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四十四章 一年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飞羽真人去了羽化天宫,整整待了半日才回来。

    回来后直接找到无知、苏云二人,又商议了半日带着两人直接去了羽化天宫。

    这一去,显然是为了汝阴王刘信赦令正一盟威的事,九方阴九日屠灭九家宗门,后半程是在梁闲柴追杀下进行的,也正是因为六扇门和梁闲柴的干扰才让九方阴随便寻了杜家凑数。

    因为杜家是武林世家,而不是武林门派,世家是不开山门收徒的。

    至于九方阴屠门灭户事发突然,所以他的前半程唯一完全清楚,甚至出手干预的只有无名一人。

    正一盟威想要向汝阴王清楚解释,怎么都绕不开无知的存在。

    恰好,羽化天宫是正一盟威核心之一,无知又因穆丰而欠下飞羽真人一份人情。

    因这份情,飞羽真人可以毫无顾忌的请无知出面说明,无知也正好还掉这份人情,是以双方都乐得如此。

    苏云完全是去凑热闹。

    当然,他也有恰当的借口。

    九方阴大开杀戒,他也出过手,不仅亲眼见到三个门派被灭,就连魈实际上也因他而亡。

    完美,绝对完美的借口,谁都挑不出理来。

    只是谁都没有想到,无知、苏云、飞羽真人这次出行竟然过了一年都没有回来。

    不仅把穆丰扔给太常道长,就连北渊凌、靳无苔接连突破到真元境都完全没有消息传回。

    这一年,穆丰十七岁。

    这一年,北渊凌、靳无苔十六岁。

    这一年,唯有柳青堪堪结束十五岁,马上进入十六岁,也已经跨入完美的五气朝元大圆满,但有感悟立刻就会突破到真元境。

    飞羽真人破例收了四个俗家弟子,三个修身大圆满后跨入真元境,剩下唯一的小师弟也是准大圆满的存在。

    如此耀眼的事实让太常道人接连数天都乐得合不上嘴。

    俗家弟子,是与道门真传完全不相合的两条线,无论在任何时候的任何情况下,对道门真传都产生不了丝毫威胁。

    九华别院,初建山门,不过是太常道人这些道门真传暂居之地,未来只能留给穆丰他们这些俗门弟子,道门真传还是要回归飞仙观的。

    太常道人是飞羽真人开山大弟子,未来是要接掌飞羽真人在羽化天宫飞仙观的道门衣钵,而且是毫无疑问的不二人选。

    如此一来,九华别院就成为飞仙观的外门。

    或者说,未来,无论穆丰四人谁接掌了九华别院,也都将成为太常道人门下弟子。

    所以说穆丰他们能力越强、功夫越高、潜力越深对太常道人的帮助也就越大,太常道人自然会满心开怀的乐享其成。

    穆丰不会管这些,他根本也没想过与谁争些什么,只要太常道人真心对他,他也会诚心相待。毕竟同出一门的师兄弟,感情是不会因道、俗两门之间的差异有所改变的。

    另外,从内心里讲,太常道人无论眼界还有胸怀都是不错的,并没有因为他们是俗家弟子就对他们小觑一分,区别对待。

    讲解功法清晰透彻,演练起来也是不厌其烦,看到他们之间谁有所突破,也是发自内心的为他们高兴。

    正式因为太常道人种种付出,让被仇恨包裹的北渊凌、靳无苔和柳青豆有所感动。

    “以后由他接掌飞仙观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心性淡薄的穆丰终于敞开心怀,接纳了太常道人。

    “我似乎变化了不少。”

    穆丰真切实意的感受到自己的变化,他似乎因为与人接触多了,渐渐的被这方世界同化了。

    甚至在某些时刻他会以为自己就是这方世界的人,前世的一切离他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在这一刻,穆丰想起前世种种,仿佛如梦如幻、如泡如影、如露如电。

    长剑一抖化成团团锦绣,在风中漂泊,在云中游荡。

    仿佛蛟龙般时隐时现,陡然升起,又陡然落下。

    时而云中现身,时而风中消散,若隐若现、若有若无、若即若离。

    这是,秋水思悲弹龙剑。

    荀洛授予穆丰的看家本领弹龙剑法。

    充满了‘秋风秋雨愁煞人,寒霄独坐心如捣’的‘秋的愁思’的弹龙剑法。

    两年过去了,穆丰没有一点荀洛的消息,也一直无法参透弹龙剑法的奥妙。

    哪知道就在今日,在他无意之中参透前世今生幻梦幻离的意境时,竟然参悟出弹龙剑法一丝真意。

    无上剑法的一丝真意,看似平常,可落在小小真元境武修身上,那可是了不得的进步。

    瞬间,穆丰就感觉到他对基础剑法的掌握,终于达到随意组合即成绝技的推陈出新境界。

    这基本就是大师级的境界,当时宗师不出他就是宗师。

    穆丰满心皆是喜悦,到了这一步,前世种种剑法几乎都能施展了。

    “或许其他功法也可以借鉴基础剑法的心得和感悟,增加一丝突破的可能。那样,我的战力增加将是,无限。”

    似乎在这一刻,穆丰前世大宗师的气魄瞬间涌现出来。

    持剑而立的身躯都仿佛在这一刻,无限增长、增长、再增长。

    “师兄,师兄...”

