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三十七章 魔阕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穆丰体内发生的一切没有人会知道。

    九方阴正气的冒火,他没有想到实力强大的无知没有给他造成多大麻烦,相反穆丰这个一个小小的修身境,竟然将他欺骗。

    气往上涌的同时九方阴发恨要虐杀掉穆丰。

    等他动手时,却又发现别说想杀穆丰了,就连想要夺回跌落的书籍都是件难事。

    因为无知这个大对手横在他们中央,一对手刀几乎让他无法抵挡。

    其实难受的不仅是他,还有魑魅魍魉他的四个手下。

    锦衣翩翩的苏云对魑魅魍魉来说,同样是座大山一样,牢牢将他们挡住,让他们任何一人都无法脱离。

    到这个时候,七个人都僵持在这里,谁都无法脱离,战斗焦点已经转移到穆丰和魈这里。无论他俩谁输谁赢,正场战斗立刻结束。

    而据眼前战况,无知和苏云的心境并不平稳,所有人都能看出来,魈虽然身负重伤,但仍完全占据上风,穆丰十分危险。

    无知不是不想回身援助,可惜情况并不允许。

    表面看上去,无知拦住了九方阴,可实际上九方阴也将他牢牢缠住。而且,即使他回身将穆丰从险境中解救出来,却也实惠的将苏云丢到险境。

    毕竟无知真要硬是回身援助穆丰的话,九方阴是挡不住的。

    但是,无人阻挡的九方阴虐杀不了穆丰,难道不会转向去擒拿苏云吗?

    要知道,苏云一只长剑将魑魅魍魉四鬼牢牢困住,已经实属难得,若是在加上一个太玄巅峰的九方阴,苏云都不见得能挡得住一个回合。

    只能靠穆丰自己了吗?

    无知和苏云心情有些晦暗。

    九方阴和四鬼的心情却有些愉悦,如果魈能将穆丰斩杀,并获取被穆丰匿藏的秘籍的话,今天事情虽然有些波折,却也还算圆满。

    其实认真来说,不论九方阴他们灭杀北渊谷为了什么,整件事情都不能说是圆满。

    不说身负重伤的魈未见得能安全离开,单说九方阴虐杀六扇门铁捕李成年也会给他留下无尽后患。

    如此严重的后果,九方阴和四鬼仍然认为圆满,恐怕他们这种心理是正常人理解不了的。

    穆丰一个翻滚后跌倒再地,并未如刚才那般立刻滚动或跃起。

    魈的一拳收回,跨步上前又要挥出第二拳击毙穆丰。

    大战结果即将结束。

    “看刀!”

    冷不丁的,峡谷一侧陡然传来一声暴喝,接着一道寒光划破天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向魈的右肩。

    “好快!”

    魈耳中清晰的听到携风雷之势袭来的破空之声,虽不知道来袭之物是什么,却绝不是自己能抵挡,他本能的向左侧一躲。

    饶是魈躲闪的距离很短,速度也很快,肩头仍没有完全躲过飞刀切开的命运,一道成人大嘴般的伤口出现在他的肩头,森森白骨全都显露出来。

    骤然的重创,剧烈的疼痛让魈几乎无法忍受。

    “啊啊啊!!!”

    一句悠长的惨叫声中,绯红瞬间充满魈的双眼。

    魈的双双臂全部受到重创,疼痛却激起了他满心野性。

    头都不回的大步向穆丰胸口踩去。

    我打不死你也要踩死你。

    “好胆!”

    就在魈刚一抬脚的同时,一声暴喝,两点寒星直接瞄着魈的双腿飞去。

    骤然变化,直接让远处对战的七个人停住了手。

    “飞羽真人成化羽!”

    目光过处,九方阴狭长双眼忍不住眯了一下,然后阴森森的笑了一声。

    手臂向后一挥,魑魅魍魉四鬼向后一飘,落在九方阴身后。

    就在魈的双腿同时被飞刀刺入时,一道灰色身影落在穆丰的身前。

    是个身着灰色长袍,样貌和蔼,圆滚滚胖乎乎的小老头。

    老人的笑眼在穆丰身上一扫而过,心头猛的一跳:“竟然是修身境阵前突破,这小家伙有潜力呀。”

    阵前突破,尤其还是跨境界的阵前突破,这几乎算是武者突破境界中最难的一种。

    说他难是因为此间不定因素实在太多,真气、状态、心境、武技、压力等等原因,根本不由人控制。

    当然,还有最重要,阵前突破必须是境界大圆满才有可能。

    如果不是,就全无希望。

    所以飞羽真人成化羽才暗自赞叹穆丰有潜力。

    魈的耳中听到九方阴提到胖老者的名头,脸上瞬间变得苍白,甚至就连双眼都失去了颜色。

    显然飞羽真人的名头十分显赫,只凭名头就已经让魈失去了任何希望。

    飞羽真人看都没看瘫软在地上的魈,仰头眺望着九方阴,双眼微眯刚想说话。

    冷不丁,九方阴嘴里发出一声阴冷的轻笑,然后用着有些古怪的声调,悠扬的道:“没想到呀,就连化羽门的飞羽真人都来了,看来我九方阴做的事真的引起天怒人怨啦!”

