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四十五章 突变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道门九真戒律无论五戒、九戒、还是十戒都不许弟子饮酒。

    九华别院虽是俗门,但除特殊节日,平日一样不许弟子饮酒,柳青他们要想吃酒只能偷偷下山。

    穆丰想了想,今日是柳青突破的大喜日,吃点酒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也不想坏掉几兄弟的兴致,也就没说什么直接跟着柳青下山了。

    九华山,山峦奇秀,层叠兰翠,大小山峰三十余座,最高山峰有九座,状若莲花般散开,盆地峡谷,溪涧流泉交织其中。

    本来他是叫莲花山的,却因天柱山内有座莲花峰,又有古诗云:天河挂绿水,秀出九芙蓉,故而它被称作九花山。

    九花山不是很好听,花、华同音,时间长了就被叫成了九华山。

    太城坐落在九华山天台峰脚下,他是承天州剑川郡第一大县,也是九华山出入的唯一要道,九华别院的建筑以及一切吃穿用度,都是由刘叔从太城采购,所以刘叔对太城十分熟悉。

    “师哥,你不知道,太城七贤酒楼里的七贤老酒幽雅细腻,酒体醇厚,回味悠长。”

    “哦,你知道的倒是很清楚。”

    “那是,我可是从刘大叔哪里特意打听过的。”

    柳青摇头晃脑的表现着。

    “七贤老酒,酿酒的水取的是七贤峰为源头的濂溪的水,五龙瀑,飞泻龙池,弄珠潭,激流直下。那水清澈甘冽,周遭万里都可列为一等。”

    穆丰笑笑的拍了下柳青的额头,身子一飘,掠过两柱老树,跳下了九华山的主峰十王峰。

    顺着十王峰主道一路飞行,一个时辰后就站在天台峰脚下。

    穆丰表情十分轻松,宛如郊游一般,柳青却不一样,此时汗流浃背的他正一脸幽怨的望着穆丰。

    “师兄,你欺负人!”

    穆丰瞅都不瞅他,抻了抻胳膊,又蹬了蹬腿:“舒服,这一身气血都活动开了,整个人都精神多了。”

    “师兄!!!”

    柳青充满悲愤的一声呜鸣,却不想跟没有得到穆丰的响应。

    “顺哪里走是太城?”

    穆丰举目远眺,表情淡然的问了一句。

    “你,哼...”

    柳青气氛的一拧头,转身就走。

    “你等着,我也是真元境了,等我稳固境界后,努力参研飞羽神功,虐死你!”

    “呵呵,我等你...”

    穆丰又云淡风轻的回了他一句,然后步伐轻盈的将柳青超越,刷刷刷的将他落下十几丈远。

    “又是这个...”

    本来从十王峰到天台峰这一个时辰的路程里,穆丰玄妙的轻功就将柳青虐的不轻,还未等柳青喘息过来,穆丰又凑到他身前,特意显了起来。

    “我,我...”

    柳青气得双眼通红,咬牙切齿的叫了两声,最终还是没了声音。

    没办法,柳青绞尽脑汁想了好几种办法要报复穆丰,想来想去却发现,他没有任何办法能奈何得了穆丰。

    “难道还得等师傅回来,告状...”

    当最后一个办法从心头冒起时,柳青突然浑身一冷。

    “我虽然是最小的师弟,可不是小孩子,去去去...”

    柳青用力的甩了甩头,想要把这个可怕的想法甩出脑海。

    从天台峰到太城不过十几里路,普通人走也许要一两个时辰,换做穆丰和柳青,一路奔腾未到一刻钟就已经赶到。

    速度是相当的快,穆丰比较满意,柳青却又添了一肚子的怨气。

    性子跳跃的他最不喜欢的就是死性子办事,明明可以骑马,悠哉悠哉的来,为什么要累死累活的跑!

    可惜,他的怨气,穆丰根本不会在意,实力不如人就只有被镇压。尤其是在武林,这简直就是真理,没有一个人会怜悯他。

    穆丰平淡如水面无表情,柳青一脸幽怨,仿佛刚刚被抛弃的怨妇。

    两人互不说话,一路沉默的走到七贤庄。

    太城不小,说是县城却几乎与澜苍城一般大小。七贤庄更是不小,比穆丰见过的泮溪酒楼大了许多。

    想来也是,一个地方要发展,不仅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毗邻而居的邻居也很重要。

    澜苍城虽然是郡城,却没有一个羽化天宫对城市的发展重要。

    一个羽化天宫一年会多招来少人出入,这些人出出进进,吃喝消费又会是多少,更别说这些人多是有钱的主,吃喝起来只怕不好,而不怕贵。

    站在七贤庄楼前,穆丰示意柳青先进。

    柳青得瑟了一下道:“你倒是先走呀,你不是快吗?”

    穆丰横了他一眼:“我也就是不知道老二老三在哪,要不我用你!再得瑟,我可回去了。”

    柳青一缩脖,他可知道穆丰的性格,说啥是啥。再逗,说走他可是真走。

    “四楼,二师兄他们在四楼呢!”

    柳青一挥手,先走了进去。

    七贤庄内部十分典雅,不像泮溪酒楼那样装修得富丽堂皇,深怕人不知道他们是个大酒楼?

    穆丰微微颔首:“这就是底蕴。七贤庄毗邻羽化天宫,天长日久自然也得一丝道家真韵,洗去俗尘富贵之气,获得一丝天然雅趣。”

    “那是,师傅有时都会上这里偷偷小酌一番。”柳青突然低声爆料道:“我是听刘大叔说漏嘴,知道的。”

    穆丰眉头一皱:“你怎么也学会嚼舌了?”

    说完,穆丰脚步一顿,随即扭头盯着柳青道:“我知道了,是你诱骗刘叔的吧!”

    柳青身子一抖,连连摇头否认道:“不是,不是,哪能呢。”

    穆丰冷笑道:“哪能呢?怎么不可能,你自小在六扇门长大,跟着李铁捕学习,诱骗用的挺熟的吧。”

    柳青脸一呆。

    穆丰又接着道:“再说,刘叔跟师傅也不是一年两年了,嘴是再稳不过得了,岂能随便嚼舌,说漏嘴的事,决不可能。”

    说完,穆丰斜着眼睛瞟着柳青,满是威胁之意。

    “啊!师兄,你可是我亲师兄啊,这事你可不能告诉师傅啊!求你了。”

    柳青嗷的一声叫了起来,一个虎跳蹦到穆丰身旁,扯着他的胳膊摇了起来。

    “去去!”

    穆丰皱着眉头用力推搡起来。

    师兄弟间的玩闹看得陪送两人上楼的小二,想笑又不好笑,想劝又不敢劝。

    正在柳青纠缠之际,楼上突然传来一声爆喝,紧接着噼里啪啦一阵乱响。

    “有人闹事?”

    柳青手一停,皱起了眉。

    “是高手。”

    穆丰肯定的道。

    “是四楼,不是师兄他们吧。”

    柳青随口一句。

    “是玄武离渊刀,是北渊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