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三十六章 变化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九方阴!!!”

    苏云脸色一变,忍不住失声低呼,身子一歪,直接撞在一棵古木之上。

    轰然一声中,十几丈高的古树悍然摇摆,震颤中树叶瑟瑟而下。

    “九方阴!!!”

    无知也勃然色变,空的一声在半空中停了下来,一双手掌无意识的紧紧攥起,瞬间一抹殷虹从指缝流了出来。

    “座主!!!”

    魑、魅、魍、魉四鬼一声疾呼,凌空踏步飞落在九方阴身后。

    就连魈都在惊呼中停下了脚步回头望去。

    待他看到穿着六扇门黑红大袍、胸口洞开的李成年尸首,还有九方阴手掌上血淋淋的心脏时,也忍不住心头狂震。

    六扇门毕竟与江湖帮派、武林宗门不同,屠杀他们就意味着得罪了朝廷。

    即使魈他们心里早有准备,可都是暗中行事,此时血案却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发生眼前,任谁也不能不被震撼到。

    若说全场唯一不受影响的,只有地面翻滚的穆丰。

    穆丰又一个细腰翻身,余光突然看到魈停下身形脸露惊骇时,他就知道,机会来了。

    身子一滚,左脚猛然一蹬,穆丰整个身子鱼跃而起,两条锁链毒蛇般缠绕在一起,仿佛一杆长枪陡然回刺。

    这一枪赫然就是杨再兴家传绝学回马枪。

    魈正骇然呆立时,耳边突然传来破空呼啸之声,顿时知道不好。头都没回第一时间将罡元布满全身,与此同时左臂顺着声响横扫回去。

    天罡境毕竟是天罡境,魈就不信,小小的修身境能破开他的罡元护体。

    魈的手带着一抹黑色罡云,半空中精准的敲在穆丰链枪之上,并且在与链枪相遇的一刹那连敲了三下。

    噗噗噗...

    接连三声,硬将拧在一起的两根铁链敲散。

    可是,实在可惜的是,穆丰这一枪并非是真正的一杆大枪。

    如果穆丰手中的是真正的大枪,就魈的这一敲。枪即使不被他敲断,魈的真元也会借物传功,将穆丰震伤。

    偏偏这把枪是由两根铁链扭转而成,而且在魈甩臂而回时,穆丰的手腕悄然一扭。

    枪随之震颤着,旋转起来。

    恰在此时,魈的手指敲了过来,长枪立刻如同毒蛇被斩中七寸一般,瞬间软曲。

    哗楞楞...

    恰在此时,穆丰扭转的力量也传了过来,软曲的枪头陡然散开。一杆枪头化做两杆,并借着扭转之力化为陀螺般旋转。

    啪的一声,一杆枪头砸在魈的肩井穴。

    肩井穴被砸中,魈的肩头就是一僵,因为原本就受到重伤的脏腑,真元运转竟然同时一滞,手臂布满的罡元随之出现了纰漏。

    穆丰眼眸一亮,腰身一停,右手猛地向后一带,人奇迹般的在空中一顿。

    枪身一甩,轮转中的另一杆枪头旋起落下。

    啪的又是一声传来,枪头已经重重的砸在魈的左肘。

    咔的一个骨裂声传来,就在魈的真元略有停滞的空隙,长枪化作长鞭凶猛的鞭打在他的左肘。

    缺少罡元防御的左肘竟然被这一鞭生生砸裂,这是魈万万没有想到的。

    “小兔崽子...”

