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四十章 九华别院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穆丰、北渊凌、靳无苔、柳青,这四个孩子其实说起来都很苦悲。

    北渊凌、靳无苔是北渊谷仅剩的两个遗孤,柳青无父无母,唯一的亲人就是师傅李成年也死了。

    表面上最好的穆丰,后来大家也都知道,他同样无父无母是寄托柳家的。

    因缘际会,让他们苦命相连的四个孩子凑在一起,相性相合,让他们不好也得好。

    飞羽真人为他们序过岁数。

    穆丰最大,为大师兄;北渊凌第二,是二师兄;靳无苔第三,是三师兄;柳青最小,就只能是小师弟了。

    飞羽真人不是没有徒弟,有,且还不只一个。

    只不过飞羽真人实为全真道人,是不收俗门弟子的,他的那几个徒弟都是出家道士。

    而到了穆丰四个家伙,他就没办法了。

    四个家伙都是独苗一个,都还没娶妻生子,这样收入门户,也就代表四个家世到此为止,绝户了。

    如若平日,收一两个独苗也没什么,毕竟前辈里不是没有过的例子。

    可要一气收四个独苗,任谁想想都有点难受。

    “都入你外门弟子吧?”

    羽化天宫掌教羽化真人像是知道飞羽真人为难一般,隔空发出符箓。

    “准飞羽真人于千里之外九华山设立外宫,为羽化天宫别院。”

    于是,拜师未过几日,穆丰几个家伙就忽忽悠悠的来到天柱山千里之外的九华山。

    陪同的不仅有羽化天宫侍候飞羽真人的随从,还有无知、苏云。

    九华山在天涯山脉末端天柱山的末端,山势偏北,算是进入天柱山并不主要的干道之一。

    当然,正规进入天柱山的要道并不重要,因为早在很多很多年前,羽化天宫各大弟子早已将一个又一个外宫别院占据。真要出点啥事,哪里当是铜墙铁壁,牢不可摧的。

    只有这些山势陡峻,费点劲还能出入的支流外道才是关键时刻中的关键。

    幸好,东陵王朝和平了千年,除了一些并不引人注意的小波折外,并没有能涉及到根本的伤害,所以这些旁枝末节的地方一直空着。

    这次也不知道羽化真人为什么,突然之间为了穆丰四人就将九华山赐予飞羽真人,还允许他成立别院。

    “这一次,算是羽化天宫四百年第一个吧?”

    远远望着忙忙活活的九华别院众人,无知低声问着苏云。

    无知原来准备在穆丰拜师之后就离去,可听到这让人意外的赦令后,立刻决定,不走了。

    不管因为什么原因,羽化天宫会让飞羽真人带着穆丰四人来九华山成立九华别院,无知都不能当做不知道,

    毕竟,穆丰拜师飞羽真人都是无知求来的。

    “山雨欲来,羽化真人未雨绸缪,老成之作啊!”

    苏云锁着眉头,阴沉着脸。

    他没走,也是因为穆丰,要知道穆丰拜师,他也出过一点点力。

    虽然作用不大,但出力毕竟是出力了。

    “山雨欲来。未雨绸缪?”无知的脸阴了一下,随即道:“那似乎也用不着这几个小东西吧?”

    “呵呵...”

    苏云突然冷笑了一声。

    “清波无住,无知大哥忘记了,北渊谷里穆丰可是从九方阴手里抢来那几本秘籍!”

    无知清朗的脸瞬间也阴沉下来:“那书重要,还是穆丰坏了九方阴好事更重要,难道羽化天宫想拿穆丰小弟做诱饵不成?”

    苏云微微摇了摇头:“开辟别院看护这条要道,应该是主要原因。至于拿小弟做诱饵,不过是顺手而已。羽化天宫,怎么也是...“

    说到这里,苏云的声音骤然压得很低很低。

    “怎么也是宝仙九室天的真传。”

    无知的眉头一挑,脸上异常认真的看着苏云:“真的。”

    苏云微微颔首。

    无知的脸色略略放缓,翻了翻眼才缓缓道:“那就好。”

    他没有问苏云为什么知道这些,而是选择了相信。

    苏云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道:“不一定。“

    “哦!”

    无知一翻眼皮。

    苏云眉头一蹙道:“清波无住,释家真传神功,为什么会出现在明显是道家真传的北渊谷中。明明他在北渊谷都是藏于密室深处,九方阴怎么会知道。难道会是九方阴顺手牵羊,牵出来的。”

    “我不信!”

