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三十八章 暖心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魔阕?”

    无知有些疑惑不解。

    “魔阕,曲终为阕。上属魔控制下属魔的一种手段,以声入控,引魔入灭。”

    苏云一边回忆一边解释。

    “不是魔阕。”

    飞羽真人突然回头否了一句。

    苏云先是一愣,随即拱手道:“这只是云在家中古书所载,是否如此却是不知。”

    “如此偏僻的秘闻你也看过,确实博学,难得,难得。”

    飞羽真人连连颔首,并毫不掩饰的赞赏着。

    “多谢前辈夸奖,只不过,这到底是何种秘术?”

    苏云连连拱手请教。

    “按理说九方阴是七彩魔域麾下座主,他所用的应该就是魔阕。”

    飞羽真人皱了下眉头,目光中充满迷惑,似乎有些迟疑不知如何说好。

    苏云、无知也蹙着眉头看着飞羽真人,并不说哈。

    他们是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难道还能逼问飞羽真人吗?

    半晌后,飞羽真人终于开口道:“主要是我从此中品味出一丝道引的意味,可这与魔阕真的十分相似,我有些无法断定。”

    苏云和无知用余光对视了一眼,秒懂飞羽真人为什么有些为难。

    道引,其实和魔阕十分相似,都是控制人的一种手段。

    只不过魔是用来控制下属。

    而道却不同。

    降妖伏魔是道家雷霆手段之一,不是经常听闻某某真人降服一只灵兽看守山门,某某真人大力降魔镇压于某处吗?

    其实哪位灵兽被人暴力制服后还忠心耿耿的为你把守山门,哪位妖魔老老实实任由人擒来被暴力镇压。

    实际上,让道门大显神威靠的就是道引这种秘术。

    往日很多人都知道魔阕和道引的关系,只不过没人敢说而已。

    却没想到,今天飞羽真人这位道家大能自己能亲口说出,自然也就明白刚才飞羽真人为什么会为难了。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道与魔之间的关系谁又能明白呢?

    这时刚从地上爬起的穆丰突然开口道:“这是魔阕,并且还是最顶级的道引魔阕。”

    “道引、魔阕?”

    无知、苏云、飞羽真人几乎同时低头看向穆丰。

    穆丰揉了揉胸口道:“其实他真正应该叫魔阕道引,外表是魔阕,内里是道引。”

    说着穆丰抬起头,十分认真的看着飞羽真人:“曲终阕尽,余弦更兴。弦衰为阙,弦扬为道。一曲阙尽,道引飞升。有魔传承,是魔阕,有道传承,是道引。这是道的核,魔的皮。九方阴必然得到道家真传,否则不可能施展出道引魔阕。”

    “小弟,别瞎说!”

    “穆丰老弟...”

    无知、苏云几乎同时焦急的叫了一声。

    穆丰的话十分大胆,也十分破格,尤其是飞羽真人面前。

    因为刚才穆丰的话说得十分肯定也十分明白,让无知、苏云瞬间就相信,并认同。

    相信是相信,可也不能在一位道者的面前说呀,没看飞羽真人其实也看出来了,只是不敢说或是不能说而已。

    “道家传承...”

    飞羽真人似乎有些恍然,随后就笑呵呵的看着无知、苏云焦急的阻止穆丰继续说下去。

    “真人...”

    无知当先一步站在穆丰和飞羽真人之间,双手一抱拳。

    “好了,好啦。”

    飞羽真人笑呵呵的一摆手,忙不在乎的向穆丰点了点头。

    “你这孩子真够大胆,不过,少年人吗,就要有这种锐气。”

    “多谢真人。”

    无知看着飞羽真人笑呵呵的胖脸,放下心来,拱手替穆丰拜谢。

    “哪里,哪里,无知静坐闲耕月的大名老道也是知道的,武林地位可不比我差呦。”

    飞羽真人又摆了摆手,慢慢的扭过头向山下望去。

    “您毕竟是前辈。”

    无知笑着放下了手,同时也向山下望去。

    的确,不管无知岁数大小,一位太玄巅峰的大能到哪里都不比任何人地位差。

    江湖也好,武林也罢。

    甚至是面对朝廷帝王、千年世家。

    看重的永远都是强大的实力,然后才是其他。

    也就是说,当一个人拥有强大的实力后,任何一切都可忽略。

    无知显然就是这种人。

    飞羽真人同样也是这种人。

    自然,这样的人说不在意就是不在意,到了他们这个地位的人已经不屑去说谎话糊弄人。

    “你呀你!”

    苏云低低嘘了一口气,然后忍不住在穆丰肩头拍了一下。

    穆丰心头一暖,低头呵呵笑了一声。

    其实穆丰知道无知和苏云担忧的是什么。

    他们担忧的不是穆丰在飞羽真人面前说话不留情面,任意编排道魔之间的事。他们是担忧飞羽真人追问穆丰,为什么会知道这些在道魔内部都算十分隐秘的事。

    这些,穆丰懂,不过他刚才那样说,其实是故意的。

    因为九月九日就要到了,再没有一个宗门收留他,他又要耽搁一年。

    虽然他认识了无知,又认识了苏云,真要想学武不怕没东西学。

    可这么重的情,他没有办法还。

    要不然他直接回去,赖在柳家不就完了吗。

    柳家,能出一位柳东篱,还培养不了他?

