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