    突然,松林外柳青低低的呼叫传了过来。

    “额啊,这家伙又想干什么?”

    思绪陷入无限遐想中,自嗨得正舒畅的穆丰,突然被这道声音打断,十分不爽的扭过头像松林外望去。

    正好看到柳青鬼鬼祟祟的向他招手。

    “什么事,大呼小叫的。”

    穆丰脚下一错步,绕过两颗松树来到柳青身前。

    “师兄,师兄。”鬼头鬼脑向九华别院张望下,柳青压低了声音道:“我刚才,跟平日送粮的佃户刘大同愉快的交流下。”

    穆丰眉头一皱,看着柳青得瑟的样子,没有插话。

    他知道柳青的性格,心性活波,灵性如猴。

    再加上从小在六扇门长大,人情世故比他们所有人都强,是标准的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主。

    不过,也正因为这样,他成为整个飞羽门下最受喜欢的老疙瘩。不仅俗家弟子里人人护着他,就连道门真传弟子也拿他当宝贝。

    当然,柳青能获得所有人喜爱,靠的不只是性格讨喜,也是因为他天资聪颖,悟性十足的同时还能痛下苦功,把一身基础打得极其夯实,甚至超越了许多道门真传,让所有人对他不得不高看三分。

    其实他们那里知道,天性灵动的柳青最最讨厌的就是修习基础。

    可他不修不行啊。

    穆丰,一身基础剑法、基础刀法、基础枪法、基础掌法、基础腿法、基础步法全部达到登峰造极,这就像大山一般压得人喘不过气。

    就连北渊凌、靳无苔两个家伙也在突破真元境之前,用了一年的时间苦修基础功法。

    北渊凌把基础刀法、基础掌法、基础腿法,靳无苔把基础剑法、基础指法、基础腿法修到了登峰造极之境。

    以前,因为实力低下,看不出基础功法修到登峰造极之境有什么好处。

    而等北渊凌、靳无苔突破真元境之后,竟然专门为了这个下山买回一堆好东西,特意叩谢穆丰。

    显然,彻底夯实基础后再突破,让两人获得了难以想到的好处。

    前面有三个例子摆在哪里,心性也十分高傲的柳青自然不可能让自己被落下,再苦再累再难熬,基础功法他也要最少修成三门。

    “你不去练功,劳烦刘大叔做什么?”

    看到柳青斜着眼睛瞟着他,一脸你不问我就不说的样子,穆丰到底还是追问了下。

    柳青最喜欢看穆丰一副拿他没办法的样子。

    没办法,穆丰强大实力已经彻底征服他,几乎就是他心目中的偶像。

    他三门基础武学练到登峰造极,几乎把他折磨得要死要活的,穆丰竟然六门基础武学达到登峰造极,是他整整两倍,不服都不行。

    “那个师兄,我基础指法、基础腿法、基础步法都登峰造极了,嘿嘿...”

    柳青略有些得瑟的欲语还羞的两道眼神飘向穆丰的脸。

    “真的,那可得庆贺一下。”

    穆丰先是一愣,随即也喜笑颜开的回头张望起来。

    他在找北渊凌和靳无苔。

    这三人小团体一经形成就未分开,虽然没有在针对他,但感情上还是比他近一些。

    没办法,平日里穆丰把所有时间都投入到苦修之间,根本没有与他们联络感情的时间。

    人就是这样。

    你近,我也近;你远,我也远。

    穆丰投入不了太多的时间和感情,自然迎不来对方的回报。

    “嘿嘿,二师兄和三师兄在山下等着咱们呢。”

    感觉到穆丰真心为他而高兴,柳青也感觉到十分的荣幸。

    “刘大叔介绍给我一个好地方,哪里有好酒。”

    柳青偷偷窥视着左右,然后压低了声音轻笑着做了一个喝酒的动作。

    穆丰一愣,随即伸手点了点柳青的脑门:“你呀,这么小就贪酒,小心将来你的手不稳。”

    柳青的小脑袋瓜一卜楞,笑道:“哪能呢,江湖大侠哪有不喝酒的,再说我基础指法登峰造极,喝点小酒伤不到那。”

    说着他拉着穆丰的手叫道:“走啊,走啊,别让二师兄、三师兄等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