    魈的身子一扭,一个呼吸吐纳,真元超过以往的速度在经脉里轮转。

    一个倏忽,就将左臂葬送,魈没有想到,其实穆丰也没有想到。

    不过无论想没想到,魈都已经不在意自身的伤患,他现在所想的只有灭杀眼前的小鬼。

    到手的目标失落本已经是大罪,在九方阴灭杀李成年之后,他们无疑已经成为六扇门的眼中钉肉中刺。

    未来的日子,不用想都能知道,不知道会有多少高手对他们围追堵截。

    重伤、断臂的他,绝对会成为九方阴一行逃生的累赘。

    魔门鬼派中的他自然知道,如此情况不要想谁会一路呵护着他,将他带出绝境。

    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拉一个他最恨的人,同归于尽。

    穆丰显然就是最适合的人。

    魈是这样想的,也是准备这样做的。

    放开护住脏腑的真元,一往无前的全部灌注在右手上,带着轰鸣向穆丰捣去。

    穆丰的脸色一变,想都不想一个后翻向后滚去。

    不是穆丰喜欢地躺功,实在是面对魈这样强大的对手,他除了偷袭,根本没有攻击和防御的可能,想要活命只有躲闪、躲避。

    距离够远的话,他还可以施展轻功、步法去躲闪。

    近距离,魈的任意出手,罡风罡气都能笼罩数丈方圆,摧拉枯朽般横扫穆丰一切轻功步法。

    也许,唯有地躺功平行于地面,再加上些许障碍阻挡,能让魈的罡风无法完全笼罩。

    至于是否真正能够起到作用,穆丰也不知道。

    到了拼命的时候了,穆丰咬紧牙关,真气以从来没有过的速度在经脉中穿行,迅疾的掠过一条条经脉,同时也顺便刮走每一滴真气。

    风卷残云般一掠而逝,不留一点痕迹。

    他完全在逼迫自己,不逼迫自己不行呀,因为魈就在他身后,那能致他于死地的一拳就在他身后。

    天罡境巅峰的一拳,根本不用落在他身上,那罡风的威力,完全是碰上死,擦上亡。甚至是沾染上一点余威,都能要了他的半条命。

    躲闪到树后,翻滚到石旁,穆丰的速度一变再变。

    直到后来他的身体几乎不沾地面,云雾般的在空中翻转。

    这个时候,穆丰只是知道翻滚、翻滚、再翻滚,用一切姿势翻滚。

    致命的逼迫已经让他达到浑然忘我的境界。

    他已经忘却了魈,忘却了魈能致他于死地的一拳。

    身体在翻滚,真气在疾行,当他收刮尽经脉内的一切,最终归流于脏腑之间时,他的身体终于有了一种变幻莫测如生命本质升华的变化。

    这是穆丰从来没有遇到的变化,更是让他整个心神在毫无意识间就陷入其中的变化。

    真气顺着任督二脉流淌到脏腑之间时,竟然顺着肾肝心脾肺,五行的水生木生火生土生金轮转起来。

    那是以膻中穴的元海为中心,仿佛罗盘般旋绕。

    先是一丝一丝的收摄着从气海丹田不断涌来的真气,然后又化为红绿黄白黑,五种颜色的真气,一点一点的向元海逼去。

    心肝脾肺肾,五脏五气生五元。

    修身境练的是真气,目的是修身壮骨,真元境是凝气成元,真元炼脉。区别不仅是境界上的差异,更是本质上的体现。

    就像云、雾和水。

    一者为实,一者为虚。

    魈一拳捣出,没有成功,随后又是一拳接一拳的跟了上去。他也完全不会在意任何事了,满心都是穆丰的身影,显然杀死穆丰是他现在唯一的目的。

    可就在这个时候,在穆丰又一个翻滚中,一本书籍顺着他的怀里跌了下拉。

    啪嗒...

    又一声响,在穆丰又一个翻越时,又一本书跌了出来。

    “他竟然还藏了两本书。”

    魈的双眼瞬间瞪大。

    远处的九方阴大手用力的攥紧穆丰甩飞后,被他抄起的厚厚一摞书籍。

    那样紧急的时刻,谁都没有想到穆丰竟然还能私藏两本书籍。

    一晃身形,九方阴飞身就要向穆丰扑去。

    九方阴动了,原本想要救援穆丰的无知无奈的迎了上去。

    “停!”

    随着无知一声怒喝传入魈的耳中,让魈的心里升起一丝希冀,也让他的拳风忍不住缓了一缓。

    唰唰唰,苏云抖手就是数道破空剑气划破虚空,道道剑芒霸道的封锁他眼前的一切,也将魑魅魍魉四鬼前进的道路挡住。

    绝对不能将他们放过。

    苏云一对眼眸闪着道道寒光。

    跟魈比较起来,毫发无伤的四鬼显然更具危险。

    这一切,穆丰浑然不觉,他只能感觉到气海丹田内澄明色的真气,一股又一股的以奔腾汹涌之势扑向五脏,再一个盘旋后化为五种颜色的真气涌入元海。

    真气奔腾翻涌,根本不由穆丰把控。

    穆丰只能借着翻滚之势,想要努力的消耗着真气。

    可是,海量的真气前仆后继的向元海内冲去,根本不由他控制的一遍又一遍的向通往元海的道路冲击着。

    到了这个时候,平日里如臂使指般灵活的真气,完全不听他的指使。他所能消耗的,仅仅只是经脉里残余的微量真气,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消耗殆尽。

    穆丰不知道,元海之路没有打通,这么雄厚的真气涌入,能不能将他元海经脉撑破,又能不能将通往元海之径的经脉撑毁。

    他所能做的就是聚集所有神魂,去撼动汹涌澎湃的真气,希望在减轻真气冲击力量的同时,借一部分真气支撑他躲避魈的攻击。

    就是这个时候,嬗变突然发生。

    当最后一丝真气涌入元海时,穆丰附着在真气上的神魂也随着最后一丝真气涌进元海。

    穆丰就感觉眼前一亮,豁然开朗。

    那是一片并不宽阔的空间,五种颜色的真气泾渭分明的挤在里面。并且随着后续真气的涌进,空间越来越窄,越来越紧,越来越不稳定。

    这就仿佛充满水的气球,继续灌下去终究会有冲爆的时候。

    可惜,穆丰也只能担忧着,什么都做不了。

    而就在这时,整个空间的正中心,五色真气的根基骤然一动,然后陀螺般旋转起来。

    一色带着一色,五色根基带着五色真气飞速旋转着,就仿佛春蚕吐丝成茧般,拉着五色彩带将自己紧紧包裹起来。

    穆丰愕然发现,原本已经被真气充斥的元海,竟然随着气茧的形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空荡起来。
小说推荐