    九方阴的声调异常缓慢,就好像他的嘴里含了颗枣核,又好像是舌头在唇齿间吞吐伸缩,明明应该是混浊不清的话,偏偏不仅每个人都听清了,并且还得承认,听得十分清晰。

    一股怪异的感觉从每一个人心头升起。

    “什么意思,是怎么回事?”

    无名眉头一皱,苏云眉头一皱,就连飞羽真人同样眉头一皱。

    “可惜呀,只有飞扬真人和无知老兄,就你们两个还真拿我九方阴没有办法。”

    九方阴的声调悠扬,悠然,入得耳来却偏偏让每个人都毛发生寒,从外到内都感觉到有一股冷气侵袭。

    “鬼冥空,又是鬼冥空!”

    就在无名三人警惕的防备,却不知九方阴到底卖的什么药时,耳中却突然听到穆丰的惊呼。

    “鬼冥空...”

    飞羽真人眉头一挑恍然大悟,手腕一翻,抖手几道寒光飞出。

    “又是你小子...走...”

    穆丰的惊叫一出口,九方阴顿时冷喝一声。而待飞羽真人一出手,他就不得不闪身直退十几丈,吟唱中的‘鬼冥空’也无奈的停了下来。

    “走...”

    飞羽真人的身子晃了一下,又停了下来。

    无知眉头挑了又挑,也无奈的叹息一声没有去追。

    太玄境大能如果一心想逃,还真没听说有谁被抓住过,就更别说是一向以诡秘多变著称的鬼门大能了。

    “啊,他怎么了?无知大哥、苏云大哥!”

    九方阴是魑魅魍魉四鬼的背影还未消失,无知、苏云、飞羽真人正有些迟疑,更有些可惜的时候,又听到穆丰的一声尖叫。

    “怎么了小弟?”

    无知、苏云迅速一闪身,刷的一下站在穆丰身侧。

    “你看他,看他!”

    穆丰在突破结束之际被九方阴一嗓子鬼冥空震醒,一声惊叫道破之后,没有在意九方阴的离去,而是找起魈来。

    毕竟穆丰被魈赶的着实有些狼狈,而且还是从来没有过的狼狈,怎能不惦记。

    目光随便一扫,他就看到萎在地面上的魈。

    他怎么了?

    穆丰好奇的注释一眼,立刻就看到魈无神无彩的双眸,灰败得仿佛死鱼眼珠一样。

    “死了,怎么可能死了呢?”

    死人,穆丰实在太熟悉了,无论前世还是今生他接触的太多了。

    循着魈的身体,穆丰仔细的从上到下寻起魈的致死原因。

    一个来回,穆丰的双眼停留在魈的额头上。

    魈的额头,还有双侧太阳穴各有一道黑色细线直入发际。

    “不对,绝对不对劲,刚才是没有这种黑线的,这是...”

    穆丰越想越不对,这个东西他似乎听大肚汉和儒生说过,虽然说的十分很随意,他记得也很模糊。

    我会想起来的,这似乎很重要,一定要想起来的。

    穆丰一声尖叫后,向魈的额头指了指,就死命的回忆着。

    “这是什么?”

    无知顺着穆丰的指示盯着魈的额头,表情有些茫然。

    他真的对这些东西不太熟悉,不敢妄自诽言。

    “似乎有些熟悉?”

    苏云家世不凡,与无知相比见识渊博得多了,盯着魈额头上的三道黑线观察了许久,有些迟疑的嘀咕了一声。

    “有些熟悉就说嘛?”无知有些无所谓的道:“就咱们几个,害怕出丑呀!”

    苏云略有些迟疑的看了眼身旁的飞羽真人。

    有前辈在,世家子弟的矜持告诉他,还是要谦卑些好。

    三人中见识最为广泛的还要数飞羽真人,遇到这种事情原本应该他为后辈解释的。可今天,即使苏云向他示意时,他仍然紧锁着眉头,仿佛也在回想什么。

    苏云扫了眼飞羽真人,看飞羽真人似乎陷入到沉思中,也就压低了声音偷偷的跟无知道:“我猜测的应该不对,但前辈问起我就斗胆说说,错了前辈莫怪罪。”

    无知淡淡的向穆丰瞟了一眼,轻笑道:“别叫前辈,跟那小家伙一样,叫我大哥。”

    “啊,苏云斗胆了,无知大哥。”

    苏云恭谨的一抱拳,然后毫不谦让的叫了一声。

    无知一点头。

    苏云指着魈的额头道:“他应该死于九方阴刚才那声鬼冥空,以声诱而杀之,这应该是蛊毒的一种,原本应该是魔门御下的一种手段。我似乎听过,叫魔阕。”

    阙,终了的意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