    无知斩钉截铁的道。

    “我也不信,无知大哥,我们都看到那个魈,还有九方阴因为这本书是任何焦急,任何气急败坏的。”

    苏云笑了。

    “如果是意外,我还不如相信穆丰小弟在几十本秘籍中偏偏挑出了这本,让九方阴功败垂成。”

    苏云说这句话没有去问穆丰,他偏颇的认为穆丰是幸运的留下这本书。

    无知听苏云这么说,也是想当然耳,同样没有想到去问。

    可实际上留下这本书,穆丰还真就是故意而为之的。

    因为穆丰在遍地捡秘籍的时候,随手捡随眼看,顺便的将他认为重要的放在了下面。

    后来,为了抵挡九方阴致命的一招时,也是一手将上面秘籍抛出,一手将下面的秘籍塞进怀里。

    清波无住,穆丰不知道清波是什么意思,但在看到书面上哪个‘卍’字佛印时,他知道了无住是什么意思。

    卍,是佛教语。

    “实相之异名。谓法无自性,无自性,故无所住着,随缘而起,故云无住。故无住者万有之本也。”

    佛教称“无住”为万有之本。

    “无念为宗、无想为体、无住为本。”

    这是六祖慧能大师在《坛经·定慧品》里开示的一个重要的修行法门。

    《维摩诘经·观众生品》说:“从无住为本,立一切法。念念之中不思前境。”

    《金刚经》说:“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种种佛经都提到无住,都将无住看成重要无比的根本法门。

    让他遇到,他岂能放弃。

    那天,如果不是感觉到九方阴对他放出致命一击,穆丰可能一本都不会便宜九方阴。

    这些自然是苏云无知想不到的。

    九华别院建成,苏云无知赖着不走,飞羽真人只会高兴而不会不高兴。

    毕竟,无知身为顶尖的太玄境大能为他独开别院观礼,他只有感觉荣幸,而不会有其他想法。

    至于穆丰,在九华别院开课,日子也逐渐走进平静生活,才一点点了解到现今武林状况。

    任何人或任何事,接触多了也就没感觉了。

    高手也是这样。

    平日里,穆丰交往的都是些太玄境大能,差一些也是天罡境强者,至于真元境高手看到他,几乎都没资格跟他接触。

    比如,穆丰出生就在谿谷重狱,那是个关押天下邪魔、大盗的地方,虽然都被三百八十个节点组成的周天归藏伏煞大阵镇压,一身通天本领皆被压制在修身巅峰状态。可外围看押他们的狱丞梁丘邑、狱史吴孝子可都是太玄境。

    其他就别说荀洛、柳东篱、柳东蕃和无知、飞羽真人了。

    至于天罡境,前有柳东城、柳东乾,后有苏云、和看到的几位道人师兄。

    就连他经历的对手都是九方阴这样的太玄,魈这样的天罡。

    可等穆丰正式听师傅讲解武林、江湖,又跟几位师兄接触后才发现,天罡境在整个江湖已经是非常了不得的强者了,太玄境更是无敌大能,甚至就连他不在意的真元境都有高手这个专属称号。

    好比他准备拜进去的青萍门、金鹰门、登峰谷、北渊谷这种下等门派,顶尖高手就是天罡境,最强者也不过天罡巅峰,就连是否大圆满都不知。

    要不然也不能让九方阴几个人就满门屠灭。

    再往上的中等门派才能拥有太玄境,荀洛、柳东篱、无知、飞羽真人他们一直努力的凝神境是上等门派的至高存在。

    “是我一叶蔽目,不见泰山;两豆塞耳,不闻雷霆了。”

    似乎直到这个时候,穆丰才知道他因为荀洛的原因,起步就比寻常人高了不知多少。

    如果换取一个普通人,在他这个年纪,想见一位天罡境都不知道有多难。

    因为真元境几乎就是他们能见到的最高山峰。

    似乎我有些好高骛远了,我已经不是上一世的武林巅峰大宗师了。

    想到这里穆丰昂起头扬天一声长啸:“要知道,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夯实脚下这一步,才最重要的。”

    “说得好,说得妙,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啊!!!”

    冷不丁,穆丰身后传来一声长啸,北渊凌冰冷的脸上浮起点点笑意,鹰隼般锐利的目光都显得有些舒缓。

    “大师兄怎么会想到这一句呢?”

    模样几乎跟北渊凌是标配的柳青抬起小脸,有些惊奇的看着穆丰。

    穆丰鼓了下手,指了指身后不远处的松林:“我最近接触的人好多太玄宗师,最低的也是哪位,天罡大师级。”

    手拍了下胸口,继续道:“心,有点浮了。”

    眼眸飘忽的向北渊谷、靳无苔和柳青身上瞟过。

    “以为自己努力个三两年就能超跃魑魅魍魉,追上九方阴,再过个三五年,灭杀他们就在反手之间。”

    认真听穆丰解说的三人,浑身一震,眼眶瞬间就红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