    派自己子弟拜山门,那是人力输出,是一种连横合纵的手段。

    同样,接受外姓人入门,同样也是连横合纵的手段。

    尤其穆丰背后还有荀洛这样的大能,收穆丰入门,他们是十分愿意的。

    柳家愿意,但穆丰不愿意。

    拿出些东西,挑拨一下飞羽真人。

    如此情况,极有可能会让穆丰拜进飞羽真人门下。

    这是一种交换,不再人情。

    “成叔,成叔!!!”

    骤然一阵撕心裂肺的痛哭传来,引得无知、苏云、穆丰和飞羽真人的注意。

    “柳青,六扇门的人来了。”

    飞羽真人抬头眺望了下,看到一个黑红相间的六扇门少年伏在李成年尸体上痛哭,忍不住叹息着摇了摇头。

    “飞羽真人!”

    一阵脚步声传来,三个六扇门人领着两个少年疾步向他走来,远远的就用着凝重的声音喊了一句。

    飞羽真人抬头一看,瞬间满脸惋惜,遗憾的道:“没想到是梁施主亲自来的,早一些就好了!”

    “怎么?”

    当先一个清瘦汉子有些愕然不明的问了句。

    “九方阴刚刚逃走,如果梁施主再快一步我们就能将他留下。”

    飞羽真人摇了摇头不再说话。

    清瘦汉子一愣,随即目光落在无知身上,瞬间恍然:“阁下就是无知先生吧?”

    无知应声抬头:“在下正是无知。”

    清瘦汉子一抱拳:“六扇门北部捕头梁闲柴。早知道无知先生也在,梁某早就孤身赶到,正好将九方阴这祸害拿下了。”

    太玄大能,可杀不可抓。

    这句话在某种情况下是金科玉律,但实际上他指的是一对一,或一对二的情况下。

    如果人手多了,就不敢保证了。

    此间有功夫在九方阴之上的飞羽真人,有无知,如果再加上梁闲柴,九方阴被抓不是十拿九稳,也是八九不离十。

    不怪梁闲柴看到无知也在后,满脸痛惜。

    他不只是痛惜没有抓到九方阴,他更痛惜如果他早上一步,李成年就不会被九方阴掏心而亡。

    “没想到,指剑画天地梁闲柴亲自来了,九方阴有罪糟了。”

    望着梁闲柴指挥人手打理李成年的遗体的背影,无知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怎么?无知大哥。”

    穆丰有些不明所以的问了句。

    “指剑画天地梁闲柴是东陵八大神捕之一,主管北方古州的六扇门都官,武林都称北方神捕。前时九方阴灭杀五门已经惹得天怒人怨,现在更虐杀六扇门铁捕,他必然要亲自出手。“

    苏云啧啧两声,似乎为九方阴后来的命运叹息。

    “难啊!”

    飞羽真人听到苏云的话,并不认同的摇了摇头。

    穆丰上前两步,想要走到飞羽真人身前,却又迟疑了下,站在无知身旁停了下了。

    他不知道怎么跟飞羽真人说是好。

    求人?

    飞羽真人并不认识他。

    再说,真要主动拜山门,他还不知道飞羽真人是哪个门派的,或者说有没有山门收徒。

    迟疑中,穆丰呆呆的看着远处。

    哪里,六扇门人已经将李成年遗体收拾妥当,准备离去时,却看到叫柳青的小六扇门捕头噗通跪在梁闲柴身前,不停的叩首。

    半晌,就见梁闲柴远远的指了下飞羽真人这里,低头向柳青说了几句后,拍了拍他的肩头,带着其他两个六扇门捕头和李成年尸首走了。

    只余下一直跟在他们后面的两个少年,以及叩伏在哪里哭泣的柳青。

    “怎么,扔下人就走了?”

    苏云有些懵懂的看着远处的三个少年。

    “这个梁闲柴...”

    飞羽真人貌似无奈的仰起头,然后带着无限悲愤叹息一声。

    穆丰眨了眨眼,似乎有些懂了。

    可是,他想了想,还是有些无奈。

    懂了是懂了,可这些和他有关系吗?

    “小弟,我帮你。”

    一直旁观的无知笑笑的拍了拍他的肩头。

    穆丰愕然回首时,正看到向他微笑的无知的脸。

    心头又是一热,他想起来。

    刚刚他就站在无知身前,他的一切动作、一切想法都是在无知面前展示的,聪颖如无知者,岂能不知道他的想法。

    不想搭人情,却一直在享受别人的恩惠。

    穆丰淡漠的心突然一暖。

    人在世间,往往不如意事者,十有八九。

    那么该承受的就承受吧,未来,我也不是一直蝼蚁下去。

    这些人情也不是还不了的。

    至于现在。

    穆丰看着无知热情的眼,还有苏云温暖的微笑,心情一畅。

    似乎,承受他们的人情也是件很暖心的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